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争鸣,下
    衣胜雪,蓝魔衣,司安南等人既取,木船继续往下漂行而去,位于下首的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灵星河,凤飞飞等,相继出手。

    各人手段不同,或者直接吸入,或者以暗劲托起,任其千奇百怪,总之各自选了一艘木船落入掌中,将其打开来。

    而看到木船脱水,衣可儿的线香,总是恰到好处,十分及时的出现在那位选题人的身边,刚刚点燃,准确无比。

    到最后,轮到萧六指,卫凤凰时,已经只有屈指可数的三艘,两人各自选了一艘之后,整个灵溪之中,就唯有最后一艘干巴巴,孤独的小船,缓缓漂流。

    这时,厉寒才霍然一睁双眸,手指捏印,向外一扬。

    “噗!”

    水波炸起,那艘紫色小船,顿时破浪而出,化为一道紫色小点,直接投入到厉寒手中。

    看到其他众人已经在开始解题,厉寒也不甘落于人后,当即伸指一点,木船之上,一个小小的纸团,顿时跳脱而出,被厉寒打开,注目看来。

    只是纸团之上,是一行十分秀雅的字体,有些像诗,又有些像词,就短短十余字,猜不出什么用意。

    “冥冥夜雨落双桥,打一古人。”

    “冥冥夜雨落双桥,嗯,有哪个古代强者,跟夜雨,双桥等字眼有关吗?”

    厉寒皱眉思索起来,脑海中思绪电转,一时不得线索,逐目光微掠,扫过前面拿到木船的十几人。

    只见这些人,拿到纸团后,也是各自打开,有人脑筋转得快,不过片刻,便眼睛微亮,似是有了结果,而有的人,却可能拿到了比较困难的道谜,和厉寒一样,愁眉不展,满面苦瓜之色。

    其中尤以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最盛,两人论武力,在众人中都是数一数二,但要让他们解谜题,这就实在不是他们所擅长的了。

    犹豫半晌,终于似是确定自己解不开,顿时愤怒的一扬手,同时将手中木般扔回了溪面之上,木船之上,一个写著五,一个写著八,明显是排序第五,以及第八位的两艘木船。

    不过怀著饶幸的心理,两人看到对方同样扔出了手中的木船,对视一眼,又嘿嘿一笑,各自一招手,把对方的木船吸入了手上,看样子是想试下运气,看看有没有刚好自己能猜出的简单题目。

    因为这时还没有一个人成功解题,所以别人也没有管他们,也没有人跟他们争抢。

    “哈哈,我这有了。”

    众人之中,不出所料,第一个猜出谜面的,果然是素来以机智过人,智慧百出的点星帮奇人,‘文儒秀才’司安南,第一个解出谜底。

    “我这艘木船之上的道谜谜面是,仅一答案,猜一种上古失传已久的剑法。那显然,谜底不可能是其他,只能是无别解,也就是没有别的解答之法。”

    “上古之时,有一剑术奇才,日日观看织女穿梭,千线万端,不曾紊乱,最后心灵触动,自创一门独特剑术,命名为‘无别解’,又称‘千丝剑法’,想必,就是我这道题的答案了。”

    随著司安南话声方落,陡然,其手中木船之上,升起一道绿色奇光,直冲霄汉。

    下一刻,木船应声自燃,其两块木板脱落,里面滚出一个用腊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红色方块。

    司安南将其捡起,伸指搓开外衣,里面竟然是一粒形如朱丹,隐现奇光的赤红丹药,散发出异样的香气。

    “灵级上品丹药,五窍朱魂丹,好东西。”

    司安南哈哈一笑,虽然并不是很在意,但毕竟自己是第一个解出谜面的人,而且这五窍朱魂丹,也不是凡品,当即将其收起,转头看向其余众人。

    在司安南之后,很快,又有人解出答案。

    只听衣胜雪一声长笑:“司兄果然好见识,不过,衣某也不落人后,我这谜面是‘顶破天’,只此三字,答案是猜一上古地名。”

    “顶破天,天既有破,则人字出头,即为夫字而已。而上古之时,跟夫字有关,最出名的一个地方,我想必是一座城池,因为,数百年前,在紫魂之西,沙漠之中,有一座奇特古城,以铸剑闻名天下,名为夫人城。”

    “如果我没猜错,这道谜面的答案,就是夫字。而真正的答案,就是夫人城。”

    “哈哈,衣兄同样不同凡晌。”

    随著司安南的哈哈一笑,果然,衣胜雪手中的一号木船,同样应声燃烧,化为一道红光,冲霄而起,木船既毁,从里面,慢慢掉出一块拇指大小的奇铁,闪烁银光,银光之中,隐隐有火焰在其上燃起。

    “三品极等灵矿,赤焰玄铁,好东西。”

    司安南眼神闪烁了两下,微微一笑,认出此物来历。

    衣家作为江左第一世家,拿出来作为奖励的东西,既有灵级上品丹药,又有三品极等灵铁,果然出手极为不凡。如果不是他们皆出自顶尖大势力,见多了奇珍异宝,光这一小项东西,落入普通人手上,只怕足够他们十辈子不用劳作,衣食无忧。

    这就是衣家的底蕴,而且,虽然用处不大,但也是一笔财富,更不要说,目前仅仅只有两艘木船的道谜被解,如果十四艘木船中,都是这种价值的宝物,那衣家,为这一项助兴环节,准备的礼物,就不同凡晌了。

    更不说,还有接下来的百香寒酿,以及第一名能获得的特殊奖励。

    司安南与衣胜雪先后解出谜题,这一下,众人心中更加紧张了,有人越紧张,越慌乱,头脑上,滚落豆大的汗珠,越想思绪越乱。

    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二人便是如此,两人原本以为,拿了对方的木船,说不定能碰上一个自己能解出的谜面,瞎猫碰上死耗子,但真拿到手上后,才知道和先前一样,根本虽然上面的字他们不陌生,但组合在一起,他们完全不能理解那跟答案有什么关系。

    独孤应龙拿的,是五号木船,木船谜面为:“三五婵娟影,映入浅塘中。”答案为:猜一剑式名。

    不过,凭独孤应龙的脑袋,三五婵娟或许还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但配合后面的这句映入浅塘中,他不当场疯了,就算不错,因此拿到手没多久,又只有恨恨一扬手,将其扔入溪中,自认无力解答。

    而他的弟弟,独孤应熊,和他的遭遇也差不多。

    独孤应熊拿的,是八号木船,木船上,同样只有几行小字:“朱老大不行,朱老二是不错的。”答案,同样亦是猜一上古绝式之名。

    老大老二这他能明白,但涉及答案,他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宁愿喝下苦醋一碗,也不愿再想下去了,愤怒的一扬手,同样将其扔入灵溪中,自愿放弃了机会。

    而见状,率先解出答案的衣胜雪,司安南,眼睛一亮,不约而同,齐齐一扬手,将他们解答不出来的木船吸入了手中,不片刻,两个答案,又先后出炉。

    司安南手中的五号木船,答案是,八女投江,是上古绝学,‘仙女剑’中的一记绝式,三五婵绢,对应八女,映入浅塘中,就是投江之意,难怪独孤应龙猜不出来。

    而司安南再得一物,却是一枚只有指长的暗蓝灵草,名为‘幽绝草’,同样亦是一件难得一见的三品极等灵草。

    而衣胜雪手中的木船答案,则是‘第一自然’,同样是一记绝式,是上古奇术,自然拳中的最后一招,威能强大,曾经伴随它的主然,自然山翁名震天下,可惜数百年过去,早已失传,独孤应熊不擅此类,自然解答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