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神秘兰花
    “开始讨论分配之法吧!”

    环视四周,除了那具博天鼎,以及这六个丹瓶,整座药房中,并无其他任何值得重视之物,所以两人也不准备多耽搁,直接开口道。

    却不想,几乎是异口同声。

    见状,两人又不由同时一怔,随即又相视一笑,还真是心有灵犀。

    “那便开始吧!”

    最终,还是叶清仙先点了点头,点头拍板道。

    “好。”

    厉寒,叶清仙两人,将六枚药瓶,同时放置在那具博天鼎旁观,然后对视了一眼。

    刚才说要分配,此时,真面临分配的问题,两人却又不由有些迟疑起来。

    七样物品,无论是博天鼎,还是六样灵丹,宝丹,都是价值连城之物,说是其中任何一种,都足以引起别人的激烈争夺,流血争斗,让人眼红。

    他们一样也放不下,一样也舍不得让给对方。

    可偏偏,这却是他们共同发现,必须进行分配,这一来,就涉及到取舍,以及妥协的问题了。

    怎么争取,怎么分配,还真是一个难题。

    “博天鼎,是这殿中最珍贵之一物,所以此物单独放在一边,我们先按丹药进行分配吧。”

    最终,叶清仙看了眼前方那漆黑巍峨的大鼎,提议道。

    “也好。”

    厉寒目光一闪,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犹豫地赞同道。

    因为和叶清仙一样,他也在犹豫,在迟疑,不知道到底应该争取哪些,舍弃哪些?

    放弃其中任何一样,都会让他心疼,但是,这却是势在必行之举,那只能按重要性的先后来争取。

    但是他需要的,可能对方也需要,这就需要一种双方都共同认可的分配方法,不然,最后可能势力水火,变成仇敌,那就不美了。

    两人本是共同探索这乱星湖底,得到宝藏,本是应该大喜的事,但一旦因此大打出手,甚至生死相拼,那反而是一件祸事。style;

    “我看这样吧……”

    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叶清仙率先开口。

    “方才得到玄血果之时,我得三颗,你只得两颗,我已有前言,等下如果再有收获,你多得一份。”

    “现在既然分配有艰难,我看不如你我各自挑选,你多得一份的条件改为由你先行选取,最后互相协调,只要相差不是太多,我都没有问题。”

    “好。”

    厉寒闻言,也是点头,毫不犹豫地答应。

    因为这也是他想出,能有的最好的解决之法。

    而且叶清仙的这提议,明显是对他多有便利,让步许多,他自然不会不答应。

    刚才的几颗玄血果,虽然也算珍贵,但放在这几样丹药,宝鼎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为此,却换得了一项先行选择权,这无异于是得到了千百倍的好处,厉寒又岂能拒绝得了。

    而叶清仙,面对如此利益,却居然依旧能保持如此谦和态度,不为重利所迷,更说明,这个人值得深交,此次帮助她一探这乱星湖之秘,是真的值得了。

    不过,目光一闪,厉寒还是不愿意独占如此便宜,让叶清仙看清。

    拥有先行选取权,大气穴丹已是他囊中之物,至于其他的,那便看天意吧。

    所以,他却又随后开口道:“这样吧,我也不能独占叶姑娘如许多的便宜。这样,我先选一次,你再选,作为第一轮。随后第二轮,我们便倒过来,你先选一次,我再选,如此循环,谁也不占谁多大的便宜。”

    叶清仙闻言,目光注视在厉寒的脸上,过了片刻,冰冷如雪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光彩夺目的微笑,如同百花盛开,开口道:“好。”

    她没有再多说一个字,但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之中。

    经此一事,两人互相之间,友情深厚了许多。

    如果说之前,只不过是一桩交易,现在,经历这一趟湖底之行,两人互相认识了对方的人品,隐约之间,已变得大有不同。

    看了一眼前方的一鼎六瓶,厉寒毫不犹豫一指那装有大气穴丹的暗蓝色丹瓶,开口道:“第一件物品,我选这下品宝丹,大气穴丹!”

