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劫烬余灰
    已经牺牲如此代价,两人不可能不心痛,既然如此,那就努力留下对方三人,并夺回镇寺之宝。

    否则,地正此时如此付出,就完全白费了。

    “渡世神拳!”

    地悲打出了《玉佛典》中的另外一套绝学,威力更甚心炼如意掌,只是对身体负担极大,只是他之前不愿意使用。

    “日轮千佛指!”

    地德神僧也使出了一招绝学,一指点出,指尖之上似乎冲出一轮小小的太阳,直接打向对面的枯骨魔君,要将他燃成灰烬。

    见到三人已经全部动手,黑僧地圣“嘿”然一声,猛然一扬手,将掌心中的半页渡世金书抛飞向半空,打出一连串手印在其上。

    “金书护体!”

    话声方落,渡世金书化为一座金钟,将其护在其中。

    地正神僧发出的强大攻击落到金钟之上,只是震得金光一散,却依旧没有将金钟击破,显然这纯正宝器的威力,哪怕只有一半,也不是一个借物化丹的存在能轻易撼动的。

    不过黑僧地圣也并不好受,地正神僧的这一击虽然被金书抵挡,但那巨大的反震之力,却依旧让他这个御书之人吐出了一口黑血,五脏六腑一阵翻滚。

    目光一抬,看到远处地善,枯骨魔君都处在了下风,地圣眼睛一转,瞬间已经有了计较。

    再攻数招,陡然,枯骨魔君第一个抛下同伴:“本君先走一步,地圣,地善,你们好好与同门交流交流,本君就不奉陪,先回圣山等你们了。”

    话声方落,整个人一扇翅膀,已经骤然化光遁走,速度之快,竟然不在全盛时期实力之下。

    “白骨遁法!”

    “哼。”

    一声冷哼,地圣自然早已在观察他的动向,见到枯骨魔君已经败走,当下毫不犹豫,金书一转,化为一座小舟,已经将他载在其中。

    “地正,师弟也不奉陪了,今日之仇,来日再清算,到时,我们会再上一趟梵音山的,你们就等好吧……”

    话声方落,金舟如同雷电激射而出,速度之快,竟然更胜催动了白骨遁法的枯骨魔君,显然宝器之威,不是人力所能想像。

    转眼之间,地圣已经驾著金舟,掠出上百里之遥,独自把地善老人一人抛在了身后。

    “该死!”

    见到此幕,完全没有想到两人会突然背叛,抛下他一人直接离去,地善心情激荡,一个不慎,被地正,地悲,地德三人各自一记攻击,顿时打得护体血光顿时消散。

    “噗”的一声,他仰面喷出一口黑血,人直接从虚空中跌落下来。

    “不能放他离开!”

    见到枯骨魔君,地圣俱已纷纷逃走,地正,地德各施绝招,朝最后一人地善攻来。

    地悲神僧也催动整个万佛禁天大阵的力量,朝地善发出攻击。

    危急关头,地善喷出一口精血喷在身前的宝器残兵灰雀刀之上,然后将其祭出。

    灰雀刀光芒大放,刀身瞬间暴涨至一面盾牌大小,挡住三僧的联合一击,这才哀鸣一声,急剧缩小,飞向另一边。

    而地善却来不及收取,整个人再次“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远远地抛飞开去。

    眼看地正,地悲,地德再次攻来,地善知道,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这次如果再被抓住,只怕就不是囚禁二十年,三十年,而是直接杀了祭佛祖了。

    所以再顾不得其他,急忙催动噬血魔经中的一门血翼遁法,整个人化成一道血光远远地朝梵音寺之外飞去。

    至于宝器残兵灰雀刀,刚刚到手不过半天,虽然心疼,但此行为了逃命,也顾不得此物了,只有忍痛遗弃,以后再找机会夺回。

    三人离开之后,地正等人追之不及,也知道这等高手,一旦全力催动秘法逃命,除非他们修为远高于对方,或者早有准备,否则基本难有结果,也就停留了下来。

    至于那些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撤走。

    因为正处大战,几人也没有发现,就算发现也无法阻止。

    知道对方估计是早有退走之意,这才传音让他们先离开,地圣等纠缠住自己三人,看他们已经撤退这才离开,地正等人也是一阵无奈。

    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这些了。

    望著战后余灰,一片破败,满地残籍。

    虽然大战落幕,梵音寺安然无恙,但地正,地悲,地德三僧眼中,还是不由露出一丝悲伤。

    经此一战,地面之上,原本高高耸立,是梵音寺后山一座标志的千魔塔,此时已经完全崩塌,里面的魔头四散,还需要时间追回击杀,免得为害人间。

    地面之上,断肢残臂,尸体横陈,血腥之味扑鼻。

    这些尸体,有黑衣人的,也有梵音寺武僧,甚至牺牲的人中还有几名法字辈高僧,这让三僧的心中不由更觉沉重,继而感到心痛。

    不管是法字辈高僧,还是空字辈弟子,都是他们梵音寺的财富,未来的栋梁。

    此时就这么死在这里,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而且经此一战,地正永世再也无法突破至法丹,能不能保持住现在的修为还是两说,实力大损。

    梵音寺至高法器之一‘金刚钟’灵性尽失,以后就是一件废品,也等于剪除了梵音寺一翼。

    再加上地德神僧虽然恢复了修为,但经过刚才一战,已经损耗他三年努力。

    如果不是对方逃走得快,地德神僧只出了数指,否则只怕经此一战,他也已再失战力。

    整个梵音寺,目前能摆得上台面的战力,居然才剩下地悲一人。

    回想当初天玄大师在的时候,梵音寺七大地字辈神僧同在,那时是何等兴旺发达?现在居然落到如此凄凉破败场景,不由让人伤怀。

    而且他们都明白,地圣,地善,枯骨魔君的退走,肯定只是一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

    到时候,实力大损的梵音寺,拿什么去抵御他们的第二次进攻?

