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佛陀忏罪掌
    “好。

    黄衣僧法可点头微笑,脸含,目光柔和,一点也看不出佛祖金刚怒目,却依然给人一种明王宝相的感觉,他望向六号和二十号窗口,施施然开口:“不知道两位施主,哪一位先试?”

    “我来吧!”

    沉吟片刻,最终,二十号房中,响起苍乐圣那清彻悠远的声音。

    他也知道打头阵比较容易失败,比较容易惹来众人笑话,不管是胜是败,下一个应战者都有得到观摩的机会,所以他自然也不乐意第一个。

    只是他无比清楚的知道,如果想要白千刃这种冷酷淡漠的人,自动开口要求打头阵,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与其大家徒留在这里尴尬,还不如自己主动开口,应承下这门差事。

    毕竟,这次事件,说到底,的确是因为他表弟伍清渊挑起来的,白千刃不过是意外中枪。

    现在伍清渊重伤不起,他如果还不出面,南疆三族的威名,将坠得不忍卒视,让人鄙夷和唾弃,这将代表南疆声名的苍乐圣,自然是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惧怕法可。

    相反,他反而要借这一掌立威,让梵音寺,也让天下群雄知道,南疆虽小,他苍乐圣,却不是平凡人物,这一战虽然来得意外,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也未必不能用这一场战斗替自己扬名。

    所以,他无惧先挑战后挑战,昂然开口。

    “那就请苍施主出来,走入院中吧,不然拳脚无眼,伤到门窗,那就是小僧的罪过了!”

    法可双手合十,低眉垂目,浑身气息晦暗不明,似乎陷入另外一重空间,身上隐隐散发出一丝丝光明的味道,竟然给人一种清净慈悲之意,淡然开口说道。

    “也好,能用一掌了结此事,乐圣欣然从命!”

    随著话声,“吱呀”一声,终于,二十号房间的大门从内打开,苍乐圣一袭蓝衫,衣袂飘飘,目光明亮,神玄气淡地从中走出,来到法可对面二十丈站好。

    “苍施主,小心了,小僧这一掌,名为佛陀忏罪掌。”

    话声方落,他轻飘飘一掌打出,似乎没用什么力,也没做什么准备,浑身上下,气息如掌,就像普通凡人练习一些庄稼把式一样,随便的一掌拍出。

    但是,当看到这一掌之后,原本一直神色轻松,甚至自信满满的苍乐圣,忽然脸色大变,神色陡然凝重起来,浑身衣衫顿时一鼓,里面如涨风帆。

    下一刻,他“嘿……”的一声,沉腰坐马,双拳紧握,脸上紫气一闪,然后右拳上捣,一拳轰出。

    “轰!”

    天空之上,乌云翻涌,小小的心经院中,倏忽之间,竟然似乎闪过一丝滚滚雷音。

    一道道紫色的强劲电流,在苍乐圣的这一掌中心汇聚,然后轰向对面的法可僧人。

    南疆苍家,千年秘传,紫雷掌力!

    “轰!”

    一声沉闷的轰响,土石飞溅,沙尘飞扬,在院中正准备看热闹的众人,心头陡然闪过一丝警兆,然后各个蓦然脸色一下大变,纷纷朝后退去。

    “砰!”

    一刻钟后,当尘土四散,众人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再仔细看去时……

    却见漫天黄尘飞扬中,法可依旧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在他与苍乐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坑洞。

    但有所差别的是,苍乐圣明显退后了几步,站在坑洞边缘,脚下一片凌乱,碎石铺地,衣衫下摆也沾了数缕黄泥,嘴角边更隐现一丝血迹。

    显然这一掌,并没那么好受。

    而法可,依旧平静如昔,低眉垂目,站在那里,出招的手也已收回,似乎从来没有动过,也没有出过什么掌力。

    他双手合十,看向对面的苍乐圣,低念一句:“阿弥陀佛!”

