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鸿武道会
    九曲栈桥,水浅回廊,金鱼自在的在其中嬉戏。

    五柳别院,清风徐来,香荷盛开,一朵朵或雪白或粉红的莲花,竞相开放,花苞如箭,幽氛微传。

    顺著灵溪,两岸各列数席锦毡,参加道会的人一个个盘坐其上,目不转睛,盯著灵溪之中,一个铜制莲台。

    莲台中央,一支线香,缓缓燃尽,香灰漂落湖面,引起鱼群争食。

    “怎么还不开始?”

    独孤应龙,独孤应熊,等待不及,暴怒大喝。

    “何必著急,稍安勿噪,天香燃尽,道会自开。”

    一身白衣,手摇折扇的‘文儒秀才’司安南,哈哈一笑,不疾不徐地说道。

    “哼。”

    听到是司安南出口,独孤应龙,独孤应熊,虽然不忿,却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忽然,“嘻嘻”一声轻笑,一片荷叶,从上流漂下,荷叶之上,居然站著一位粉雕玉琢,杏色衣裳的十三四岁小女孩,手中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之上,摆放了十几个绿色的玉杯,玉杯之中,盛放著血泊一样的美酒,人尚有数十丈之遥,那酒之香气,便忍不住盈绕众人鼻端。

    “哎呀,是衣家独特,百香寒酿,今日,我们有口福了。”

    有人不由站起,凝望著远处顺流漂下的那位小女孩,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虽然只相隔个数十丈,但他却似已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满脸沉醉。

    “居然是百香寒酿,哈哈,衣家这次真是舍得下本钱,这种酒,很多人可是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见识过的,便是衣家之中,也只有高层人员,逢年过节,有机会获赐一点,产量极少,想不到,二公子居然舍得拿他出来待客。”

    其他人闻言,感受到那种香气,也不由满脸激动,一个个站起身说道。

    这些人中,可全是高手,一个个,在江左之地鼎鼎有名的人物,背后亦有顶级势力撑腰,什么样的美酒没有见过,但是看到上游漂下小女孩怀中的美酒,还是一个个忍不住,可以想见,这百香寒酿,在江左之地,拥有的鼎鼎大名。

    厉寒眼露诧色,虽然没有听过这百香寒酿,但只看众人的表情,也知道它必定不凡。

    他坐于灵溪最下游一张位置,距离那杏衣小女孩本最远,但是,却不妨碍他超常的目力,只略微运转一丝道能,聚于双目,便将数十丈外,那位杏衣小女孩怀中的美酒看得清清楚楚。

    “嗯?”

    百香寒酿,即以寒字命名,只怕跟这灵溪与寒峰脱不了关系,只是,在厉寒的双目中,却是看到,那杏衣小女孩托盘上的酒杯中,一杯杯,却如岩浆上下起伏,血红的颜色,怎么也无法跟寒冷扯在一起。

    如果没有听过其名字,估计大多数人猜测,此酒饮下,绝对是火烧一般的感觉,但是,百香寒酿既然如此出名,必有它的特殊之处。

    “这是……以极热之态,酿异寒之酒,冰火九重天,好手法!”

    破魔瞳徐徐运转,厉寒似乎透过酒杯,看清了其中所盛美酒的一切材质,果然不乏大热之物,然而融合在一起,居然形成了极冷之态,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酿酒之人,非同一般啊,而且绝对要有超群卓绝的实力,否则,没有这个能力,将那么多顶级灵物,融合在一起,并形成这小小的一杯美酒。

    “嗯?”

    忽然,厉寒的目光从酒杯之上掠开,落到那个杏衣小女孩的身上,却不由骤然眉头一皱。

    “居然是她?”

    脑海中,忽然浮现当初,在玄冥真渊,出现在那名暗金宽袍中年人身边的杏衣小女孩,那时,她也自称是衣家弟子,名为衣可儿。

    只是,既然连那时的衣轻欢,都是假的,那这个衣可儿,难道还能为真?

