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冰雪邪王
    不是没有想过伍清渊会败,只是苍乐圣也绝对没有想到,他会败得这么快,这么干脆,这么措不及防……甚至完全不在常理认识之内。

    伍清渊那是谁,在整个南境,虽说只是勉强排在前二十之列,但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轻易将其击败的。

    更不要说,能在一掌之间,将其毫无抵抗之力的击败,这份实力,在场中人,最多只有一掌之数的人能达到。

    但这一掌之数的人,却无不是各域的第一顶尖弟子,而且个个身怀惊世修为,绝世技艺,不能等同于寻常弟子看待,便是一些老牌的顶尖强者,面对他们,也难说胜算。

    而厉寒,理应完全没有达到这个级别才对。

    或者说,即使他有些实力,隐藏了手段,也绝对达不到南境顶尖这个级别。

    南境顶尖,一掌之数,那说的是衣胜雪,星渡,华赤轩,黑袍人这等绝世妖孽,便连苍乐圣,忝为南疆第一,也不敢言自己达到了这种级别。

    他为人虽然自傲,但一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南境前五,他绝对办不到,也就前十,他能够拿到一个名次。

    如果这样,那岂不是说,这个名不见经传,之前貌不惊人,被众人小觑,也没被他放在眼中的江左青年弟子,‘冷面’厉凡,居然真的有堪比衣胜雪,乃至星渡等顶级弟子一样的实力,比他这个南疆第一还强?

    那怎么可能!

    只怕说出去,任何一位弟子,也难以相信这样的事情。

    可事实就在眼前,除非,能造成这种效果的,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绝对的等级压制!

    ……

    大多数人只是看热闹,不明白厉寒取胜在哪里,只以为他以绝对的实力,压迫得伍清渊不能反抗,所以一掌取胜。

    但苍乐圣能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说,厉寒的实力,可以比肩衣胜雪,星渡,华赤轩,黑袍人这等南境顶级强者,他不相信,另外一种可能,更让他难以置信。

    因为,如果抛除实力的因素,那就是,境界等级的压制,技能等级的压制,也有可能造成这个效果。

    境界等级的压制,苍乐圣不相信,因为伍清渊本身,就是气穴后期的修为,而且是老牌气穴后期强者,而厉寒的实力,他也看得出来,也就气穴后期修为,并不比伍清渊强。

    那就只能是技能的等级压制!

    可是伍清渊修炼的功法,乃是石堡伍家的家传心法,‘同魂烈火功’,名列半地品,最是霸道厉烈,一般的半地品功法,对上他,都只有被压制的份。

    想要压制他,除非对方修炼的,是地品残卷,甚至地品功法!

    可是那怎么可能。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隐世八宗和真龙皇朝,哪里还有地品功法的存在?

    而整个南境,只有梵音寺一个顶级宗门,拥有地品功法,要说是他们的弟子来参加,如星渡,一掌将伍清渊击败,苍乐圣不会感到有多少奇怪。

    因为星渡小和尚,修炼的便是梵音寺至高无上的秘典,地品上阶功法,《玉佛典》,对伍清渊修炼的‘同魂烈火功’,那是绝对的等级压制。

    可是,如果厉寒也是梵音寺弟子,天下不可能有人不知晓。

    到了自己的宗门地头上,他也不可能假冒其他宗的弟子来参战,这说不通。

    所以,排除了厉寒是梵音寺弟子的可能,如果他还修炼有地品功法……

    苍乐圣想到了一个令自己不寒而栗的猜测,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望著台上的厉寒,眼神既有羡慕,嫉妒,还略含一丝畏惧。

