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道韵共鸣
    “五时七侯,何谓五时七侯?”

    衣胜雪目光且缓缓环视过在场众人,扬声道:“碧光欲环,龙吟初现。  游走天地,功诸关节。筋力易换,转衰为壮。内视观心,握固静思。固精练气,运转奇经。养气化神,上行重楼。神还虚领,月影以避。一光未通,虚化三花。阳气乍露,日之初升。这便是所谓的五时七侯要诀。”

    “所谓五时,蕴含了上古奇说,六侯八徵之思想。指的是修道之人,在修炼之时,功夫循序渐进的五个层次,以及身心效应。”

    “第一时,心动多静少,思缘万境,取舍无常,念虑度量,犹如野马,此为常人之心也!”<[>

    “第二时,心静少动多,摄动入心,而心散逸,难可制伏,摄之动策,而进道之始。”

    “第三时,心动静参半,心静似摄,未能常静,静散相半,用心勤策,渐见调熟。”

    “第四时,心静多动少,摄心渐熟,动即摄之,专注一境,失而遽得。”

    “第五时,已到最高境界,心一向纯静,有事触之不动,由摄心熟,坚固准定矣。”

    “从此之后,处显而入七候,任运自得,非关作矣。”

    最后,衣胜雪总结道:“所谓五时,便是指修道初级阶段,心由动到静的五个阶次,不能到达最后阶段,绝对难以进入大道之门。”

    “而七侯……”

    溪边,众人无不听得津津有味,方才第一次知道世间还有人对修炼之道概括得这样清楚,一时不由纷纷点头。

    所有人都明白,修道,必先修心。

    想要在修道界,拥有一席之地,心如此不静,绝难办到,但心想要静下来,也不容易,必须得一步一步来,很多人都是花了数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才彻彻底底的把心静下来。

    而心一静,做任何事都事半功倍;但心如果不安,做什么事,都会没有条理,越办越错,最终,没有机缘踏入这条大道。

    想到此,众人对于衣胜雪接下来要说的七侯,亦无比关注,十分好奇。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虽然学过不少的功法,也看过不少的典籍,但对于修道之人一生必须经历的几个阶段,还真的没有什么太了解。

    似是知道众人的心思,衣胜雪沉吟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

    “七侯者,和五时又有所不同。”

    “五时是修炼的必要条件,心由动而静;而七侯,却是指,修炼初级阶段,形由弱到强的七个层次,每一阶段,人必有一变,甚至是惊天动地,彻彻底底的变化。”

    “若论七侯,以上古奇人孙邈所创存神炼气铭最为详细。其中有言:修炼达到第一境界,可以宿疾并销,身轻心畅,神静气安,四大适然。我们大多数人,都处在这个境界,或者说还没达到这个境界。”

    “嗯?”

    众人听得轻轻点头,宿疾并销,身轻心畅,基本就是百病不生,心境圆满的标志,这的确是大多数人追求的一个目标,或者说他们已经走上这条路,只是并没有走得很远。

    更不要说要巅峰,心境圆满的地步了。

    衣胜雪看了众人一眼,继续开口道:“二侯超出常限,色返童颜。也就是说,拥有了常人不可能拥有的超常能力,超出了这个世间的大多数禁锢,甚至青春常驻,返老还童。”

    “这一境界,基本要法丹境,才有可能达到,我们,远远不及。”

    听闻此言,众人再次沉默。

    超出常限,在座中人,大多数都拥有一点这个能力,或多或少,但要说完全超出人的界限,也办不到,更不要说第二个标志,可以驻颜常青,返老返童了。

    连第二侯都已这么艰难,衣胜雪居然说共有七侯,那后面五侯又是什么?

    众人的兴趣,一下子被提了起来,个个瞪大眼睛,看向衣胜雪,等待著他下面的解释。

    而衣胜雪也没有让众人失望,很快便将剩下五侯娓娓道来。

    “三候延年千载,飞行自在,为引雷境才可以达到;四侯炼身成气,气绕身光,为化芒境;五侯炼气为神,变通自在,为归一境。据说此境可力动乾坤,移山竭海,拥有改天换地的能力。”

    “而六侯炼神合色,神形通灵,据说可以炼制身外化身,应物现形,为星宿境。七侯高超物外,造化通灵,为日月境,已拥有破除空间壁障,任意在虚空遨游的能力。”

    “不过据说这七侯还不是顶点,存神炼气铭中有载,其实五时之后,还有第六时,第七时;而七侯之外,尚有第八侯,第九侯,不过术在口诀,不立文字,只口耳相传,故而世人少知,便连我,也不曾听闻。”

    “而五时七侯,书于文字时亦只用隐语,不泄天机。也可靠人自悟,但是能悟到的,少之又少,亿万中人不见其一。”

    “咝!”

