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八章、借物化丹
    地圣取出来的兵器,是一对薄如蝉翼的手套,呈玄红色,上面隐隐有一层赤光在流动,散发著强大的火行之力。

    而地圣将手套戴上双手之后,瞬间他浑身气势一变,变得磅礴而可怕,随手一招,就牵引动万佛禁天大阵的力量,攻向对面的地悲神僧。

    而地悲神僧御使的武器,却是他头顶上的一百零八颗玉色佛珠。

    这佛珠也不是凡品,名叫‘玉佛源珠’,是取自万年冰玉的玉心,炼制而成。

    一百零八颗玉佛源珠,就需要一百零八块万年冰玉,即使是梵音寺家大业大,想炼就这一串‘玉佛源珠’,至少也花费了近四百年的时光,才最终形成,后来传给地悲。

    只见他双手舞动,头顶上的玉佛源珠一颗颗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光华形成一个金色的圈子,落到黑僧地圣的头顶上,令其身形不由一沉,道气运转顿时受到阻碍,实力发挥不到平常的八成。

    如此一来,全盛状态下的地悲,则掌握了主动权,即使实力稍逊地圣,此刻也处在上风。

    “心炼如意掌!”

    地悲神僧修炼的,是梵音寺玉佛典三经中的如来渡世经,心炼如意掌就是如来渡世经中的第一掌法。

    此掌法变幻自如,功用通玄,简直是变化由心,千变莫测。

    在地悲神僧的使用下,此掌法更到了一种化繁为简,反璞归真的感觉,每一掌拍出,都觉得十分寻常,但一旦击到人的身上,却瞬间感觉到威力。

    饶是黑僧地圣这等级数的高手,都不由浑身一震,五脏沸腾,有一种难以抵御的感觉。

    不过黑僧地圣毕竟不是浪得虚名,天玄大师之下第一高手,他虽未成就法丹,其实体内已自成虚丹,基本于相当于一般的法丹了,只是没有迈过那最后一步。

    在这天下间,能挡得住他的半步法丹级高手,屈指可数,哪怕便是地悲神僧,亦不例外。

    “慈航普渡掌!”

    他施展的,是犹在心炼如意掌之上的慈航普渡掌。

    此掌原出如来灭世经,本来是达摩院首座的不传之秘,而达摩院首座,往往也是住持一脉的首选。

    所以这种掌法,莫如说就是下一任住持的独特功法。

    只是没想到,当初因为地圣天赋太出色,天玄大师竟然连这种掌法也教授了他。

    虽然他仅担任过达摩院首座不到一个月时间,但如今施展的这慈航普渡掌却不带丝毫烟火气,简直让人感觉到精深莫测,玄妙无比。

    每一掌,都拥有开天辟地,渡化人心的威力。

    两人拳来掌往,地圣胜在修为更高,掌法更强;而地悲神僧胜在身处梵音寺本土地界,万佛禁天大阵更钟情于他一筹,加上一百零八颗玉佛源珠,也超过了地圣神僧手上戴的那双次极品名器级手套,一时隐处上风。

    而另一边,四尺堂首座地正与也紫袍老者地善打得不可开交。

    地正神僧执掌古佛法器金刚钟,加之其一身正气,凛然刚硬,正合金刚钟的法意,于是催动起这金刚钟来,更是如臂使指,将其威力发挥到了最大的限度。

    他每一挥掌,金刚钟便发出一声“嗡”然剧震,佛音滚滚。

    而催动‘噬血魔经’的紫袍老者地善,却不由浑身一颤,似是受到莫大冲击,道气竟有散乱之危。

    毕竟金刚钟这种法器,本就是专为克制邪魔而设,如果地善没有修练这噬血魔经,也许金刚钟对他的克制还不会如此明显,但此时,却明显受其影响了。

    不过地善也不是善茬。

    他一身身兼正邪两道功法,虽然《玉佛典》只修习过第二卷,但噬血魔经却的确是天下一等一的至邪之法,正邪结合,他一身实力,不说远在地正之上,但也绝对胜出他不少。

    加之他手中的宝器残兵灰雀刀,令他一身实力发挥出十二成,即使地正神僧有古佛法器金刚钟在手,也隐落下风。

    世间武器共分凡,名,宝,神,圣五级。

    名器一般便是真龙大陆的极限,次极品名器便珍稀异常。

    哪怕即使如黑僧地圣这样的顶尖高手,此刻使用的也只是一件次极品名器级的‘火云掌套’,而极品名器之上,还有所谓的半宝器。

    不过,半宝器并不是极限,因为还有些兵器,是从上古遗传下来,因为各种缘故,或一场大战中受损,或时间流逝,或直接便是因为炼制之时不慎失败,品阶跌落。

    这些宝器虽然没有了真正宝兵的完全威能,但也不是普通半宝器可比。

    这些宝器,因大战中受损,威力跌落,但却依旧拥有宝器一部份威能的,便名叫‘宝器残兵’。

    因时间流逝,渐失灵性,没有了宝兵之威,但却依旧是宝器原身的,名叫‘宝器遗兵’。

    是按照宝器的规格方法来铸造,但却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只拥有了一部份宝兵威能,或者根本只有材料达到宝器层次,威力已经下跌到极品名器,甚至只有次极品名器威力的,便名叫‘无灵宝器’。

