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剑心通明
    这一刻,整个擂台上空的灵气似乎都产生了波动,无穷无尽的白色灵气,汇聚于冷枯松头顶那三百六十五支黑色长剑之上,让所有剑器的威力再一次得到提升。

    恐怖的剑势,如一座大山,覆压而下,法丹之下,无所阻挡。

    看到这一剑,便连应雪情,也不由微微变了面色。

    “好剑术!”

    轻喃一声,忽然,她手一扬,一枚通体透明的玉牌,被她扔至半空之中。

    这枚玉牌,通体透明,碧绿晶莹,里面有一个淡白的人影,手持宝剑,隐隐约约,一动不动。

    “剑道归我,百无禁忌。”

    应雪情轻轻念道,双手飞快地打出一套印诀,印诀化光,飞入玉牌之中,瞬间,玉牌之中的那具人影,竟然变得凝实了一些,然后陡然在虚空中显出化像来。

    然后,一丝恐怖的剑意散发出来。

    淡白人影持剑,对著天空中轻轻一扫。

    “轰隆!”

    无穷无尽的恐怖剑光,仿佛冰原上的极光,朝著冷枯松发出的那数百柄利剑扫去。

    当两者轰然交汇,整个天地,似乎一瞬间发生了坍塌,世界都在破碎。

    所幸,这不过是一种幻觉,实在是两人的攻击,都太强大了,基本到了法丹之下,独我无敌的地步。

    当两人如此强大的攻击,同时交汇,产生的冲击波,可以想见。

    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声响过后,冷枯松,应雪情同时跄踉后退。

    冷枯松头顶的飞剑雪麒麟悲鸣一声,飞回他腰间,灵光黯淡,彻底报废。不好好温养个好几年,只怕再也无法放出鞘攻敌了。

    而应雪情也没有多好受。

    冷枯松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超越了世间绝大部份的剑术,当她硬接这一招,注定了她多多少少也得受点轻伤。脸色苍白。

    虽然强忍著,但嘴角边,还是不由自主溢出一丝鲜血。

    显然,放出玉牌中的白衣人影,对她的精神力乃至身体,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我输了。”

    冷枯松似解脱,又似自嘲地说了一句,终于站起身,面色复杂地朝对面手持玉牌,同样身受重伤的应雪情一抱拳,然后随即跃下擂台,再不回头。

    他直接离开了通天峰,显然是不准备继续下面的战斗了,甚至放弃了争夺传奇之名的资格。

    虽然他这一战败了,不代表他接下来也毫无机会,只是自己性命相关的飞剑在这一战受损严重,已经让他没有了任何心情,继续在这里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

    而且他的实力不算顶尖,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万幸。

    当数年辛苦,练就的一剑化百显露人前,他的这一次擂台之行就算圆满结束。不管胜败如何,至少,没有人会再忘记冷枯松这个名字。

    塞外冷家,也会因此一战,而名声大震。

    至于五境青年修士擂的奖励,虽然他离开了,但也会送到他的住处。只是可惜了……凭他此时的成绩,只怕很难凑够进入真龙皇朝传承村的资格,毕竟前十三只有两枚至尊宝钱。

    除非他能找到另外获得至尊宝钱的渠道,才能凑齐十枚之数。

    不过这不是厉寒需要管的事情,因为他的眼睛,已经牢牢地被应雪情手中的那枚碧绿玉牌所吸引了。

    他认出了这枚玉牌。

    剑心通明玉牌,是他和应雪情自仙妖战场归来之后,八宗赏赐给应雪情的三样奖励之一,而且绝对是其中最珍贵的。

    当时厉寒得到的是仙功八十万整,中品名器‘覆雨腾云靴’一套,上古秘传《震魂功法》一本。

    而应雪情所获得的奖励则是仙功四十五万整,下品名器天蚕丝雨手套一副,剑心通明玉牌一枚。

    厉寒所得的三项奖励,以‘震魂功法’最为贵重。

    而应雪情所得,显然也以剑心通明玉牌最为珍贵,同时,也最是神秘。

    昨晚交谈,应雪情跟厉寒说过,她此行之所以选择前往历练的地方是西幽,便是因为她在这剑心通明玉牌之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而这一次果然不虚此行,大有收获。

    当时厉寒没问她的收获是什么,毕竟个人隐私,不方便随便询问。

    不过现在他明白了,应雪情居然掌握了激活这剑心通明玉牌中白色持剑人影的方法。

    而且看今天这架式,她那剑心通明玉牌中所蕴藏的白衣人影,拥有的能量还真是极为恐怖,只怕相当于普通法丹至少七成实力的一击。

    而且还不知道,这是不是那白衣人影的极限。

    如果是,也就罢了,如果不是,那应雪情真是捡到宝了。

    显然,当初各宗高层给的答案是,这玉牌中封印的是一式剑法,只有机缘到达才能领悟,并不贵重。但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显然便连八宗高层都看走了眼,没有认出这枚剑心通明玉牌真正的价值。

