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千眼幽瞳术,上
    厉寒从来没有听说过某个人可以两种爆发秘术一起施展,而且叠加产生作用,但水青瞳做到了。

    毫无疑问,这都是因为那六记神秘指法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经历过前面几轮,最后几战即将来临。

    如果能学到这六记神秘指法,厉寒面对后面几大顶尖高手,将更有把握,不会全无机会,他自然心动。

    不过,暂时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水青瞳已经绝招尽出,也是时候,解决这场战斗了。

    秘术虽强,可惜她本身的实力远远不足,在其他弟子眼里,可能非比寻常,但在厉寒这等目标是前五,乃至前三的顶尖弟子眼中,却又不值一提了。

    两人根本不在一个级数。

    所以,身形展动,以远超过雪衣少女的速度,抽出无垢心剑,便是一记水合万川攻了过去。

    寒气如涛,攻击到雪衣少女身上,哪怕她急忙施展三无三绝步,亦难以闪躲过厉寒的攻击,最终不得不苦笑认输,退下擂台。

    厉寒再积一胜,不过却没有多少得意之色,看著雪衣紫纱少女走下擂台,心念微微转动,思考著从她手中交换到那六记神秘指法的可能性。

    不过暂时还不是机会,因为随著厉寒与水青瞳的战斗结束,今天第三轮,亦是最后一轮战斗,如期开始。

    没有留给众人多少的时间,第一场战斗打响。

    对战名单出来。

    第一场,衣胜雪对决师玉奴。

    师玉奴弃战,衣胜雪自动获胜。

    第二场,白千刃对诀水青瞳。

    这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白千刃的实力,可能略胜过苍乐圣,但水青瞳的实力,也比苍乐圣略胜一筹,因此两人一时打得旗鼓相当。

    不过最后,还是白千刃的先天剑骨略胜一筹,压过了施展秘术的水青瞳,在一千两百一十招之后,方才获胜。

    擂台之下的人看得津津有味,这虽然不是衣胜雪与唐天仇这种等级的巅峰一战,但也是一流的战斗了,不容小觑。

    很多围观的人,都从中领悟到一些东西,不虚此行。

    第三场战斗,花鹏海对决苍乐圣,毫无疑问,苍乐圣获胜。

    哪怕花鹏海的实力再强,笑刀再精妙,但面对领悟一丝神龙气韵的苍乐圣,花鹏海根本不是对手,仅仅一二十招,便不得不落败,取得一个屈辱的成绩。

    至今为止,六场战斗,花鹏海还没有胜过一场。

    虽说他面对的对手,大多比较强大,如衣胜雪,唐天仇,华赤轩,星渡,厉寒,苍乐圣等……他的运气可见一般,但这也跟他的实力,的确在众人中垫底有关系。

    不然,如果他有压倒性的实力,无论先遇上谁,都能获胜,自然也不会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而且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第四场,巅峰一战再次开始,而且是最有悬念的一战。

    厉寒对诀唐天仇。

    谁能获胜,一时众人议论纷纷。

    但大多数人,还是更看好唐天仇,毕竟唐天仇,可是从神魔之域中出来的,之前更是四大夺冠热门之一。

    而厉寒,虽然也是一匹黑马,但目前除了爆出一门顶尖功法,一门精神剑术,并没有更强的手段。

    对付别人,或许可以,但对上‘千眼公子’唐天仇,胜算不大。

    没有管众人的议论,听到台上裁判宣布开始之后,厉寒,‘千眼公子’唐天仇,同时从一边跃上擂台,互相对视。

    厉寒神色凝重,第一次感觉到棘手。

    毫无疑问,这是他迄今为止,遇上的最强的一个对手;也是他六场战斗以来,最艰难的一场战斗。

    是胜是负,连他也没有太大把握。

    因为虽然看了衣胜雪与唐天仇一战,知道他的大概手段,厉寒如果全力爆发,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最终战胜他,但厉寒也不敢确定,他就没有其他隐藏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如果有,这一战还真的胜负难料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战总是要打的,如果战胜了唐天仇,厉寒才有挤身前三的可能,不然,最多也就排个前五。

    因为接下来的对手,将一个比一个更强,无论是衣胜雪,华赤轩,还是星渡,三人的实力都不输于唐天仇。

    如果连唐天仇都战不胜,剩下三人,自然更不必说。

    这也让厉寒对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十分著紧,自然不敢丝毫大意。

    ……

    “请!”

    擂台之上,似有阴风吹起,森寒刺骨。

    厉寒毫不犹豫,直接催动了巅峰层次的万世潮音功,蓝色道气布满周身,形成一层防护罩,这才略感放松,微一抬手,朝对面的黑袍人唐天手邀请道。

    黑袍人站在那里,除了一对眼睛,其他全部笼罩在那件宽大厚实的黑色袍罩中,淡淡青烟从衣服孔隙之中冒出,给人一种诡异森寒的感觉。

    他幽绿的眼睛,盯住厉寒,忽然森冷一笑:“年轻人,遇上我,你还不认输。等下,想要认输,只怕都没那么容易了。”

    厉寒听出他的蔑视,也知道他的确有这个实力蔑视在场大部份人,不过,他却不是轻易退缩的性格。

    淡淡一笑,并不为黑袍人的言语所威胁,他开口道:“正想请唐公子指教!”

