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物是人非
    三殿已通,奖励已分,水青瞳得地品秘法‘秘影流光手’,以及火系至宝‘九转螭火珠’;厉寒得次极品名器‘破气青芒剑’,谁也不虚此行。

    此行任务圆满完成,厉寒总算完成了对水青瞳的承诺。

    虽然没有如愿得到六阳催魂指后续部份,但天定之缘,不可强求,有秘影流光手,九转螭火珠,破气青芒剑在,此行收获已经远超所望,未必就输于六阳催魂指的后续了。

    只能说他们机缘未到,或者说,此地根本没有六阳催魂指的后续口诀。

    可能石殿主人就只偶然得到过这六阳催魂指的一部份残卷,所以放在第一殿作为奖励,不然说不定就会整部放在后面几殿呢?

    当然,厉寒,水青瞳也不是没有损耗。

    厉寒消耗掉了一粒珍贵的还魂丹,水青瞳则失去了一具乌神兽甲,一粒珍贵的精神灵丹‘玄神丹’,还为厉寒消耗掉了整整二十几粒碧水青光莲莲子,也算损失惨重。

    不过相对所获,这点损失,又不算什么了。

    对视了一眼,两人谁也不知道这石殿中的古俑什么时候恢复,也不明白这石殿中主人的各种想法,但时间已至,两人也不可能在此地久留了。

    最后的五境青年总擂开始在即,他们必须赶在三月之期到来之前,赶到玄京城。

    所以,怀抱著最后一丝好奇,两人并肩踏出第三座石殿,来到第四座石殿,玄武石殿之前。

    第四座石殿后半座倾颓残破了,但这前殿并没有毁弃,厉寒,水青瞳伸手按上那殿门玄武石雕上的双睛,顿时第四座石殿“嘎嘎”打开,里面冲出一片的灰尘。

    厉寒,水青瞳皱眉,一挥袖,将灰尘扫散。

    待得过了半晌,确定再无其他动静,两人这才一前一后,持剑警戒,走入第四座石殿中。

    虽然明知这一殿已经被人破去,理应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正因此殿如此特异,所以才更有小心谨慎,不可有丝毫大意。

    进入大殿中,两人眼前一动,后方的殿门处,一只金甲古俑静静地躺倒在那里,身上布满了灰尘,明显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岁月了。

    而且,第一殿的复活机制,对它似乎并无效用,过去了这么久,也没有一丝恢复的迹像。

    两人再左右看了一眼,前半殿尚算还好,后半殿就只有金甲古俑所在的地方,依旧保留著一部份,其余地方,皆被一股恐怖的巨力,似乎由内而外,彻彻底底的破坏掉了。

    “咦?”

    两人看了几眼,忽然发现了一个奇异之处,右面的石殿之上,残留著一道巨大的裂痕,一共三道,中间那一道最长,两边稍短,仔细看,竟然不类人类留下的痕迹,而是一只恐怖巨爪的爪痕。

    “这是?”

    两人走近一看,虽然不知过去多少悠久岁月,那爪痕之中,竟然依旧散发出丝丝暴虐,恐怖的气息,似乎有丝丝黑色魔气从其中溢出。

    这让两人不由心中微惊。

    “这石殿,竟然是被一只不知道长著什么巨爪的远古凶兽所毁,难怪金甲古俑不能复原,恐怕是石殿一毁,石殿的复活机制便不能生效了吧,不然我们倒是可以一探这金甲古俑的能力!”

    两人略有些失望地想道,既震撼于那怪爪古兽的强大恐怖,也对不能一见金甲古俑的真正风采而遗憾。

    不过两人随即一笑,也是不由明白,即使金甲古俑还保存完整,凭两人的实力,连第三殿都差点折在那里,这第四殿,肯定至少需要法丹境的战力才能战胜,两人没有丝毫希望。

    这么一想,心中又好受多了。

    “走吧!”

    左右再打量了几眼,确定没有其他发现,厉寒不欲再留,直接开口说道。

    “好。”

    水青瞳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没有再停留,与厉寒相携离开了古殿,然后径直出了神水山脉,转而朝著大陆中部的玄京城而去。

    ……

    玄京城。

    这是天下第一都城,鼎城繁华,万族来朝。

    天下各地各处的奇珍异宝,名人巨贾,都不断朝著玄京城汇聚,让这里成了天下第一名都。

    当厉寒,水青瞳连赶了十余日的路程,终于在这一日,趁著落日余耀,风尘仆仆走进玄京城时,厉寒不由有些感慨。

    对于水青瞳来说,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进入这座天下第一都城,但对于厉寒,这里却并不那么简单,反而埋葬著他太多的记忆。

    少小离家,万里求道,归来时却是父亲惨亡,叔父拒门!

    那个时候的厉寒,悲愤交集,心中对于人类的世界充满了绝望,他的世界一片灰色,直到被他的叔父‘靖南侯’厉天笙派出杀手追杀,逃入哀牢山中,坠落深湖,偶得九天刑印,他的一切,才开始改变。

    随后,也是在这里,他连续突破,并于城外的应龙山中,召引天罚,将靖南侯厉天笙诛杀,成功祭奠父亲。

    离开的时候,厉寒曾说:“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这玄京,龌龊肮脏,一至如此,不留也罢!”

    那时他以为他永远不会回来。

    只是白云苍驹,谁也没曾想世事无常,当年他从长仙宗离去,最终万里跋涉,一路艰辛,拜入伦音海阁,方才有了今日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都大放光彩的‘妖尊’厉寒。

    那时的狼狈落寞,对比如今的光芒万丈,这是何等的讽刺,又是何等的悲凉?

    时隔数年,再回此地,竟然是为了参加五境青年修士擂,这个修道界青年人一辈最顶级的舞台。

    若有人能想到他有今日,怕是当初也不会那么对他吧!

    只可惜世间没有假设,一切过往,俱都成云烟。若非再临旧地,心湖又起了些波澜,厉寒都早已把这些不愉快的往事尽皆埋在尘埃记忆中。

    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深夜时分,厉寒忽然掀窗从客栈中跃出,身披灰衣,身形数动,瞬间消失不见踪影。

    片刻后,厉寒再次来到昔日西南街的厉王府门前。

    虽然这里有太多不堪往事,但也有少许美好。

    最重要的是,他的父亲,那个真龙皇朝所有普通人眼中的‘帝国儒将’,‘铁血武王’,那个一生以一个凡人,活成一个传奇的存在,就是在这里夜读兵书,晓演军阵,弹指间指掌天下大事,呕心泣血,为帝国西拒凤舞,北抗紫魂,立立赫赫战功。

    若不回玄京,也许厉寒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这次既然回来,无论如何,他也想再看一眼父亲一辈子居住过的地方。

    只是,当厉寒站在厉王府门前,再一次抬头仰望,却赫然愣住。

    眼前的高门阔弟,以往充满了朝气霸道,生机勃勃。

    但现在,门前的黑铁石狮依旧在,大门却常年紧闭,红漆斑驳零错,连铜环上,都布满了灰尘,似乎许久没有打开过了。

    屋檐下,更结了许多张蜘蛛网。

    厉寒不由错愕:“仅仅几年,昔年名震天下的铁血王府,居然就变成这般破落凋零模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