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破气青芒
    “不管了,拼一拼。”

    片刻之后,厉寒终于下定了决心,若是实在不行,再行退走。

    而当他把他的这份想法拿去询问水青瞳,水青瞳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而是让他自行斟酌,自已作主,反正她不掺合。

    因为她对第三座石殿已经没有任何信心了,所以直言,若厉寒真能打通第三关,让她去一观第四座石殿的真面目,这第三关的奖品她也不要了,厉寒能闯过便直接取走。

    厉寒闻言之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又休息了一天。

    待自己的各种状态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他与水青瞳一前一后,再次走进了第三座石殿,朱雀石殿。

    这一次,水青瞳当看客,他来挑战精神银俑。

    水青瞳对厉寒这次能想出的办法也十分好奇,所以虽然不看好,但也不免抱著一丝期待。

    毕竟她相信,经过上一次的惨败,厉寒不会打无把握的仗。

    如果不是有一定的把握,他不会来。

    而厉寒,深吸一口气,走近精神银俑十丈范围,忽然功聚双目,两眼之中闪烁七彩光华,最后在面前的虚空中,凝聚出一尊古朴紫金色的奇异方印。

    方印表面,琉光烁彩,紫霞飞舞,一道道蓝色雷电环绕,散发著一种镇压十方,唯我独尊的气息。

    “九天刑印!”

    这一次,为了对抗这精神银俑,厉寒竟然用精神力,刺激双目,将九天刑印重新反化而出,这份代价,不可谓不大。

    而这,也是他有一定把握,对付那具精神银俑的原因。

    因为九天刑印异常神秘,来历待殊,或许有办法,对抗那具精神银俑。

    果不其然。

    这一次,随著厉寒的走入,那具精神银俑再次浑身一震,眼中绿焰燃起,便又欲发动一波精神攻击,朝厉寒刺来。

    然而就在这时,九天刑印却后发至人,表面陡然紫光一闪,一道恐怖的精神链漪,瞬间笼罩住那具精神银俑。

    厉寒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以恐怖的速度消耗著,一成,两成,三成,四成……

    不过成就也是可喜的。

    那具精神银俑,感应到攻击,本能的发出一道精神波反抗,然而在九天刑印的紫光面前,却仿佛初生的婴儿,那般脆弱而不堪一击。

    “吱!”

    数个呼息过后,精神银俑表面的银光彻底黯淡,“咔咔……”两声,它头颅部位的那粒浑圆银珠顿时破碎,散为一地烟尘。

    精神银俑身躯一颤,继而慢慢地委顿了下去,化为一堆废铁。

    银珠破碎,它就似乎失去了支撑,没有了任何攻击力可言。

    显然那枚奇异银珠,就是它的中心以及力量源泉之所在,能发出相当于法丹境强者一击的精神银珠,明显不是凡物,可惜被九天刑印毁去,不能被厉寒收取。

    不过厉寒很快就顾不得这些,因为随著精神银俑的失败,他精神识海中的精神力再次接近干涸。

    化出本体之后的九天刑印,短短几个呼息间,竟然就将厉寒精神识海中那庞大的精神力消耗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剩。

    脑海中,再次传来一阵阵虚弱,痛楚的感觉,虽然不如上次,但也痛不欲生。

    厉寒不敢怠慢,急忙强忍痛楚,双手繁花般打出数个手印,然后汇聚到前方的紫金方印之上。

    方印陡然一颤,然后急剧缩小,化为一道紫光,重新融入厉寒双眼。

    厉寒面色一白,方印入目的瞬间,一口逆血喷出,眼前一黑,差点什么也看不见。

    他跄踉了一下,险险站定,急忙闭上双目,缓了片刻。

    所幸这般景象只是暂时的,厉寒早有所料,掏出一粒复元丹纳入口中,然后急忙盘膝坐下,闭目恢复起来。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厉寒这才睁开眼来,眼睛已经恢复如初,虽然依旧有些酸涩,却没有先前眼睛发黑的感觉了。

    他这才发觉,不知何时,水青瞳已经来到他身边,正捧著一尊紫玉古盒,面色复杂地看著他。

    “恭喜你,你真的成功了!”

