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意外翻转
    “绝户刀法!”

    没有任何犹豫,看到有琴诗霜上台,血无涯一拔刀鞘,一声凄呛的刀吟,一柄碧绿中泛著血色的弯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随手一晃,就是无数血色残影,朝著有琴诗霜劈了过来。

    上一次,他跟厉寒一战,他的绝户血刀受到重创,上面多了许多裂纹,明显不堪使用,所以这次就换了一把。

    此为阴魂绿雪刀,品质绝不在绝户血刀之下,甚至更甚一筹,是一把中品下等名器,是血无涯花了大代价,昨夜在玄京城一处宝刀阁中收购到的。

    这等品质的宝刀,并不多见,血无涯能搞到,也可见他的财力与身份。

    本来以前,凭他的身份,绝不会使用一柄下品名器当兵器,只不过绝户血刀与他的绝户刀法十分契合,又是师门传授,所以才一直忍著没换。

    这次趁著绝户血刀破损,他干脆换了一把超过绝户血刀的中品名器,刀法威力果然暴涨。

    有琴诗霜见状,不敢怠慢,猛然伸手,掌心中顿时出现一颗暗红圆润的珠子,隐隐散发出淡淡的光华。

    是武祖遗墓中获得的秘宝,驭兽珠!

    驭兽珠一出,有琴诗霜身上明显出现了不一样的变化。

    她一招手,瞬间眼前一花,从她腰间一只布袋中,翩然飞出一只奇异的玉蝶。

    玉蝶浑身通透,足有人人头大,果然如同是宝玉雕成,只是翅膀之上闪烁著淡淡的异光,紫气氤氲,不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它的翅膀之上洒落,如梦如诗,美伦美奂。

    这不似一只生物,而是一件艺术品。

    不过此蝶一出现,就散发一股强大而可怕的气息,足足有绿阶后期,相当于人类修士中的气穴巅峰境界。

    而且肉眼可见,有丝丝缕缕的白色线线,从驭兽珠中生出,缠绕在它的身上,然后再反馈于有琴诗霜身上。

    有琴诗霜身上的气势一时暴涨,整个人也变得不同了。

    “神兽三生诀。”

    她轻轻念道,然后双手飞快打出,那一道道白色丝线,操纵著紫色玉蝶,一起朝血无涯攻来。

    “嗤!”

    一声轻脆而急剧的裂帛声响起,数道白色丝线,瞬间被血无涯的阴魂绿雪刀斩断,有琴诗霜面色一白,跄踉后退了一步,不过并不显得焦急。

    “去!”

    她轻轻一驱指,她的灵宠,紫冥血蝶突然浑身变得通红,眼睛中闪烁著妖异的红光,扑闪著翅膀,飞快朝血无涯攻击了过去,洒下一片星粉。

    看到那片星辉一样的粉末,血无涯的眼神忽然有些迷离,一声冷喝:“迷幻之术,雕虫小技!”

    “玄刀附体!”

    话声方落,他手中的阴魂绿雪刀猛然一震,发出一声呛然刀吟,然后一道乌光落到他的身上。

    血无涯眼中的迷离之色迅速散去,他刀尖一振,又是一记精妙刀招朝那只紫冥血蝶攻了过来。

    显然,他打定主意,先解决有琴诗霜的灵宠,灵宠一去,有琴诗霜也就成了没有牙的老虎,不值一提了。

    然而,有琴诗霜自然也不是弱者。

    原来,她就是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这些年,获得紫冥血蝶后,更是修为暴涨,现在在整个伦音海阁,能说稳胜过她的顶峰弟子,也没有几位了。

    只见她临危不乱,眼睛中现出坚毅之色,猛然一舞双手,梦幻般的一扬。

    瞬间,一片紫色星空般的光芒,出现在血无涯头顶,血无涯冲入其中,只觉身形一幻,竟然处在了另一处奇异的空间,不在擂台之上。

    四周尽是如同星辰梦幻般的光芒,一道一道星线纵横交织,不断穿梭,每一道,却散发著恐怖的危险,明显不是凡物。

    “又是幻境,我最讨厌这种道技了!”

    血无涯一声怒哼,猛然间,他身上泛起强烈的血光,一道道刀气,在他的身周急剧飞旋而出,四周的梦幻空间,支持不住,仅只坚持了片刻时间,便即猛然被撕裂。

    随即,他身形急旋而起,之前跟厉寒一战使用过的那绝杀一刀,擎天飞升诀,斩神一刀,再次出现!

    一道无匹的刀气,旋转著,朝有琴诗霜冲来。

    有琴诗霜面上变色,身形一闪,足如凌波渡水,擂台上空竟然出现了无数涟漪,中间显现七只飞鸟,赫然是她所学的半地品身法道技,玄鸟渡身术。

    只是,她的身法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血无涯的刀气。

    下一刻,“砰”的一声,她仰天栽倒下擂台,一口逆血喷涌而出,顿时昏迷了过去,胸口一道巨大的刀痕,鲜血宛然。

    厉寒见状,急忙一闪身,接住了她,朝擂台上的血无涯怒目而视。

    然而,血无涯却冷漠一笑,朝他挑衅地扬起眉道:“怎么,想英雄救美,给你们门中的师姐报仇吗,那就来吧,我期待与你再次一战……”

    “哼!”

