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役鬼诀
    厉寒成为了四座擂台,仅次于星渡小和尚的第二名,十六分,距离他的十七积分,也就仅差一分。

    再胜一场,就能追平,再胜两场,甚至能胜过这夺冠呼声最高的一人,梵音寺首,星渡。

    至此,众人才恍然明白到,这个‘冷面’厉寒,并不是个好相与之辈,他的实力,竟然足可以与星渡,华赤轩等夺冠热门一较高下,做他的对手,没那般容易。

    众人便也有些退缩了,终于有高手看不过去,准备出手。

    第十三场,厉寒对上有著江右奇才之称的师玉奴,甚至如果不是突然出了个那什么华赤轩,师玉奴足可以成为江右第一人。

    这样的一个人物,自然也不能让厉寒小视。

    “嘻嘻,小弟弟,实力不错哦,陪姐姐我好好玩玩~”

    师玉奴飘飘上了擂台,一身大红绣衫,尽显秀媚之气,明明极为恶俗的大红之色,穿在她的身上,却反而说不出的风姿动人,让不少看不到她真面目的人,忍不住眼睛一亮。

    这身材,这风韵,那真是极好的,如果不是她久有‘无盐’之称,只怕打她主意的还真不是少数。

    不过鉴于她的行事作风,以及那种妖媚能力,只怕就算有人真打她主意,能拿下她的,还真没有几个。

    “嗯……”

    厉寒目光露到师玉奴的身上,他对这个居然敢在心经院中,叫梵音寺四尺堂的弟子进屋上床去抓她的女子,记忆犹新,尤其是对她那种大胆之极的风格,更是敬而远之,有些不喜。

    不过既然现在对方找到他的头上,他自然也不会畏惧,甚至明白,只要他想踏上最后的胜利者之路,这些顶尖强者,就无论如何,都避不开,躲不掉,迟早也会遇上的。

    既然如此,晚战不如早战,早点打一场真真正正的顶级战斗,也让别人明白,自己靠的可不只是运气,实力,也是自己的手段之一,让等下面对其他人的战斗,会变得更轻松一些,更简单一些,也省了不少力气。

    “开始吧……”

    他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道,同时手微微向前一虚引:“师姑娘,请……”

    “哼,弟弟真是个薄心人儿,好不教人家喜欢!”

    师玉奴见他根本不接自己的招儿,眼神瞬间便变得有些冷了,冷哼了一声道,敛眉作态,似嗔似怒,反而更添一份风致,让擂台下不少观战的人,又忍不住心中一动,再起骚动之意,上台去就将她拥在怀中,好生爱怜。

    只觉此女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论是喜是怒,是嗔是喜,都有一股说不出的动人,让人忍不住心中生出怜意,有一股靠近她,拥有她,蹂躏她的冲动。

    然而,厉寒却丝毫不敢大意,因为他看出了对方刚才这番举动,根本就是刻意而作,并无真意,隐隐间似在所动。

    果然,就在所有人以为师玉奴是向厉寒发嗲撒娇的同时,她的左脚,却悄无声息的踏出,无影无形,直达厉寒的左肩。

    一股如饮醇酒,似香似醉的气息,陡然自其足尖传来。

    “哼,玄阴术么?”

    厉寒听说过师玉奴的一些基本手段,如役鬼搬运诀,玄阴术,天残神功,其中尤以玄阴术,诡异莫名,可化为指可化为掌可化为腿,无所不能,运之所至,皆为攻击,简直防不胜防。

    而且这种异术,劲力最为怪异,有如香气,一旦中招,却是如附骨之蛆,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难以除去,直到死去。

    除非出掌的人亲自替你化解。

    厉寒见状,自然不愿让其沾惹到自己身上,无影身法瞬间一动,整个人就向外滑去,避过这一腿,同时左掌斜切,一记水合万川,便攻了过去。

    他知道寻常道技,已经不足以对付师玉奴这等顶尖高手,自己目前所学道技中,论攻击,也就那几招融合之招可堪一用,自然不会藏著掖著。

    寒气外泄,蓝光如涛,用涅磐寂静剑剑式,融合水光切割球的绝招,是厉蓉目前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之一,自非等闲。

    可怖的冰冷之力,带著切割一切的锋锐之能,瞬间直抵师玉奴身前,距离这般接近,她不可能避开,脸色一瞬间微变。

    不过转眼,她又转换了一种颜色,吃吃笑道:“小弟弟真是好无情,姐姐只不过想跟你亲近亲近,怎么下这般狠手……”

    口中说著话,她眼睛中却是极为郑重之色,猛然间,双掌如穿花引线,连续弹出数十道玄奥的手印,然后晴天白日之下,忽然就飘起了阵阵阴风。

    阴风如雾,雾气中,隐隐约约飘动出数十只绿色小鬼,然后猛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只红色大鬼,往身前厉寒发出的冰冷蓝光猛然撞去。

    让所有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冰冷寒光,虽然一瞬间切开了那只红色大鬼,让其四分五裂,但是却在下一瞬间,红色大鬼再次融合在一起,而且似乎吸收了那冰冷寒光,居然变得更加亮眼了。

    其身上,更有一层隐秘的纹露,如同甲胄,闪烁金光,显露不凡。

    “咦……”

    厉寒轻咦了一声,猜测出这必定就是师玉奴自那虐待她的道人手中,学到的那门极品鬼术,役鬼搬运诀,最后,那名残酷道人,亦是死在了这门役鬼搬运诀之下。

    现在,师玉奴却拿它来破除了自己的融合之招,而且自己的水合万川道气,居然似乎能被她的役鬼搬运诀吸收,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有威力,著实让人意外。

    不过转念一想,厉寒也明白了过来。

    自己的水合万川融合之招,底蕴是涅磐寂静剑气,本就含有一丝死寂之意,然后水光切割球,又是使用的寒水真精为底,同样为阴性能量。

    师玉奴的这门役鬼搬运诀,肯定十分不凡,有吸收死意阴气之能,机缘巧合之下,就被其成功吸收,并发展壮大,成为了对抗自己的力量。

    “有点意思。”

    原本,只是对师玉奴这个人敬而远之,想速战速决,取得这一连胜之后,就继续下一轮,现在,他却忽然兴起了想仔细看一看这役鬼搬运诀变化的想法。

    “赤土千里。”

    他再次劈出一招,红色掌剑,疾如烈风,摆台之上,仿佛一道赤虹闪过,然后瞬间就到了师玉奴面前,与她的一身大红衣衫,相映成彰。

    感受到这一掌的力量,师玉奴再次脸色微变,心中突然有些后悔了。

    ……

    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