    “嗯?”

    厉寒抬头,打量了水青瞳一眼,发现她的恭喜不似作伪,再看看她手中所捧的紫玉古盒:“莫非这便是?”

    水青瞳嫣然笑道:“不错,这便是你挑战第三殿的通关奖励,一柄次极品古剑,名叫‘破气青芒’。”

    “破气青芒?”

    厉寒疑惑。

    却见水青瞳将手一推,直接将紫玉古盒推到他的手中:“多说无益,你自己看看吧。”

    厉寒没有犹豫,伸手接过,手掌按住盒面,朝后一推,顿时,玉盒自动打开,露出里面一柄古朴的青铜古剑。

    这把青铜古剑,表面充满了绿色,绣迹斑斑,剑鞘之上用一枚红绳串著七枚古钱,不知何意,古意盎然,明显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代了。

    然而如此就此小看它,那就大错特错。

    厉寒持剑在手,拔剑出鞘,“锵!”

    瞬间,一道青芒冲霄而起,逼人的寒气散发出来。厉手挥手一划,未运道气,脚下的石殿地面之上,瞬间无声朝两边分开,多出一道数丈深的恐怖剑痕,长近十丈,让人心惊。

    “好锋利的古剑!”

    厉寒见状,不由大喜,只感一阵寒意刺骨,连握剑的手掌,似乎也被剑光侵染成了青碧之色,寒毛倒竖。

    “破气青芒?”

    厉寒目光下落,看到剑柄部位,有破气,青芒四字,分左右雕刻,形如四只飞鸟,相映成趣,显然是上古篆文,果然是称此名。

    “莫非是?”

    忽然联想到一事,猛然,厉寒伸出左掌,凝聚道气,瞬间凝聚出一道赤金色的防护罩。

    而后,他持剑右手,轻轻一划,剑锋在靠近那赤金色防护罩的瞬间,青芒一吐,厉寒发出的相当于半地品防御道技凝聚成的防护罩,居然“嘎”然一声,如同裂帛,被切割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破气,居然指的是专破护体气罩,此剑的特性,真是惊人之极!”

    厉寒瞬间眼睛大亮,想到日后若此剑在手,任何人的防御道技只要不达到地品,都很难挡住他几剑,对于五境青年修士擂获取三枚至尊宝钱的把握,不由又大上许多。

    虽然说擂战之上,护体气罩并不是一切,决定比武胜负的,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但毫无疑问,防御永远是一个人的重中之重,如果一个人的防御对另一个人形同虚设,那后果,真是太可怕了。

    有了此剑,厉寒的直接战力,至少增加五成以上。

    在他如今这个境界,这个修为,这个实力,能一瞬增幅五成左右的战力,这把破气青芒剑的价值,可以想见。

    次极品名器,当之无愧!

    厉寒收剑入鞘,放回古盒,犹豫了一下,看向水青瞳。

    虽说水青瞳之前明说若他能闯过这第三关,无论第三关的奖励是什么,都归厉寒所有,但这件古剑的价值太重大了,而且此地明明是水青瞳带自己而来,她还提前传授了自己一套顶级秘术,自己实在不该占据如此贵重的宝物。

    但水青瞳似是知道他的想法,微微一笑,忽然双手一作揖,笑道:“恭喜厉公子,喜获古剑,如虎添翼,五境青年修士总擂上,一定大放光彩,为我南境扬名。”

    “嗯?”

    厉寒沉吟了一下,水青瞳此言,明显就是表示此前所说的话依旧作数。不管这柄古剑如何珍贵,她依然遵守诺言,决定此剑归厉寒所有。

    想了一下,厉寒没有再犹豫,反正他的无垢心剑刚毁,的确需要一柄好剑来增幅自己的实力,而水青瞳已有飞鸟,也并不逊色破气青芒多少,所以最终还是收下,将其纳入储物道戒之中。

    不过随即,他手一招,掌心中多出一颗赤红的珠子,递给水青瞳,却是将之前第一殿的通关奖励,那颗火系珍宝,九转螭火珠送给了水青瞳,以作补偿。

    水青瞳见他恳切,知道无法推辞,也就收下,两人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