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乱星湖
    在烈阳金洞再待了数柱香时间,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厉寒与衣胜雪联袂出来,厉寒提出告辞,衣胜雪也没有挽留。

    不过他却开口向厉寒发出了另一个邀请,邀请他两个月后,一同前往南海梵音寺,参加南境青年修士大擂。

    厉寒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即笑笑,点头答应。

    他还在想怎么更好的接近衣家,接触衣家内幕呢,衣胜雪这就抛出了橄榄枝,那是再好不过。

    他猜测,第一次衣胜雪邀请自己参加鸿武道会,是认可了自己的实力;而这一次,之所以如此热切著自己,估计是因为想从自己这里收回两柄吸星金剑。

    不过厉寒自然不可能凭白给他,所以也只是装傻笑笑,两人互有所需,因此不过数面之缘,却似成了莫逆朋友。

    走出枕寒山庄的时候,厉寒看了看方向,信马游缰,脚步变得很慢。

    他一边走,一边在思考。

    这次枕寒山庄之行,有收获,自然也有遗憾。

    收获就是,在道谜环节,他不但得到一件三品极等灵药,紫蛟根,更意外获得两柄衣家老祖,三百年前的传奇人物‘荡天书生’衣道南生前名动天下的武器之一,两柄吸星金剑,价值无量。

    这吸星金剑,虽然暂时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但厉寒相信,既然其能成为荡天书生当年成名天下的武器之一,必有其过人之处,如果能发掘出来,或许可以对厉寒将来即将进行的南境青年修士擂有所帮助。

    而且,在道会环节,他还听到了很多震聋发馈的道论思想,像叶家的‘小洗气诀’,蓝魔衣的‘御器之法’,玄楚月的‘炼魂之法’,凤飞飞的‘控兽之法’,灵星河的瞳术理解,等等……

    尤其是衣胜雪的‘五时七侯论’,更是让人吃惊,便连厉寒,也不由耳目一新,感到大开眼界。

    而正因为衣胜雪的言论太过震撼人心,所以最后厉寒直接没有发言,宣布放弃了道论表达机会,让衣胜雪以一番激励之辞,作了结束。

    而也因为这个道会,他如愿参观了衣家三位老祖的故居之地,收获颇多。

    不过遗憾也是因为如此。

    虽然成功获得了参观衣家三位老祖的故地机会,但厉寒来此的目的,却是探查‘烈日侯’衣南裘与牧颜家族灭门惨案的关系,以及与自己师傅冷幻之间有可能存在的联系。

    但是,这一目标却未能完成。

    盖因参观烈阳金洞,全程都有衣胜雪陪同,再加上衣家严密监视,虽然看过了烈阳金洞,除了对于衣南裘这个人有了更深的理解,对于那些具体线索,却是一无所得。

    这自然让厉寒有些失望。

    不过他也不急,只要与衣胜雪保持好关系,总会有机会。

    第一次就能获得这些收获,已经算是超出预想了。

    而接下来,厉寒打算,探查衣家之秘的事情先缓缓,他要趁著南境青年修士擂还没有开始,中间还有两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先寻找到一处灵水之地,把水月连心球使用掉,尝试著是不是能初步感悟一丝水之心境。

    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刚进过枕寒山庄,太急切未必能获得什么好的结果,还不如循序渐进,等待机会。

    不然太过急切,频繁,反而惹人猜疑。

    二,也是因为接下来的南境青年修士擂。

    厉寒从来不敢小瞧天下人。

    在玉皇城分擂,和无边城总擂,他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出线。

    但在南境青年修士擂,已经有数大宗门介入,到时候,他就是与整个南境的宗门,世家,散修弟子共同竞争几个出线名额,压力大增。

    连区区一个江左,都有衣胜雪,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周绮罗这些顶尖青年高手。

    更不要说,整个南境,地域增加了何止数倍,人口更是剧增,高手辈出,天才如云。

    梵音寺,神王陵等,八大宗门中的前几位,就有数宗,都处在南境,厉寒怎敢小瞧。

    所以,他发现,凭自己此时的实力,或许勉强有机会,杀入前十,但是,如果想确保名次,甚至不被黜落,至少还应该掌握一两样底牌。

    所以,等回到天蓝海阁之后,就先离开江左,寻找一处灵水之地,早日把水系心境入门。

    那时,再参加南境青年修士擂,厉寒相信就将变得简单许多,甚至,再次对上衣胜雪,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如果情况允许,甚至争一下前五,或前三,也不是没有机会。

