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四凶地
    叶清仙解释道:“所谓四凶,据说是真龙大陆四大绝地,其一在西幽,名为赤火流沙。据说是一片永不停歇的流沙河。任何人陷入其中,就再也出不来,直到被流沙席卷,裹入地底,成为枯骨,永生不见天日。”

    “其二是在雪域,名叫‘万度寒窟’,据说里面的气温,比之人间最低的气温还要低下几百度,别说血肉凡躯,哪怕就是金铁宝器,进入其中也会瞬间碎裂,被那里面极致的高寒冻成碎块,没有人能活著从里面出来。”

    “第三处,便是在这南溟之地,海底深处,有一处漆黑海眼,日夜散发诡异魔气,吞噬一切靠近它的生物,名叫孽海。”

    “据说,里面有外域通向真龙大陆的通道,数千年前,有一批漆黑异族,从此海眼冲入真龙大陆,大杀特杀,造成了整个南境差点成为一片废墟,后来被第一代的梵音古佛击杀,并以一页金书相镇,从此才相安无事。”

    “而第四处,好像在神王陵附近,据说有一神秘风洞,里面的罡风疾烈如刀,并伴有古怪啸音,伤人神魂,任何一人靠近,就会头痛难忍,进入其中,更会被瞬间剿杀成肉末,人莫敢近。”

    “这四大凶地,上古年间,曾经造成不小的破坏,后来被各大宗分别镇压,而其中威胁最大的,便是这孽海。日夜需要梵音寺的镇宗之宝,渡世金书相镇,才能保持平静。”

    “只是,后来魔祖出世,祸乱天下,八宗各出一宝器,组成大阵,共同镇压,梵音寺的渡世金书,也一分为二,一半继续镇压此孽海,另一半却拿去镇压魔祖肉躯,所以这片孽海,才重现不稳,时常有诡异阴风从海中流出,造成恐怖的灾难。”

    “原来如此……”

    厉寒闻言,却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当初,在围杀妖祖逻天的时候,八宗除了伦音海阁,取出镇宗宝琴相助一臂之力外,还有另外一宗,也持有宝器,那便是梵音寺。

    可是伦音海阁的镇宗宝琴,是临时抽调,用完还得还回去。

    唯独一宗,梵音寺,当时梵音寺的代理主持,地叶大师,所持的半页渡世金书,却并非自镇魔大阵中临时取来,而且用完之后,也未重归镇魔大阵,而是收回本宗,原来另有重用,要镇压此孽海。

    不然,只怕另外七宗,都不可能同意,七宗皆无宝器在身,偏只梵音寺持有半具宝器,对他们威胁太大,肯定是他们也明了,孽海的危险和威胁了。

    只是可惜……

    厉寒略微叹息了一声。

    没有想到,上古年间,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真龙大陆数万年历史,除了千年前的魔祖之乱,更久远之前,还有数之不尽的故事,这孽海便是其一。

    以前,梵音寺持有完整的渡世金书,尚能勉强将其镇压,现在金书只剩半页,这孽海,又隐隐要生乱的迹像了?

    只是不知,对这种情况,梵音寺知是不知,如果知道,是不是有应对的手段?

    或是,是除魔祖,妖祖之后,天地之间,又一场大劫的来临?

    ……

    不过,微微叹息一声之后,厉寒也就释然。

    显然,这种涉及一整个大陆命运的事情,现在还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气穴境能够参与和谋划得了的。

    孽海既然距离梵音寺如此之近,只怕他们建寺在此,便有就地镇压的意思,不可能不知道此地的变化,倒是他杞人忧天了。

    既然知道,还能安稳在此举办南境青年修士擂,显然短时间内,孽海还不会翻起什么风浪。

    纵使隐现诡氛,也有梵音寺半页渡世金书在此镇压,一有变动,梵音寺万千僧众也能立时察觉,向各大宗派求援,到时,再考虑它的危害不迟。

    厉寒倒也不是不想立即替大陆抹去这个危害,但是他也明白,这是妄谈。

    连梵音寺第一代高僧梵音古佛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要靠金书镇压,他一个小小气穴境,又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

