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各境天骄,下
    西境十强之中,厉寒第一眼看到的,是玲浮屠,血无涯两人。

    玲浮屠,天工山首席弟子,年纪轻轻,却已经拥有了惊人修为。

    在十年之前,她就参加过上一届的西境青年修士擂,而且赫然获得了西境之首的美誉。

    而那时,她才不过十七八岁年纪,却已能与秦天白,梵空冥等人相提并论。

    若不是意外,她无缘那一届的五境青年修士总擂,只怕那时,她的大名就会传遍天下,位列五君七侯之中,而且地位绝对不低。

    可是十年过去,秦天白,梵空冥等都相继失去资格,她却依旧只有二十七八岁,还能再参加一届,这是何等惊人的事实。

    一般每名修士一生,也就有一次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的资格。

    因为除非你在十多岁时,就恰好拥有了可以与之匹配的实力和机会,否则,间隔一个十年,很多人就已经超出了三十岁的年限,无权再参加。

    哪怕是秦天白,梵空冥,衣南裘等这些绝世天才,亦是如此。

    可是她却不一样,恰好在她十多岁的时候,她就拥有了那次机会,而且赫然拥有了那样的实力。

    上一次她就是西境之首,这一次,再次参加,而且代表西境参战,她的威胁有多大,不言而喻。

    厉寒感觉,玲浮屠,就是此次,他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遇上的最大对手,甚至超越了荆枯叶,阎邪川,乃至衣胜雪,星渡这些人。

    因为此人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岁月在她身上,似乎留不下丝毫痕迹,她依旧是一身彩衣,面容跳脱,笑容满面,十足一个小女孩。可是所有西境胜出者,都离开她一段距离,仿佛不愿与她靠近。

    其实是不愿还是不敢,除了那些西境弟子,没有人能说得清。

    而另一人,则是葬邪山这一代的杰出弟子,‘飞天浪子’血无涯。

    对于此人,厉寒也比较熟悉。

    当初潮音大会时,他就见过此人,据说此人是葬邪山核心弟子之一,天赋之杰出,只在邪无殇一人之下。但年纪,却比邪无殇还要年轻得多。

    当然,邪无殇这次五境青年修士总擂没来,一是因为葬邪山大变,他身受重伤,下落不明。

    二,也是因为他参加过上一届的西境青年总擂,这一次,恰好过了年岁,没有资格。

    不然,邪无殇若出现,应该是比玲浮屠还要令人惊悚的可怕存在。

    而邪无殇不现,血无涯就是这一届,葬邪山众胜出弟子中,最强大的存在。

    当初在潮音大会上,也就殇璃易,应雪情两人,能排在他之前。

    而应雪情,还是占了他大意的成份,不然,他是能与黑衣青年殇璃易争夺第一排名的。

    只是最后一步之差,跌入第三名,心下十分不满。

    这一次,代表葬邪山出战,血无涯一身血色修为,强横无匹,让人感到恐怖的压力,竟然不输于玲浮屠多少。

    唯一可惜,是他的死对头,‘六焰血魔指’殇璃易已经在仙妖战场中死去,他失去了这个对手,显得有些寂寞。

    至于另外八人,也俱无一个可以小看,不过相比较玲浮屠,血无涯两人,却有些不够看了,厉寒一眼掠过便罢。

    南境十人厉寒早已清楚,而且厉寒就是其中之一。

    目前南境十强,唯一的意外,便是排名第五的‘千眼公子’唐天仇没来,南境这一次,极有可能只有九人参战。

    不过一想也就释然,唐天仇被暴出是神魔国度中三魔主麾下上五使中排名第二的地魂使,身份尊贵,而且见不得光。

    他救出了被梵音寺囚禁数十年的神智‘地善’,已经成为了整个修道界的公敌,如果他敢公然在五境青年修士擂上出现,只怕等待他的,就不是排名与荣誉,而是各大宗门的喊打喊杀了。

    因此唐天仇没来,既在意料之外,仔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东,西,南之后,接下来,便是北境。

    北境只有隐丹门一个顶级宗门,而在北境战台,十强青年高手中,厉寒又看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万璇纱,风无鞘,叶清仙,养乐欣。

    万璇纱,风无鞘,作为除‘丹武王’司徒尚季之外,隐丹门这一届最强新人弟子,出现在北境战台并不意外,对于仙妖战场一别,再次在此玄京城相会,厉寒更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欣喜。

    让厉寒略有些意外的,反而是刚刚离别不过三月,本来说定要突破半步法丹,不然决不出关的叶清仙,居然也随隐丹门弟子,来到玄京城,而且赫然是以胜出者之一的资格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总擂。

    她之前并没有参加过北境青年修士擂,是如何获得这个资格的?