    “好。”

    几乎是早有预料,叶清仙并没有丝毫迟疑,点头答应道。

    虽然她也对大气穴丹十分渴求,但既然答应了厉寒,他已有选择之后,她自然不会反悔。

    而且和厉寒不同,厉寒是专注于修道之人,不分心外物,所以对大气穴丹的渴求,明显超过她。

    而她不同,她是音律世家的传人,修为多高,虽然也重要,但没有真重要到那个地步。

    对音道的理解,掌握,才是她最渴求的事情。

    所以,能提升一两品气穴,对她,意义不大。

    她这一生也就仅限于气穴巅峰到半步法丹之间了,因此,让出这一枚宝丹,她虽然有些心痛,但是还能承受得住。

    目光一转,她伸手指向与大气穴丹相对应的另一个乳白色丹瓶。

    “那我就选这枚长生丹吧。”

    同为下品宝丹,两丹的价值相差无几,很难说哪一个更珍贵,只是看需要它的人的需求而已。

    不过,叶清仙明显不需要用到这等物品,但既然厉寒选了另一枚宝丹,这一枚宝丹,自然是她的首选,她虽然用不著,但她家中肯定有些长辈,高层,会需要这等物品。

    而且也可以储藏起来,或者拿出去,兑换其他同价值的物品,对于家族的发展,这枚丹药,价值自然也是无可估量。

    对于叶清仙的选择,厉寒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他知道她为何如此选择的原因,是出自家族利益,而非个人得失。

    想起当初在竞拍阁,他也曾见过一次延寿之物出现的盛况,当时引起多少人疯狂,所以他更理解她这样选的原因。

    但凡宗门或世家,最忌青黄不接,一有不慎,就有中断传承之祸。

    所以这种在关健时刻,能发挥奇效的丹药,就价值重大。

    当初出现在竞拍阁大会之上的延寿之物,名叫千叶长生花,和长生丹的名字有两字相同,而且巧合的,两者都是同样延寿三十年。

    不过千叶长生花不如长生丹的地方却是,其有限制,并非每个人服用延寿时间都一样,而是最多。

    气穴境以下服用,只能延寿一半,达十五年;气穴境以上,才能达到三十年。而长生丹,是直接三十年,不管什么境界,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是如此。

    所以,高下立判。

    但当初,那株千叶长生花,亦依旧引起了轰抢,最后拍出了四百万仙功的天价,还是一位法丹出手,如果是别人,最后价值只会更高,五百万,六百万,都不是没有可能。

    从价值而言,叶清仙的选择,没有吃亐。

    但是,从个人而言,为了家族的利益,她牺牲了一次难得的机会。

    将那枚装有大气穴丹的暗蓝丹瓶吸引到手中,厉寒已经心满意足,微一扬手道:“叶仙子,第二轮,这次由你先!”

    “好。”

    叶清仙也没有推辞,一指那具博天鼎,道:“此鼎为极品名器,价值极高,对我叶家无用,但是,对于八大宗门之一的隐丹门,肯定是无价至宝。”

    厉寒疑惑地看著她,不明白她此言何意。

    却见叶清仙向他解释道:“我叶家先祖,曾是隐丹门某位顶级长老,后来因修为达到瓶颈,年近大限,知道终生再难有所进步,遂下山开创了我叶姓世家。”

    “家祖在世之时,酷爱音律,早年曾偶得一异谱,万音玄鉴,后将其融入修炼,慢慢变成江左第一音律世家。”

    “家祖一直有个希望,希望后辈能出几位精英弟子,能重回隐丹门,完成她昔年没有完成的心愿,成为隐丹门诸多长老之首,可惜,历年来叶家弟子多不肖,于音道上,还算有所建树,但在修炼上,天赋并不算杰出,成为隐丹门外宗弟子,内宗弟子没问题,但想成为长老,尤其是八大长老之首,难度却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而厉寒闻言,已经恍然。

    “你想将这具博天鼎,献给隐丹门,换取一个第一长老之位?”

    “不错。”

    “哎,你呀,事事尽为家族著想,却不考虑一下自己,我真是服了你!”