    这让三僧一思及此事,都不由得瞬间心中沉重,胸口沉甸甸如压了一块巨石。

    不过三僧毕竟也非常人,知道此时伤怀已经不但无用,反而有害,损伤士气,还是很快振作下来。

    略作商量,三僧很快颁下一系列法令。

    第一,派遣寺中所有弟子下山追杀千魔塔中逃散出去的妖魔,务必要将所有妖魔全部击杀追回,不放过一只危害梵音岛上的普通居民,更不能令其逃逸到梵音岛之外的地界。

    其二,赶紧将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所有奖励发完,让外宗人员离宗,然后短时间之内,关闭山门,在此地原有的基础上重建千魔塔,设下禁制,增强戒严,再不许任何普通弟子靠近。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地正,地悲,地德三人决定,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一边继续养伤,一边一人选择几名法字辈弟子,令其脱去所有俗务,亲身教导。

    这些法字辈弟子,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一边勇猛精进,一边钻研一种梵音寺秘藏阵法——‘般若大悲阵’,务必要在下一次地圣等人到来之前,修炼熟悉,拥有可堪与敌人一战的战力。

    这般若大悲阵,极是繁奥复杂,而且一旦运转,对人身体负苛极大,轻则损伤修者本源,重则影响修者寿命,本来梵音寺内是禁止练习的。

    一是因为此阵威力虽大,但太过消耗时间,不利于修行和领悟佛法。

    二,也是因为此阵的种种弊端,修行此阵的弟子,很少有能得到善终的,这是梵音寺这等天下佛宗所不为,所以虽然知道此阵十分不凡,但大多时候,都是封禁的。

    但此时为了对抗地圣等人可能带来的下一场大劫,也只得动用了。

    最后,就是地正,地悲,地德三人也明白,法字辈弟子再强,也只是辅助手段,关健还要靠他们三人。所以三人决定,亦同样修炼一种阵法,名叫‘三佛无极阵’。

    这是梵音寺至高阵法之一,极是艰难,威力也十分巨大,等闲半步法丹级弟子,若能摆出此阵,甚至能对付一般的法丹境强者。

    此时,由地正,地悲,地德这三位老字牌地字辈神僧来修炼,威力之大,可以想见。

    如果地圣,地善,枯骨神君等人不来尚可,一旦来,面对此阵,也会教他们尝到厉害。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现任梵音寺代理住持地慧已死,梵音寺再度陷入群龙无首之态。

    所以经过商量,三僧决定,由失去进阶机会的地正来继承梵音寺代理住持之位。

    而唯一还有成为法丹机会的地悲,则放下所有俗务,一心修炼,地正等倾全寺之力,争取让其突破至法丹之境。

    就算不能,至少修为也要提高到一个极限的层次,在下一场大劫到来之时,有机会独自面对持有半页渡世金书宝器的地圣不败。

    这样,地正等人才有机会,依靠三佛无极阵,抗衡正邪合一的地善,修为尽复的枯骨魔君,以及得到渡世金书,实力倍增的地圣,力保梵音寺香火不绝。

    而地德,亦要继续参悟那半卷‘涅槃转世经’,争取能在此之前完全恢复修为。

    这样数年之后,如果地圣等人再次卷土重来,地正,地悲等人出现意外,梵音寺也不至于彻底失去地字辈神僧的领导,多一个选择,总是好的。

    颁下法令之后,整个梵音寺瞬间动员起来,所有人都被派遣了出去,一是清理战后的遣迹,尸体,登记备份,进行抚恤。

    二,也是为出去追杀逃散的千魔塔妖魔,争取最快的时间内将他们追回或击杀,免得遗祸人间。

    三,也是最后一点,就是赶紧联系上所有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中获得前三十名的弟子,让他们持各自令牌进入藏经阁领取奖励,然后礼送出寺,关闭山门,进行短时间内的休养生息,不问世事。

    战斗结束,厉寒,叶清仙都从隐藏处走出来,看到眼前的凄凉破败场景,也是不由默然,默默离开。

    一日之后,厉寒,衣胜雪,华赤轩,水青瞳等所有南境青年修士擂获得奖励的弟子,纷纷走进藏经阁,在梵音寺规定的时间内,挑好一部自己选择的功法,然后离开。

    倒是排名第五的唐天仇,因为身份暴露,早已离去,没有看见。

    他的那部半地品功法,自然也就没人来认领,算作放弃。

    当然,如果真有人敢来认领,相信等待他的,不是梵音寺安排的奖励,而直接是梵音寺的金刚罗汉阵招待了。

    在厉寒,衣胜雪,华赤轩,水青瞳等纷纷坐上梵音寺安排的小船,离开梵音岛之后,一名清理战场的弟子,手捧一柄黯淡破败的灰色小刀,来到新任住持地正的禅房中,恭恭敬敬的将宝刀送上。

    看到此刀,认出是最后紫袍地善手中的那柄宝器残兵‘灰雀刀’,如果不是拥有此刀,地善逃脱不了性命,地正接过,抚摸半晌无言。

    那名弟子见状,不敢打扰,默默地退出去,顺手带上房门。

    禅房中一片静默,唯有窗外的枫叶,随风飘落,显示著过去的结束。

    ……

    ps:第一更,第十八卷终章。

    下一卷,传承古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