    不过厉寒一想,随即也就明白,这只怕是其中隐丹门在其中,出了力了。

    叶清仙的实力,勿庸置疑,在乱星湖下,又得到‘流仙晚箫’和‘冰轮梦剑’,实力大涨,其实力,已经完全不输于一线高手。

    再加上北境向来缺乏顶级天才,如此一来,在叶清仙献上博天鼎,获得隐丹门长老地位,考虑到她的年纪与实力,却没有立即走马上任,而是先以一个普通弟子的身份,替代其中一名隐丹门弟子,参加这五境青年修士总擂。

    如此一来,隐丹门能拿得出的高手,又多了一个。而叶清仙,考虑到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总擂,能再见到厉寒一次,想了想,也就答应下来。

    这才是她会突然出现在五境青年修士总擂上,而且以北境胜出者身份参战的重要原因。

    至于最后一人养乐欣,则是在冰火九极洞下见识过的。

    当时对方以隐丹门丹榜弟子十六名的身份,挑战厉寒,结果惨遭战败,不过回去之后,她就发愤努力,没多久就突破气穴,如今也是气穴后期修为。

    丹榜排名,更是达到了第六。

    因为北境无人,竞争相对来说要小了许多,所以最终,只要丹榜排名前列的弟子,基本都获得了一个名额,万璇纱,风无鞘是如此,养乐欣也是同样。

    另外六人中,也有四人是隐丹门丹榜弟子,只有两人,是其余世家或散修之人,不足为道。

    而最后的中土十强,再加上真龙皇朝的两名特权名额,一共十二人,坐在同一座高台,则和东境一样,最让厉寒瞩目和重视。

    ‘真龙皇朝’六皇子司青蛇,‘名花楼’大弟子风追寒,名花弟子沐琪琳,李七七,世家高手,‘百世麒麟’冷枯松,散修奇才‘微微一笑’慕容暖……

    两个特权名额:赤霞公子,青玉郡主!

    一系列耳熟能详的名字,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其中尤以真龙皇朝六皇子‘魔龙子’司青蛇,‘名花楼’现任大弟子‘追风公子’风追寒,以及塞外冷氏亲传弟子,‘百世麒麟’冷枯松三人,最为让厉寒重视。

    司青蛇,和厉寒,邪无殇,玲浮屠,应雪情等一样,八名饶幸从妖区后方死亡任务中幸存的人之一,实力之强,不在长仙宗首席弟子‘一叶知秋’荆枯叶,神王陵首席大弟子‘玉刀公子’阎邪川之下。

    仙妖战场任务中,他最终获得七十万仙功,一件中品名器‘蓝蛇青甲’,一只上古奇兽,‘祖母银虫’,可称是实力大涨。

    ‘名花楼’大弟子风追寒,在名花楼原来的大弟子除小小死亡之后,他就接过了除小小的身份地位,再加上本来就出类拔萃的实力,很快脱颖而出。

    至于沐琪琳,李七七,一个是他的师妹,一个却是他的徒弟,然而两人年纪轻轻,却也杀入前十,让人跌破一地眼镜。

    至于最后的‘百世麒麟’冷枯松,‘微微一笑’慕容暖,都是斗神台上,厉寒见到的绝世高手。

    两人天赋之出色,绝不在那些顶级宗门的顶级弟子之下。

    慕容暖的神秘微笑,掺杂了迷幻之术,让人防不胜防。

    而‘百世麒麟’冷枯松家传的‘移影功’和‘凌空驭剑术’,更是让厉寒大开眼界,觉得大增见识。

    那时的冷枯松,还没有突破气穴,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早已达到气穴后期。

    只怕如今的他,早已不止困顿于凌空驭剑术的第三层,一剑化十,而且还是残缺的一剑化十,最多能达到七剑。

    而现在,他只怕已经修练到更高境界,可能达到一剑化百,甚至一剑化千了!

    这样一个对手,自然不能不让人重视。

    至于真龙皇朝拥有的两个特权名额,两人一个是真龙皇朝四大名公子之首,方龙首,父亲为‘割地侯’方成坤,半步法丹境的强者,自小家学渊源,十分强大。

    另一个,则是真龙皇朝三大郡主之一,封号‘青玉’,是超过了方龙首,在真龙皇朝青年一辈弟子中,仅次于司青蛇的顶级存在。

    这两个人,虽然是用特权名额进入的中境战台,但也令人不敢小觑。

    如此一来,整个通天峰五老台周围,五座战台,环形而列,除了南境一名弟子未到,五十一名参战青年高手,已经全部在列,只等一声令下,便下擂挑战!

    气氛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