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各境天骄,上
    此时此刻,通天峰上,已经汇聚了众多高手。

    来自真龙大陆,四面八方的天才弟子,纷纷汇聚,真龙五境修士擂排名前十的人,也一一落座,等待抽签决战。

    而观战之人,亦是络绛不绝,从四面八方赶来,人影幛幛,规模比之南境青年修士擂时只怕都要庞大数倍,观战人数增加了十倍还多。

    这就是五境青年修士擂的影响力。

    甚至很多宗门高层,都出现在观战台上,等待这十年一届的修道界盛事。

    厉寒,水青瞳走上五老台之后,目光一扫,就在西南角,看到了一块宽阔的区域。

    那里,衣胜雪,星渡,华赤轩,白千刃,苍乐圣等,南境青年修士擂胜出的八人,都在那里就座。

    显然,那里就是这届南境青年修士擂胜出的十名弟子的座位了。

    厉寒,水青瞳见状,也就走了过去,找了最后两个座位坐下之后,衣胜雪笑著向两人点了点头,而星渡,华赤轩,苍乐圣,师玉奴等,虽然也表情各异,但都是欢迎的神色。

    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他们是对手,但到了这里,他们却是代表南境参战,最后排名,将极大的决定南境在真龙五境中的身份地位。

    所以,此时此刻,厉寒的到来,肯定对他们的士气是一种鼓舞。

    厉寒在接下来的修士战中表现的实力越强,排名越高,他们越高兴。

    除了参战的八人,厉寒目光一扫,还在座位的后方看台上,发现了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兄弟,灵星河,李静初,伍清渊等人的身影。

    显然,就算他们排名较低,没有参战资格,但这等盛会,他们也不会错过。

    就算只做一个参战之人,在这些各境顶尖天才的比拼中,他们也能收获到自己的感悟。

    “都变强了!”

    目光微扫,厉寒目光在衣胜雪,星渡,华赤轩,白千刃等人身上掠过,发现他们每个人的气势,都更强大,也更隐晦了一些。

    显然,这三个月以来,不止厉寒,水青瞳有进步,这些人,消化掉了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奖励,他们也大有进步。

    尤其是衣胜雪,星渡,华赤轩三人,衣胜雪身上,有一层白光,隐隐如剑轮不断转动,十分可怕;而星渡和尚,身上的星月之光更浓了,似乎要将他整个人化入进去,遁为虚无。

    而华赤轩,眉心的赤色,赤红似血,散发著一股强大的烈炎之息,衬得他居然有一股妖艳之气,显然修为大涨。

    而其他人,纵有不如,亦同样有所进步,只是进步没有这般明显。

    随即,厉寒又看向其他四座战台。

    四座战台,分别对应的,就是东境青年修士擂,西境青年修士擂,北境青年修士擂,以及中境青年修士擂胜出的对手。

    首先便是东境,这简直是星光汇萃,强者如云的一届。

    “熟人还真是不少啊?”

    厉寒目光,在东境青年修士擂的战台上扫过,目光微微一缩,继而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他竟然看到了几个伦音海阁的旧人。

    应雪情,尹青瞳,有琴诗霜,林元思!

    足足四位!

    要知道,东境青年修士擂,历来就是五大青年修士擂中,最为残酷与强大的一境,伦音海阁历来垫底,但这一次,却一次有四人进入名单,占据了三分之一还多,这就不得不让人讶异了。

    其余如神王陵,长仙宗,都没有这么多名额。

    而那两个宗门,可是比昔日的伦音海阁,强大得太多了,一向也以实力强大著称。

    应雪情的进入,并不出乎厉寒的意料之外。

    她的实力,本来就进境飞快,天赋更是妖孽,同时入门,她的实力,却一向远在厉寒之前,就算厉寒因种种奇遇,实力进步飞快,也难以望其项背。

    在仙妖战场时,便是自己都未必是她的对手,后来仙妖战场结束之时,她又获得了四十五万仙功,一件名器天蚕丝雨手套,一份剑心通明玉牌。

    加上她身上所背的上品名器飞雪剑,她的强大,不言而喻。

    此时她依旧是一身黑衣,身背白玉剑匣,面容清冷,如冰肃立,即使站在东境青年修士擂胜出的十名弟子中,也是出类拔萃,如鹤立鸡群。

    “应师姐也从西荒历练回来了,那其他人,只怕也都来了吧?”

    厉寒转头朝东境青年修士擂后面看去,他想看看,除了应雪情,以及尹青瞳,有琴诗霜,林元思等几人,伦音海阁,还有没有其他熟悉弟子前来观战。

    果然,这一眼扫去,就让厉寒顿时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北极剑燕离川,算出无缺陈青瑟,道弦三千左素心,天女散花黄虹玉,赤刀裂红裳,一剑朱光颜万千,玄心无悔张雪梅,等等等等……

    另外,前往南疆花海历练了一年时间的黑白源音杨晚,赫然也在其列。

    没想到今天竟然同时见到了分别天南海北的应雪情,杨晚等人,这让厉寒十分欣喜,虽然没有立即赶过去打招呼,但还是朝那边点了点头。

    而那几名伦音海阁弟子,看见厉寒出现在了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战台之上,有知道的还不算什么,不知道的,立即纷纷发出惊呀,惊讶不已。

    “厉师弟怎么出现在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战台上?”

    “难道他参加了南境青年修士擂的决战,并成功胜出,进入前十?这怎么可能?”

    众人自然知道厉寒的实力,说这话的,便是现如今伦音海阁的顶峰弟子第一人,北极剑燕离川。

    北极剑燕离川,算出无缺陈青瑟,道弦三千左素心,天女散花黄虹玉……等人,都是老牌顶峰弟子,实力高强,如果参加擂战,即使不能说一定能进前十,至少也有极大的机会。

    可惜他们年龄渐过,都没有资格,所以这次只是作为参战人员出场。

    燕离川,陈青瑟,左素心,黄虹玉等,都是与秦天白一届的弟子,秦天白已经成为法丹,脱离顶峰弟子范畴,原来的顶峰弟子第一人,灰狐王风清绝,又陨落在仙妖战场上,所以现在北极剑燕离川,顺位成为第一顶峰弟子。

    他为人粗豪,不太关注宗门时事,所以对厉寒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爆冷,一举闯入前十的大名,依旧懵懂不知,所以看到厉寒,有些吃惊,忍不住问道。

    五境青年修士擂只针对三十岁以下的弟子,今年他已经三十有四了,过了年纪,所以不能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