    ……

    从枕寒山庄回到天蓝海阁之后,厉寒再一次闭门不出,却拜托唐白手,陈胖子两人,发下重金悬赏,替他去打听江左之地,哪里有什么灵山胜境,妙水奇泉。

    刚开始时,还全无消息,就算有人贪图厚利,报上来的,也不过普通的山山水水,当地传说或有神异,但厉寒等人仔细一打听,才都知道,那不过是别人以讹传讹,故意虚化传说,来神化了它。

    真要去了,绝对要失望。

    所以,厉寒等人,加大了奖金,并且扩大了寻找的范围,最终,在三天之后,获得了一确切的消息,在江右之地,有一小镇,名为冰湖镇,冰湖镇外数十里之外,有一座高山。

    高山高可入云,其顶云层如雪,故又名阴雪峰。

    阴雪峰顶,气侯寒冷,却有一奇湖,面积不过方圆四五里,但却温暖如春,每到夜晚,湖面万星倒映,如同鱼群跳跃,引为奇异,被人称之为‘乱星湖’。

    这片乱星湖,多有神奇,据说其是天上所有星宿的墓穴,底下还埋藏著一座星墓,星墓内有著大量的仙珍异宝,历来有不少之人,前往捞星寻宝,可惜一无所获。

    还有很多人,进去之后,从此再也没有出来。

    乱星湖,也因此被人称之为一险地。

    不过,厉寒要的不是其内可能拥有的宝藏,而是它的天然钟灵,所以确定了那片湖水,确有不少神异之后,当即下定决忙,前往江右之地,寻找乱星湖,在其畔等待下一个个月圆之夜,使用水月连心球。

    将去向告诉了唐白手,陈胖子等人,要求他们不必跟随,唐陈等人,也知道厉寒竞拍过一件特殊秘宝,水月连心球的事,想想厉寒即将在那里苦修数月,期间最好没有外人打扰,也就没有勉强。

    于是,厉寒告别唐白手,陈胖子,牧颜秋雪,牧颜北宫四人,吩咐他们在此期间,一切按既定规划发展,有问题等自己回来之后再解决,于是在这一日的清晨,悄悄离开了天蓝海阁,出了无边城,直往江右之地,那个被人命名为冰湖镇的小镇赶去。

    足足行走了三四天,厉寒才离开江左之地,进入江右,并顺著当地人的指点,朝那处隐僻在一座深谷之中的冰湖小镇摸去。

    越往江右,天气越是寒冷,原本这里应该酷烈难耐,可在这片地带,却到处是层层皑皑白雪的雪山,不久之后,厉寒来到一个小镇之外,发现小镇十分简陋,只有著数十余间小小的木屋,镇外挂著一块小匾,上面写著暗黑色的三个大字:“冰湖镇。”

    走入镇内,入眼皆是布衣襟衩的平民,或扛著锄头,或挑著竹篓,一个个皮肤淡蓝,和外界的居民大不一样,只是眼睛仍是和厉寒同样的黑色,见他走进,都拿诧异或戒备的眼神望著他。

    看到这番场景,厉寒敢确定,毫无疑问,这座小镇的居民,已经很久没有适应别的外人来到这座小镇了,或许有,但凤毛鳞角,当初无数外来寻宝者,前来冰湖镇阴雪山寻宝的盛景,只怕早已不在,有数百年没有出现过了。

    不过想想也是理所当然,既然乱星湖有那么多的传说,在数百年前引起过种种轰动,但当一个个来此寻宝的人或葬身湖内,或失败而返,久而久之,乱星湖内,拥有宝藏的传说,自然不攻自破,来此的人,除了少数是想一堵奇景,或者试下运气,大多数人,已经只是观看一下景色而已。

    而随著时间的流逝,乱星湖内有宝的传说既然已经被打破,那么来此的人自然便变少,来此的人变少了,知道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少,到最后,阴雪山乱星湖的传说,自然慢慢被人们淡忘。

    这也是厉寒寻找了那么久,才终于有一个知道消息的人,听到传说,贪图重利,前来揭榜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