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玉佛典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足足过去近半刻时间,擂台上的两人还是一动不动,似乎两尊石像,谁也没有先动手的打算。

    而擂台下的人,谁也不敢有半点不耐烦的感觉,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盯著台上,生怕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若是别人僵持这么久,他们肯定早就怒骂,或者扔臭鸡蛋了。

    但对于台上的这两人,却没有一人有这个胆色。

    或者说不是没有这个胆色,而是根本不会有这个念头。

    对于高手,人们怀著的宽容,总是要多上那么一两分的。

    而且,能见证到这样巅峰的一战,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他们紧张或期待还来不及,又岂会有其他心思。

    厉寒也站在人群中,他没有刻意暴露出自己实力恢复的事实,所有人还以为他依旧是昨日虚弱脱力的厉寒,除了叶清仙在他身边,其他人都离得他远远的。

    而他也乐得如此,目光炯炯,盯著台上,思考著这一战的胜负。

    然而,即使以他的目力,在这一战开始前也说不准,最终到底谁胜谁负,是衣胜雪还是星渡……

    清风吹动,拂动星渡和尚的月白僧袍。

    他低眉垂目,双掌合十,不似身在擂台,更似处身禅堂,神情安宁而慈详。

    周身上下,一道道月白光华,点点似星光垂落,融入他身躯之中,更衬得他如星如玉,不似在人间。

    而衣胜雪背负上品名器飞龙探雪剑,白袍飘洒,气息飘渺而孤高,浑身气息不露自显。

    他仿佛站在万丈悬崖,俯看人间天上,眼神深处,似乎有时光长河在流过,给人一种古怪的奇怪感觉。

    这一刻,擂台上的两人,竟然似乎消失在所有人的感知之中,如果不是目光所及,他们几乎要以为他们已经乘风飞去了。

    “这是……”

    擂台之下的人大惊失色,精神感知中,两人的身形正一点点变淡,似乎要从虚空隐去。

    有些人不明所以,有些人却知道,这正是两人极高明的表现。

    他们已经融入四周的空间,与天地成为一体,所以自然感知不到。

    而天地同体,能授予他们的伟力,已经近似于法丹境强者的逆天表现了。

    可这两人,一个也只是气穴巅峰,而另一个甚至才气穴后期,两人年纪都不超过三十岁,便有这等成就,这……

    让一些修炼了数十上百年,都似乎困在气穴这个瓶颈,不得突破的人,何等羞愧而不堪。

    不过,气机交锋,总有尽时。

    也许只是一点的契机,便足以改变一场战斗的结局。

    遥远处,一只枯黄的飞叶,顺著清风,吹入了战场,落到了正自对峙的两人中间,僵持一瞬打破!

    “噗!”

    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进入了一个高压气场,那片枯叶,瞬间粉碎,而衣胜雪,顿时同时动了。

    反手拔剑,金光顿现,衣胜雪身形移动,如同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了星渡小和尚的对面,一声轻喝,绝式顿时出手。

    “碧水东流至此回!”

    没有任何犹豫,出手就是绝招。

    再加上上品名器飞龙探雪剑的蓄势一击,擂台之上,金碧的剑光,如同一条宽阔的河水,瞬间将星渡小和尚包裹在了其中。

    然而此时此刻的星渡,虽然身形未动,但是双手十指,却仿佛发生本能一般,瞬间连结数个手印。

    “嗡!”

    他眼睛依旧紧闭,整个身形,却一瞬间旋转了起来,形成飓风之眼。

    周身星月之华,陡然一瞬间增加了数十倍,形成一条星月长河,将外面的金碧剑光挡在其外。

    星月白华与金碧剑光不断交击,发出“噼哩啪啦”的火花之声,然而不论是金碧剑光,还是星月白华,都无法占据上分,一时陷入僵持。

    见状,衣胜雪眼睛一闪,也知道凭这点手段,就想胜过星渡,那是妄想。

    当下毫不犹豫,张嘴一吐,顿时,身上爆发出一股竹节爆豆子的清脆闷响,身上出现丝丝紫白色的电火花,继而,他身上的气势,顿时节节上升。

    “秘术,天雷燃血术!”

    除了燃薪助火,天罗地网,衣胜雪竟然还掌握著一门秘术,这一幕,毫无疑问,令摆台下的众人看得眼睛大睛,一个个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江左衣家,不愧是第一世家,一人之身,就身怀三大秘术,而且,这未必就是极限。

    开启了天雷燃血术之后,衣胜雪身上的气势至少增加了三成有余,下一刻,他再次启动伏冬之寒心境,周天三寒气运转,周身寒气大盛,道气滚滚流动间,他的经脉,一瞬间凝成寒冰状,呈现冰蓝冰蓝之色。

    衣胜雪的周围,形成了一片冰冷的空气场。

    在这种场域之间,衣胜雪的实力再次激增数成。

    “绝式,寒雨连江夜入吴!”

    顶级绝式施展,衣胜雪凌空旋转,手中的飞龙探雪剑,爆出一道刺目的金光,以螺旋之势,不断地剿击在星渡小和尚周围的星月白华之上。

    一瞬间,金光大盛,星华黯淡,眼见下一刻,金色剑光便要穿透星月光华,刺中到星渡小和尚的本体之上。

    就在此时,星渡小和尚终于第一次睁开了眼睛。

    只见他望著身前不断旋转的衣胜雪,轻轻叹息了一声,忽然脸含慈悲,拍出两掌,重重击在那柄刺进一半的飞龙探雪剑之上。

    “轰!”

    冰屑四溅,衣胜雪利用伏冬心境制造出来的寒冰域场瞬间破碎,他一瞬倒退,脸色略有些难看地看向手中的宝剑。

    只见上品名器飞龙探雪剑之上,已经有一道道淡紫色光华,如同佛力,粘附在剑身之上,不断的消耗著他的剑气。任他如何使力,都无法驱去,似乎像是附骨之蛆一样,难以解除。

    “可玉佛典中的愿力佛掌?”

    既然驱之不去,衣胜雪也懒得白费工夫,他望向对面的星渡小和尚,问道。

    星渡小和尚没有开口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果然厉害。”

    衣胜雪赞叹:“愿力如剧毒,居然可以侵蚀金铁,连我的周天三寒气也无法驱除,贵宗的玉佛典,不愧是天下两大地品上阶绝学之一,胜雪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