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圣僧?魔佛?
    叶清仙拉著厉寒,还没离开多远,便感知到了身后再次发生的滔天变故。

    当他们站在一个稍微安全一点的距离,看著梵音寺镇宗宝器,半页渡世金书居然被一个神秘人抓摄带走,原本以为安全的孽海,失去了金书的镇压再次开启,整座万佛绝峰居然都被黑洞拉扯进入其中完全吞噬,两人都是不寒而栗。

    而随后发生的变故,更是让他们目瞪口呆。

    无数逃避不及的人,化为血雾,被其中的孽族击杀。

    一只威能强到可怕的孽宗,正欲从黑洞中爬出,却被一个红衣老僧用自身封镇,黑洞消失,而老僧却也身化金光,永成封印。

    “这……”

    叶清仙转过头,盯著厉寒左看右看,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知道会有这番变故?”

    不由得她不怀疑。

    在别人都停留在原地看热闹,以为绝对安全的时候,只有他想到了不对,除非提前知晓结果,否则又怎么解释两人恰巧避过一劫的这一幕。

    “呵呵……”

    厉寒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叶姑娘,难道至今为止你还觉得,发生这一切,都的只是一场意外吗?”

    叶清仙神情一震道:“莫非,你是说?”

    “不错。”

    厉寒点头回答道:“不是,这只怕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一场蓄意针对梵音寺的阴谋。”

    顿了一顿,他才脸色阴沉地说道。

    “而且背后的势力只怕极其可怕,不然不可能敢挑八大宗门之一下手,虽说如今的梵音寺正处在数百年来最为虚弱的时候,但也不是谁都能踩上一脚的。”

    “嗯……”

    叶清仙毕竟不是笨人,略一思索,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恍然大悟。

    “所以,你看到金书镇孽海,就猜到对方一定还有后手,只怕是冲著那半页渡世金书,所以万佛绝峰并不绝对安全?”

    见厉寒点了点头,叶清仙仍是难以理解,继续疑惑地道:“只是对方要这金书有什么用呢,不会佛门功法,他又催动不了,又无法拿出去出售,放在身上,平白引来梵音寺的追杀。只怕任何一个有点智慧的人,都不屑去做这等愚蠢的事吧?”

    “呵呵,谁知道呢,也许,对方就有秘法可以催动呢……”

    不知为何,厉寒心头电光一闪,忽然就想到了当初从冢圣传储物道戒中翻出的那页控琴七咒,化龙卷……

    控琴七咒,似乎是控制一具强大宝琴的秘咒,而伦音海阁,镇宗宝器就是一具古琴,风弄沧海琴。

    那现在有人又打起了梵音寺的镇宗宝器,渡世金书的主意,难道也是得到了梵音寺的御书秘诀?

    厉寒脑海中,思绪电转,隐隐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只是他仍旧有些不明白,天下谁人敢如此大胆,居然同时打伦音海阁和梵音寺两大顶级宗门宝器的主意,难道他们不怕引来两宗的报复吗?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思绪甩散,厉寒仍旧无法厘清其中的伏线脉络,而且这等事情,牵涉到的,只怕是极为恐怖的秘密,以他现在的身份实力,还是不要牵涉其中为好。

    不然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魂飞之局。

    此事,自有那些法丹,半步法丹去头疼,如果一定要自己出手,也是等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自保之后。

    “走吧,我们去千魔塔,我预感到今次之事,只怕没那么简单。对方的目的,可能不光是渡世金书,还有其他。既然他们开启孽海,并不是为了放孽族出世,必定另有图谋,不然,这里应该不至于如此简单才是……”

    “嗯?”

    叶清仙再次一愣,随即就是脸色不由大变,急望向厉寒道:“你是说,千魔塔那边,还会有其他变故产生?”

    “不错,走吧,虽然我也不明白,千魔塔都倒塌了,还能有什么其他变数,但我心中就是有这个预感,而且变数恐怕还不小,我们晚到一步,只怕就看不到了。”

    厉寒脸色也是极沉重,缓缓说道。

    “好。”

    这一次叶清仙没有再废话,直接身形一移,就带著厉寒,飞速的朝梵音后山方向奔去。

    “希望还来得及。”

    她心中暗暗地道,虽然这跟她叶家没什么大的关系,但毕竟同在南境,如果一旦梵音寺真出了什么难以预料的变故,只怕会波及整个南境,甚至整个真龙大陆。

    这是她身为叶家弟子,乃至一个真龙大陆的修行之人,都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

    梵音寺后山,舍罪崖上。

    黑袍青年终于走上悬崖,他走到那位气势尊贵的灰衣僧人面前,忽然身形一矮,缓缓跪下,低下头道:“七魔主,属下救驾来迟,还请恕罪!”

    “嗯?”

