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崛起
    当然,三号擂台上,也不是没有其他高手,只是相较于上述三人,却不值一提而已。

    甚至,其中还有数人,也是厉寒的熟人之一,如江左青年修士擂上胜出的高手,排名第八的凤飞飞,第十一的贺玉山,第十五的龙冰月,第十六的易九牙等人。

    不过他们实力虽然也算不错,但厉寒估计,这次到南境青年修士擂,他们的道路肯定就走到尽头了。

    就像这三号擂台,前五他们是必然进不去的,其中最后,有人最好的名次,最多也就前三十,甚至到了不前三十,前五十,前百的样子。

    不过,对于厉寒这等实力的人来说,前三十前五十,自然是看不上,甚至觉得有些低了。

    但对于能来此参加这南境青年修士擂的绝大部份人来说,能达到前三十,前五十的成绩,已经足可笑傲欣慰了,哪怕就是真的最后只排了个前百,说出去也不丢人。

    因为能来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就是本事。

    ……

    随著钟鼓声音,擂台位次既然分出,那么战斗随即开始。

    第一名上台的,是江南乌衣巷出来的弟子之一,名叫丰文柏,使用的招式是乌衣巷不传名式,‘寒剑十三星’,威力也颇强大。

    他的对手,名叫江千楼,则是江北四阁之一,赤衣阁的首席大弟子,身怀赤衣神功,劲气流转不绝,防御最强,两人打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最后,还是江千楼略胜一筹,在第五百一十七招上获胜,丰文柏险败。

    江千楼之后,南疆一名灰衣修士,用一对毒掌,胜过江右一名年轻弟子,取得一胜,也积一分。

    第三场,终于有高手降临。

    ‘笑刀’花鹏海,听到念到自己的名字,顿时一掠身,肥胖的身子,竟然轻灵得有如游鱼,一个掠身,就到了擂台之上。

    那对细细眯起的眼睛,总是微笑著,却给人一种看得发寒的感觉。

    他的对手,是江南一名普通弟子,名叫柳青孙,听到花鹏海的名字,已经是脸色一变,到了擂台上,看到对方正眯眼看著自己,虽没动手,无名却心中陡然一寒。

    最终,在裁判话声响起的瞬间,他却是一举手,急忙道:“我认输!”

    “哗!”

    三号擂台下,众人先是一愣,后又哗然,再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倒也没有人数落他什么。

    毕竟,花鹏海名声在外,江北年轻一辈弟子之首,这个名字并不是那么好叫的,没有绝高的实力,绝对做不到这一步。

    柳青孙只是江南一名稍有些天赋,有点机缘的弟子,在江南,虽然也算不错,但放在整个南境,自然上不了台面,一下面对花鹏海这等顶尖高手,自然有些架不住,在对方的眼神压力下,直接认输,倒也怪不了他什么。

    而且他虽然认输了,反而保存了体力状态,等下面对其他对手,反而有可能获胜。

    最终的排名,即使不高,但也比一上来就身受重伤,直接垫底来得强。

    战斗一轮一轮继续下去,厉寒,叶清仙都站在三号擂台之下,静静观看,并不言语。

    厉寒一边百无聊懒地等待著自己的上场,打量著台上众人的时候,有时一眼便看出胜负的东西,他也转头看向另外三座擂台,却见其余几座擂台上,也很快有人分出了胜负。

    甚至一号擂台之上惊叫连连,南疆三族之一的苍乐圣,竟然第一个就被点上了擂台,上擂之后,连战皆胜,根本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很多人也是直接认输,苍乐圣的排名,不断升高,连胜积分也不断增多。

    这擂战规则,是第一个上去的人,如果胜了,可以退下去重新休整,等待分配叫好,继续战斗,胜算较大。

    但也有另一条规则,那就是,如果自诩实力,也可以要求继续守擂,直到坚持不下去为止。

    这样获得的积分,会稍微高一些,连战胜局越多,积分越高。

    只不过,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做,因为连续守擂,就极有可能遇上顶尖高手,如果被打下去了,得不偿失。

    最重要的是,连续守擂,对体力,状态的消耗,是极大的,如果实力稍有不济,在对方一轮一轮的车轮战下,很快就会失败,到时候,不但取不得积分,反而会成为笑柄。

    像三号擂台上,连花鹏海这样的顶尖高手,也只是一轮胜后,就自行下台,并没有启动连战守擂这个规则,就是因为明白,人群中也有高手,如果他一旦一直站在擂台上,很可能引来‘红花鬼女’师玉奴,以及那名神秘雪衣背剑紫纱少女。

    当然,三号擂台下,也唯有这两人,被他看作对手,至于厉寒,因为暂时还没显山露水,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也不曾多看一眼。

    一号擂台,苍乐圣最终连战五局,五局皆胜,一共积到了六分,这才下台,没有继续守擂下去。

    他之所有此时下台,是看出了台下有几人,跃跃欲动,欲要把他打下擂台去,其中,他的老对头,白千刃正是其一,他一对冷冷的寒目,一直瞧在苍乐圣的身上,这让苍乐圣不敢再继续下去,不愿一来就和他起冲突。

    对于白千刃的实力,他已有领教,这次自然不会再大意。

    连战守擂,连胜五局,积分加一,平常人,就算五局都胜了,因为是分开战斗,也最多获得五个积分,但如果是守擂五连胜,就能加一积分。

    如果十连胜,能加三积分。二十连胜,能加五积分。

    越到后面,一个积分都可能成为决定名次的关健,所以对于顶尖高手来说,是每分必争的,只是这分,也不那么好拿。

    二号擂台上,目前获得积分最多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来自江右的眉有赤彩的锦衣年轻人。

    他不用兵器,一双肉掌,似刀似剑,总是随便一划,就将对方逼下擂台,显露的实力强大得惊人,任何对手,都不是他一招之敌。

    其中,甚至包括两名来自江左的青年高手,如柳娅和萧六指。

    柳娅和萧六指,在江左此次前来的二十多名青年弟子中,也排中上,但是在这人手下,却坚持不了一招。

    此时厉寒,从别人的议论中,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华赤轩,锦衣楼首席弟子,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据传,即使连师玉奴,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他藏身锦衣楼,平时运筹帷幄,多靠智计,用武功的地方还真不多,所以外人,对他的修为到底有如何高深,并不太了解。

    但现在,只现出冰山一角,已足以上人咋舌,吃惊。

    最终,他轻易取得十连胜,二号擂台下,也有高手,看到这一幕,却也只是皱皱眉,没有轻易上前挑战,而是任由他一路将各路青年高手挑战下马,轻松积得十四积分,目前排名四擂第一。

    而四号擂台上,星渡小和尚也提前上场,他出招没有半分烟火气,双掌合十站在那里,任由别人攻击,最后别人一个个气喘吁吁的下台,没有人能破得了他的防御。

    星渡之名,震惊各路高手。

    他也轻松取得十连胜以上,获得十几点积分。

    而随著时间流逝,终于,三号擂台上,第七场,厉寒被叫到了名字,他二十一号,对战第二十七号,意外的,竟然刚好遇上了凤飞飞。

    同是来自江左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