    如果是假的,那也就是说,不止那时的衣轻欢是假冒的,衣可儿,也是有人假冒,只是既然有人假冒,那衣家,还真的必须有一个衣可儿不可了。

    如果是真的,那就更耐人寻味了,连家主都是假的,他带的一位后辈竟是真的,自然更让人难以理解。

    而且……

    厉寒忽然想起了,当初初见那个杏衣小女孩时,对方带给他的惊讶,不过十一二岁,居然就达到了混元巅峰之境,距离气穴,不过一步之遥。

    那样的绝顶天才,厉寒从来只在传闻中听说过,就连八宗,都不多见,一个世家,却培养出这样一尊妖孽,实在让人震惊。

    如果对方为真,那现在,修为到了哪一步?

    如果为假,当初那个假的衣可儿,去了哪里?这个真的衣可儿,比之原来那个假的,又如何?

    想到此,厉寒不由得再次开启一次破魔瞳,落到杏衣小女孩身上,欲要检测一下她的真实实力到底为何?

    然而,下一刻,厉寒不由身形微震,眼睛中,竟然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杏衣小女孩体内,竟然全无道气,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厉寒的精神瞳术探入进去,“看”到的,竟然是一片空空茫茫,如同蓝天白云,什么也没有,什么道气也不存。

    不要说气穴,便连混元,纳气境界的修为都没有。

    “这……”

    厉寒一下子眯起了眼睛,按理说,身在衣家这样的庞然大族,纵使不可能天纵奇才,但十几岁的少女,至少也应该拥有了不俗的修为,即使没有如之前所见的那个衣可儿那般妖孽,也绝不至于连纳气境都没有吧。

    “这是为何?难道是对方修为精深,居然能隐藏到连我也探不出,可是我的破魔瞳,可是幻术七瞳之一,从来无往而不利,别说一个气穴境的少女,就算半步法丹,只怕也难逃我的瞳术探索,但对方,绝对不可能是法丹强者。”

    “二,还是对方真的从不曾修炼,就是一个普通人,体内空空荡荡,毫无道气,但这又怎么可能,如果这样,对方又怎么可能凭空站在一片荷叶之上,顺流漂浮,这没有一定的修为支撑,和极为高明的轻身之法,否则是绝对做不到的。”

    厉寒摇头,眼神深澈,盯著上游顺流漂下的杏衣小女孩,目露思索,诧异,感到对方不同凡晌。

    然而,还不待厉寒多想,灵溪上游,那个杏衣小女孩,竟然似乎感知到了厉寒这边的查探,忽然微微一笑,露出一个明眸善睐的笑容,一瞬间如同百花开放,让人眼睛一亮。

    “可儿招呼来迟,各位见谅,聊备薄酒一杯,以为歉意,还请各位不嫌粗淡。”

    话声方落,她忽然一甩袖,瞬间,在她托盘上的十数杯美酒,同时凌空飞起,然后平平飞到十几个与会强者面前,众人方位各不相同,距离长远有异,她竟能将杯中酒一滴不洒,全部顺利送到所有人面前,这一手,绝对是不俗的巧妙手法,顿时引起众人一片赞声。

    “可儿姑娘真是天资聪颖,兰心惠质,这一手‘天女散花’,劲力已入了化境,二公子虽然是衣家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但我看,可儿姑娘也不逛多让了,衣家一门几天骄,真是让人羡慕呢?”

    ‘江左游龙’衣胜雪,在衣家第四代弟子中,排名老二,所以大家都称他为二公子。

    而衣可儿,只是衣家偏房一位庶出弟子,排名至少在二十几之后,平时也少露面于人前,谁也没有想到,衣家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庶出弟子,居然就有如此能为,还真是让人吃惊不已。

    众人各自接过面前的酒杯,看也不看一眼,一齐饮下,瞬间,腹中如同惊起了惊天大浪,一股炽热如焰的感觉瞬间燃起,似乎都要烧起来。

    但下一刻,火焰之中,却又骤然诞生一股寒气,将火焰压下去。

    这一烧一镇之间,众人只感觉浑身舒泰,飘飘欲仙,忍不住一个个露出沉醉的神色,便连蓝魔衣,司安南等,也不由得鼓掌赞叹:“百花寒酿,真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