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二殿通关
    “先疗伤,休息一下!”

    厉寒走了过去,开口道。

    “也只有这样了。”

    水青瞳也点了点头,知道暂时的状态,不适宜再挑战,于是走到一边,找了一个角落处,背对厉寒,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撕开肩头的衣服,露出一寸如璧如玉的香肩,倒了些血红色的药粉下去。

    药粉覆盖伤口,流出的血瞬间止住,只要再休息几个时辰,就会完全复原,连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这是花海水家的独门秘药,‘冷玉生肌散’,属于灵药的一种,十分珍贵,也就水青瞳这等水家核心弟子,能有机会得到一小瓶,寻常水家弟子,也是没有的。

    厉寒转过头去,没有偷看。

    虽然他想帮忙,可惜水青瞳伤的地方不适合他动手,所以也只能交由水青瞳自己负责,所幸也不是什么大伤,片刻即愈。

    直到水青瞳回过头来,拉上衣服,看到背对自己的厉寒,微微一笑,心中忽然有了些好感。

    她走过去,坐到厉寒旁边,开口道:“虽然刚才只是试探,没用全力,但这两尊青铜剑俑,似乎比我上次挑战过的还强大,看来必须全力以赴了。”

    厉寒也点了点头,感慨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两具青铜剑俑,竟然修炼有不俗的剑术,这水平,只怕不在各大宗门的顶级弟子之下了。如果不全力以赴,我们的确不是它们的对手。”

    “你有什么想法吗?”

    水青瞳问道,说完,略带一丝期待地看向厉寒。

    毕竟,她邀请厉寒来此,就是帮她解决这两具青铜剑俑的,目前遇到难关,自然寄托希望于他。

    厉寒闻言,眼神闪烁了两下,随即微微一亮道:“简单,二攻其一!”

    “二攻其一?”

    水青瞳不解地问道,“可是说,我们两个先共同围攻一具,等解决了它,再回头去解决另一具?”

    见厉寒点头,水青瞳道:“可是它们共有两具,如果我们只攻一具,它们势必也会联手,到时候和二对二又有什么区别?”

    “如果两人只攻不守,只攻一具,固然战胜希望大增。但就算胜了,在这期间,势必也会被另一具青铜剑俑斩杀吧?”

    不怪她疑惑,厉寒这想法,初看似乎十分聪明,但仔细一想却十分愚蠢。

    两个人对付一具,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另一具青铜剑俑,也不会傻呆在那,只要侵入到它们的攻击范围之内,都是敌人,到时候同时而动,还是二对二的结局。

    而且两具青铜剑俑,明显设置了一套联击之法,如果不分开它们,它们的攻势更猛,更强大,两人却没有联击之术,只怕反而处在下风。

    厉寒笑道:“你说的不错,可是我说的,也不是这个意思。”

    “嗯?”

    见水青瞳疑惑地望向他,厉寒解释道:“我们打一个时间差,两人先各自把一具青铜剑俑引至石殿两角,尽量让它们之间形成最远的距离,然后我用一具幻身疑惑它一秒,放弃攻击它,反而折返而回和你联手攻击你的对手。

    在第二具青铜剑俑反应过来,奔行至这边的短暂时间内,我们要形成一击必杀,先将其中一具解决,这才能回过头来,对付另外一具。”

    “如果一击不能解决,那就再次分开,反正剑俑的实力虽然强大,但却没有灵智,只要我们再分开,它们必然再次追击,如此一来,几次杀招叠加之下,我就不信其中一具不死。只要其中一具挂了,剩下那具,就好解决了。”

    “我明白了。”

    水青瞳闻言,终于不由眼睛大亮,与厉寒拍了一下掌,道:“好,就用这个办法。”

    ……

    想到就做。

    待水青瞳感觉到左肩已经痊愈大半,基本不影响战斗力之后,立即迫不及待的,邀请厉寒一试。

    厉寒本来还想再等一段时间的,但抵挡不住水青瞳的热切,只得点头答应。

    随即,两人再次抽出宝剑,对视一眼,忽然同时身形一动,朝两具青铜剑俑奔去。

    一左一右,青铜剑俑果然分开,径自朝著两人追去。

    而厉寒,水青瞳,将其引至石殿的左右两角。

    就在此时,水青瞳手一招,她的那具乌神兽甲顿时浮现,覆盖在了她的身躯之上,只留出一双眼睛。

    她脚步一沉,已是动弹不得,不过防御力却是大增,青铜剑俑的剑再攻击在她的身上,也只闪耀出一片的火花,却无法短时间内攻破乌神兽甲的防御。

    而趁著这个时间,水青瞳瞬间催动秘诀‘气血炼真术’,然后再施展‘六阳催魂指’,两重爆发秘法叠加之下,她的实力一时大增。

    “嗤,嗤!”

