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神僧地正
    惊天大战,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似是受到感应,整个梵音寺,乃至整座梵音山,都陡然亮了起来,金光闪耀,似披了一张金网。

    仔细看去,却见源头,赫然是地悲神僧。

    他似一点金光,点燃自己,又以自己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这金光,先是点亮了头顶的一百零八颗玉色佛珠,然后这一人一百零八颗玉佛珠,又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金色节点,朝著整座梵音寺蔓延而去。

    然后,就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宫阁,各成一节点,彼此呼应,似有呼息,却是彻底发动了梵音寺自建寺以来就创建的无上诛魔古阵,万佛禁天大阵。

    这一刻,地悲神僧不再是一个人。

    所有梵音寺弟子的力量,所有梵音山建筑,甚至整座梵音山地脉的力量,都汇聚在一起,进入到大阵之中,成为他的一部份,成为他可以源源吸收的力量之泉。

    本来就已经距离法丹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悲神僧,这一刻身上放射出的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他宛如站在天地中心,整个世界,赫然已经只有他一人。

    他身上的气势,已经超过了大部份普通法丹能到达的极限,只怕不比刚才那个突然从孽海之底冒出的青阶中级妖宗弱,就是站在他对面,本来气势不但不比弱,反而更强上一筹的黑僧地圣,紫袍老者,都不由看得脸色一变。

    不过随即,地圣就笑了:“万佛禁天大阵,不只你会驱使!”

    话声方落,他身上竟然也随即燃烧起来,一团同样强烈的佛光,猛然爆发而开,万佛禁天大阵,竟然有另一股主导的力量骤然加入,让地悲神僧身上的气势不由一弱。

    而黑僧地圣身上的气息,却在飞速增强。

    ……

    远处,厉寒,叶清仙已经赶到了千魔塔外,不过看著那里梵音寺弟子与一群黑衣人对峙,其中更有数名气息渊深到

    可怕的顶级存在。

    厉寒两人就知道,凭自己两人现在这点实力,上去不但帮不到忙,反是只怕添乱。

    所以两人悄悄找了一个角落,藏了起来,只是目光却悄悄朝那边望去,打算看看情况。

    然而,如果说刚开始还算在情理之中,随著黑僧地圣的突然出现,却让两人不由真正大吃了一惊,但愁苦老僧地悲的到来,却让场中局势再趋平稳。

    不过这时,紫袍老者又突然出现,打破了平衡。

    而听到那些梵音寺弟子对紫袍老者的称呼,两人更是不由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密雷电闪,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地善?传说梵音七佛中的地善神僧不是早已经死了吗,二十多年前就因为缉捕一个大魔头而同归于尽,英年早逝,怎么又突然出现,还成为了对方的什么魔主?”

    厉寒喃喃地道:“看来,这其中又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变故了。”

    虽然并非梵音寺弟子,但来此之前,两人对这天下第一佛宗毕竟做过一些了解,对于大名鼎鼎的梵音七佛,他们自然听过不少传闻。

    所谓梵音七佛,便是天玄大师座下所收的七大弟子,在天玄大师失踪不见之后,成为了禁音寺的中流砥柱,门派象征。

    他们依次为地慧,地叶,地善,地正,地德,地圣,地悲。

    其中,地慧年纪最长,智慧最深,也是最近一任的梵音寺代理住持。

    不过却在刚刚,地慧神僧为封印孽海黑洞,身化封印,永镇孽海,永远的消失在了人世间。

    其余,地叶神僧为地慧之前,上一任梵音寺代理住持,结果却在数年前的仙妖战场中,手持梵音寺镇宗宝器,半页渡世金书,八大宗门联手围攻妖祖逻天,壮烈牺牲,慷慨就义。

    排名第三的地善神僧,英年早逝,传说是因为缉捕一个大魔头而同归于尽,是七大地字辈神僧中最早仙逝之人,当时修道界各大门派还传出一片惋惜之声,为他的壮举而感怀不已。

    地正神僧是梵音寺现在硕果仅存的三大神僧之一,执掌四尺堂。

    地德神僧十年前,为阻止师弟地圣叛宗,一场大战,修为尽失,成为废人,终生自囚藏经阁,日日抄写佛经,不问世事。

    地圣神僧十年前,不知何故,突然反出宗门,不知所踪。

    地悲神僧是七大神僧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但不知为何,却衰老得最快,面容衰朽,一脸悲苦,所以被天玄大师赐名地悲,但他的修为,却也是七人中,最不可测度的一个。

    而现在,反出宗门十年之久的地圣神僧突然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是带了一群黑衣人来围攻自己的宗门,捣毁千魔塔,犯下滔天罪孽。

    而传说已死的地善神僧,却成为了一位气度雍容华贵的紫袍老者,而且再度现世,却成了那群黑衣人的什么首领七魔主,让人跌掉一地的眼镜,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眼睛。

