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噬血魔经
    终于,还是地善率先克制了心中的恐惧。

    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实力地位,怎么可能在自己下属面前失了面子,于是一挺腰杆,强自冷笑道:“好啊,地正,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顿了一顿,他才面孔狰狞,咬牙切齿地道:“二十年前,你将我打上封神钉,套上混元锁链,在舍罪崖上足足囚禁了二十年。二十年啊,你我一生,总共有多少个二十年。现在我终于出来了,你我一决胜负,了结此仇!”

    远处,听到地善神僧的话,厉寒与叶清仙面面相觑,更有些摸不著头脑了。

    “什么,地善神僧是被地正神僧囚禁在舍罪崖的,这怎么可能?”

    不说两人同出一门,即使不能做到亲如兄弟,至少也不能互为寇仇吧……但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接下来地正神僧的话,却解答了他们的疑惑,令他们心下一激零的同时,对半空中的紫袍老者,也有些不齿痛恨起来。

    “哼……”

    地正神僧轻哼了一声,目光如刀,在紫袍老者身上刮过,淡淡道:“地善,你身为我梵音寺弟子,当初为了突破修为,竟然偷出藏经阁中封印的一卷《噬血魔经》,偷偷修炼其中的‘噬血大法’,被我察觉逃至外界,却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说到这里,他声音陡然变冷起来,身上的气势,也一再攀升,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身上更显露出一股不同于寻常人的威严。

    “在外界,你以‘血魔尊者’的身份,不但加入魔门,而且大肆掳掠凡人男童,修炼‘血阳真功’,终至功成,却不小心露出端倪,被门下弟子察觉,你竟杀人灭口,终至传入我的耳朵。”

    “二十年前,邪龙山一战,我将你一身邪功封印,本想当场诛杀,以儆效尤。是师弟求情,才让我顾及同门之谊,饶你一命,假托是你与血魔尊者一战,双双同归于尽,保全寺中名声。”

    “将你带回寺内之后,也只是下了封神钉,套上混元锁链,囚禁在舍罪崖,没废你修为,更饶过你性命,实指望你悬崖勒马,嶓然悔悟,没想到——”

    说到这里,他左手前伸,掌心中的青铜色小钟更加急剧的旋转起来,发出“呜呜……”的风声,眼睛猛然一厉:“今日,你们勾结魔类,放出孽族,残害我正道修士,更让地悲师兄因此入灭,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地圣,地善,贫僧就为当初的错误,偿还旧债,当场将你们诛杀,以慰死在你们手中的英魂,以及地慧师兄的在天之灵。”

    说完,身形一沉,瞬间落入到万化禁天大阵之中,催动金刚钟,整个人也成为大阵的一部份,发动金刚钟的盖世佛威,朝对面的地善老者冲去。

    “哈哈哈……”

    见状,紫袍地善一声冷笑,彻底抛去了心中所有的恐惧,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挥掌迎敌,同时冷声道:“地正,你还以为是二十年前吗?二十年前邪龙山,若非地悲为你掠阵,加上本座的血阳真功恰巧出了点意外,否则也不会为你所擒,承受此二十年奇耻大辱!”

    “不过,本座还是要感谢你,若非有你,将我擒拿封印,让我在舍罪崖二十年面壁,不问世事,我的血阳真功也不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达到一血化生的地步。”

    “地正,你还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托你之福,本座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你,甚至,超过了当初创出此魔功的噬血魔尊,本座才是修炼这噬血魔经的第一人,来吧,让你我一战,彻底解决这段往日冤仇。”

    话声方落,他陡然衣袖一拂,一柄灰光蒙蒙的小刀就出现在他的掌中,身形一动,整个人划出一道血色长虹,就朝地正神僧祭出的金刚钟攻去。

    “宝器残兵灰雀刀?”

    对面,地正神僧眼睛猛地动了一下,有些惊讶那柄灰色小刀的出现,不过很快神色就变得肃穆了起来,张口轻念一声:“唵!”

    “嗡!”

    他话声甫毕,金刚钟猛然涨大,光华大放,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起来,浑身金光如水,里面无数古朴经文,一一亮起,化为恐怖的攻击,朝紫袍老者地善攻去。

    ……

    远处,树林角落中。

    叶清仙奇异地看著这一幕,问厉寒道:“奇怪,悟玄小和尚不是说这金刚钟法器,需要念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才能催动吗,怎么这地正神僧却不需要,只是一个音符,此钟就自动亮了起来?”