    听完衣胜雪此言,众人无不大哗,没想到,五时七侯之外,还另有境界。

    想想他们自己,一直自栩自己是修道界青年一代的栋梁之材,哪个不是当地大名鼎鼎的青年高手,前途无量?可目前连第一境界都没走远,更不要说第二境界,超出常限,驻颜不老了。

    而第三侯,其实已经超出了真龙大陆的极限,很多人,这辈子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说后面的四侯五侯六侯,甚至七侯了……

    甚至对于在场大多数人而言,七侯之中除了第一第二第三侯,很多人连后面几个境界都没听说过,引雷就是这个世界绝对的传说。

    但今日听了衣胜雪此言,才知道世界之大,修道者之众,竟然还有比引雷更深,更强的几大境界。

    化芒,归一,星宿,日月!

    光听名字,便让人觉得深奥莫测,而日月之上,还有什么境界,便连衣胜雪都不知。

    这让众人不由感叹自己的渺小和无知,原来在茫茫域界之间,自己等人只能算微弱得如同一粒尘埃都不如。

    在江左这一亩三分地,或许他们有些天赋,被人夸赞。

    但在整个真龙大陆,其实他们就不算什么了,而到了整个真武大世界,天才辈出,妖孽如云,凭他们的资质,更是算不上什么。

    而真武世界之外,传说中还拥有三千外界,无尽神域,更是让人难以揣测,那到底是真实,还是传说。

    衣胜雪看见众人的震撼表情,笑了笑,道:“今日,胜雪之所以特意把这些内容,告诉大家,其实不是为了打击大家,也不是为了让大家空自羡慕嫉妒,而是我要告诉你们,法丹并不是极限,如果我们愿意,我们下得下决心,也许,我们可以追求更高的东西。”

    “引雷,化芒,虽只是传说,但谁说传说不能打破?”

    “所以,大家更应该努力奋进,些许微末名利,不值得我们留恋。当我们把目光只放在江左这一亩三分地,自觉飘飘然,就会失去进取之心,也许,在接下来的南境青年修士擂上,我们将惨不忍睹。”

    “而若我们去掉自骄,或者自卑之心,接下来,我们就走得更远,走得更稳,走得更快。”

    “啪!”

    听完衣胜雪的话,在座中人,不管是蓝魔衣,司安南,还是独孤应龙,独孤应熊这些桀骜不驯之人,一个个站起鼓掌,脸涨得通红。

    以前,虽然表面上不说,但他们哪个人心中,不存有一份自傲,但当衣胜雪的五时七侯论一出,所有人才发现,自己在整个世界面前,可能连第一等都只是勉强踏入,后面还有无限高山,永恒天宇,顿时把他们震撼到。

    放在一地,他们可能如明星耀眼;放在天下,他们可能微末如尘埃不见;放在宇宙千古,他们更是什么也不算,只能算历史大潮中的一朵小小不起眼的浪花,翻过一个浪便被淹没,融化,消失,最终能被人记住的,没有几个。

    如果不努力博出更大的精彩,他们,不用千年,不用百年,也许下一个十年,甚至三年,五年,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记住他们的名字了。

    衣胜雪最后总结道:“好了,本次鸿武道会,至此算是圆满结束,相信大家都收获良多。今日,我亦依旧用存神炼气铭中的一段话,来与大家共勉。”

    见所有人都在朝他望来,露出注意倾听的样子,他站起身,神色略显严肃,面朝滔滔灵溪,缓缓开口诵道:“修炼之人,百苦甘回。及至至境,神灵变化,出没自存,峭壁千里,去往无碍,气若不散,神静丹田,身心永固,颜色不老,变体成仙,隐显自由,通灵百变,天地齐年,宇宙同高,日月同寿。”

    “我要大家记住这几句话,以为自勉:百苦方得甘回,一旦修炼到最高的境界,就能拥有常人难以想像的可怖伟力,甚至永驻容颜,变化万千,天地齐年,宇宙齐高,日月同寿。”

    “我们或许不能追求到天地齐年,宇宙齐高,日月同寿这个至高境界,但至少,应该把我们有生之年所有的时光,用得更有意义一些,即使一生不漫长,但至少要精彩。”

    “不登高山,无以小天下;不临沧海,难察身之微。百年一弹指,千年只瞬间,我们修道之人,就是要把有限的时间变成无限的时间,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不断打破一个个极限,才算得上真正踏上修道这一途。”

    “哗!”

    “呼呼!”

    衣胜雪话声方落,灵溪表面,忽然群鱼泉跃,四周慢慢起了雾气,刚才开花的柳树,一个个弯腰低头,频频点中水面,打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溪水之下,竟然莫名响起了古琴之声。

    灵溪起雾,柳树低头,金鱼跃水,道韵共鸣,竟然是天机与之起了感应,百象纷陈。

    众人打量著这百年难得一现的神奇景观,一个个仿佛融入其中,成为了天道的一部份,这一刻,众人心中百感交集,各有感悟在心头。

    ……

    ps:非常抱歉,昨晚有些意外没来得及更新,欠一更今晚没更,明天也一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