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深入灵湖,下
    他忽然如坠深海,四周尽是冰冷蔚蓝的海水,绝望,孤独,瞬间吞没了他。

    厉寒睁开眼睛。

    他的眼睛望向头顶,底下平静如昔,头顶却是暗潮汹涌,隐隐可见一道道汹涌的大潮,不断上升又起落,砸下万千白花,轰得珠鸣玉碎,又引起风雷阵阵,搅如怒龙翻滔。

    自然之威,一至如斯。

    厉寒心中,忽然升起人事兴亡的感慨,天下大事,岂非亦是如此,起起落落,涨涨合合,最后,也不过是大梦一场而已。

    轰!

    就在厉寒心念转变的瞬间,体内的万世潮音功似有所感,忽然一涨,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本来透明色的道气,迅速转化,变作海水一样深蓝,蔚蓝。

    原本喝下那坛老酒产生的奇怪道气,反而变得透明,清彻了,躲到一边。

    万世潮音功急剧运转,厉寒体内的经脉,隐隐作痛,但是他却不管不顾,因为他感到了一种畅快。

    如果说以前的万世潮音功,虽然也位列地品,但却不过是死物,现在却像是画上了眼睛的龙,瞬间多了一股灵动,生机的感觉,汹涌澎湃,无穷无尽。

    厉寒忽然站起身来,一挥手,身周的水系灵气凝聚成的蓝色大球顿时破裂,向四周炸散,点点水珠,一枚枚如同钢弹,竟然发出“呼呼”破风声,瞬间洞穿周围的山石,冰雪,留下无数圆孔。

    叶清仙一曲方毕,刚要站起,见状不由双眉微蹙,琴交左手,袍袖一卷,所以朝她飞来的水珠便全部重新飞回,在半空中便重新化为一些水花飘散,跌落湖中,融为一体。

    “你……”

    她刚要说什么,便见厉寒左手一招,整个人的气势顿变,人变得空灵,飘缈,手掌心中,却凝聚出一柄水剑,光芒流转,朝著底下的乱星湖面便是一劈。

    “唰!”

    乱星湖如同陡然裂开一条大缝,湖水自动向两边分开,露出黑幽幽的湖底,里面,竟然似乎闪现著不一样的光芒。

    “这?”

    叶清仙的话噎了在口中,低下头,不可思议地看向那道裂缝,可惜,水势很快蔓延,再次把裂缝补上,厉寒掌心中的水剑也随之消失,化为一团水花跌落湖面。

    “你成功了?”

    最终,叶清仙还是点了点头,向他恭喜道。

    “多谢叶姑娘。”

    厉寒没有说话,只是向叶清仙抱拳微笑一礼。

    叶清仙天资聪颖,岂能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叹息了一口气,道:“果然成功了。”

    她虽然是江左第一音律世家的弟子,但也知道心境有多么难以领悟,整个江左年轻一辈,目前知道领悟了心境的,只有衣胜雪一人,但现在,又多出一个厉凡。

    便连她,心中也不由生出一抹羡慕,因为她明白,领悟了心境,和没有领悟心境之前,一个人的修为,到底有多少不同。

    可以说,如果一个人,如果一辈子没有触摸地品功法,或者有志冲击法丹境界,心境对他们也就没多大作用,虽然威能强大,但并不是不可或缺。

    但一旦拥有心境,就可以修炼地品秘笈,甚至将来突破法丹时,也有一定意义,所以,对于能触摸到地品秘笈,或者有志于突破法丹境界的人来说,心境,却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门槛。

    而现在,厉寒等于就是踏进了这道门槛。

    虽然他刚开始领悟,境界不可能很高,但是,只要入了门,随著时间日积月累,总能不断提升,最终窥得大道。

    不过,表面虽然恭喜,她却开口说道:“心境有天生领悟,和后天追求两种方式,你这种,借助外物,应该算是后天追求吧,这样修炼出的心境,虽然也有一定作用,不过却远比不上先天自然形成的心境,威力大减。”

    厉寒点了点头,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遗憾。

    诚如叶清仙所说,但凡心境,往往是人经历了某种事情之后,或生死关头,大起大落,或情关陡遇,伤心失怀,方才形成的独特心情,有天生与后天之别。

    天生心境,往往如一个人刚刚遭受大变,或大彻大悟,顿悟成佛;或心如死灰,草木凋零。这种心境,威力强大,如果能找到契合的功法,那简直是神鬼莫测,拥有著不可思议的威力。

