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身法大进
    连日以来,厉寒与叶清仙都是白天赶路,晚上休息。

    好在他们速度极快,江右虽然离南海有不小距离,经历约小半月左右时间,终于还是渐渐靠近南海。

    每到夜晚,厉寒就待在自己的房屋中,哪也不去,闭关苦参这卷地品身法奥义残卷——无影神功。

    无影神功,讲求的,便是将自己的影子,用极致的速度抹去,其中蕴含的身法奥义,便蕴含有一丝影之奥义。

    而厉寒之前修炼的伦音海阁第一身法,‘清虚四重影’,虽然只是半地品,没有蕴含奥义,但恰恰,也是与影子有关。

    而厉寒明白,清虚四重影这门半地品身法若是要进阶,便必须参透那一丝影之奥义,才能得到进阶,成为媲美地品的顶尖身法。

    而这十余日时间,夜晚参悟,白天试验,将其融入身法中,果然渐有所悟。

    厉寒打定的主意,就是要在抵达南海之前,将无影身法之中的影之奥义参悟清楚,将其融入清虚四重影身法之中,哪怕只是一丝,也能对他接下来的战斗,起到极大的帮助作用。

    而这,首先,就要弄明白,清虚四重影与无影身法之间的差别。

    有了差别,才能求同去异,将其融汇贯通,成为一门最为适合自己的身法。

    清虚四重影,讲求的是借用风的速度,将身法催化到极致,身法越快,身后形成的残影越多,第一重境界,便是第一重影,第二重境界,便是第二重影。

    一直到第四重,也是最巅峰,便有四重残影。

    但无影神功,恰恰相返。

    无影神功,追求的不是残影的多少,而是消灭所有身影,甚至连自己的本身都有别人的视界中消失,这其中要求的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不过这也是这卷地品奥义残卷的珍贵之处。

    一个有影,一个无影,看似不相关,甚至南辕北辙,互相违背。

    其实恰恰相返。

    因为厉寒明白,无影,其实是有影的最高境界而已。

    人行世间,哪怕你再快,哪怕你修炼的身法身影再虚无,甚至借助各种辅助手段隐藏,看似做到无影,其实也还是有影子的。

    只不过有些人看得到,有些人看不到,而有些,是因为身法的主人,已经将影子修炼到,快速至别人已经瞧不见了,所以才产生了无影的错觉。

    所以,无影绝不是真的没影,清虚四重影也不是残影越多不越好,而厉寒要做的,就是将两者融合,形成一门新的身法。

    或许便是他之前认为的清虚七重影,清虚八重影,甚至直到第九重影,十重影,一百重影……

    也有可能,返璞归真,最后所有残影都归于一体,然后虚淡消失,朝无影的境界转化,这便要看厉寒自己的融合程度,和是以何为主了。

    ……

    眼睛注视著手中的淡蓝残卷,眼前仿佛闪过千百个不断跳跃,奔跳,飞动的人影。

    而这些人影,最后同时慢慢虚淡,最终消失。

    这已是厉寒这十余日以来,每晚必见的影像,而他的心灵,也仿佛在这样的影像中,得到什么升华,又有什么新的感悟。

    一夜过去,天光再明。

    “吱呀!”

    房门推开,同样是修炼了一夜的叶清仙,推开房门,就见厉寒正好也于同一时间,推门而出,两人相视一笑,都感觉得到对方,在这一夜之中,又有了新的收获。

    不过厉寒参悟的,是无影神功,而叶清仙,参悟的则是准备以流仙晚箫,来奏出同样的天圣潮音曲这道语琴楼三大琴曲之一而已。

    “走吧!”

    两人也没有经过前台,直接一跃身,从二楼屋檐之上飞起,然后趁著晨光曦微,街道上还没有什么人之际,已经飞速离开了这座小城,继续朝著南海梵音寺的方向赶去。

    途中,厉寒的身法越发飘渺,越发轻灵,有了一种奇异的味道。

    到最后,即使他不催动覆雨腾云靴,也没有使用爆发秘技,青气燃魂诀,身法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残影越来越多,渐渐到了六道,七道,八道……

    可是,八道之后,却不是再增多,而是越变越淡,越变越淡,最后如果不是眼力锐利,甚至观察不到。

    这让一路跟他同行的叶清仙,不由震撼无比。

    她没有料到,将一卷地品残卷扔给厉寒,竟然真的给他参悟成功,而且融入了身法之中,她也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要等自己,凭厉寒此时的速度,或许根本用不了十几天之久,早就到达南海,进入梵音寺的大门了。

    不过幸好时间还早,不用著急。

    离开乱星湖之时,三个月时间不过花去一个半月左右,还不到两月,所以两人还有十余天时间,并不著急。

    就在这样的修炼与赶路之中,时间过得极快,一切似乎却又极为充实。

    便连厉寒的修为,也在随之隐步增长著,速度更是越来越快,最后要不是刻意放慢速度,叶清仙根本赶不上他。

    又过三四天,终于,在这一天,两人眼前一亮,已经慢慢靠近了大陆的最南端,前方出现水天一线,大海茫茫,无数海鸥在其上翱翔。

    海风吹来,令人心旷神怡,心胸顿时开阔。

    再放眼望去,一座黑压压的巨大海岛,矗立在其中,仿佛上通天地,让人看到,不由自主心灵产生极度的震撼之情,更有膜拜。

    这便是南海,也名南溟。

    而那座海岛,便是梵音山所在地,梵音岛,也是天下八大宗门之一,梵音寺的道场所在地了。

    梵音寺!

    隐世八宗之中,唯一一个以佛门为主,教导人惩恶扬善,摒弃恶欲的门派,在整个南海一带,更是有著万家生佛的美称。

    而靠近南海,厉寒与叶清仙也渐渐发现,沿途出现的青年修士越来越多,越多越多。

    显然和他们一样,这些人也是为参加十年一度的南境青年修士擂而来。

    这些人或是只身单影,或是结伴而来,就这短短片刻间,厉寒与叶清仙两人,就看到不下十波。

    甚至有些人,也不单是来参加,还携带了亲朋好友,还有些人,则是纯粹过来围观这一场天下罕有的盛会的,因此老老少少,各形各色的人都有。

    他们到了南海附近之后,就会有一艘艘小船,载著他们前往大海之中的那座海岛,然后进进梵音寺中,等待半月之后的那场盛会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