    这其中到底有哪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被隐藏了的过去,厉寒猜不透,只能静静看著事态的发展。

    ……

    千魔塔下。

    地悲与地圣争夺万佛禁天大阵的控制权,不过到底是地悲神僧佛法深厚,又在梵音山修炼最久,与大阵气息最是相从合,加上身后有众多梵音弟子的支持,慢慢掌握主动。

    然而就在此时,紫袍老者地善嘿嘿一笑,也加入了进来,瞬间以二敌一,再次占据上风。

    哪怕地悲有著众多梵音寺弟子的力量支援,亦依旧渐感不敌。

    不过就在这时,无数经文从万钟殿的方向飞来,加入到大阵中,令地辈神僧身上的光芒再次一涨,隐隐可与二僧相抗衡。

    与此同时,一只古朴佛钟,远远飞来,身在半空,就不断嗡然剧震,洒下一道道光明的佛力,所过之处,那些躲闪不及的黑衣人,纷纷化为血水,死于非命。

    “古佛法器‘金刚钟’!”

    “绝不能让地悲得到它!”

    地面之下,黑僧地圣,紫袍老者地善,见到飞来的佛钟,无不瞬间眼睛一变,显然知道这金刚钟的可怕。

    随即,两人对视一眼,瞬间有了定论,由地圣单独面对地悲,紫袍老者却不再帮助地圣,而是撤身而出,纵身而起,朝著半空中的青铜佛钟飞速迎去,欲将其控制在手。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悲怒交加的长啸陡然响起,一道红光仿佛是长虹经天,从孽海方向连续数跃,眨眼就跨越了数百里距离,出现在众人上空。

    红光抢先一步把古钟抢到手中,随即虚空中显露出一满脸正气的红衣老僧身影,左手上空,托著一尊不断旋转的青铜小钟,散发出琉璃色的无上光华,照耀得他的面孔也是青圣一片。

    他立于虚空,看著地圣和地善冷笑:“师兄师弟,好久不见,可教地正好生想念。”

    “嗯,是这老秃驴?”

    一时之间,对面地下正和地悲对抗,争夺万佛禁天大阵控制权的黑僧地圣,见到来人,眼瞳深处猛地有一道精光一闪而逝,继而身上战意升腾而起,竟然仅凭自己,就勉强抗衡住了地悲以及身后众多梵音寺弟子带来的压力。

    万佛禁天大阵一时再次陷入拉锯战中。

    而紫袍老者地善,见到来人却不由得心中陡然一慌,竟然起了一丝退却之意。

    梵音七佛中,如果说地慧最为聪明,能瞬间权衡利弊,佛法修为最高,是梵音寺内最与世无争的人。

    地叶则能力最强,有一派宗师之风,教人信服,所以他成为天玄大师钦点第一任代理住持。

    而地德神僧则是个老好人,总是眷恋同门之谊,哪怕明知不可能还一直想挽回,最终因阻止地圣叛宗,被地圣废去一身修为,可称最是懦弱,但也最是念旧情。

    而七僧中的地圣,天才横溢,是七僧中当时公认天资最高之人,第一奇才。

    同样的时间,时样的功法,他修炼速度最快,最终修为也是最强,成为梵音寺中,除消失不见的天玄大师之外,修为最为高深之人。

    另外六僧,都相差他不止一筹。

    而地悲总是心怀怜悯,有一颗慈悲之心,见不得伤亡病痛,所以终日愁苦,年纪最轻,却衰老最快,因为看不破红尘万丈,生死世情,是七僧中,最不适合做和尚的一位。

    而地正,却是七大神僧中,最不像僧人的一位。

    因为他持心太正,见不得任何丑恶之事在自己面前出现,哪怕一位弟子进食之时掉落一粒米饭在地上,被他看到都严厉要求捡起来继续吃下去,一时梵音寺中人人畏之如虎,这才被天玄派遣,掌管四尺堂,主管一切刑罚戒律。

    可以说,在梵音寺中,他威严素著,众弟子最怕的不是几任住持,甚至当初天玄大师尚未失踪之前,众人最怕的也不是天玄大师,而是他这位四尺堂首座。

    哪怕是他的几个师兄师弟,甚至身为住持身份的地叶,地慧,都受过他不少说教。

    地圣,地善身为梵音寺弟子之时,自然也被他问责过无数次。

    地圣尚好,隐藏甚深,一心修炼,加之天赋过人,总是独处问心堂,地正找不到他的错处。

    但地善,却因为一件错事,对他畏惧甚深,即使如今修为未必在他之下,但几十年形成的特殊感觉,却总是无法抹除。

    一时之间,场中再次陷入了寂静,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

    ps:昨晚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