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万佛禁天大阵
    “地圣师叔,怎么可能?”

    他们也算修炼有成,心如平湖,不说点滴不惊,但至少也可做到不为凡尘扰心。

    但此刻,却皆是一个个露出不敢置信,失魂落魄的表情,仿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修为较低的弟子,更是蹬蹬蹬连退数步,望著对方掀下面罩后,露出来的那张熟悉的面孔,众人一幅见了鬼的表情。

    纵使经历万千风浪,见多识广,今日这一幕,还是彻底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令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真是地圣师祖?这怎么可能?”

    “地圣师祖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而且,他与那些黑衣人是什么关系,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梵音寺众武僧望著站在那些黑衣人前面的黑袍僧人,眼睛中既有震惊,不解,也有疑惑,茫然,醒悟过来之后,又带著一股痛恨,仇视……

    毕竟,刚刚就是那些黑衣人,杀了他们不知道多少师兄,师弟,甚至亲友,但现在,站在这些黑衣人前面的,却是他们曾经万分景仰,视为志向和目标的梵音寺地字辈武僧第一人……

    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一时场中,陷入一片静默,所有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带动地上尸体之上残破衣袂猎猎飘响,混和著一股刺鼻气味,让人心头烦闷,直欲作呕,却又不能拔身离开,只能皱眉强忍著。

    “哎……”

    就在此时,一个低沉而饱含慈悲的叹息声,忽然在场中响起。

    然而所有人才发觉,不知何时,一个满脸愁苦的佝偻老僧,忽然就出现在了场中,站在所有梵音寺弟子面前,手捻拂珠,望著对面的黑衣僧人,静静地道:“六师兄,既已离去,何必归来?”

    “地悲师叔。”

    看到来人,众法字辈高僧先是一怔,继而大喜,不由纷纷退开一边,让出一条道来。

    本来面对地圣,他们一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有师门长辈到来,他们也不由纷纷松出一口气,如蒙大赦。

    “嗯?”

    黑僧地圣望著那个突然出来的愁苦老僧,先是目光微凛,继而忽然哈哈一笑,大声道:“七师弟,这里不止是你们的家,也是我地圣的家,怎么,难道你们待得,我地圣还不能回来看一眼吗?”

    愁苦老僧,也就是梵音七佛中最小的地悲,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再一次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十年不见,师兄还是一样的骄傲与脾气。没错,这里曾经是你的家,但现在,应该已经不是了。”

    “是么?”

    黑僧地圣的脸庞忽然冷寂起来,他目光冰冷地望向对面那愁苦老僧:“意思就是,师弟不欢迎师兄我回来么?”

    愁苦老僧目光在地上那些死状凄惨的梵音寺武僧身上一掠而过,本来平静的眼睛慢慢带上了一抹悲痛,他看著对面的黑袍僧人:“以前欢迎,现在么?如果师兄是想以残害自己师门后辈的手段回来,梵音寺,不欢迎!”

    “好,很好!”

    黑僧地圣忽然仰天长笑起来,笑声如金石穿云,继而低下头,继续与对面愁苦老僧对视。

    “十年不见,本来地圣还想好好的与师弟叙下旧,没想到仅仅十年,寺中就没有师兄的位置了。如此,也好,一了百了,本座再动手,也就不会有愧疚感了。”

    话声方落,他身体之上,一层层漆黑的魔气不断滚出,将他包裹,只是诡异的,黑气中,又含有一丝丝金色的佛光。

    就在此时,愁苦老僧忽然目光大变,遥望远方。

    果然,孽海方向传来惊天巨变,悬浮于海面上空的金书被人取走消失,万佛绝峰整个被吸入黑洞之中,一时生灵死伤无数,孽海大开,无数邪魔从中涌出。

    整个孽海被一层黑气包围,显得阴森诡异无比,眼看就要酿成恐怖的人间灾难。

    就在此时,一红衣老僧飞至其上,身化金光,以身封魔,将自己化为封印,永远地镇住了孽海。自身却也化作金雨,慢慢地在天地间一寸一寸的消散。

    看到那红衣老僧化光消散,愁苦老僧忽然嘶声叫道:“住持师兄……”

    身形一动,就想朝那边飞遁而去支援,然而,却被黑僧地圣挡住了。

    他望著那消失的红衣老僧,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痛惜与后悔,不过这点痛惜与后悔很快就又消失无踪,反而看著愁苦老僧嘿嘿冷笑:“地悲,有师兄在这里,你还想赶去救地慧那个老秃驴么?”

    “你,你们……”

    愁苦老僧目光转回到黑僧地圣身上,目光中最后的一丝柔情也已消失。

    他身躯微微颤动著,指著对面的黑衣僧人,轻轻地道:“盗镇寺金书,放孽族乱世,让师兄因此入灭,这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吗,接下来,是不是要毁掉梵音寺千年根基,让天下第一佛宗在世间除名?”

    “不错。”

    黑僧地圣犹豫之色一闪之逝,接著就是冷冷一笑,说道:“既然寺中没人欢迎我,这寺留著还有何用。更何况……”

    他忽然“嘿嘿”一笑,声音转冷,意味深长地道:“别急,这才是刚开始呢?”

    “嗯?”

    愁苦老僧先是不明白所以,接著,猛然想到什么,目光陡然朝舍罪崖方向望去,忽然脸色大变:“你们不会是想要放出他吧……你们也知道他是什么人,这种事你们也做得出,这不是欺师灭祖是什么?”

    “嘎嘎嘎……是么,师弟就那么不期待师兄我回来?”

    在场中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远处,舍罪崖方向传来一阵惊天狂笑。

    接著,一个紫袍老人从悬崖之上,如同风驰电掣一般朝这边飞来,速度之快,竟然超过了在场大多数人目力所能及,只怕不是法丹,胜似法丹。

    “地善师伯……”

    一时之间,在场的梵音寺弟子无不脸色大变,露出了极惊恐的表情,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往,纷纷朝后退了两步,缩至愁苦老僧身后。

    而愁苦老僧望著脱困而出的紫袍老者,眼睛之中终于流露出了刻骨的哀伤与痛恨,喃喃道:“师傅,弟子不孝,今日要为我梵音寺清理门户了!”

    话声方落,他脸上猛地露出了坚毅之色,忽然一掌将颈间的那串古玉佛珠击散,足足一百零八颗玉色佛珠,悬浮高空,围成一个硕大的圆圈,将所有梵音寺弟子与对面的黑僧地圣,刚飞来的紫袍老者,还有那些黑衣人全部包围在其中,然后光化大放。

    “布万佛禁天大阵!”

    一声大喝,愁苦老僧脸上瞬间闪过无量的金光,他的身躯居然在节节拔高,脸上的愁苦一分一分消失,竟然眨眼之间成为了一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眼睛中,尽是一片坚毅与沉稳之色,哪还有刚才一脸愁苦,毫不起眼的样子。

    而听到他的声音,其余梵音寺弟子,也再不犹豫,瞬间身形连翩转动,足踏罡步,眨眼之间,布成一个巨大的佛阵,将所有黑衣人围在中间。

    最中心处,赫然是黑僧地圣,紫袍老者,地悲神僧。

    ……

    ps: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