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明暗谜首
    衣胜雪解出此答案后,满场皆惊。

    概因如果不是他提前说出,并且木船燃烧,确定答案正确,只怕大多数人想不到这个道谜的答案居然是这个,但一旦解破,众人稍稍一联想,顿时就能想起来历,众人不由惊叹。

    朱老大不行,朱老二是不错的,这十二个字,看似简单,其实里面却藏著一个流传悠久,谛笑皆非的故事。

    传闻,在七八百年前,真龙南疆,有一个偏僻小国,名为江国,江国有几大恶人,号称‘四凶’。

    大凶姓江,二凶姓叶,三凶姓朱,四凶姓云。

    这位三凶朱老三,不敢超过恶贯满盈的江老大,但却十分想当老二,所以要超过排名第二的无恶不作叶二姑。

    因此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他心中,老大是不敢当的,当个老二也不错,所以排名第一的自然是姓江,也就是“第一自然江”。

    因此,谜底由此而来。

    但是,如果不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只怕俱都听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理解这几行字是什么意思,自然更不可能解答得出来,但衣胜雪做到了,这一显示他过人的智慧,二,也显示他超越常人的博学知识。

    因为,如果不是对真龙大陆历史,甚至那等偏僻,早已覆灭的一个江国的野史,都了如指掌,是绝对猜不出这个答案的。

    相较两个道谜来说,衣胜雪的这一题略难过司安南,所以虽然皆是两战皆胜,但却是衣胜雪略胜一筹。

    ……

    衣胜雪解出答案后,也得一物,名叫‘天心玦’,是一块半月形的指长玉玦,晶莹剔透,碧绿可喜,是一件能清心宁神,守护精神识海的防御宝物。

    对比一下,衣胜雪,司安南已经连解两题,而大多数人,还是一题未解,场中的形势顿时紧张起来,气氛显得有些沉凝。

    有人畏难,干脆也将自己手中的木船扔出,等待别人来捡取。

    而有的人,脑筋急转,压力之下,居然也随之解答了出来,让人惊羡。

    “有了。”

    第三个解出答案的,赫然是一身蓝衣,邪俊清冷的江左蓝衣首席弟子,‘冰雪邪王’蓝魔衣。

    只见他的谜面是:“年终岁尾,不缺鱼米”,猜一失传掌法。

    而蓝魔衣略一沉吟,亦是很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五鳞掌”。

    年终岁尾,年终去首,岁尾为夕,合起来便为一舛字,不缺鱼米,则为鳞字的上半部份,总共加起来,就为一个鳞字。

    与鳞字有关,又失传了的掌法,总共就那么几种。

    而能配得上这个谜面,再加上明确说明是失传掌法的,不难猜出,必定是大名鼎鼎,千百年前曾为人所称道的,传一位妖族强者创立的顶级绝学——‘五鳞掌’了。

    他这个谜面相对简单,之前只是一时不对思路,所以这次猜出,果然正确。

    随著蓝魔衣的答案出口,他手中的木船应声燃烧,化为一道蓝光冲霄而起。

    蓝光中,木船化为灰烬,灰烬中,躺著一只干枯透明,晶莹六孔的上古奇物,名叫作‘蝉虫蜕’,是上古奇蝉‘枯阴蝉’死亡之后遣留下的身躯外壳。

    传说将其放在酒中,可解百毒,如果直接服用,甚至有略微助于行气活血,提高功力之能,是价值连城之物。

    蓝魔衣笑笑,将其收起,转目看向别人解题。

    ……

    随著衣胜雪,司安南,蓝魔衣等相继解出答案,很快,其他人也不甘落后,灵星河,凤飞飞,玄楚月等,相继解出答案,随后获得一物作为奖励。

    到最后,场中还剩下的道谜,便只剩下贺玉山,叶清仙,萧六指,冷孤心,卫凤凰,厉寒这六题了。

    一身红衣,身形肥胖的贺玉山,明显不擅此道;而向来低调不显眼的凤凰楼弟子卫凤凰,显然也被难住。

    两人皱眉苦思半晌,眼看香将燃尽,干脆不再露丑,直接将手中木船掷出,扔回溪流之中,等待别人来选取。

    不过是喝一碗苦醋而已,对他们这等修行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惩罚,其实也等于没有,众人之所以如此相争,不过是为了一个面子而已,如果真的输了,其实也不算什么,他们两人倒是很想得开。

    而眼看灵溪中再添两只木船,这一次,虽然已经又解出一题,但衣胜雪却没有再拾取争那个风头的意思,微微一笑,闭上眼睛,竟然静心等待起最终的结果来。

    而司安南,见到衣胜雪这般模样,心中雪亮,明白他是怕别人说他是衣家之人,自己作弊拿了第一,传出去不好看。

    虽然在座之中都心怀磊落,相信这些谜题其实在拿出来之前,衣胜雪绝对未见看过,并不是提前知道谜底,但对方既然故意谦虚,要保持公平,他也就不用惺惺作态。

    “如此,我司某便当仁不让了。”

    哈哈一笑,司安南在所有人的注目中,手再次一伸而出,招唤出一道风旋,将灵溪中属于卫凤凰的那只,吸入到了他的手中。

    然而,只看了一眼,司安南脸色大变,不知不觉,额角上竟然渗透出了汗珠。

    “怎么?”