    “指教?很好!”

    黑袍人“桀桀……”怪笑了起来,似是因为经过与衣胜雪一战,导致他心性大变,此时面对厉寒,那模糊不清的面容,竟然变得有些残酷起来。

    “那好,我就好好‘指教’一下你。”

    故意将‘指教’二字咬得极重,话声方落,猛然间,黑袍人一抬手,瞬间,他那黑袍大袍中,飞出无数朵幽蓝的花朵。

    这些花朵静静燃烧著,仔细看,发现花朵竟然是一朵朵火焰组成,静静地漂浮在他身侧,看数量,至少不下数十近百朵。

    “疾……”

    黑袍人双手向前一推,顿时所有幽蓝花朵,齐齐化为雨点,朝对面的厉寒疾罩而来,笼罩了他全身上下。

    上百朵幽蓝花朵,将整个擂台照得一片阴森,整个擂台,似乎化为了一片惨蓝的鬼域。

    然而,面对这恐怖的一幕,厉寒神色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双手连挥,又是打出数十道法诀。

    眨眼间,他身体四周,除了护身罡气之外,竟然又布满一块块颜色不同的晶莹方块,分别为金、青、蓝、赤、黄五色,闪烁著五色霞光,将他的面孔照射得五彩辉映,有若神人。

    这门功法,正是他久已不用,却仍是他目前为止,修炼的最为强大的一门防御道技,半地品防御道技——五行十方诀。

    说起来,这门功法还是当初在仙妖战场时,与‘赤刀’裂红裳,‘玄心无悔’张雪梅,‘一剑朱光’颜万千等,一起完成的一个紫色三星任务,得到的奖励。

    为了拿到这本秘笈,厉寒也付出了不小代价,所幸,修炼出来的这门‘五行十方诀’,也没有让厉寒失望,哪怕只单修一行,都足够让他抵消大部份半地品以下的攻击。

    五行齐出,便是顶级半地品功法,都难以击破。

    然而,这一次,情况却有些出乎厉寒意料之外。

    那些幽蓝火焰化成的花朵,在靠近厉寒之后,虽然没有立即攻入他的护身晶罩之内,却在那五色晶罩之上静静地燃烧了起来,而厉寒的道气,却在急促的消耗著。

    “不好!”

    只瞬间,厉寒便明白这幽蓝花朵的特性,竟然可以吞噬道气,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要知道,哪怕是地品防御功法,也是道气组成。

    如果这幽蓝花朵,能吞噬半地品防御功法的道气,那岂不是也能吞噬地品功法的道气……那这世间,还有什么防护道技,能挡得住对方?

    知道光靠防御,绝难支持太久,而且厉寒也明白,虽然自己如今晋升为上品气穴,道气的恢复速度已经十分恐怖,但是,想要维持这种程度的防护罩,也是一件吃力的事。

    更何况,他亲眼见识过黑袍人唐天仇的其他功法,可没有一门,是在这幽蓝花朵之下。

    如果自己妄想靠防御撑时间,只怕唐天仇一旦再发动其他攻击,自己将毫无还手之力。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瞬间撤去周身的防护罩,厉寒身形一动,直接从几朵蓝色火焰的缝隙之间穿越了过去,然后仗著身法速度,不断发出几招攻击,与唐天仇打起游击战。

    唐天仇眼现冷笑,催动天罗经,瞬间周身黑气翻滚,无数异兽怒吼的声音此起彼伏,慑人神魂,他的速度,也更快了。

    双掌搓动,一道道幽蓝火焰不断飞出,飘向厉寒。

    一时之间,擂台之上,如点千盏明灯,一朵朵幽蓝火焰布满虚空,厉寒闪避的时候,不得不提起一万二千个小心。

    不然连防护气罩都能燃烧的这种奇怪火焰,一旦真粘到身体,到时候估计就不是分胜负,而是直接论生死了。

    但是,随著火焰增多,厉寒闪躲的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艰难。

    这时他才意料到,对方根本不是为了用这火焰轻松战胜自己,而是就是要用这样的手段,压缩自己的闪躲空间,让自己没处闪避,只有正面与他一战。

    显然,经历前几战,唐天仇也明白,身法,是厉寒最大的长处之一。

    为了限制厉寒的身法速度,他才想出了这个手段,果然狠绝。这一下,厉寒无影身法的优势,几乎被破了个干干净净,而短时间内,他又想不出破除这些蓝色火焰的办法。

    这样一来,即使正面战斗,缩手缩脚的厉寒,也不可能是唐天仇的对手。

    “怎么办?”

    一时之间,厉寒不由微拧双目,脑海陷入极剧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