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千眼公子
    台下一群人大多疑惑不解,不明白厉寒为何忽然不闪避了,站在原地,任由白千刃不断朝他放肆发出攻击,只是手持宝剑指著对方。

    但站在擂台上的白千刃,感受就截不相同了。

    他忽然觉得,对面的厉寒,变了,变得很不一样。

    他眼神凝重,明显感觉到危险,只能不断绕著厉寒游走,不敢靠近,手中的七叶雪剑,更巧妙的运转红棉鬼刀刀法,将其化为剑术,攻向厉寒。

    就在这时。

    “嗡!”

    厉寒的身躯,猛然一震,如同金铁长鸣,倏忽之下,让整个擂台都是一震。

    继而恐怖的剑气,从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周边的擂台地面,居然也承受不住这种剑气,被切割得支离破碎,条条道道都是裂痕。

    厉寒手中的无垢心剑,一瞬间亮起,拖起一道刺目的长虹,直朝对面的白千刃攻击了过去。

    “啊,怎有可能,这是,精神剑意?”

    这一刻,白千刃只感觉身心都在剧颤,脊背部份的先天剑骨,竟似受到压制,蓝光瞬间一黯,气势顿泄,就在这时,厉寒发出的精神剑意攻击,已经到达他的面前。

    “就算你领悟了精神剑意又如何,我白千刃,不输给任何人,幽红万灭,给我破!”

    “轰!”

    他一咬牙,再次发出了一招可怖的攻击,无数道仿佛莲花状的剑气,从他的身上诞生,然后丝丝缕缕地朝著四周蔓延了过去,包裹向厉寒发出的精神剑意攻击。

    纵使武骨受到压制,他的傲气,亦不容许他就这么甘心认输。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厉寒刺出的这一剑,仿佛无视了时间与空间,黄虹经天,所过之处,空间瞬间被冰封,然后凝成实质。

    白千刃发出的那些红色莲花状剑气,全部变慢了下来,最后竟然似乎在虚空中凝结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朵硕大的红色莲花。

    而厉寒的剑影,却是万物凝固中唯一不变的一道剑痕,只是一闪,就到达了白千刃的腕前,只是一击,“破!”

    白千刃手腕剧痛,再也握不住手中的七叶雪剑,七叶雪剑发出一声哀鸣,远远地倒飞了出去。

    至此,第五场,第一轮最后一场,来自江南,‘刀奇’无云子的徒弟,白千刃,败!

    厉寒,胜!

    ……

    在裁判宣布完战斗结果之后,白千刃犹似依旧难以置信,不过最终,他还是苦笑了一声,走过去拾起自己的剑,略有些落魄的走下擂台。

    在他走后,厉寒也撤去了自己的精神剑招,擂台上空的那朵红色莲花形剑气,这才慢慢消散,最终一分一分的消失在虚空中。

    他脚步跄踉了一下,强撑著走下擂台,也不由一声苦笑。

    连续使用震魂功法,又以无垢心剑引出精神剑意,攻击白千刃,他这一下精神力损失颇大,不抓紧时间恢复一二,只怕等下战斗,就会处于弱势了。

    虽说他也不是没有其他底牌,但像现在这等级数的战斗,一个不慎,就是满盘皆输,如果对方刻意针对自己精神力虚弱这一点,发动攻击,自己很难抵挡。

    更何况,他也明白,越往后,遇上的对手越强,白千刃,也不过拥有较好的资质,还没有真正开发出来,真正的对手,都在后面呢。

    想到此,他争分夺秒,恢复起自己的精神损耗来。

    只可惜,江左修士擂获胜的两粒丹药,小精魂丹和大宝神丹都在陨石凶坑中服用掉了,这等能够恢复精神力的奇药十分罕见,他也没有更多,不然倒可以更加快速的恢复损耗。

    看来以后如果有条件,还是要多备用一些,以防万一。

    只是眼下,当然不是时机。

    ……

    第一轮战斗结束,虽说略有些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比如‘一剑霜痕’白千刃居然输给了‘冷面’厉凡,让大家大感惊讶,厉寒也因此,成为了本届南境青年修士擂上最大的一匹黑马。