    心有其志,但力有不足而已。

    ……

    见识过梵音寺古老建筑,隐隐感觉千年时光流逝,这天下第一佛宗的威严浩瀚。

    更知道了千魔塔,舍罪崖等禁忌之地,心生唏嘘感叹,再旁观了一下梵音寺内弟子修心问道的地方,问心堂,以及万钟殿内,法器金刚钟的奇异,厉寒隐有所得。

    再在观看过孽海之诡,以及从叶清仙处,聆听过四大凶地的秘闻之后,厉寒更加觉得时间紧迫,时不我待。

    所以,在知道了天佛坪各擂台的布局以及所在之后,他们就没有久留,直接一起回到了梵音寺,各自分开。

    叶清仙自去摩诃院,厉寒则回心经院。

    接下来,还有十余日时间,他打算趁机闭关,巩固一下修为,以及,找准时机,服下大气穴丹,趁此机会,把自己的气穴品阶,从中品提升到上品。

    到时候,擂台战上,厉寒的胜算,更增三分。

    ……

    一晃三日时间过去。

    厉寒闭关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偶尔清醒几分,叶清仙也没有再过来打扰,似是知道他在抓紧时间努力。

    心经院中,早已住满了人,剩下的人,又转去了什么其他院子,厉寒不知,也懒得过问。

    甚至除了那天第一次进来时,见识过的那几人,其余众人,都有谁,有哪些是哪一域成名的人物,厉寒一概都不过问,也懒得去打听。

    除了第一天那场小小的风波过后,苍乐圣,伍清渊等,似是接受到教训,知道梵音寺寺规森严,并不好惹之后,也就变得安份了许多,谁也没有再惹事。

    心经院中,倒是难得的安静,大家也在抓紧时间,努力提升著一切自己能提升的东西,争取在南境青年修士擂正式开始之前,多掌握几分能力,力争在接下来的大会上,一鸣惊人,扬威五境。

    日光东升西落,转眼入夜。

    一轮银盘,悬挂窗头,那皎洁的月光,照射在心经院中青石铺成的地板上,更添一份清辉。

    微风吹过老树,枝丫轻轻摇晃,在地上投下斑驳的错影。

    十八号房中,厉寒忽然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

    “终于突破了!”

    在他体内,万世潮音功运转如意,奔涌不休,似乎江河湖海,瞬间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第一层后期!

    在前往乱星湖之前,厉寒的万世潮音功,因为没有心境相辅助,修炼得很是艰难。

    他即使再刻苦,功法也似没有半分增长,那种感觉,难以体会,但他硬是凭借著大毅力,撑了过来,没有放弃修炼,但是,万世潮音功依旧只能到达第一层初期。

    直到到达乱星湖,感受星月奇辉,水光灵气,他隐有所悟,再加上叶清仙的天圣潮音曲相助,他才勉强突破第一层中期,但也到了极限。

    没有心境,终生难成大道。

    直到最终,他连用水月连心球,因果球,终悟潮起潮落的真蒂,知道势从何起,力向外生,才终于领悟到潮音心境,万世潮音功也随之走入正轨,一救命达到第一层中期后段。

    而现在,才过去不过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他终于趁著突破心境的余韵,加上不竭的努力,一举将万世潮音功的第一层,堆进到了一层后期,修为有了急剧的增长。

    现在,他修行的万世潮音功,才是真正的万世潮音功,不是没有心境时,和普通半地品心法也没什么两样的伪劣货色了。

    他有感觉,自己现在一掌轰出,体内似乎能伴随潮鸣阵阵,数重大潮的力量,叠加在一起,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伟力,轰碎天地。

    这就是地品功法,万世潮音功的奥秘。

    随著他继续修炼,万世潮音功肯定还会继续加强,到时候,威力更增。

    就是现在,厉寒也明白,当今世间,只要不是遇上同等修炼地品功法的强者,但凡半地品以下的功法,遇到自己,都会天生受到克制,胜算自然多增一分。

    这就是地品功法的威力。

    而万世潮音功既成,短时间内,也难以顺利将其推进到第一层巅峰,那便只有服用大气穴丹,一举将气穴,晋升为上品,彻底改善自己的资质了!

    想到就做。

    厉寒感受了体内新增的力量几圈,随即伸手,从储物道戒中,摸出一玉瓶。

    ——大气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