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擂战尾声
    不管华赤轩承不承认,输了就是输了,而且是在他倾尽全力的情况下,依旧输给了厉寒。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伸手招回了自己的太阳金剑,此时的那柄太阳金剑,已经全无光茫,黯淡破败,仿佛一把废铁,他看得顿时不由一阵心疼,又不由回头冷冷打量了厉寒一眼。

    这才将其珍而重之的收回怀中,跄踉著,朝一边走去,准备休息一阵,再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和之前的意气风相比,此时的他,背景何等凄凉,看得众围观者都是一阵不忍。

    忽然,有人眼睛一动,却现不知何时,一身白衣的衣胜雪竟然朝他迎面走去,很快来到他身边,片刻之后,两人低低耳语了一阵,华赤轩听得面色大变,不知道衣胜雪说了什么,最后又平静了下来。

    过了片刻,所有人惊异异常的看到,华赤轩竟然又掏出那柄小小的金剑,递给了衣胜雪,而衣胜雪伸手接过,低声道了一句谢,将其纳回怀中,也就走回了原位。

    一时间,满场寂静,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此刻金剑已经被厉寒击溃,显得有些残败,但是毫无疑问,它先前显露出的威力,是惊人的,让人震惊羡慕的,如此威力巨大的一柄秘宝飞剑,谁不想拥有?

    没想到,竟然因为几句话,华赤轩就交给了衣胜雪。

    不过很快,众人又想到了一个传说,终于不由恍然大悟:“不对,难怪我觉得那柄金剑有些眼熟,那是江左衣家的荡天八剑之一,太阳金剑,华赤轩这是物归原主了!”

    “也是,毕竟是衣家之物,据说流落在外已久,衣家一直在寻找,不过却没有丝毫线索,没想到其中之一,竟然是落到了华赤轩手中,难怪他有如此实力,只怕也有这柄金剑之功。”

    “嗯,理应如此。而且你们没现吗,衣胜雪想得回这柄飞剑,只怕也付出了不小的承诺,不然就算被他认出这柄金剑属于衣家,华赤轩也绝没有这般容易交出去的。”

    “不错。”另一人也点头道,“而且这也肯定跟此刻这柄飞剑大有毁损有关,否则若是没有衣家出马,只怕很难恢复原状。所以华赤轩这才舍得,还给衣胜雪,而用它来兑换一个巨大的代价,只是不知道那巨大的代价是些什么?”

    不提众人的好奇,也有人想到之前在战斗中,厉寒也数次使用一柄同样的飞剑,和华赤轩施展的太阳金剑极其相似。

    众人不由联想到,这可能是一套飞剑其中之二,顿时又好奇为什么厉寒也拥有其中一柄。

    向江左人一打听,才知道这是道谜奖励之一,是衣家弟子故意拿错了物品,而且不止一柄,而是两柄,分别名叫蚩尤和腾蛇。

    众人顿时不过好气又好笑,这样珍贵的祖辈遣宝也敢乱放,不过也奇怪为什么明知此剑在厉寒手中,衣胜雪没有追回?

    他们当然不知道,衣胜雪不是没有追回,只是厉寒暂时没有心动,因为他还没有想到,让衣家为此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所以到目前为止,这两柄金剑,依旧还握在厉寒手中,没有被衣家追回。

    ……

    衣胜雪与华赤轩交谈的一幕,同时也落在了厉寒的眼中。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只是微微一笑,两人你情我愿,一个为追回祖物,一个为换些代价,都并没有谁吃亏谁不吃亏的说法。