    厉寒凝视半晌,缓缓点头道:“可能对于大多数梵音弟子,是需如此。但对于地正神僧这等修为的人来说,一个音符,已经足够了。而且……”

    他顿了一顿,看向叶清仙,道:“你别小瞧这音符,这可是六字大明咒其中之一,是佛家至高无上的神通,一个音符之中,就蕴含有无数佛经妙理。之前地慧神僧为封印孽海,也是加持了这六字大明咒,才能身化金光,永成封印。否则,凭他的实力,不到法丹,实在难以做到这一步的。”

    “嗯,六字大明咒?”

    叶清仙望向厉寒,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听说过,但又不太清晰。

    厉寒解释道:“梵音寺身为天下八大顶级宗派之一,宗门中的镇宗秘典为《玉佛典》,这你听说过了吧?”

    叶清仙点头:“‘玉佛典’是天下两大地品上阶功法之一,是世间一等一的盖世绝学,这我自然知道,只是这六字大明咒,又跟玉佛典有什么关系?”

    厉寒道:“《玉佛典》其实是一个统称,就和《长剑天经》包含仙、剑二部,一共六篇一样,梵音寺的《玉佛典》也包括三部,一秘藏。”

    “这三部,分别就是星渡小和尚修炼的如来本世经,大部份地字辈神僧能有机会修习的如来渡世经,以及只有掌门住持才能修炼的如来灭世经,也就是之前那个孽族妖魔临死前喊的由梵音古佛亲自传下来的至高绝学。”

    “但是除此之外,只有极少数人了解,《玉佛典》中,还有最后一卷秘藏,就是这六字大明咒。”

    “这六字大明咒,据说不是梵音本土绝学,而是来自外域佛界。虽然总共只有六个音符,却代表一切菩萨的智慧与慈悲。其中内涵丰富无比,奥妙无穷,至高无上,蕴藏了宇宙中所有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一旦诵出,拥有难以估量的威力。”

    “传说第一咒‘唵’,代表了佛门的法、报、化三身,是所有诸佛菩萨的智慧身、语、意。第二咒‘嘛’,则代表摩尼宝珠,代表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心所愿、无不满足。”

    “第四五咒‘叭咪’,代表清净圣洁的力量,可以去除一切烦恼障。”

    “最后一咒‘吽’,代表誓愿之力,表示只有依靠佛的力量,才能循序渐进、勤勉修行、普渡众生,最后成就一切,达到佛的境界。”

    “这六字大明咒之中,虽然精简普通,但却涵盖了佛门所授的八万四千门法门精义,据说只要持诵一遍,就等于诵念了佛陀所传十二分教。如果能修行到极其精深的地步,甚至直接就能金身成佛,所以堪称梵音寺至高无上的秘法。”

    “原来如此!”

    听闻此言,叶清仙终于明白过来,也不由有一些惊叹,同时对厉寒刮目相看。

    她虽然是世家子弟,但叶家毕竟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家族,在江左自然称得上尊贵庞大,但在整个南境,乃至放大到整个真龙大陆,却又不算什么了。

    而厉寒毕竟身出天下八大宗门之一的伦音海阁,论在一些机密见闻上,肯定是厉寒更胜一筹,这让她看到了差距,更增加了此事完毕之后,要进献博天鼎,进入隐丹门图一个出身之心。

    不过随即她又是感慨道:“没想到这地善神僧,居然曾经修炼过‘噬血魔经’。我听过这卷魔经,据说是上古魔门遗传而下,后来因为魔门被当时的各大势力剿灭,魔经下落不明,没想到辗转竟然落入到了梵音寺手中,更被人带出修行,真是罪该万死!”

    “不错。”

    厉寒也点头道,目光闪烁,紧盯著远处的战场,一边道:“这地善神僧,居然假托‘血魔尊者’之名,掳掠凡人童男修习魔功,实在罪大恶极。

    我当初刚听到他名字时,还真以为他是有道高僧,居然为了阻人作恶与一魔头同归于尽,心下对他甚为佩服,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隐情。

    我倒是希望地正神僧真能得手,一举建功将其击杀,免得他出去为祸天下,为天地除一祸害!”

    “嗯,我也希望地正神僧获胜。”

    叶清仙说著说著,也是紧紧地盯著那边的战场,虽然不能亲身参与其中,但也无比紧张担忧,既希望地正神僧他们能获胜,也希望这一战不要给梵音寺带来太大伤害。

    毕竟梵音寺身为天下八大宗门之一,这里一旦出事,牵系到的,可不止一个宗门,而是整个真龙大陆的局势。

    更何况,今夜突然出现的这些黑衣人,一个个实力高强,身份神秘,更让她感到一阵山雨欲来风满楼,心中的不安感更严重了。

    两人没有再说话,一齐盯著战场,却见就在这言语瞬间,场中形势又变。

    另一边,眼见地善与地正动手,一直僵持不下的地圣与地悲,终于也忍不住同时出手了。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