    如果只看苍乐圣,众人分辩不出胜负,但再看法可,胜负立分。

    因为此刻,他所站之地,一片平整,向外延伸出三丈,都是完整的土地,没有受到分毫波及,似乎另有一股力量,一直在保护著它们,不受掌力冲激所毁。

    所以,本来是平等对峙的两人,一个因为地面下陷,变成了站在下方,一个却保持原来地形不变,自然居高临下!

    两对比脚下痕迹,不难看出,这一掌,苍乐圣吃了点暗亏,而四律僧之一的法可,则毫发无伤。

    “噗!”

    苍乐圣本来优雅自信的神色,本来还挺得意,认为自己虽然中了一掌,但很快将掌力化去,并且将掌力化成淤血吐出,而对方中了他倾尽全力的一掌,肯定要身受重伤。

    然而再一抬眼看去,他顿时如遭雷击,脸色陡然一白。

    “怎么可能?”

    然而,站在下方,仰望前方上处的黄衣僧法可,终于,苍乐圣深吸了一口气,将有些翻涌的气血压下,无比落寞的道:“苍某输了,任凭处置。”

    心下,却是无穷无尽的屈辱和仇恨。

    而原处,法可云淡风轻,似乎不曾看见分毫,只淡淡摇头:“苍施主家传的紫雷掌力,也非同小可,小僧这一掌,不过是占了地利,人和而已,易地而处,未必能有今日局面。”

    最终,他点点头,道:“南疆苍家,果然不愧是千年大族,小僧先前有言,苍施主只要能接下小僧一掌,此事就此罢休,既然施主已经受完此掌,小僧就代表梵音寺在此宣布,此事再不追究,施主回去吧……”

    “嗯?”

    苍乐圣没有想到,对方明明胜了,忽然又一言轻轻放过自己。

    他抬起眼,复杂地看了对方一眼,忽然明白了,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对自己等人怎么样,他之所以逼迫自己等人,并提出一掌之约,就是为了利用自己,树立梵音寺的声威,拿自己当标榜,立下规矩,让别人今后不敢轻易逾越。

    一掌,轻易击败自己,已显梵音寺能力。

    再一言,轻松抹过这件事情,却又显示了梵音寺的宽容,反而只会更让人敬畏。

    没有想到,年年打雀,到头来却被雀给打了,被对方给利用了。

    一向自诩智计,还打算用对方来成全威名,没想到自己居然轻视了梵音寺的四律僧之一,苍乐圣忽然疯狂想笑,不过理智最终还是让他抑制住了,他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似乎要把对方记在心中。

    然后这才一抱拳,道:“谢过法可高僧的宽容体量,苍乐圣与南疆两族,必不忘今日之恩。”

    说罢,也无颜再在原地待在去,伸手一抹嘴角的血迹,强撑著,走回二十号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房门紧闭,再无声息。

    众人皆默,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场中的气氛,近乎沉寂。

    想到了梵音寺四律僧肯定修为惊人,但也没有想到,惊人到如此地步。

    没想过苍乐圣一定能赢,但也没有想到,他败得如此彻底,如此显目。

    一掌之差,让众人心中也如划下了万丈落差,让他们茫然无措,忽然对自己的信心有了动摇。

    连南疆第一人苍乐圣,都接不下对方一掌,自己这些以往自诩在各自一域都是顶尖天才的他们,在梵音寺这等天下大宗的一个戒律僧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难道,这就是自己,和顶尖宗门弟子之间的差距?

    忽然,不少人灰心丧气,也有更多人,为苍乐圣居然能接下法可那一掌,而吃惊。

    现在看出对方不平凡,但苍乐圣,虽然败了,依旧接下了法可那含威的一击,显示出远超众人所有的修为,同样让人不由侧目,为之震憾。

    不过败了就是败了,今日一战,梵音寺声威大盛,而众弟子,再也不敢轻生傲气,觉得天下佛宗,也不过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