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剑光
    忽然,所有人想到一个问题。

    之前法可说是要苍乐圣与白千刃各接他一掌,现在苍乐圣已经战败,但白千刃可还没有开始,这一战,他接还是不接?

    如果不接,众目睽睽之下,早已应承的事情,必将引来众多人的耻笑。

    但如果接,白千刃的实力,也不超过苍乐圣多少,又怎么可能一定会赢,如果输了,可时候比不打更不好看。

    两人一个是南疆这一代青年人之首,一个却是二十年前南境魁首‘刀奇’无云子的徒弟,身份皆是不可小看,现在却对上天下第一佛宗中四律僧之一,战局的胜败更让人关心。

    “白施主,请!”

    法可一掌战胜了南疆青年一代的魁首,却并无多少欢愉或得意的神色,表情依旧平静如昔,不见一丝波澜。

    他站在原地,僧袍无风自动,隐有梵光流转,微微转头,望向六号房间的方向,合十躬身说道,神情依旧慈悯而静默,但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了。

    那一袭看似普通的僧袍之下,隐藏著的却是让天下雄才皆望尘莫及的力量。

    “哼!”

    陡然,六号房中,传出一声冷哼,白千刃的声音莫名响起,“梵音四僧,果然名不虚传。”

    话声方落,白光一闪,整个六号房中,如同陡然亮起一日,一道剑光,穿窗破户,疾向法可奔袭而来,其猛如雷,其疾如电。

    “幽罗闪电剑!”

    法可站立原地,不动不恼,面对这来势惊人的一剑,依旧双掌合十,点头微笑。

    “不愧是无云子施主的高徒,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超过他巅峰时的威力,不过,无云子施主,善用的可并不是剑。”

    “嗡!”

    他张口猛然一吐,瞬间,一道奇异的音波,如同一枚金色的字符,猛然轰出,撞在六号房中飞出来的那道剑光之上。

    下一刻,“砰!”

    一声闷响!

    整个心经院中,陡然一亮,所有人都不由捂住了眼睛,下一刻,劲风四溢,吹得众人的衣袍猎猎作响。

    待光芒散去,众人再看时,却见六号房间,依旧静寂不动,再无声息,而站在原地的法可脸颊之上,却不知多时,多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死寂!

    绝对的死寂!

    沉默。

    然后又是久远的沉默。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这个结果。

    法可之前说的是,苍乐圣与白千刃各接他一掌,此事就此解消。

    苍乐圣也是应约做了,结果惜败而归。

    但现在,白千刃却不按常理出牌,他率先发动攻击,竟然一剑藏锋,直接破窗而去,攻击法可僧人,抢先发招。

    同样是一招之约,结果大不相同。

    法可仓促之下,虽然也接下了他这一招,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白千刃的那一剑中,还隐藏了其他的变化,他轰碎的,不过是一具陡具虚影的假形剑气。

    当这一剑被轰碎时,另一道隐形的剑气,已经飞至法可身前。

    他最终还是感应到了,但是仓促闪避了一下,虽避过要害,却终因距离太近,仍没有完全避过,脸上被那道剑气割出了一道血痕。

    这一招说不上是谁胜谁败了,毕竟白千刃胜之不武,用的是偷袭。

    但明面上,却的确是法可败了,一剑破颊,颜面尽失!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虽然被那一剑割破了一分面颊,但法可僧人,竟然仍旧保持著安宁祥和的神色,既不惊又不恼,反而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

    “是贫僧想差了,白施主这一剑,施展的不是幽罗闪电剑,应该是附影随风剑吧,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确是一门上古流传的神奇剑法。”

    “贫僧输了,今日此事,就此揭过,苍施主,白施主,都可安心休息了。阿弥陀佛!”

    说完,转身便朝门外走去,竟然再也不回头看众人一眼,也没有伸手去擦面颊上的剑痕,但神奇的是,随著他的走动,他左面之上,竟然隐隐闪过一层淡淡的金光。

    下一刻,这层金光倏忽一闪,法可面颊上的剑痕,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众人睁大眼睛,看著这神奇一幕,忽然莫名觉得梵音寺真是可怕,一名三代僧人,实力不消说,光只这手神忽其神的自愈术,就让人震惊不已。

    对梵音寺的敬畏,不减反升。

    显然,之前法可并未用全力,不然,他若认真起来,抢先开启防御气罩,不管白千刃这一剑是真是假,都不可能伤到他分毫。

    但现在,他却因此败了,却并没有因为此而有半点恼羞成怒,而是大度的直接遵守信诺,转身离开。

    并且离开之前,还赞叹过一句白千刃的剑法之高超,这让人不禁赞叹他有大将之风的同时,也对他的好感倏升。

    之前闯院带来的不愉快,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法可离开了,跟随著他一起来的四尺堂武僧,亦随之离开。

    心经院中,再次恢复了寂静。

    如果不是一地的残破,只怕众人都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幕。

    有人望望二十号房间,再望望六号房间,忽然心生沮丧。

    其实这一战,受震撼最大的,不是对梵音寺的敬畏和好感,也不是对这一战的惊彩和逆转而拍掌叫好,而是忽然发觉,自己与刚才出手的两位,不管是胜是败,都不是自己能挑战的存在。

    不管是苍乐圣的紫雷掌力,还是白千刃的附影随风剑,都是修道界中顶尖的绝学,众人没有一个,敢言自己就一定能战胜,甚至恐怕,在这一掌或这一剑下,在这心经院中的大部份人,都必将败北!

    这就是他们与顶尖青年高手的实力差距吗?

    ……

    十八号房中,厉寒也收回头。

    把刚才一幕深收眼底的他,同样惊叹于苍乐圣和白千刃的实力,不管是胜是败,是耻辱离开或偷袭得胜,但公认的一点,他们的实力,都得到众人承认。

    这让他的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警迫感。

    苍乐圣和白千刃,虽然在各自地域都算绝顶天骄,但放在整个南境,也就前五或前十的实力,而且排名还得靠后。

    两人尚且如此,如果厉寒对上更强的人,是不是一定能获胜?

    如果最终惨痛失败,就失去了他参加这五境青年修士擂的最大意义,无缘进入真龙王朝的秘地——传承村,获不得一次全方位提升自己的机会。

    很可能,也是他进入法丹境界的最重要的一次机会。

    他不能错失。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