    如果当时知道,只怕这枚玉牌绝对到不了应雪情的后中,而现在见到,也要绝对后悔不迭,痛不当初了。

    不过这些都跟厉寒无关。

    反而应雪情能得到如此一件护身至宝,让他极是欣喜。

    如此一来,身为伦音海阁弟子,应雪情的地位,就将再次升高,在这次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取得的名次更高。

    而且她拥有六大剑道之一,天下有雪传承的事情,也就没那么严重了。

    发别人知道她还有这么一枚玉牌做底牌,估计没到半步法丹实力的人,都不敢再打她的主意,麻烦相应的也就少了许多。

    虽然未必能挡得住全部的人,但能挡住七八成,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这,估计也是今日,应雪情没有施展天下有雪,却故意拿这剑心通明玉牌来挡住冷枯松一击,所想要的用意了。

    ……

    冷枯松走了,应雪情获胜,场中已经只剩十二人。

    不过却没有人小瞧离开的冷枯松,他现在实力还没到顶点,一剑化百并不是凌空驭剑术的终点。

    只要继续修炼,一旦等他修炼到凌空驭剑术的第五重,一剑化千,他家传的凌空驭剑术,将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到时候,纵使不是法丹,亦胜过一般法丹。

    因为千剑已成大阵,到时候漫天遍野的剑光,一般人,别说应战,便连对敌的勇气也不会有。

    不过走了就是走了,也没有人太关注于他,因为选择离开,就注定了他必定排在十三人中的倒数第一名,接下来十二人,只要争夺剩下的名额就是了。

    第四场,南境前三的‘妖尊’厉寒,对来自东境,却是同宗同门的后辈师妹,八号‘青瞳玄女’尹青瞳。

    本来以为这将再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精彩战斗,不料两人上台之后,尹青瞳只是行了一个礼,居然就自动认输离开了。

    厉寒不战而胜。

    这一幕,让擂台下的很多人不满,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真要一战,尹青瞳的实力未必输于厉寒多少。

    尤其是她的特殊天赋,元始青瞳,可怕之极,再加上修炼的顶级秘典‘阴月秘鉴’,都让她的实力得到了众人的承认。

    可是她却不战而退,让很多人大失所望,甚至纷纷鼓噪不算,重来。

    不过尹青瞳却没有任何回应,安安静静地回到座位上坐下,众人叫了一阵,不得不停下来,一阵无语。

    而站在擂台上的厉寒,也没有料到此幕,略显尴尬,急忙也走下擂台,却也心中一阵无奈。

    他明白,尹青瞳此举,估计是想报恩了。

    一,是她并没有信心战胜自己,所以还不如直接放弃,免得像冷枯松和应雪情一样两败俱伤,影响接下来的战斗。

    二,也是因为当初,在万妖城时,是自己不畏艰难,不惧强权,强闯天工山总部去救她,为此还差点惹出大麻烦,最后连续出动数位法丹,才解决此事。

    而也正因为这件事,她才有机缘,遇上秦天白,被收之为徒,从一介普通人,变成现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可以说,是厉寒造就了他们兄妹,没有厉寒,也许她至今还是一个普通农家少女,而她的哥哥,也没有晋阶气穴境的机会。

    对此,厉寒虽然并不在乎,但却无法阻止尹青瞳的决定,只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稀里糊涂的赢下了第一场。

    众人鼓噪了一会,见无人应答,也只得歇声了,毕竟擂台没有规定,不能直接认输,消停之后,第五场比赛,随即到来。

    九号‘竹笛玄女’叶清仙,对十号‘剑尊’衣胜雪。

    两人本来同为南境弟子,甚至同出江左,不过最后叶清仙却代表北境参战,而衣胜雪已成为南境第一,机缘与天命有时候让人哭笑不得,不过这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知道自己虽然实力尚可,但在衣胜雪面前绝无任何胜算,叶清仙也坦然的认输。

    至此,第五场又以兵不刃血的结局收场,让擂台下的众人不由一阵嘘声。

    但叶清仙既然主动认输,别人也没法强要求她非要再打上一场才能算输,第六场,又一场顶尖大战,不输于荆枯叶与阎邪川一战的局面到来。

    十一号,南境榜眼,‘不语和尚’星渡,对十二号,真龙皇朝青年一辈第一人,六皇子‘魔龙子’司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