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天佛坪
    经此游历,厉寒也彻底明白过来,舍利塔其实就是梵音六院之一的舍利院。

    梵音寺中但凡有道高僧死后,都将进入舍利院火化,其骨灰舍利等遗物,就藏于其院后的舍利塔中。

    所以,舍利院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塔林,一眼望去,至少有近千座,配上郁郁葱葱的林木,让此地凭添一丝阴森之气。

    而武道碑林,就坐落在舍利塔之后,和山门后的那些碑林有所不同。

    这里的石碑,更小,更古老,似乎是久远前梵音寺一些高僧所留,上面很多有些字迹都模糊不清了。

    不过此地依旧大名鼎鼎的原因是,这里至少有近三分之一,讲述了一些古老的武学至理,让人依旧留恋忘返,不忍离开。

    只是这些道理,相较于如今的厉寒,叶清仙等人的境界来说,略过于粗浅了一些,最多涉及一些纳气,混元境修炼之法。

    所以对于两人,并没有多少帮助,没看多久,也便离开了。

    几人绕回正门,在山门前与悟玄小和尚分手,悟玄小和尚自行回去禀报,而厉寒叶清仙,却没有立即回到自己居住的宅院,而是绕道,又从另一边,朝梵音寺左山走去。

    他们已经打听清楚,梵音寺这次建筑的擂台之所在,不在梵音寺内,竟然在寺侧的万佛绝峰之上。

    万佛绝峰,是梵音寺西三十里左右,一处十分高大雄奇的山峰,峭壁林立,孤崖如削,直耸云天,与梵音山并称梵音岛两大高峰,只是比梵音峰低了少许,但更加险峻。

    此处常人行走不便,所以当初梵音寺选址的时候,选择了相对平稳一些的梵音峰,但万佛绝峰并没有被梵音寺众高僧忘记。

    经常有高僧在此山巅打坐悟道,从而得脱自在,悟得佛理,从而成就一番惊人技业。

    所以万佛绝峰之上,也留有很多古迹,都是讲经台,坐禅洞,还有伏虎崖,龙象谷等胜景。

    梵音寺这一次,就将南境青年修士擂众弟子比战的擂台,设在了此万佛绝峰之巅的天佛坪。

    天佛坪也是万佛绝峰之上的第一胜景,四面如谷,中间就是一块低矮的平整泥地,方圆约有三四里,后来被梵音寺弟子以大毅力,一块一块搬运巨岩,彻底填平,作为一个习武道场。

    旁边的绝壁之上,甚至还有梵音寺第一代高僧,梵音古佛亲手所刻的一个大大的墨写佛字,至今千年不毁。

    据说,梵音寺之所以没有把比武擂台设在寺内,而是建筑于此,一是因为此处风景不输梵音寺内,而且更加清静,没有俗人打扰。

    普通人就算想围观,也上不来,就省了许多麻烦,也免得太惊世骇俗,惊扰视听。

    二,也是因为不想众修行弟子比武的俗气,打扰到梵音寺内普通弟子的清修,从而尽量保持梵音寺内的清圣平和,慈详安乐,所以擂台外设,是最佳的方案。

    因为不属于梵音寺景观之列,而且离得还有点远,所以悟玄并不能跟随他们一起外出游历,必须立即回去复命,所以厉寒,叶清仙问明白方向之后,就放他离开,自行前去。

    两人速度何其之快,全力赶路之下,一路树树飞快地朝后倒退,最后只余残影。

    三十里的路程,两人不过花了小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到达终点。

    仰头上望,果然一派雄奇伟崛,高耸入云,三面皆石壁,只有靠近他们这一面的地方略微平缓,凭修士的轻功,可以攀登。

    远远望去,就像一根耸天入地的石柱,直通云霄,比之梵音山的梵音清圣,更显孤高绝世。

    厉寒,叶清仙没有多留,直接飞身而上,又过约摸一炷香时间左右,终于到达山顶。

    果然,但见三面环谷,苍松翠绿,古柏如盖,最后一面,则是一面绝壁,绝壁之上,离地约四十丈左右的距离,有一个大大的墨写佛字,其竖笔如剑,横笔如刀,一撇一衲,尽显气象纵横,更蕴高深佛理。

    厉寒,叶清仙一望,就觉得眼前似乎有无数经文在翻过,耳边如响梵声阵阵,脑海中都受到一阵剧烈的冲激,不由骇然。

    梵音寺第一代高僧,梵音古佛,据说修为高达引雷境,他遗留下来的这天佛坪遗迹,果然不同凡晌,有醒悟世人之能。

    放眼四望,天佛坪之上,此时已经立起五座大小不同的擂台,俱用青石为基,上铺红毯,中间一个大大的道字,旁边旗帜招展,显示出不同气象。

    周围地面,还设有数十列席位,不过肯定是各地首领,成名人物才有的座席,普通弟子,就只有站著观看了。

    擂台共分一,二,三,四,五号。二至四号,为小型擂台,四角环绕,围绕最中间一座。

    最中间那座擂台,为一号擂台,估计肯定是要先在四边擂台之上分出胜负,最后争夺南境这一代魁首之时,才启用最后一座擂台。

    能登上那座擂台的人,都是无上殊荣。

    因为时间还没到,所以现在天佛坪上,并没有旁人,厉寒等看过,心中有底,知道接下来比斗的地方在哪里后,也不准备久留,就准备离去。

    忽然,他们耳畔响起涛声阵阵,如怒鬼呼啸,声音凄惨厉烈,竟然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仿佛心头陡然一寒。

    “那是?”

    他们绕过万佛坪,朝著万佛绝峰的背面而来,到达背面,就是悬崖之后,只见底下,怒浪翻滚,汪洋无际,一片辽阔,赫然已到海边。

    这时他们才不由恍然,原来,梵音山和万佛绝峰,都是背海而立,只是,在梵音山之时,他们也听过海潮之声,却没有如此时此地如此激烈,如此诡异,莫非这片海域,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厉寒望向叶清仙。

    他不是南境本地人,就是他所在的宗门,也远在东境,本来跟南境不相关,只是这次意外因牧颜秋雪,牧颜北宫兄妹的事,来到此地,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

    但要论对南境各地各事的了解,肯定没有出身本地大世家,叶家的叶清仙所了解得多,了解得深。

    叶清仙看了他一眼,先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不过随即,想到什么,却是又不由神色一动,开口道:“我记得,曾听我祖父说过上古一则传闻,不知真假,也许跟此地有关?”

    “哦?”

    厉寒闻言,更起好奇心了,急忙催促道:“快说……”

    叶清仙却又摇了摇头道:“我也记得不是很清了,只是好像传说,真龙大陆以前并没有如此平静安稳,而是经常天翻地覆,山崩海啸,后来有高人指点,说是地脉不稳,想要安稳此地脉,只有镇其四凶,方才保持详和安稳。”

    “这四凶是?”

    厉寒似有所猜测,一指底下那片怒浪翻滚,形如漩涡的黑色海域,喃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