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暴露
    有人说,苍家的龙王手绝学,其实不输于八大宗门的地品功法,甚至神秘之处犹有过之。

    不过苍家后人领悟不了其中的神龙真意,所以修炼出的龙王手,只得其形,不得其神,威能达不到地品的层次。

    如果一旦给他们修炼出神龙真意,龙王手的威力,毫无疑问,将媲美八大宗门的大部份地品功法,其威力,根本不是普通道技能比的。

    可是现在,众人竟然在苍乐圣的掌意中,看到了一丝神龙气韵的影子,虽然不完全,甚至堪称简陋,但毕竟是神龙气韵。

    也就是说,他这一掌的威力,已经超过了绝大部份的半地品功法,隐隐接近地品的程度了。

    众人自然无不惊呼,才知道之前小瞧了这个南疆之首。

    显然,入院第一日,心经院中苍乐圣透过六号房间窗户,遥击白千刃的那一掌,虽然也动用了龙王手,但却没有动用这神龙气韵,明显是留了手。

    不然,那一日的结局,未必便会是那般结果了。

    想到此,众人暗暗惊骇,才知道七域之首,果然都没有一个简单的,哪怕是这个明显排在末尾的南疆域首,也是一样。

    而擂台之上,厉寒的感觉,比别人更加明显。

    他正面这一掌,能清晰明白地感觉到,自己体内运转的功法,竟然也在苍乐圣发出这一掌的瞬间,停顿了一瞬。

    如果不是他修炼的是伦音海阁的镇宗功法,地品下阶‘万世潮音功’,只怕他此时此刻,甚至会直接被那股可怕的气韵压散崩溃,更不用提组织反击了。

    “果然不愧是一门传说中的绝学。”

    虽然没有去过南疆,但神龙洞窟的传说厉寒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之前为了解各域顶尖弟子的排名,厉寒也简单查询过一下他们所修炼的各种绝技,其中这苍乐圣修炼的龙王手,就是其中之一。

    不然,他也不能仗之成名,甚至,‘龙王手’这个称号,还在他另一个称号‘绝命相士’的普及率之上。

    看来,他将其修炼的,甚至超过了苍家历代先祖,苍乐圣的潜力,可见一般。

    如果不是遇上这风云毕集的一届,顶尖天才太多,他未必没有夺得第一的机会。

    “可惜了。”

    轻轻叹息一声,果然是一个不容轻视的对手,自己之前,也有些小瞧对方了。

    不过厉寒可不会因为可惜对方,就对其放水,让本该赢得的胜利拱手相让。

    所以看到其绝招已出,厉寒顿时也不再犹豫,一声轻喝,万世潮音功第一次全力运转,修炼到第一层后期的潮音道力,仿佛滚滚洪水,如开闸洪峰,从自己经脉中滚滚冲出,一瞬间就汇聚于自己双掌。

    他的双掌,顿时布满一层暗蓝之色,中间隐隐有可怖的气息,在不断攀升。

    厉寒凝目望向对面神色狰狞的苍乐圣,脸色平静,似有怜悯。

    “既然你想以道技压人,那我便以功法压你!”

    “反正已经暴露,也不在乎多暴露一点了。”

    “三重暗劲,开!”

    “轰隆!”

    擂台之上,倏忽之间,忽然响起了潮水卷迭的声音,然后蓝色双掌,与苍乐圣发出的青色巨龙,顿时在半空中撞击在一起。

    厉寒纹丝不动,脸庞略微涨红,一步不退。

    反观苍乐圣,本自志得意满,而且青色巨龙,果然不同凡晌,第一时间冲垮第一道潮墙,微挫少许之后,继续往里冲入。

    但就在此时,第二道潮墙再次挡来,青色巨龙再次一冲而垮,可是自身的颜色,也黯淡了许多,余劲更是衰竭七成以上。

    而就在此时,第三道潮浪再次打来!

    面对前两次潮浪,苍乐圣的龙王手都应对得很轻松,甚至占了上风,但当这第三道潮浪涌来……

    倏忽之间,仿佛洪水决提,一瞬间,青色巨龙淹没其中,眨眼没顶,只翻滚了几下,就化为几个小小水泡,不见了踪影。

    苍乐圣猛然脸色苍白,被一股可怖巨力,一瞬间击得倒飞而出,脸庞上犹是布满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破得了我的龙王手……三重暗劲,这是什么功法?”