    厉寒闻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这既然是叶清仙自己的选择,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对博天鼎还是有些好奇的,但既然叶清仙连大气穴丹都让给自己,自己又不炼丹,自然更不会对这具博天鼎有多少留恋。

    而且,厉寒突然想到,他在隐丹门,还有一位朋友,那便是同往妖区后方,执行死亡任务的隐丹门新一代绝顶丹道天才,罗绮素手万璇纱。

    也许,这具丹鼎,若是能落到隐丹门手中,还有机会在她手中,大放光彩呢?

    而且,天地异物,到能发挥它长处的地方,也算适得其所,总比在自己手中只能拿来试验能不能当成重力场修炼强,厉寒更不会反对。

    他正要选第二瓶丹药,却不曾想,叶清仙摇了摇头道:“博天鼎太过珍贵,剩下丹药,虽然也不错,但却没有一样,能比得过博天鼎的,这样吧,剩下四瓶丹药,你选三瓶,最后留一瓶给我,两相抵消,咱们的收获,也就差不多啦!”

    “你让我一次选三样?”

    这一下,厉寒有些吃惊了,失声地问叶清仙道。

    叶清仙点了点头,道:“其实我并不吃亐,想想,博天鼎加一瓶丹药,才换你三瓶丹药,等于博天鼎只价值两瓶丹药,我还是稍微有点占了点便宜,所以,你放心选吧,不要顾忌。”

    “好吧。”

    厉寒一想,还真是,既然这样,叶清仙既然开口,他自然也就不再犹豫,免得对方心中过意不去。

    “那我就选这三样吧。”

    最终,手一指,厉寒将剩下四瓶丹药中,还魂金丹,神剑飞仙丹,天火裂魂丹都收入囊中,至于最后一瓶,小破境丹,却留给了叶清仙。

    还魂金丹,是保命之物,神剑飞仙丹,可能对别人有用,天火裂魂丹,厉寒还没有想好要不要一试,唯独小破境丹,他如今都快达到气穴巅峰了,用处实在不大,留给叶清仙,那是正好。

    因为他明白,叶清仙这种专注于音律造诣的人,对于修炼,都不会太上心,所以一旦遇到瓶颈,都比较痛苦。

    有此破境丹,她再修炼,不管是给家族中人,还是自己用,都只要修为到了,就能水到渠成突破,对她是最有价值之物。

    至于神剑飞仙丹,天火裂魂丹,估计给她都没有用,因为她不可能自己用。加上性不喜争斗,一直在各地隐僻之处潜修,也很难遇到多少危险,还魂金丹,对她作用也不是很大,明显需求没自己高。

    “行,就这样吧。”

    最终,分配完毕,虽然各有遗憾,但毕竟皆大欢喜。

    厉寒将四个丹瓶全部塞入自己储物道戒之中,而叶清仙则走到那尊巨大的黑色异鼎面前,打入一丝精神力。

    片刻之后,博天鼎凭空飞起,然后急剧旋转,越变越小,最终变成一个只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精致小鼎,被其用一根红色丝线串住双耳,拴在了自己腰间。

    看起来,就像是一件特殊的饰物,还真是别有风趣,不同凡晌。

    两人相视一笑,打量四周,已再无他物,当即准备离开,不料,忽然厉寒鼻端微微一动,神色微讶,开口道:“且慢,好像我们还忽视了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叶清仙惊讶地问道。

    但就在此时,她鼻中也隐隐闻到一股奇异的幽香,冲入鼻端,似是从大殿后方传来,让她不由微惊,奇道:“咦,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我们还真疏漏了什么地方?”

    厉寒闻著那股幽香,隐有猜测,目光一转,已经哈哈大笑一声说道:“我明白了,是药园,药园啊,一位炼药神师,所居之地,怎么可能没有开辟自己的特殊药园?”

    “只是没想到,千百年过去,他所遗留下来的药园之中,居然还有灵药未枯,依旧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香气。”

    “走,我们去看看!”

    叶清仙也明白了过来,一瞬间变得兴奋起来,开口道。

    两人当即,循著香味,来到殿角,发现那里有一个隐蔽的小门,打开,瞬间,一股清灵之气扑面,眼前,是一片荒芜了许多的小小园子,里面很多灵药都枯萎,凋谢了,但左角落处,却还有一盆淡黄兰花,枝叶如剑,静静开放。

    那浓郁的香气,就是从其上散发出来。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