    也就是说,先天心境,是先有心境,再有功法,往往需要机缘巧合,才能寻找到与之契合的功法,所以难度极大,但一旦找到,能发挥出那门功法百分之百,甚至百分之几百的威力。

    而后天心境,是先有功法,功法要求有某种心境,才借助外力,强行感悟,纵得一些皮毛,也远不如先天心境来得精妙,强大,而且发挥不出那门功法的真正实力,最多也就百分之三四十,五六十。

    厉寒修炼万世潮音功,便是如此。

    他是先有功法,才知需要拥有水系心境,从而购买到水月连心球,再加上因果球,万世潮音功,乱星湖环境等这种种外物,才领悟成功,虽然也有帮助,却失之刻意,过多雕凿,并非本心所悟,很容易脱离出来,而且威能也不是很强大。

    不过厉寒也明白,先天心境,可遇不可求,自己能得到万世潮音功,并使用种种外力手段,勉强悟到一丝与相之相契合的心境,已是极难,也就不能苛刻太多了。

    至少他知道,自己此刻,万世潮音功已经真正入门,威力大涨,只要勤修苦练下去,很快就能突破第一层后期,再到巅峰。

    如果能一直修炼到第九层大圆满,就有资格,修炼万世潮音功的第二卷,‘万世雷声’。

    当然,想要修炼万世雷声,还得先拿到万世潮音功第二卷的秘笈才行,而第一卷秘笈已经是厉寒立下泼天功劳才能换来,这第二卷秘笈,想必没那么好得,只要等待下次的机会罢了。

    不过厉寒也不急,他目前才第一层中期,距离九层大圆满还早著,自然不急于一时。

    而且纵使只有这第一卷,威能已经不容小觑,再提升层次后,契合心境,他有把握,战胜绝大多数的气穴巅峰,甚至能与一般的半步法丹一战。

    最重要的是,地品功法,是进入法丹境的钥匙,如果没有地品功法,想进法丹境,无异于难于登天,基本没有一点胜算;但有了地品功法,虽然依旧是机缘渺茫,但总有一丝微弱的机会。

    “好了,不说这个。”

    摇了摇头,止住这个话题,厉寒开口道:“相助之恩,没齿难忘。叶姑娘之前与某的约定,厉某不会或忘。待我休息三日,三日之后的同一时刻,我在此处等你,一同探索这乱星湖之秘!”

    “也好。”

    叶清仙定定地看了厉寒两眼,目光在他脸上一掠而过,最终一展身形,怀抱古琴,纵身离去了,又和这一个多月以来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厉寒,也回到雪洞,细细地感悟他刚领悟到的这‘潮起潮落’心境。

    没错,他领悟的,不是水系入门心境,‘秋水未央’,而是更契合万世潮音功的一种心境,‘潮起潮落’,这一切,全因厉寒机缘巧合,得到了因果球,又使用水月连心球,遇上叶清仙,让她在旁帮著弹奏了一曲天圣潮音曲。

    琴曲,星湖,水月连心球,因果球,万世潮音功,五者融汇之下,才让厉寒,感悟了这一丝‘潮起潮落’的真蒂,自知人生无常,生命一如大潮,有起有落。

    只待掌握起落之间的那份力量,就能将万世潮音功,推向更高的境地,威能大增。

    时间一分一分逝去,很快,一夜时间过去,经过实验之后厉寒发现,领悟了潮起潮落心境之后,一旦运转,自己的万世潮音功,就起独特变化。

    他的道力,将变作一浪一浪,如潮水滚迭,一浪高过一浪,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目前为止,他最多两叠,也就是说,第一道明劲之后,还有一道暗劲,如果继续修炼下去,就能三叠,四叠,五叠,甚至更高……

    到时候,他与人对敌,催动万世潮音功,发出一道掌力,掌劲便会如同潮水,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冲击,再强的敌人,也能被冲垮。

    那实力,却是不可与当初没有领悟心境之时,同日而语了。

    一眨眼,三天时间过去,厉寒也彻底巩固了这‘潮起潮落’心境,这一天入夜,厉寒掐准时间,来到乱星湖上,静静等待起来,他要兑现对叶清仙的承诺,带著她一起,查探一下这乱星湖,真正的奥秘!

    而想查探,势必入湖一探,虽然知道危险,但厉寒义不容辞。

    头顶明月东升,虽然不如三天前那样月圆,但依旧十分明亮皎洁,厉寒没有等多久,叶清仙一袭白衣,飘飘若仙,从远处奔来,怀中已没有古琴,手中却持了一柄晶莹碧绿的短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