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一掌
    “不错。”

    二号房中,一个妖媚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却带著一丝讥嘲。

    “梵音寺身为天下第一佛宗,本事不知道有多少,但这规矩倒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真的很大,和本姑娘的脾气一样大。”

    “想要请我们出来,本姑娘正就在床上躺著呢,你们自己来请吧……”

    只听此声,不难辩出,正是之前出声调戏伍清渊,那个神秘可怕的江右第一奇才,‘红花鬼女’师玉奴。

    房门未开,她的声音从中飘出,给人无限诱惑的同时,也显出了她的冷清和对梵音寺规矩的挑战。

    这件事虽不关她的事,但她毕竟有从中参与,如果真追究起来,她也是肇事者之一。

    但她现在,却直言点明,自己正躺在床上,想要她自己走出来那是不可能,但要梵音寺的几个和尚进她的房间把她从床榻之上“请”出来,这却又有些,有些……为难那些和尚了。

    众人忍不住想笑,但也暗暗解气。

    要知道,她虽有无盐之称,但毕竟曾经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只是后来才被别人毁掉容,其身姿肤色,依旧是上上之选。

    再加上,谁也不知道她在房中躺在床上干什么,正穿了什么衣服或是干脆没穿衣服,这一下这些和尚要是想要抓她,却还是闯到她房中再到床上抓她起来,如果偶然看见或摸到什么不该看或不该摸的,到时那就罪过大了。

    梵音寺既然号称戒尺,四戒问心,行有所戒,如果他们为了处罚犯戒之人,却连累自己也犯了戒律之一,那就闹笑话了。

    “嗯,师施主……”

    众僧为首的黄衣戒律僧法可,闻言眉头微皱,淡淡说道:“梵音寺行事,绝对公正透明,不偏不倚,要求各位出来,也不过对一下质,如果确有违规,自当按寺规惩处,如果没有,也不会冤枉各位,如果师施主真要一意刁难,那就不要怪法可辣手摧花了。”

    “哼!”

    闻言,师玉奴沉寂了一下,竟然再不说话,以沉默对抗梵音寺的行法。

    “各位施主呢,也是和师施主一样的意思么?”

    目光扫视过各围,可是整个院子,虽然有十数个窗户同时打开,但最终走出来站到他面前的,仅只花鹏海一人,而且也是质问不是配合。

    至是闹事之首,伍清渊,苍乐圣,更是一言不发,至今未出。

    法可神色严肃,不愠不怒,只是淡淡地扬声说道。

    他话声出口,六号房中,依旧一片死寂,只有一声淡淡的冷哼传出,显然白千刃也并不认帐。

    而沉默了一下,二十号房中,传出苍乐圣那悠远清越的淡淡声音。

    “法可大师,乐圣并无意侵扰贵寺规矩,只是小弟无礼,有所僭越,但并非出自本心,并非针对梵音寺而来,既未酝成大的事故,还望梵音寺偶开佛心,放他一马,乐圣这里代南疆苍,伍二族,谢过梵音寺的大量。”

    声音虽出,不过大门依旧紧闭,甚至连窗户出不曾打开一分一毫。

    显然,不管是‘绝命相士’苍乐圣,还是之前一剑受到重伤的伍清渊,都没有要出来,或是接受梵音寺的垂询和质问的意思。

    这又是给梵音寺的执法僧出难题了。

    如果真要按规矩来,这院中的,无不是各域的绝顶天骄,身后要么有著某个闻名已久的大人物,要么背景深厚,真要强硬的动手,将两人抓出来,不说他们会不会反抗,就算不会,也会大得罪人,只会让梵音寺八面树敌。

    可如果不追究,让人在梵音寺内部闹事,却不制止和惩罚,在这个南境青年修士擂举行的重大当口,只会让人觉得梵音寺软弱可欺,执法无能。

    尤其是,在唯一的法丹境寺主离寺未归,不知所踪,上一任寺主又死于仙妖战场,妖祖逻天之手,门内第一弟子梵空冥,亦丧生于那一场战役中,正是梵音寺声望最弱,最欲维持门派尊严的时候。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示弱,就真要让人觉得梵音寺青黄不接,无人主持大位了。