    感受到身体中如同潮水一般褪去的力量,厉寒知道这次的后遗症肯定比昨天那次来得还要汹涌,还要可怕,所以他顿时也有些急了。

    如果不赶紧找个地方休息,等下他简直就是一个连走路都走不了的废人,哪怕这一战胜了,也会沦为众人的笑话。

    幸好这次万世潮音功境界提升,他的修为略有增长,没有如上次一般立即晕厥。

    所以他依旧坚持著走过去拔起自己被击飞落地的无垢心剑,然后走到一个僻静人少之处,静静躺下。

    无垢心剑虽然毁了,但毕竟跟随了他这么久,已有感情,不是那么容易舍弃的,留下来当个念想,也是不错。

    当然,寻找新的剑器的道路,也迫在眉睫。

    不然,南境青年修士擂已是如此艰难,如果接下来的五境青年修士总擂,他连一柄稍好一点的剑器都没有,根本也不用上场战斗了,因为不可能保证名次。

    因此,三个月之内,厉寒至少要弄到一柄达到上品以上的名器,作为自己的兵器,他这趟五境青年修士擂之路,才会走得平稳些,更远些。

    哪怕依旧如无垢心剑这样的中品极等名器,也有些不够看了。

    脑海中思绪电转,手上却也没有闲著,伸手从储物道戒中掏出一瓶回气丹药,倒出几粒纳入口中,然后厉寒立即开始,闭目运气恢复身体,同时一边默默等待下一场战斗的开始。

    当然凭他此时的身体,除非肯再服用一粒还魂丹,不然是别想上场了。

    但还魂丹如此珍贵之物,他总共一共也只有三粒,已经用掉一粒,勉强杀进前三,再服一粒,就有些不值。

    毕竟每一粒还魂丹,都等于一条性命。

    用掉一粒,是避免即使闯进五境青年总擂,依旧凑不够进入真龙王朝禁地传承村的资格。

    但现在资格在望,再浪费一粒如此珍贵的丹药,就为了再进一名,厉寒自然不愿意。

    因此,在与华赤轩一战时,最后被逼著动著催动青气燃魂诀和六阳催魂指,他已经根本没想过继续上场,而是准备把最后几场战斗看完,就心满意足,没有辜负这一场南境青年修士擂之行。

    毕竟,昨日已经错过了华赤轩与星渡小和尚的那一场精彩大战,今天剩下的几场,他自然不愿继续错过。

    虽然不能上场亲自参加战斗,但是多观摩几场,总是有些助益的,而且不至于留下遗憾。

    南境前三,这已经是一个极好的成绩了,来之前,他也就是保五争三,结果他的确做到了,没有令自己失望。

    而今天,更是南境青年修士擂正式结束的日子,等下所有挑战结束,也就到了该奖励的时候,他更不能缺席。

    不知何时,叶清仙也来到了他身边,静静地陪著他,看他在运功疗伤,也就没有打扰。

    而擂台再次毁坏,梵音寺的小和尚们自然又是再辛苦了一番,不过这次倒歹没有完全毁坏,重新休整了一下,很快修理好,第六场战斗如期开始。

    第六场,衣胜雪对阵华赤轩。

    华赤轩已是如此状态,最后关头也施展了一门威力恐怖的秘术,自然后遗症也不比厉寒小多少。

    如果是别人,他还可以勉强拼一下,但听到是衣胜雪的名字,他直接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一战。

    至此,衣胜雪再积一胜,达到了八连胜,和厉寒一样,是目前为止唯二保持全胜的两人了。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厉寒再一次身受重伤,气力亏虚,看他这模样,也没有继续上台的打算,所以衣胜雪已经确定是南境第一。

    接下来要分的,不过是第二第四第五第六等各名次而已……

    因为厉寒七战皆胜,目前已经肯定是第三名,只要他不继续上场,那剩下两场自然都是自动弃权认输,第三名是稳稳的。

    随即,第七场宣布开始。

    星渡对决唐天仇。

    这又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战斗,星渡和尚的玉佛典,唐天仇的千眼幽瞳术,都让人大开眼界。

    不过最后关头,还是星渡和尚更胜一筹,获得胜利。

    今天的唐天仇,似乎有些不在状态,让人奇怪。

    他的千眼幽瞳术,也远不复那一日跟厉寒一战时的威力,仅仅三十四招,便败下阵来,这还是星渡小和尚手下留情的结果,让人不由大跌眼镜。

    就算他实力不及星渡,理应也不该如此弱吧,莫非都到了最后关头,还有必要隐藏实力不成?

    不提众人的怀疑,败就是败了,至少,星渡小和尚也是同积七胜,只剩最后一场,那就是跟厉寒一战。

    不过厉寒已经确定弃战,星渡小和尚自然是自动胜出,也就是最后积八胜,获得第二的名次。

    第八场,星渡对厉寒。

    果然没出乎众人所料,厉寒直接弃战,星渡获胜,确定了第二名。

    第九场,厉寒对衣胜雪。

    果不其然,厉寒再次弃战,衣胜雪不战而胜,九战连捷,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至此,南境魁之位正式决出,一时间,江左阵营中,一阵哗然,欢呼声响起九重高。

    倒是南海梵音寺阵营那边,有些士气低迷,显然没想到星渡居然会输给衣胜雪,这让他们心中有些不甘。

    不过既然已成事实,就在眼前,谁也无法将其改变,所以最终,他们也只有接受了这个结果,承认了榜眼的名声。

    所幸,梵音寺的和尚们毕竟日日清灯古佛,心性修为颇高,还是远比其他人更容易接受这种结果,除了少数人,大部分人,倒还是心平气和,只是有点失望而已。

    第十场,唐天仇对阵华赤轩。

    目前为止,唐天仇败了三场,华赤轩也是同样败了三场,也就是说,第四第五,最终将从两人中决出,谁是第四,谁将落入第五,就看这一战。

    本来,唐天仇是以全盛之资,华赤轩刚刚使用爆秘术,身体虚弱,理应华赤轩战败。

    然而结果,却是让人诧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