    另一边,衣胜雪微微扫了他一眼,有些奇怪。

    其实这次道谜助兴,在举行之前,他也猜到,如果自己不全力出手,以司安南的智力,十有拿到第一。

    然而,目前他才连解两题,按理说,这第三题也难不住他,甚至四题五题,只有他有木船,都有机会,除非他拿到了那……

    想到此,他不由转头,朝身后的杏衣小女孩衣可儿看了一眼,衣可儿轻轻点了点头,衣胜雪瞬间心中恍然,甚至也产生了一丝好奇。

    十四道道谜,其实其中并无特别艰深暗涩之题,但是,就和国必有君,军必有将一样,这十四道道谜中,还是被衣家刻意加入了一道比较困难的道谜。

    那道道谜,衣胜雪也只略微听说过,据说流传到现在数百年,还没有几个人能解开。

    因为想保持公平,所以衣胜雪也没有提前看过,不知道那道道谜里面具体写了些什么,可是衣可儿是衣家为数不多看过这道谜题的人,所以问她,自然知晓答案。

    果然,司安南运气真是不巧,难怪卫凤凰那么快就认输,因为,他们两人先后拿到的,都是这届道会上,最为困难的一题,也是一个百年难解的道谜,号称“谜首!”

    而现在,司安南能露出这种表情,显然是感受到了压力,那他手中,必是那道“谜首”无疑了,这运气,还真是不好,说不定,因此一变故,最终,他将错失这次解谜魁首的殊荣了,就看他接下来怎么选择了。

    ……

    就在司安南拿著那首被衣胜雪认定为“谜首”的木船满面苦色的时候,这时,剩下的四人中,又有两个,解出了答案。

    一个是萧六指,一个则是冷孤心。

    最后,只剩叶清仙与厉寒。

    叶清仙一身白衣,整个人神俊若画中仙子,她的眸子淡淡泊泊,盯著手中的纸张,似乎在看什么仙谱,眼神中,带有思索,却不见执著。

    “哗!”

    片刻后,她扔出手中小木船,放弃了继续,于此同时,她身旁的线香,也到了时间,“扑”的一声轻响,燃为灰烬。

    而厉寒,因为是最后一个拿到木船的,身旁的线香,还有小小一截,但明显时间也不多了。

    “我猜出来了。”

    就在此时,厉寒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纸团,轻声报出一个名字。

    “六六玄君!”

    “噗!”

    随著他话声方出,他手中的小木船,应声燃烧,化为一团紫光,冲霄而起,紫光中,木船原本所放之地,多出了一根灰扑扑,却有带著一点紫金之色的奇特根状物。

    厉寒将其捡起,将上面的草灰吹了吹,露出本体,赫然是一指长,隐露头角,形如蛟形的一块块状根茎,鼻中,还隐隐传来一股辛辣之气。

    “这是?”

    厉寒心中一动,忽然伸出手指甲,在其尾端一条根须上轻轻一划,异根随即破开,露出里面形如紫薯,但却闪烁著几点淡金之色的奇怪光芒。

    “这是,极品灵药,紫蛟根吧,此物可是一件罕世灵材,至少三品极等,甚至接近于一般的四品低等灵药,这衣家果然大放,这次赚大了,我就笑纳了。”

    厉寒笑笑,将划破了一点表皮的紫蛟根收回了储物道戒之中,而随著他的这一收回,就在这眨眼之内,那条紫蛟根根须之上被划破的缺口,竟然隐隐有愈合的迹像,里面的紫金之光也随之消失,似旧变得灰扑扑毫不起眼。

    “果然不是凡物。”

    厉寒感叹地叹了一口气,回头一看,就在此时,他旁边的那根线香,也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燃尽为灰,只留下一小节木签插在地上。

    至此,第一轮终于结束,所有人相视一看,除了司安南,衣胜雪各自解出两题,其余众人,最多一题,还有几人,如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更是一题未解,自动放弃。

    唯一可惜,让人疑惑之处,便是,在众人眼中,神女一般的‘竹笛玄女’叶清仙,居然也没有解出自己手中的谜题,让出了木船,这让人无比惊讶和不解。

    ‘竹笛玄女’叶清仙虽然不能说智慧如妖,但却也是极其聪明,天赋过人之辈,早有盛名,区区道谜,如果能难倒一些心思简单之辈,或许可能,但是说,能难得她,这结果却实在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莫非,她所拿的木船道谜,也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有人忍不住猜测,就连衣胜雪,也有些讶异,回头再看了看身后那杏衣小女孩一眼。

    谁知,杏衣小女孩只是微微一笑,故作神秘,却什么也不肯再说。

    衣胜雪见状,若有所思,想起其古灵精怪的过往,叶清仙刚才拿的那只道谜,只怕多半是她作了鬼,想到此,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衣可儿伸了伸舌头,低下头去,却怎么也不肯说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