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神暗魔晶
    以厉寒此时的速度,短短数里距离,不过眨眼即至。

    很快,他便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紫色古院之前。

    这里便是紫侯院,曾经厉寒二叔,‘靖南侯’厉天笙生前居住的地方。

    飘身而进,里面绿树藤蔓,廊桥华亭,还有假山流水声声传来,尽显一派王侯气派,尊贵荣华。

    只是此时大多地方都蛛网暗结,杂草丛生,原来遍植的数百种名花异卉,一一枯萎死去,沦为尘泥。红梁雕窗之上尘网密布,掩去了原来的尊贵精致。

    不过这些都不是厉寒打量的目标,他身形一闪,直接飘向院中一座十分高古幽华的阁楼。

    那里,名叫‘尊龙阁’。

    厉天笙居住的地方,虽然是一处大宅院,但是平时他最多待的地方,还是宅院中这座最高的楼阁——尊龙阁。

    到达阁前,厉寒发现里面漆黑一片,果然和严管家所说的一样,一靠近此地,就有一种阴寒,诡异的气息笼罩而来,四周的温度显得整外寒冷。

    这诡异的情况,让厉寒也不由心中微凛。

    看来,此地果然不同寻常。

    如此说来,那些死在这座宅院中的人,也就不是传说了。

    不过厉寒并不担忧,身上撑起一层防御气罩,厉寒缓缓踏入了尊龙阁。

    “吱呀!”一声,厚重的木门缓缓打开,在这寂静的夜中,显得是那样单调刺耳,甚至有些恐惧。

    不过厉寒不为所动,依旧踏步而入。

    一楼,二楼,三楼,五楼,都没有什么动静。

    厉寒走向最高的一楼,还没靠近,厉寒顿时听到了声声鬼哭,还有厉风过耳的声音。

    他四处打量了一眼,门窗紧闭,并无夜风吹至,这屋中,怎么会有风声?

    心中更警惕了三分,厉寒手一推,一道无形气劲发出,震开了门栓,第七层楼阁的朱红大门赫然在他面前洞开。

    “呜呜,呜呜……”

    大门一打开,顿时一团阴风冲了出来,发出鬼呼厉啸,里面隐隐闪动幽绿鳞火。

    “装神弄鬼!”

    厉寒见状,不屑一哼,猛然一扬指,一道火焰点出,瞬间点燃了阁楼中原本未曾燃尽的银烛,灯光大亮。

    然后下一刻,巨大的风声再次扑出,化为一只狰狞厉鬼,烛火再次熄灭,根本无法点燃多长时间。

    见状,厉寒直接开启破魔瞳,眼睛化为一对淡绿晶瞳,朝著楼阁中扫射了过去。

    至此,楼阁之内,对他再无秘密。

    正对面墙壁上,悬挂著两卷名贵的古画,底下是一张铺著厚厚淡金兽毛的黄玉石椅,两边是千年紫檀木桌,木桌上摆放一金黄缕金兽炉。

    即使过去偌久,兽炉中,似旧似有香味传来,显然,这曾经是‘靖南侯’厉天笙用以燃香的香炉。

    若用凡眼去看,这屋内并无任何异常,但如果是开启了‘破魔瞳’的厉寒,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清晰明白地看到,阁楼地面之上,有一个淡蓝色的奇异古阵,不断闪烁,而玉椅上方的字画之后,隐隐有暗绿之光闪烁,似乎藏有异物。

    “幽魔养龙阵!”

    厉寒一眼,就认出了这种阵法的来历。

    据说一些邪恶之人,会在自己居住的住所之内,布置一个奇异的阵法。用纯阳和纯阴的婴儿血画就。

    若是日常皆在此阵法之中生活,实力提高得会极快,甚至经年累月,能微弱的改变一个人的体质,使其更接近道体。幽魔养龙四字,就说明了一切。

    看来这就是厉天笙曾经布下,以为自己所见的魔阵了,肉眼虽然无法看见,却瞒不过厉寒。

    那些别人以为的阴风魔鬼,只怕也是此阵弄出来的了。

    因为久已无人管理,里面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自生阴魔,寻常人一旦靠近,自然控制不住,心魔丛生,从而死在此地,难以幸免。

    不过这对厉寒,不是什么难事,赤帝长生火一出,瞬间就将里面的阴魔烧成灰烬,瞬间阴风止息,鬼哭终止,幽魔养龙阵,也彻底被厉寒破坏,整个尊龙阁中,似乎陡然空气一清,似有什么东西打破,外面的气息瞬间进入,带走了里面的凉意。

    不过,让厉寒重视的,却根本不是这什么幽魔养龙阵,而是那两卷古画后所藏的异物。

    显然,这也是厉天笙私藏,只是他死得突然,因为地板上刻画的魔阵,此地也没有外人能闯入,所以过去数年,此地居然仍能保存原样,没有被人偷走。

    “到底是什么物品,或许,这就是厉天笙的秘密之源?”

    厉寒想到此处,再不犹豫,一步踏入尊龙阁之中,然后手一挥,两卷古画无声向两边分开,露出里面的一座暗龛。

    暗龛中,静静地悬浮著三枚菱形的晶石,散发著幽绿的光华,照射得此地,如同诡域,阴森非常。

    厉寒只看一眼,便忍不住眼睛猛地一缩,不可置信似地喊道:“神暗魔晶?”

    ……

    “少爷,您出来了,没事吧?”

    当厉寒从尊龙阁中踏出,便看到了一脸担心,满脸忧虑等待著他的严管家。

    老人看著厉寒,欲言又止。不过看到他安全从其中走出,还是放下了一百二十个人心,只是仍有些担忧,回头看了身后的尊龙阁一眼。

    “没事。”

    厉寒眼睛无神地道,顿了一下,他又道:“以后,这里不会再有闹鬼的传言了,严叔若想进入,随时可以进去。”

    “啊,没事了?”

    老人仍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问道:“小少爷,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厉寒手一招,猛然掌心中就浮现出三枚幽绿色的菱形晶体,他淡淡道:“之所以里面会传出闹鬼的传言,和有人死在其中,是因为一个魔阵,和这三枚晶石。”

    “这是什么?”

    严管家虽然见多识广,但终究不是仙道中人,对于一些珍宝古玩,可能了解得很清晰,但要论一些修道界中的宝物的了解,显然就不如厉寒了。

    厉寒开口道:“此为神暗魔晶,是修道界一种十分稀少的晶石,极其邪恶。一旦被其污染,便能变成嗜杀邪恶的魔头,最终六亲不认,心性大变,是魔道修士界最为热衷的异宝之一。”

    “而这三枚神暗魔晶,品质都极为不凡,更是珍贵异常。一旦落入一位魔道修士手中,简直将引来天大的灾难。”

    “二爷怎么会这种东西?”

    严管家也不由眼睛发直,喃喃地道,看著厉寒手中漂浮著的三块晶石,只觉得心中直如迷雾。

    而厉寒,却渐渐明白了,当年之事,并不是意外。

    或许,厉天笙早已入魔,也或许,就是因为他得到这三块神暗魔晶开始,最后才被扭曲心性,变成了一个阴忍残毒,六亲不认的魔头。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既然了解昔日一切,反而只觉前尘往事,一如尘烟,再也不值得留恋挂怀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