    “好。”

    听见苍乐圣给法可出的难题,众人本来以为法可会犹豫,会为难,但没有想到,他竟然一口答应了苍乐圣的要求。

    就在众人纷纷意外,以为梵音寺是不是真的支柱全倒,底气不足的时候,法可的另一番话,却令他们又不由一怔,接著纷纷面露异色。

    对梵音寺的尊敬,也多了许多。

    “苍施主刻意要给小僧出难题,小僧忝为梵音寺执掌刑律的四律僧之一,如果处理不好,罪不容恕,小僧办不了事不要紧,丢了本寺的名声,小僧哪怕下无间地狱,也是担待不起的。”

    “不过,既然苍施主提出了,南疆苍家,伍家,又的确是千古名族,如果要说梵音寺一点礼让都不给,也说不过去。”

    “这样吧……”

    顿了一顿,他的目光从唯一站在院中的花衣青年花鹏海身上掠过,然后扫过二号房,六号房,十八号房,最后停在二十号房的户上。

    “本僧有两条路给你们,一,要么我直接冲进去拿人,到时候,如果再反抗,就不是现在这点问题了,到时别怪小僧下辣手。”

    “二,各位不都是自诩七域天才么,那这样,小僧法可,不过梵音寺第三代弟子,如今修为,也不过到达气穴巅峰,并不在诸位之上。”

    “那这样,苍施主,白施主,各受贫僧一掌,如果能接得下,小僧立刻就走,今日此事,小僧一肩担下。”

    “嗯?”

    心经院中众人,面面相觑,有些诧异,万万没有想到,法可居然提出了如此一个规则。

    法可虽然是梵音寺中有名的武僧,而且执掌四尺堂,肯定实力惊人,只怕在整个梵音寺中,都能排在前二十之列。

    但院中之人,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可以说,他们都是聚各域之精华,天地之灵萃,是各域最为杰出的一小批人,说他们的实力有多高,全部不敢夸言,但像苍乐圣,白千刃这两位,各域顶尖之天骄,实力绝不在老一辈顶尖强者之下。

    不说修为不在法可之下,就算在,他们也每一个都有越阶,甚至有的能越数阶挑战的能力,现在法可却忽然说,只要两人各接他一掌,此事就此罢休,这却让人有些嗤笑,甚至认为梵音寺是在故意为他们解脱罪责了。

    二十号房中,静寂了一下,显然苍乐圣也没有料到,法可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解决办法。

    不过沉吟了一下,他不可能直接跟法可走,不然,南疆苍家的大名,也会大大受损,但他也知道,如果不做出一点让步,也没法交代,梵音寺不可能善罢干休,空坠威名。

    因此,法可说的一掌,是最佳的恰解决办法。

    而且天才都是自傲的,他自信,别说接法可一掌,就是十掌百掌,甚至全力施为之下,战胜他都不是什么难事,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对法可所说的一掌,毫不在意,甚至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好。”

    最终沉吟了一下,他答应了法可的要求。

    “白施主呢?”

    听见苍乐圣答应,其他人尚在沉吟之间,法可面色不变,转而问向六号房中的白衣按剑青年。

    “好。”

    开始依旧寂然无声,过了半晌,才听一个冰冷冷如同刀石般的声音从六号房中生硬传出。

    “可以。”

    听到苍乐圣与白千刃俱已答应法可的挑战,一时间,全院群情激奋,不少人从房中走出,想看看梵音寺四律僧之一的法可,到底有多大的能为,有信心一掌把苍乐圣和白千刃降服,或者看看苍乐圣和白千刃到底如何厉害,抵不抵得住梵音寺顶尖武僧之一的法可的一掌之力!

    就连十八号房中的厉寒,也走到窗前,借著打开的那道缝隙,朝外看去,并没有要参与里面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