    而这些宝器中,以无灵宝器价值最低,有些甚至还不如一些大威力的极品名器。

    以宝器遗兵次之,因为如果机缘条件足够,若能重新给它注入灵性,或者机缘巧合直接唤醒宝兵灵性,此兵未必没有重新恢复宝器威能的一天。

    只是这条件太苛刻,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人能达到这种要求,那种机缘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这种宝器排在第二。

    所有人最希望得到,喜欢拥有的,却还是宝器残兵。

    因为这种宝器,虽然因为某种原因受损,威力跌落,但却依旧拥有了一部份的宝器威力,远远超过了世间一切的极品名器,半步宝兵。

    可以说,除了没有完整宝兵威能之外,它的用处,并不比普通宝兵弱。

    所以,能得到一件这样的宝兵,可以令一个人的实力暴涨。

    此刻这柄宝器残兵灰雀刀的前身,就是一具真正的宝器,只是后来于一场战斗中损毁,没有了其化出一只相当于法丹初期灵雀攻击的能力。

    但其锋锐依旧不改,哪怕是混元玄铁都能一斩而断,自然可以想见它的价值。

    因此两方战斗,一方是梵音寺这边的地悲隐占上风,一方却是黑衣人的首领紫袍老者地善隐占上风,战况一时陷入胶著。

    然而,地圣,地善两人脸上,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地圣处于下风,一点也不著急,反而露出一脸高深莫测,似是在等待著什么。

    而地善身处上风,却也不急著打败地正,而是以灰雀刀辅以‘噬血元掌’,不断进攻地正,打得金刚钟一阵阵嗡鸣,金光消散不少,也似在等待著什么。

    地悲催动一百零八颗玉佛源珠,虽然隐占上风,但地圣毕竟修为远强于他,虽然打得他节节后退,但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而地正催动金刚钟,又辅以降魔掌法‘大日渡世掌’,一时也只能勉强支撑不败,却无法支援地悲,眼看这场战斗,就要落入持久战的范畴。

    就在此时,变故骤起。

    “嘎嘎,梵音寺的老秃驴们,你们似乎忘了还有我‘枯骨魔君’的存在了,那真是不幸!”

    随著一道怪异嗓音骤然响起,话声方落,远天外一道恐怖身影横空而来,仿佛一道血虹。身后的血色披风上,绣满了骷髅白骨的图案。

    双肩之下,闪动的一双肉翅,更让他感觉不类人类,反似妖魔。

    “‘枯骨魔君’乔远天,自四十年前便消失不见的白骨山盖世凶魔?”

    看到这一幕,千魔塔下正与地圣,地善打得难分胜负的地正,地悲二神僧,顿时不由一愕,继而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地正更是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仇恨,盯著头顶上的血披风身影:“就是你这盖世魔头,刚才在孽海之上取走了我寺镇宗之宝渡世金书,并令我宗住持因此入灭的?”

    “不错,就是本君,怎么样?讶异吗,痛恨吗!来吧,就让我们联手,今日就此扫平梵音寺,令你们这个沽名钓誉的天下第一佛宗从此除名,如何?”

    来到战场上空,枯骨魔君翅膀一收,悬停站在地正神僧上空,一脸不屑地看著他道。

    刚刚服用过两颗‘血骨丹’的他,脸色还依旧有著一些不正常的苍白,不过他本来就一脸邪气,这白色倒更添一份诡异,让人看不出他身负重伤。

    “好,很好!”

    地正神僧忽然痛呼一声,猛然一张双臂,浑身忽然爆发出一股不正常的闷响。

    下一刻,他嘴巴一张,头顶的金刚钟竟然急剧缩小,然后“嗤”的一声,化为一道青光,投入到他的嘴巴之中,瞬间入腹。

    “借物化丹?”

    这一刻,无论是与之为敌的地圣,地善,枯骨魔君乔远天,还是梵音寺这一方的地悲,法心,法严,法行等高僧,看到这一幕无不由齐齐脸色一变。

    地圣,地善,枯骨魔君是感到担忧,甚至有一丝畏惧。

    而地悲,法心,法严,法行等高僧,却无不是一声痛呼,仿佛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师兄……”

    地悲神僧悲呼一声,就在他脸上也露出决然之色,决定要同样进行这一步的时候,忽然远处,梵音寺中心,一座高高矗立的漆黑楼阁之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

    “哎,师兄,纵使今日梵音遇劫,你又何必刚烈至此?”

    随著话声,一道浩浩佛光,隐隐在楼阁之中升起,然后瞬间冲出塔顶,化为一道金光,来到战场中心,显现出一位面容枯朽若死,浑身布满灰尘的老僧。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