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一剑化百
    没有过多废话,再人同时跃上擂台。

    因为同为南境弟子,两人曾经在南境青年修士时就有过一战,所以知道对方水准,并不放松。

    不过这一战下来,华赤轩还是略感惊讶,因为水青瞳的实力提升许多,比起南境青年修士擂时,至少增加四成。

    当最后水青瞳施展出地品秘法,秘影流光手,便连华赤轩都一阵手忙脚乱,不过最终,华赤轩还是靠著深厚的修为,战胜了水青瞳,获得胜利。

    第三场,五号冷枯松,对六号应雪情。

    冷枯松一身白衣,简朴普通,不过却不能掩饰其头角峥嵘,纵使不言不动,亦有一股风云之气在其身周流转。

    他双目开阖间,似隐隐有剑光在闪动,比起上次跟厉寒在斗神台对战之时,明显强大了许多。

    而应雪情一袭柔软黑袍,丝质垂下,背后的白玉剑匣,安安静静,一丝丝冰冷的剑意,在她身周形成,如同冰棱。

    “请!”

    “请!”

    两人没有如阎邪川和荆枯叶对战时那么多废话,冷枯松神色凝重,抬手开口道。

    而应雪情却是神情依旧,只是表情略微郑重了那么一丝,同样玉唇轻吐,说出一个字。

    随即,两道剑光,同时升起。

    千分之一个瞬间,两人的剑光便交织在了一起。

    冷枯松的宝剑,名叫‘雪麒麟’,并不在正常的名器序列,而是一把罕见的飞剑。

    所谓飞剑,便是能离体飞翔,隔空杀人的宝剑,而正常而言,普通宝剑,虽然也可以脱手攻击,但一旦脱手,却是很难收回来的,没有飞剑那么运转如意。

    这是宝剑的属性不同,并不是宝剑就不如飞剑,只是飞剑这种东西,材质比较特殊,的确比较罕有而已。

    而应雪情的宝剑,则就是名剑飞雪,是一把上品名器,而且在上品名器中,都是难得的珍品,自然非同凡晌。

    飞雪剑一出,擂台上的气温顿时降低了十几度,飞雪电闪,有如寒星,快到瞬目难及,也不逊色于冷枯松的雪麒麟多少。

    ‘太虚剑龙!’

    应雪情手指一指,飞雪剑如脱匣之龙,翩然长鸣,在空中划出一道恐怖的白色剑龙虚影,朝著冷枯松的雪麒麟飞剑攻去。

    冷枯松不言不动,身形佇立原地,闭上双目,十指仿佛繁花似的一张。

    在他头顶上空,那柄黑色古剑,顿时剑光大作,一闪即逝。

    冷家秘传,凌空驭剑术第一重,御剑横空!

    “叮!”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响起,雪麒麟飞剑与应雪情的名剑飞雪在半空中交击在一起,撞出一溜的火花,然后各自一声低吟,飞回对方头顶。

    应雪情双眸微微亮起:“好剑法。”

    下一刻,她持剑在手,身形一动,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长虹,朝对面的冷枯松直接攻去。

    飞剑需要全神控制,而肉身就是最大的弱点,可她的飞雪可不是飞剑,虽然也可以那样运使,但总不如直接近身与对方交战来得便利和强大。

    见状,冷枯松似是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中断操控飞剑,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他脸上却没有什么担忧的神色,在应雪情飞至他身前三丈之时,他才不慌不忙,身形一闪,整个人就仿佛平平移出数十丈距离,出现在另一边。

    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在应雪情到达的瞬间,仿佛泡沫一样破碎,烟消云散。

    两人的距离再次拉开。

    “这是什么身法道技?”

    应雪情双眸微微一闪,有些愣神。

    她没有见过冷家的移影功,但厉寒对此,可是早有体会,自然知道,这门功法的不同凡晌。

    而且相比以前,冷枯松的移影功,显然要比数年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倍,速度快了不少。

    就连应雪情的身法,也难以与之相比。

    “虚空移剑!”

    冷枯松抓住机会,目光一闪,骤然双手合十,然后猛然朝外一分。

    在他头顶静止不动的那柄黑色古剑,顿时猛然一闪,然后消失不见,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应雪情眉心部位。

    剑意如霜,映眉生寒。

    不止应雪情,便连台下的厉寒,这一刻都感觉眉心猛然一疼,知道这一剑的可怕。

    厉寒心中暗叹,所幸这次对的是应雪情,如果换作旁人,只怕这一剑,已经可以分出胜负了。

    果然。

    虽然这一剑极其出其不意,而且速度极快,竟然达到了虚空位移的地步,和冷枯松的移影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还是不能攻破应雪情的防御。

    只见她目光一闪,足下微微一退,极其奇异的一绕,黑色古剑锁定的身影,竟然就出现在了剑身之后。

    随即,她抬手一拍,掌心间一柄古朴剑令一闪即逝,冷枯松发出的黑色剑影竟然猛然一震,然后一声哀鸣,剑光顿散,坠落在地。

    “通天剑令?”

