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神秘六号客人
    如果真是她,那这届南境青年修士擂,就更加热闹了,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来了。

    目前在场,便有南疆三大族之一的伍家弟子,‘红衣赤剑’伍清渊,江北玄衣阁的少主人,‘笑里藏刀’花鹏海,江右之地,令人如雷贯耳,却又如避蛇蝎的独行修者,‘红花鬼女’师玉奴……

    再加上已知已经住入梵声院天字号房的江左第一人,‘江左游龙’衣胜雪,以及其他数十位鼎鼎有名的各境大高手,这一届南境青年修士擂,一点不输于上几届,甚至犹有过之,因为真的是群星荟萃,英才辈出。

    伍清渊虽然在南疆也算有点名声,但地位却远远不如花海水家,和龙山苍家两大族。

    所以他的地位,在南疆青年一辈中,最多排在第三,甚至连前五都进不去。

    因为水家苍家,各自都有好几位天之骄子出世,偏只伍家这几年,青黄不接,仅有一个伍清渊,也就算中上资质,硬被培养到了如今的地步。

    在南疆他骄纵惯了,因为伍家这几年资质出众的弟子没有,所以他成了众人的中心,被抬得很高,各种捧著,难免就养成了唯我独尊的习惯。

    只是他也并不傻,不然也不能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知道南疆和整个南境还是有差距的。

    在南疆那一亩三分地上,水家最杰出的那位人物,据说数年前发了失心疯,自请出族,隐姓埋名,去参加了仙妖战场,至今未回,不知生死。

    所以水家,只要那位姑奶奶没有回来,他不怕任何人。

    而苍家,更是伍家的通姻之亲,他和苍家年轻一辈第一人是姑表之亲,自然更不会起冲突,其他人,冲著伍家的面子,也不会太过为难他,这一来,在南疆,他自然是横著走。

    但到了整个南境,南疆也就不过七分之一,甚至连七分之一地域都不到的一小块地方,面对那个足以堪比他那位表兄苍乐圣的人物,‘红花鬼女’师玉奴,他自然未战先怵了几分。

    因此听到对方的话后,他的表情便是不由一僵,然后想乐呵乐呵几句,遮掩过去,却怎么也抹不下这个面子,说不出口。

    不过,他倒也有点急智,眼珠一转,打算再次动用‘转’字诀,花鹏海和师玉奴他惹不起,但是,另外两个人,总不可能一个他都惹不起吧。

    整个南境,也不可能个个都是顶尖天才,来此的一百多人中,最多也就十来个排在他之上,还有上百个肯定都要敬畏他伍家之名,对他鞠躬讨好呢。

    想到这里,他话语一转:“哼,好男不跟女斗,既然你不再开口,那便算了。小和尚,六号房,十八号房间中的主人呢,我就要这两间房之一了。”

    说完,又气冲冲地瞪向那灰衣知客僧,显然是责怪他办事不力,这么久还不把另外两间房的主人喊出来。

    “小僧……这……”

    灰衣知客僧茫然失措,不知茅头怎地又转到了自己的头上,这一刻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其他人,见伍清渊认耸,不敢对花鹏海和师玉奴怎么样,却转而欺服一个梵音寺的杂役僧,都有些不屑,不过也都乐得看热闹,谁也不管,想看看梵音寺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此时,一直待在屋中,才刚刚打坐没多久,就被外面的风波吵醒,接著听到一个青年的嗓子在嚷著要跟六号,十八号房间的主人对换,那知客僧无法办到,又不敢违背,满脸苦色,只有在那里唯唯诺诺,心下便有些不喜。

    他推开房间走了出来,皱了皱眉,只一眼已经把事情的真相猜得一清二楚,他扫视了一眼那拿著灰衣知客僧衣领的红衣年轻人,淡淡开口道:“是你说要跟我换房间?”

    “不错,是本大爷……”

    见厉寒貌不惊人,不像传说中南境已知的任一顶尖青年高手,伍清渊顿时放下心来,也是啊,哪有可能个个都遇到花鹏海,师玉奴这等顶尖天才,终于遇上一个可以被自己修理,欺服的对象了,他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

    厉寒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其实对于住在哪个房间,他并不是怎么在意,只是这红衣青年的气焰太嚣张了,而且为人过于狂傲,让他有些厌恶。

    想了一下,他开口道:“这样吧,你不是说六号,十八号你要任选一间吗,那这样,你去问下六号房的主人,如果他愿意跟你更换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他实在不愿,我就将我的十八号房送你。”

    只是一间房间而已,犯不著因此弄出一场风波,虽然他也不愿凭白无故的跟人更换房间,但却不愿意在大赛到来之前,凭添变故,而且这般为难一个知客僧,也不是侠者所为。

    伍清渊眉头一展,顿时傲气上扬,斜睨了厉寒一眼道:“当真?”

    “千真万确。”

    厉寒平静地开口道。

    他可没有谜信的情结,所以对于这等小事,自然不放在心上,虽然给人软弱可欺的形像,但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伪装的手段,而且真不值得大费周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终于遇上一个不敢得罪自己的了,伍清渊心满意足,接下来,不过是一个像征性的询问而已,因为厉寒已经说了,不管六号房现在居住的主人愿不愿意更换,愿意,他就如愿住进六号,不愿,也有一个十八号的傻子已经在那当备胎了。

    感觉到扬威吐气,恨不得全场的目光都凝注在他身上,他得意洋洋,朝著六号房间那边走去,旁边,那名蓝衣青年微微犹豫了下,伸出手欲抓住他,却没抓住,他已经走得远了。

    蓝衣青年眉头微微皱了皱,看了眼厉寒,最终却摇头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了。

    而其他人,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看向伍清渊所去的方向,也好奇这六号房间中,居住的是一个什么人物。

    俗话说知已知彼,百战不怠,这六号房中的客人,一向神秘,据说自从进去后,就没出来过,便连知客僧要送上衣物,都是屡次不受,颇受人怀疑,是不是里面的人得了急症,还是身染重病,不好见人的。

    伍清渊走到六号房间之下,见门窗紧闭,里面静无人声,几乎是死寂一片,不由心中暗喜,这人果然识趣,见到自己来了,居然如此害怕,连呼息都不敢发出了。

    他抬起手掌,对准六号房间的窗户,用力就是“砰,砰,砰……”几声砸了下去,大声道:“来人,开门,给本少开门……”

    原地,蓝衣青年眉头皱得更紧了,隐有一丝不祥预感。

    而其他人,却没他这种感应,依旧纷纷笑嘻嘻的,或在房间,或走进院中,打量著六号房前的那一幕,同样认为下一刻那个六号房中的主人就会走出。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料到,甚至厉寒都陡然觉得心神一凛的是,房中先是依旧寂静,但到敲窗声达到第三次时,里面如同白光猛然一亮,然后一道掌力破窗飞出,正中拍窗嚣张的红衣青年伍清渊。

    接著,红衣青年毫无防备之力,如同一只破布袋,“砰”的一声,就被拍飞而出,半空中脸色瞬间转作苍白,“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直到此时,六号房中,才有一个冷漠无情的声音,淡淡响起:“滚!再敢来犯,死!”

    只此六字,再不多言,六号房中重新恢复了死寂,但所有人,却俱是面色大变,知道遇到了顶尖天才高手,不然,纵然伍清渊不察,好歹也是气穴后期修为,南疆大名鼎鼎的人物之一。

    不然这一掌飞出,他不可能毫无所觉,更直接击中,倒飞出去。

    这六号房中的人,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