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挑战青铜剑俑
    这就是水青瞳当初挑战过,但倾尽全力,也没能战胜的青铜剑俑了,而且败得很狼狈。

    厉寒两人站在门口,静静打量了半晌,谁也没敢太大意。

    虽然战胜第一殿的黑铁拳俑比较简单,但厉寒的确从这两具青铜剑俑身体中,感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力量。

    ——那是速度,锋锐,无敌!

    厉寒开口道:“我们一人一只,我左你右,先不用乌神兽甲,试一试再说。”

    “好。”

    水青瞳点头答应,也想再试一试这一年多来自己实力的提升有多高。

    而且她同样好奇,上一次是因为她只有一人,一对二,比较困难,顾得了左顾不上右,顾得上右顾不了左,疲于奔命,实力发挥十不足一,这才很快落败。

    如今,她只面对一具青铜剑俑,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厉寒手一伸,掌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柄浑体漆黑,上雕日月星辰的长剑,正是他曾于于江左青年修士擂,与衣胜雪一战的那柄剑。

    下品上等名器,日月寒星。

    厉寒的无垢心剑已毁,虽然因为相伴了那么久,有了感情,依旧没有遗弃,但也只能当个装饰物。如今面对真正的战斗,厉寒自然不敢大意,只能取出日月寒星出来对敌。

    所幸这柄剑也十分不凡,材料是北极星铁再加上千年冰粹,想也没那么容易毁去,足可以支持他与这一具青铜剑俑纠缠一会了。

    而水青瞳见状,也没有犹豫,手一招,她负于身后的那柄淡青古剑,亦飞出剑鞘,落于她掌中。

    都曾经大败过一次,她自然不可能大意到准备赤手空拳与那具青铜剑俑大战,所以罕见的,握剑于手,聚精会神,只待厉寒一声令下,两人就同时冲上去,各自缠住一具青铜剑俑交战。

    深吸一口气,难得的,面对这两具青铜剑俑,厉寒居然还有点期待与紧张。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水青瞳,手中的日月寒星一晃,耀出数点寒星:“小心了。上……”

    “你也是。”

    话声方落,“踏,踏……”

    二人脚步同时移动,然后一左一右,同时挥动手中长剑,剑光迸发,如日月流泻,冲了上去。

    两具青铜剑俑似有所感,在两人冲上来的一瞬,同时移动了,一左一右,迎向厉寒与水青瞳的剑光。

    它们的手臂,机械化的抬起,两具漆黑的古剑呈现一个交叉的十字,划出两道耀眼的星痕,向厉寒与水青瞳迎面泼来,透出可怕的凌厉杀机。

    “打散它们的联合。”

    厉寒眼睛一闪,毫不犹豫,身形一闪,朝一旁退去,避过这一剑。

    水青瞳见状,亦是同时闪身,退向右边。

    两具青铜剑俑明显愣了一下,毕竟是机械,再有智慧还是机械,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左右两边的剑俑分别分开,左边的剑俑锁定了厉寒,右边的剑俑锁定水青瞳,同时移了过去。

    再次抬起黑色的古剑,又是两道的剑光迸发,不过这一次,却是一人只需面对一道了。

    “打乱它们的节奏。”

    厉寒再次喝了一声,然后身形一闪,整个人蓦然矮了一截,赫然是从青铜剑俑的手臂下滑了进去,手中的日月寒星猛然一振,便是一连串剑光如同寂寞的星空洒出。

    “地品奥义残卷,寂灭十三剑!”

    “夜乱星河!”

    星河闪耀,寒光如电,在青铜剑俑身上连续撞击了数十次,然而,厉寒终究是小瞧了这青铜剑俑的防御。

    如果是一具人类的血肉凡躯,在没有开启护身罡气的情况下,此时早已遍布数十个透明小窟窿,死的不能再死。

    但面对这青铜剑俑,却毫无作用。

    日月寒星只是在它的身上激耀出一片的火花,随即便从它的身上滑开,连一道剑痕都留不下,而青铜剑俑感到刺激,顿时双手持剑,猛然朝下一劈,一道庞大无匹的黑色剑光,朝厉寒疾斩而来。

    如果这一下被劈中,厉寒只怕直接要一分为二,直接毙命。

    所以心头一寒之下,他再次一闪,又窜至了青铜剑俑身后,日月寒星再次闪耀而起,不信邪的直刺它的膝关节,左足部位。

    然而,还不待他的剑光赶至,那青铜剑俑竟然再次一转身,‘嘎吱,嘎吱……’随着体内机括声音响起,它手中的那把黑色古剑再次猛然一闪,居然骤然从中一分为六,朝厉寒全身上下刺来。

    “这破俑,居然会施展剑法?”

    厉寒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幕,如此神奇玄妙的剑术,明显不是凡品,危急当头,他不得不收回攻击,手中的日月寒星朝上一横,挡住六道剑光。

    “叮,叮,叮,叮,叮……”

    连续六声清脆悦耳的脆响,厉寒整个人被一股无俦巨力击得倒滑而出,直至滑至石殿门口,这才停下,只感整个左臂已经发麻,软绵绵的几乎提不起来。

    而低头一瞧,手中的那具下品名器之上,更是崩出了数个米粒大小的缺口,闪烁著泛青的光芒,显然是被那青铜剑俑手中黑色古剑所斩。

    厉寒不禁哭笑不得,堂堂一柄下品上等名器,居然不敌一具剑俑手中所持的道具宝剑,这让厉寒不由一阵无言,几乎要无地自容。

    而那具青铜剑俑,在感应到敌人已经远离了它所在的位置之后,浑身青光一闪,眼中的红光急剧跳了两下,竟然又恢复了原来的持剑姿式,站在原地抱剑不动。

    厉寒苦笑著朝另一边望去,水青瞳将右边那具青铜剑俑吸引过去之后,也是不过三招,那具青铜剑俑也发出一招诡异莫测的剑术,水青瞳闪避不及,横剑去挡,却慢了一部,“噗嗤”,肩头血光迸溅。

    她身形一闪,退回原地,脸色也不由瞬间变得惊骇而雪白。

    上次虽然也战败,但似乎那青铜剑俑并没有这么强。难道,如果面对一个人,它们的威力会相应缩小?而感应到来者是两人,那么它们的威力也会随之提升?

    “如果这样,还怎么打?”

    水青瞳也是不由一阵沮丧。

    原以为第一殿中的黑铁拳俑那么简单,这次她和厉寒联手,几乎是有百分百的把握打通这三关,没想到只这第二关,就遇到不小的麻烦。

    所幸她手中的那柄青色古剑,倒也不是凡品,浑身依旧青光隐隐,毫无损伤。

    显然,水青瞳手中,至少也应该是一柄中品极等名器,厉寒很少看她拔剑,不过此时靠得近,却是在她的剑柄握掌之处,显示两个淡淡的蓝色小字。

    ‘飞鸟’。

    厉寒目光一闪,略有所思。

    传闻南疆有两大名剑,一名飞鸟,一名紫华,都是世间难得的珍品名器,其中飞鸟位列上品低等,紫华位列上品中等,看来,这应该就是那两柄名器其中之一了。

    倒是没想到,会落到水青瞳的手中,只怕这其中,也有水家在其后的缘故。

    ……

    ps: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