    厉寒这时才瞧见,不知何时,应雪情空著的那只手中,已经多出一枚花纹古朴的剑型令牌,正是通天剑令。

    他倒是没有想到,此令看似普通,原来不止能当武器使用,还有破坏剑灵的特性。只这一击,冷枯松的飞剑雪麒麟,至少就失去了数年灵性,想补回来难了。

    远处,见到自己的飞剑被对方一枚奇怪令牌一拍,居然瞬间灵光破碎,掉落在地,与自己的联系顿时中止,冷枯松也不由面色一白,一口逆血涌到喉头,差点吐出。

    飞剑是本命之物,与精神,血脉都有极大的联系,平常固然运之如臂使指,飞行杀敌无不如意,远超宝剑。

    但一旦被别人击落,宿主受到的伤势,也远超普通宝剑,心神意志,都会同样受到一些创伤,极难恢复。

    冷枯松急忙盘膝坐下,也不顾这是在擂台之上,强运心神,去感应自己本命相交的飞剑,却发现平时轻易便可掌控的雪麒麟,此时联系竟然略有略无,而且感应到对方的气息极为黯淡,脸色不由再次一白。

    如果这一战他输了,倒是没什么,但要是他的雪麒麟因此受创,那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心灵血祭!”

    忽然,冷枯松一咬舌尖,猛然喷出一大口精血。恍若梅花点点,绽放在他周围,瞬间将他一袭白衣染红,而他却全然不顾。

    “飞剑,收!”

    一声轻喝,终于,远处的漆黑古剑,再次一颤,有了动静。

    冷枯松眉心不断跳动,如有一条小龙欲从其中挣脱出来,他的面色越来越苍白,相对应的,他的气息也随之急剧衰减。

    如果应雪情这时候要动手,只要轻轻一击,冷枯松必败。

    但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应雪情却反而停留在原地,面色有一丝凝重,看向冷枯松,没有出手攻击,任由他尝试著与自己的飞剑不断取得联系。

    也不知过了多久,整个台下,都静谧得落针可闻,又或者只是一瞬。

    陡然。

    “嗡!”

    一声轻鸣颤响,终于,那跌落在地的黑剑雪麒麟,终于颤颤悠悠地飞了起来,冷枯松双手一圈,黑剑仿佛拖著数千斤的巨石,终于飞回他面前。

    冷枯松再次喷出一口精血在黑剑上,黑剑顿时光芒大放,原本被应雪情通天剑令击溃的灵性,似是重新回来,而且更盛往常。

    “用精血来祭剑,此次过后,这柄黑剑只怕没有五六年,难以恢复巅峰了。”

    应雪情双眸微闪,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看冷枯松施为。

    终于,冷枯松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神,不复平时明亮,似是有些黯淡,更有丝丝黑气,明显连喷两口精血,于他也是重创。

    他抬起头,复杂地看了对面的应雪情一眼,也没有起身,忽然说道:“应姑娘,你刚才,为什么不动手?”

    显然,他也明白,刚才他那番举动,有多危险。

    如果换一个,此刻他只怕已经身受重伤,或者直接倒在擂台下面了。

    若是生死之战,甚至此刻他已经没有命在。

    但应雪情没有那么做,唾手可得的胜利,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任由自己施为,召回了自己的宝剑,并且催动了禁忌秘法,自己此时的实力,已经远超寻常。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灿烂,但这时的自己,也达到了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候。

    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强大。

    应雪情看了他一眼,如冰雪一般的眸子中,还是无一丝波动,静静如河。

    “应雪情从不趁人之危。我看你状态不佳,怎么样,这一战,还要继续下去么?”

    “呵呵!”

    冷枯松闻言,忽然急剧咳嗽起来,然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名门弟子,果然不同。”

    他望著应雪情,忽然道:“本来,这一战,我应该已经是输了的。不过都到了此时,我却还是想试一试!”

    “因为我还有一剑,没有施展出来。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拭,我修炼了数年,才修炼成功,本来以为能在今次的这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大放异彩,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原本我以为,都没有机会施展这一剑了!”

    “但应姑娘既然给我这个机会,虽然明知必败,但我还是想试一试,不知应姑娘可愿给冷某这个机会。”

    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前所未有的明亮,灼灼逼人,静静地望著对面的应雪情,眼睛中带著一丝渴盼,一丝祈求。

    刚才萎靡黯淡的神色全部消失不见,里面的黑丝也消失,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

    应雪情掌中的飞雪剑上,剑光再次亮起,她目光清澈,有如星辰。

    “为什么不呢?”

    她第一次笑了起来,那冰冷的冷面,一笑起来,却让擂台下,所有人都看得失去了颜色。

    “看起来是非常强大的一剑,我更要见识见识,请吧!”

    说完,足步微弓,身形前抬,掌中的飞雪剑横于面前,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式,却已是把防御催动到了极致。

    “咳咳,好,感谢应姑娘给冷某这个机会。无论这一剑结果如何,这一战都算冷某输。”

    冷枯松再次咳嗽了数声,面上掠过一丝潮红,似乎已经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但身上的战意,却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他依旧没有站起身,已经恢复全盛状态的黑剑雪麒麟横在膝前,静静一动不动。

    他静静道:“但这一剑,我不想有人遗忘!”

    然后下一刻,冷枯松身上,绽放出一股通天彻地,可怕的剑势。便连天上的风云,都似因这一剑,而颤栗,而抖动。

    擂台下,厉寒已经所感,睁大了眼睛。

    “难道,他已经修炼到那一步……莫非……”

    思虑未毕。

    擂台上,冷枯松已经清彻长吟:“冷家秘传,凌空驭剑术,第四重‘一剑化百’,敬请应姑娘指教!”

    话声方落,冷枯松脸上,现出了一层奇异的圣光。

    随后,一直静止不动于他膝上的黑色古剑,“嗡”然一声,陡然飞起,并且以一个极快的速度,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化十六,十六化三十二……

    最后,足足三百六十五柄黑色长剑,横亘虚空,剑意森然,同时斜指对面的应雪情。

    ……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