    连续两剑,直接点在青铜剑俑的膝关节部位,这一次,青铜剑俑再也防御不住,膝关节一阵‘嘎嘎’声响起,就朝地面上倒了下来。

    不过此时,青铜剑俑手中的黑剑亦爆发出一阵刺目的乌光,一道莲花形剑网,朝水青瞳当头罩下。

    她外表的乌神兽甲,接触到这莲花形的剑光,瞬间“噗嗤”一声,仿佛割开的牛皮,朝两边倒分而去。

    如果不是水青瞳见机不妙,立即催动了防御道技,灵花玄甲,又施展了轻功身法倒退两步,避过这一剑,只怕她也要香销玉陨,四分五裂了。

    “好强大的剑招!”

    水青瞳心中惊骇,这才发觉,自己还是小瞧了这青铜剑俑,这一招的攻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施展出来的,只怕一瞬间达到了地品剑法的层次。

    不过幸好,就在此时,厉寒终于将另一具青铜剑俑引至角落,虚晃一招之后,原地出现了一道他留下的淡淡残影,迷惑那具青铜剑俑!

    而他的真身,却以极快的速度,倒奔而回,眨眼就到达水青瞳身侧,第一时间,青气燃魂诀,六阳催魂指同时催动,厉寒一时气势大涨。

    “嗤!”

    他点出一剑,漆黑的日月寒星,如同在人间闪耀过一道耀眼的乌痕,下一刻,“扑嗤”一声,生生刺入青铜剑俑的腕关节。

    青铜剑俑手腕一僵,握剑的左手瞬间一滞,然而就在此时,厉寒弃剑用掌,又是一掌凌猛拍来,击在同一位置。

    一层巅峰的万世潮音功毫不犹豫的发动,四重暗劲如潮水迭浪,击在其手腕关节中的机关之上,掌劲是透体而入,那机关毕竟不如它外表的强大,瞬间崩溃,被击成了一堆残铁。

    “当啷!”

    一声清脆的声响,青铜剑俑手中的黑剑已经掉落在地,彻底失去了武器。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另一具青铜剑俑赫然已经一剑劈散了厉寒留下的虚影,厉寒以幻术幻化出来的虚影虽然可以以假乱真,但毕竟没有他真身实力那么强大,闪避不及,一击已是烟消云散。

    青铜剑俑眼中的红光急剧跳了数下,估计有些疑惑。

    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猛然一转身,就盯住了在这边墙角与水青瞳围攻另一具青铜剑俑的厉寒,‘嗤!’,陡然,它足底涌出一股青烟,整个身形竟然以不输于催动了爆发秘技速度的厉寒,瞬间电射至墙角的这一边。

    手中的道具黑剑,化为寒芒一闪,直刺厉寒的咽喉,速度快得惊人。

    “可惜了。”

    没想到这具青铜剑俑反应速度如此快速,厉寒略有点意外,不过还是勉强持剑一挡。

    “铛!”

    厉寒手中的日月寒星瞬间发出一声颤鸣,剑身之上,赫然崩出了一块指甲大小的缺口。

    而厉寒,身形一滞,随后朝后倒飞而出,一口逆血堵在喉间,已是身受重伤。

    “厉寒!”

    水青瞳惊叫一声,就要过来救援。

    就在此时,她面对的那具青铜剑俑,虽然手中的武器已经击落,然而此时,它眼中黑光一闪,竟然抬起另一条手臂,化为一只钵盂大的拳头,朝水青瞳头顶重重砸去。

    它竟然不止会用剑,一旦失去武器,也会拳法!

    “小心!”

    见状,厉寒顾不得自己,猛然一甩手,掌心中一道金光如太阳一闪即逝,下一刻,已经飞至水青瞳头顶。

    “叮”的一声,火花四溅,金光倒飞而回,速度比去时更快。

    而那只青铜剑俑的拳头,终究也击得偏离了一点方向,只擦著水青瞳的耳垂而过,一缕鲜血,飞溅至地面,水青瞳这才猛然惊醒,感到后怕。

    “死吧!”

    她大喝一声,猛然浑身红光再次一盛,气血炼真术居然在此时突破至第四层,身上气势一时大盛,手中的飞鸟古剑之上青光一闪,然后重重地扎入了那头青铜剑俑的心窝。

    红光一阵乱颤,青铜剑俑扭曲了几下,终于头一歪,“扑通”一声倒地,浑身上下,冒出一阵扭曲的电火花,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而水青瞳,再朝厉寒这边跑来,这下简单了。

    解决了一头,另一头青铜剑俑,在两人实力全开的情况下,仅仅坚持了七八招,随即被两人同时一剑,扎入后心。

    又是一阵电火花乱颤,然后这头青铜剑俑,也倒地而亡,眼中的红光彻底熄灭,第二座石殿,终于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