    因为如果厉寒真修炼有地品功法,那只有另外一个可能,他是另外七大宗门的弟子之一,只是不知道因为何缘故,隐姓埋名,来到此梵音寺参加了南境青年修士擂。

    这在历届,并非没有先例……

    ……

    并不止苍乐圣一个人看出了厉寒的问题,便是另外几名弟子,见识过人,也从厉寒运功之时那奇特的异相,猜出了厉寒的身份不同寻常,一些人的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原本以为是一个寻常不足道的普通散修,没想到可能还大有来头,这变故,真是让人措不及防。

    而擂台上,使出‘万世潮音功’的厉寒,就没打算能一直隐藏下去,甚至知道极有可能被人看穿。

    因为天下地品功法就那几种,而这么明显的特征,只要不是瞎子,多看见几次,自然猜得出他的身份。

    甚至,在来参加这南境青年修士擂之前,他就有这个准备,只要参加擂台,早晚会暴露出真实身份,不过他也不畏惧什么。

    隐藏身份,不过是为了接近衣家,虽然做了各种准备,但凭衣家的强大能力,早晚能查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就算能隐藏,也最多多一段时间,作用不大。

    最重要的是,目前他还有了另一个盟友,真龙王朝的隐龙一族。

    他们也在暗中调查衣家,这样一来,厉寒隐藏身份,也就无此必要。

    因为只要出了结果,隐龙一族肯定会通知厉寒,和他自己调查一样,甚至更快速,更方便,更可靠。

    因为隐龙一族布局千年形成的情报网,肯定不是厉寒这样一个伦音海阁的三代弟子能够相比的。

    这样一来,厉寒如果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暴露出他真正的身份,也就没什么紧要。

    不过别人目前也只是猜测,还没有真正猜出厉寒的来历,所以他也不会辩解,由得别人去胡猜而已。

    “呵呵,有趣,越来越有趣了!”

    另外一边,那名江右来的锦衣楼赤衣弟子华赤轩,望著厉寒的方向,嘿嘿一笑,忽然奇怪地说道。

    星渡和尚低念了一句:“阿弥陀佛”,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衣胜雪眼睛一亮,看著厉寒,似乎更感兴趣了一些,但也没有开口。

    至于最后那名神魔之域来的黑袍人,全身都被笼罩在层层厚实的黑色袍布之下,别人连他的表情都看不到,更不清楚他现在的神情是什么样的。

    ……

    “好了。”

    不管别人怎样想,战胜便是战胜了,战斗还经继续下去。

    至此,第三轮进入前十的两个名额出来,厉寒,白千刃,依旧没有被替换成功,让人感到惋惜。

    连最有希望的一场,都成了如此结局,对于其他几场,其他人抱的希望忽然急剧衰减,想到是不是梵音寺早有所料,所有前十早已内定,其他人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没出他们所料。

    第四轮,四名对手分别走上擂台。

    七号,‘绝命相士’苍乐圣,对战四虚之首虚悟和尚。

    八号,‘红花鬼女’师玉奴,对阵十一号黑衣琴师岑文乐。

    又是毫无悬念的两场战斗。

    几乎没出几招,苍乐圣,师玉奴,便赢得战斗,即使那虚悟和尚,黑衣琴师,实力皆不弱,也没有在他们手下,坚持上多少招,便纷纷败下场来,并没有出乎众人所料。

    随即,最后两场再次上演,也是牵动目前所有人心的两场战斗,将决定最后两个前十名额的归属。

    这是后十名,最后的机会。

    一号擂台,南疆神秘雪衣紫纱少女,对阵十二号江左顶级世家,暗器世家弟子‘冰雪邪王’蓝魔衣。

    二十擂台,江北玄衣阁少主人,‘笑刀’花鹏海,对阵十四号‘毒手书生’司安南。

    两场都是拥有悬念的战斗,两场,也都是众人最期待的翻盘之战。

    蓝魔衣,司安南,这两名从江左来的顶级青年弟子,能否翻盘,还是继续上面八人的结局,牵动所有人的心。

    三声鼓响,四人纷纷跃上擂台,两两站定,相对而立,气氛一时变得极为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