    他失魂落魄,一时不能相信,自己已经出动了最后底牌,自来无往而不利的这一招,甚至败在这一掌之下的半步法丹,都有几人,居然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手。

    而且很明显,对方的功法品阶,超过自己。

    这对他的打击,比战胜了他,更让他心中难以接受。

    一直以来,自尊自傲的他,就是因为知道,他家传的龙王手,来历神秘,甚至和天上神龙扯上了关系,虽然即使苍家,也有大部份弟子不信,但他,可是从小就知道,这龙王手的确十分不凡。

    修炼有成之后,仗著这一门功法,他也是同龄人中,几乎没有对手,就是老牌强者,败在他掌下的都不知凡几。

    也是因此,他博得了南疆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呼。

    可是现在,现实给了他最强一击,一名来历成谜的年轻弟子,轻松一掌,就将自己击溃,甚至将自己引以为傲的龙王手击散,偏偏这名弟子,之前还是自己最看不起的存在。

    这就和一名千万富翁,一向以自己的财富为荣,整个小镇,也没有人能与自己相提并论,都向自己顶礼膜拜。

    却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家门口乞讨的乞丐,手中持的那个破碗,居然是无价之宝,自己家中所有的资材,居然抵不过破碗之上掉落的一块碎瓷,这种打击,更让人无法承受。

    没有当场崩溃,就算不错的了。

    而擂台之下,众人的表情更异。

    苍乐圣会败,并不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可是苍乐圣是在他施展了自己家传的最强道技龙王手之后依旧给人一击击败,却让人不少人惊呼出声,不少有见识的人,更是眼睛微动,略有所思。

    之前擂战,厉寒施展万世潮音功时,他们就已经隐有猜测。

    但那个时侯的厉寒,还有所保留,万世潮音功也只施展了一小部份,态征并不明显,所以众人依旧不敢肯定。

    但现在,擂台之上响起的那独特潮音,还有苍乐圣面对三重暗劲时的表情,不少人已经眼睛大亮,彻底坐实了厉寒的真实身份。

    主席台上,便连梵音寺的那几名坐镇高僧,三名黄衣僧人也不由一同站起,目光烁烁,紧紧盯著走下擂台的厉寒,低声念叨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施展的,是伦音海阁的万世潮音功,莫不是伦音海阁弟子来此?”

    旁边的人面面相觑,自然知道这三位梵音高僧不可能无的放矢。

    如此一来,他们肯定是真的认出了对方所施展的那门功法,而能修炼伦音海阁镇宗功法的,只怕也不是简单弟子那么简单了。

    一时间,整个天佛坪上,众人表情各异,一股诡异的气息,不断流动。

    厉寒走过之处,众人竟硬生生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所有人目光都随著他的走动而移动,一时间竟然万人瞩目,隐隐成为整个天佛坪的中心。

    几名夺冠热门,衣胜雪,星渡小和尚,赤眉弟子华赤轩,亦不由同时朝厉寒这边望了过来。

    衣胜雪略现意外,不过更多的是欣喜。

    星渡小和尚低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赤眉弟子华赤轩,微微一笑,扯了扯嘴角:“想不到这一届南境青年修士擂,竟然有伦音海阁弟子不远千里迢迢,化名前来参加,有趣,有趣!”

    “就是不知道,这位道友,真实身份如何,接下来的战斗,还真是越发让人期待了。”

    另一方,孤独一人坐在那里的黑袍人‘千眼公子’唐天仇,听到周围人的骚动,抬起眼,默默地打量了向江左区域走回的厉寒一眼,眼睛深处,幽绿的异光,一闪即逝。

    ……

    苍乐圣既败,厉寒再积一胜,目前已经到了四连胜的地步。

    没有管众人的想法,既然决定暴露,厉寒便没打算再隐瞒下去。

    他走下擂台,对四周众人议论纷纷和异样的目光一概视如不见,径直走到叶清仙身边坐好,沉默不语,思考著连续几战的得失。

    叶清仙听到周围众人的议论,看到他回来,欲言又止。

    不过最后看著他低头沉思的模样,最终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说出口。

    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因厉寒可能有另一个身份,或是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出来的弟子,有什么自卑,不满,或

    嫉妒,羡慕。

    她把他当朋友,只要他还没变,她便不会有任何变化。

    其他的,无论是年龄,修为,来历,身份,过去,她都不会有任何在乎。

    人之相交,贵在知心,哪怕他可能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要他的心,是真诚的,那一切,便无所谓。

    而厉寒,经过这一战之后,反而感到越发紧迫了。

    连续四战,面对的,都不是最顶尖的高手,但一个白千刃,就逼出了他的精神剑意;一个苍乐圣,又逼出了他巅峰境界的万世潮音功。

    接下来面对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强,厉寒也不知道,自己最终能走到哪里。

    目前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尽力而为了。

    总之,不会让周围的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