    厉寒冷哼一声,知道暂时不是时机,只要对方能守住擂,总有再战的机会。

    他急忙伸手连点有琴诗霜胸前大穴,再掏出一包止血药粉,却有些犯难了,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望向身边的应雪情。

    应雪情见状,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也没有犹豫什么,抱起有琴诗霜,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

    片刻后,她回来,朝厉寒点了点头,厉寒这才心中一松,知道有琴诗霜已经包扎好了,没有性命之虞,朝她感激的点了点头。

    有琴诗霜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后来在仙妖战场上,也曾数次有恩于自己,这样的人,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师姐,厉寒都不会让她出事的。

    现在听到有琴诗霜没事,自然开心。

    应雪情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厉寒一想,也就明白,估计应雪情是想说有琴诗霜也是她的师姐,同门之中,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反正跟应雪情的关系,这份恩情随时都可以还,不必急在一时,顿时,厉寒再次望向擂台之上的血无涯,眼睛中带上了一丝阴沉。

    他很少动怒,但一旦动怒的时候,也就说明,他真的已经很生气了。

    然而,还不需要厉寒挑战,因为新的挑战者,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上。

    一身青衣,身上别无第二件装饰。

    独一无二,青色的浅浅眼瞳,仿佛对万物都不萦于心的淡然,安静温婉,气质出尘。

    但如果仔细看,却能看得出,她身上那份独有的执拗,与倔强,还有与众不同的坚强,一如她一直以来的独特气质。

    纵使人生如水,岁月如歌,亦不能改变她半点。

    尹青瞳,当初那个小小的万妖城普通少女,而今贵为一位法丹境强者传人的存在,见到自己宗门的师姐被人击得吐血飞下擂台,脸上依旧不见怒色,但眼瞳中心,一线紫色却慢慢扩大。

    她跳上擂台,神色平静,缓缓开口道:“我挑战你,请应战!”

    没有多余的一句话,只是说一声,我挑战你,请应战。

    而血无涯看到跳上擂台来的尹青瞳,想到之前尹青瞳与应雪情的那惊艳一战,也不由瞳孔微微一缩,脸上的嚣张气焰消散了稍许,嘿然一笑道:“伦音海阁还真是团结了,打了一个老的,来一群小的。”

    “也好,就让我来试试,一位法丹境高人,能出什么样的弟子!”

    “绝户刀法!”

    他身形旋转,身上绽放大片刀气,如赤红异浪,翻滚飞迭。

    血红的衣袂,在轻风中飞掠,手中的阴魂绿雪刀,绽放出一片璀璨的红光,然后仿佛片片飞雪,朝尹青瞳扑了过去。

    然而。

    尹青瞳只是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眼瞳深处,那抹紫色迅速扩大,下一刻,那抹紫色,变成一弯奇异的紫月,脱瞳而出,猛然一印。

    “嗤!”

    紫月与刀光相交,下一刻,血无涯手中的阴魂绿雪刀,猛然附上寸寸紫斑。

    就在血无涯还不明所以的时候,他手中的阴魂绿雪刀,昨夜他花好大代价才购买回来的中品名刀,赫然从紫斑处一寸寸消失,然后化为飞烟。

    短短片刻,血无涯手中就只剩下一个绿玉雕成的鬼头刀柄。

    “这,这怎么可能?”

    血无涯失魂落魄,还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而尹青瞳,没有丝毫留情,玉手一扬,紫色气流迅速攀爬而起,包裹她的拳头,然后一拳挥出。

    “嗤”的一声轻响。

    血无涯闷哼一声,嘴角溢血,仿佛一只残破的布袋,被击得倒飞而出,胸口的衣衫仿佛破散的蝴蝶,四处飞散,眨眼间坠落于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砸起一堆尘土。

    没有人怜悯他半点,甚至没有人多看一眼,只有两名葬邪山弟子,心下担忧,急忙飞出,将他扶起,急忙下山而出。

    刚刚胜出不过片刻,他又眨眼失败,胜与负来得这么容易,起与落转变得这样快。

    擂台下一片寂静,便连有所期待的厉寒,看到血无涯手手中的阴魂绿雪刀,又如当初在万妖城天工山总部,‘黄铃剑’勾高俊一样化为飞灰的时候,也不由眼瞳微微一缩。

    上次还只是人体血肉,这次可是一把中品名器,尹青瞳的眼瞳威力,似乎越来越强大了。

    他明白了,引动尹青瞳眼瞳异变的,往往是怒气。

    上一次天工山总部是如此,这一次,五境青年修士擂上,亦是同样如此。

    怒气能让她实力暴涨,看来之前与应雪情一战,还不是她的巅峰状态,不然,谁胜谁负,还是两说。

    不过随即他又不由松了一口气。

    尹青瞳胜出,血无涯失败,这就代表,伦音海阁失去的一个名额,又被尹青瞳抢回来了,而胜下来的,虽然还有几个高手,但应该没有人是尹青瞳的对手。

    三个名额至少是稳了,至于别人,机会不大。

    果不其然。

    随后,虽然另外三大高手,苍乐圣,白千刃,青玉郡主都分别上台挑战,不过他们没有人挑战尹青瞳,而且挑战别人,最终也全部失败,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都再无一人上台。

    本次五境青年修士擂,前十三名的名额终于彻底确定下来,原十二人不变,只有一人更换,那便是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千机鸟’有琴诗霜,换成了另一个顶峰弟子,‘青眸’尹青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