    灰衣僧人似是对他的到来,毫不奇怪,身形一动,缓缓站起身来,竟然显得极为高大。

    他拭干净眼睛上的泪痕,仿佛刚才那一幕,根本不是他所为,面无表情,俯视著底下跪倒在地的黑袍年轻人,目光在他肩头一个白色灵魂的标记一掠而过,这才缓缓开口道:“上五使中的地魂使,你是何人属下?”

    “回魔主,属下乃三王爵属下。”

    黑袍青年头都不敢抬一下,虽然面之人身上毫无道气波动,更是被数十道铁链,封神钉捆锁,但他却依旧显得恭恭敬敬,不敢有一丝怠慢。

    “很好,原来是那个小子派来的人手,这次都有什么人过来?”

    灰衣僧人眼睛一动,嘴角竟然露出一丝莫测的笑意,似是对那个三王爵极是熟悉,口中却依旧不疾不徐地问道。

    “三王爵,五王爵,八王爵都过来了。另外……”

    顿了一顿,黑袍青年才再次低声说道:“二魔主也亲身驾临,刚才就是他取走了渡世金书,令孽海出世,地慧神僧已经赶到,最终与孽妖同归于尽。”

    “哼!”

    冷哼了一声,灰衣僧人脸色忽然变得有点难看,最终,却又叹了一口气,道:“哎,理念之争,终究演变至此,六师弟,你这么做,又是何必呢?”

    摇了摇头,终于,他脸上的哀伤之色彻底消失得干干净净,冷声道:“既然你是三小子派来的人手,想必,他也找到了破除这混元玄铁的利器了吧,还不开始,替本座解除禁制?”

    “是。”

    黑袍青年闻言浑身一颤,再也不敢多话,伸手从袖中小心翼翼掏出一柄灰光茫茫的短匕,对著灰衣僧人周围的数十道铁链轻轻一挥。

    顿时,如切肌腐,那足以困住世间绝大多数法丹境强者的混元玄铁铁链,竟然纷纷从中两断。

    就在他欲伸手去拔灰衣僧身上的那些黄色封神钉的时候,却见灰衣僧冷声一笑:“不必了,这些东西本座自已便能处理。”

    话声方落,却见他陡然双臂张开,气机一震。

    顿时,“嗤嗤嗤嗤……”

    一连串的嗤声闷响,继而,一枚枚黄色木钉被他震出体外。

    瞬间,灰衣老僧脸上恢复了血色,原本皮包骨头的身躯迅速饱涨,转眼间,已经成了一个身躯强壮矫健的古朴老人。

    他手一抬,左手食指之上一枚幽黑铁戒一闪之下,顿时出现一套华贵的紫色衣服,被他随手披在身上。

    而后,原本光洁的头部,也生出了新的黑发。

    转眼之间,他就从一个气机亏败,行将就木的老朽僧人,变成了一位气相尊贵,一举一动,都有莫大威严随时相随的盖世魔者。

    他手轻轻一招,黑袍青年掌心中的那柄灰色短刃就落到了他的手中,那身强大的实力在老者眼中,就和不存在一般。

    把短匕放在掌中看了两眼,他随手将其收入袖中,淡淡道:“宝器残兵‘灰雀刀’,三小子手段果然不俗,这等上古宝器也能到手。”

    “此刀本座收下了,权当作本座出世的贺礼,回头本座会另送三小子一份回礼,此事你就不必管了,将这里的人全部带走,救回总部,送进炼魔池,又是一批高手。”

    “是。”

    黑袍青年根本不敢违抗,虽然他知道回头三魔主知道自己把他用以给自己救人用的灰雀刀遗失,肯定少了一番酷刑,但面对气势如天,实力更强的紫袍老者,他哪里还敢违抗,只得乖乖的称是。

    “老祖慢走……”

    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紫袍老者哈哈一笑,终究难以摆脱得脱牢笼的欢喜,仰天一声长啸之后,声遏行云。继而身形一拔,竟然直接朝著悬崖之下飞纵而去,视千丈高的舍罪崖如同无物,直奔千魔塔的方向去了。

    而黑袍青年拉下面罩,竟然正是擂台之上诡异实力大损的唐天仇。

    他目光在剩下的那些受戒僧人身上一掠而过,眼神中带著一丝冷漠,走过去用另一把绿色匕首将他们身上的锁链一一斩断,这才用一根绳索串起他们,带著朝梵音海边飞速而去。

    这些人身上用的并不是混元玄铁打造的铁链,毕竟能困锁法丹境强者的混元玄铁锁链珍贵已极,便是梵音寺也只有一具。

    这些人身上不过是用普通玄铁打造的镔铁七心链,一柄极品名器级匕首已足堪大用。

    他心中苦笑:“看来魔主早有预料,灰雁刀肯定会被七魔主带走,所以另赐下一柄绿刀‘幽水’,只可惜此行任务完成回去这柄绿刀也要上交,不然若能用在我的手中,倒是实力大涨。”

    “不过魔主赏罚分明,此次我立下如此大功,回去之后,奖赏也是少不了的,说不得便能得到《天罗经》的第五,第六重,让我实力大涨!”

    ……

    ps: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