    但毕竟大部份战斗,还都在众人预料之中,因此众人也并没有多少失望。

    而且能看到一次先天剑骨与精神剑意的争锋,十分罕见,让众人大呼过瘾,暗叹不输此行。

    只是休息了小半个时辰,第二轮战斗再次开始。

    第一场,衣胜雪对诀花鹏海,花鹏海自知不敌,主动认输。

    第二场,厉寒对诀师玉奴,因为之前在三号擂台就已经遇到过,所以师玉奴主动认输,厉寒再积一胜,目前已经达到两连胜的地步。

    第三场,唐天仇对诀苍乐圣,唐天仇轻易获胜,苍乐圣败。

    第四场,华赤轩对诀水青瞳,华赤轩胜。

    第五场,星渡对诀白千刃,星渡胜。

    这一轮,几乎没有任何亮点存在,该胜的都胜了该败的都败了,苍乐圣,水青瞳,白千刃等,似是自知不敌,随便试探性的进攻了几招,便也认输,因此打得不温不火,毫无激情,结束的也极快。

    很快,第三轮战斗再次开始。

    这一次,终于,强强碰撞再次上演。

    第一场,依旧没什么看点,厉寒对诀花鹏海,轻松取胜。

    花鹏海虽然有点实力,在江北一地可以称王称霸,但在目前十大高手名单中,他的实力,应该是排在最末的。

    厉寒连白千刃都能战胜,花鹏海自然不在话下。

    虽然对方也曾不甘,努力抢攻,想要占据先机,但厉寒只是仅用无影身法一项,就足以将对方拖垮,根本没用什么精妙招式。

    对方根本连追也追不上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打起来还有什么乐趣,最后无奈认输,满脸不甘,也只有接受这一结果。

    第二场,华赤轩对苍乐圣,华赤轩胜。

    第三场,星渡对水青瞳,星渡胜。

    第四场,真正的精彩到来,擂台下,所有人也都擦亮了眼睛,神情一下振奋起来。

    ‘江左游龙’衣胜雪,对神魔之域来的神秘黑袍年轻人,‘千眼公子’唐天仇!

    两大夺冠热门,在第三轮就碰上,的确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之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九轮战斗,共有四大顶尖青年高手,他们提前碰上的几率,并不低。

    现在第三轮才碰上,也不算快了。

    一个是江左第一人,虽然成名才短短几年,但却如红日东升,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他的光芒。

    一个却是那神秘莫测的神魔之域来的唯一弟子,‘千眼公子’的名号,也是战斗进行到中后期,旁人才打听到的,光听这个名号,就知道其修炼的功法,一定诡异莫测,让人难防。

    这样的两个人战斗,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又是谁最终获胜,一时牵动了擂台下所有人的心。

    有人支持衣胜雪,认为他是江左第一世家衣家的后辈,又有惊天天赋,一身修为,惊天动地,说是本届最有可能夺取冠军的人也不为过。

    唐天仇虽是神魔之域出来的弟子,但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人了解神魔之域之内的特殊,都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传说,自然远了一层。

    但也有人支持唐天仇,他们认为神魔之域,都是诡异莫测的存在,他们一般一百年都难出一个弟子,现在却忽然走出一个来参加这南境青年修士擂,自然是有极度信心。

    衣胜雪实力虽强,也勉不了要败。

    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竟有人当场开了赌局,赌衣胜雪与唐天仇谁胜谁负,衣胜雪一赔一,唐天仇一赔一点五,倒还真有不少人赶去下注,场中气氛,一下热闹了起来。

    厉寒站在一号擂台之下,目光闪烁,虽然没有去参加众人的赌注,心中也在衡量著两人实力的对比,猜测谁胜谁负。

    ……

    第二更,补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