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造化玄铁,中
    蛟龙腾空,其势惊人。

    黑衣金靴人这一记仰踢,威力竟然还超过了他的幽罗化心掌,显然又是一门可怖的绝技。

    然而,就在黑衣金靴人心头大爽,以为这一招可以一击而解决对面青年,迎面,却又是一道雷火天光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头顶。

    “九天刑罚,紫雷万里!”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伴随著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啸,一道黑影从中冲出,虽然保住了性命,然而,全身上下如同黑炭,浑身不断冒著青烟,整个人杀气腾腾,却又充满了惊惧与不解。

    “怎么可能?”

    他双眼乱转,已有了退意。

    但是,退得了么?

    厉寒双目神光熠熠,这黑衣金靴人导致周绮罗至今躺倒在地,脸如金纸,一条命十成中去了六七成,就算暂时还保留一口气,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所以,没动刑印之前,他还心有顾忌;一旦动用刑印,那就干脆用个干脆,将黑衣金靴人这条性命留下吧。

    “九天刑印,天地之罚!”

    随著他话声方落,他双眼中,黑白之光化束冲出,在黑衣金靴人头顶,形成一柄长近十丈,宽约八尺的巨型光剑。

    光剑劈斩而下,离地尚远,便劈得天坑之中的泥土沙石飞扬,远处天坑中心的黑红奇石,一道奇光一闪而过,隐隐出现一块破损镜片的模样,不过一闪即逝。

    黑衣金靴人抬起头,眼睛中尽是震惊和不解,有心想逃,却发现,在头顶光剑的约束之下,他竟然如遭禁锢,动弹不得分毫,只能勉强运起一丝罡气护体。

    然而,他的罡气罩,若是寻常,自可保他无虞,但在厉寒这倾尽了最后精神之力,化为的天地刑罚的一剑之下,他所谓的罡气罩,却不过一个笑话了。

    “不……”

    随著一声凄惨难以置信的呐喊,剑光竖劈而下,在黑衣金靴人额头,忽然出现一条血线。

    这条血线从上至下,直垂至腹,黑衣金靴人面容瞬间定格。

    下一刻,“哗”的一声,黑衣金靴人整个人骤然自中而分,向两旁倒去,血水如泉涌一般铺出,瞬间将半个天坑染红。

    见状,厉寒双眼中的神光快速黯去,整个人无力地朝一旁委倒在地,所幸眼疾手快,抓住一块突出的岩石,才勉强支撑著没有倒下,但面色也灰暗了几分。

    虽然顺利地解决了对手,但他的精神力也几乎耗尽,目前等同于一个废人,如果再有什么变故,他也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所幸,这陨石天坑,本就神秘,加上凶名久传,早已没有外人来此。

    而黑衣金靴人带来的这几十名黑衣蓝睛人,要么死在了厉寒与周绮罗的手下,要么死在了石坑凶光的照射之下,一个个全都死于非命,在这黑衣金靴首领也死在了厉寒的三道天罚攻击之下后,此地也就此寂静了下来。

    只剩厉寒,周绮罗两个活人,还待在原地,能静静地呼息。

    足足过了数盏茶时分,厉寒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勉强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依旧觉得精神空虚不已,让整个人都绵软无力,但终究已经拥有了一份力气。

    他挣扎著,朝周绮罗那里挪去,足足过了近一刻时间之后,他才到达周绮罗的面前,俯下身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还好,呼息还在,人暂时没事。

    此时她已经晕迷过去,一张绝美的脸上,全无血色。

    短短时间内,第二次使用花相燃魂,虽然这一次,由于她刚刚融合雌雄花种的原因,花相没有彻底破碎,还有希望复原,但毕竟身受重伤,支撑不住之下,彻底晕迷。

    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一个药瓶,掏出一粒大回生丹塞到周绮罗嘴巴中,也给自己嘴巴中塞了一颗,厉寒这才盘膝就在旁边坐了下来,一边默默运起道气调息,一边想著适才这一战的一些不足与教训。

    左姓老者口中所说的神魔国度,果然异常强大,仅仅一个江左,就云集了数位王爵,几十位气穴级的刺部成员,甚至可能还有一位天魔存在。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要震惊整个真龙大陆,引起无数人忧心。

    然而,他们在此的目的,真的只是为区区一块神山盘碎片吗,有没有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是不是隐藏著一场大秘密,大阴谋?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厉寒的猜测,没有证据,人微言轻的情况下,他也知道,这个消息,就算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

    相反,有可能导致反效果,别人都当他神经病,反而不如隐藏在暗中,继续观察,一有破绽,雷霆出击,才有效果。

    而厉寒心中,也不由产生一丝后怕,一丝懊悔。

    虽然足够小心,但仍是大意了,他们两个,太小觑了衣家与神魔国度的强大,所以才导致被对方衔尾跟上,周绮罗重伤晕迷,自己也是出了三道天罚,才击败了他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还有石坑凶光的原因,不然,就算厉寒能倾尽全力,击败黑衣金靴首领,剩下的几十名黑衣蓝睛人,也有足够可能,将自己两人击杀,到时就算杀再多王爵,也挽不回自己的性命。

    而且,厉寒也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九天刑印,在以前看来,无比强大,基本一道天罚,就能毁灭高自己数阶的敌人。

    但到了现在,越往后,九天刑印的威力越受限制,尤其是对上那些强大至极的半步法丹境强者之后,一道天罚,往往难以凑效,毁灭不了敌人。

    所以,就比如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全力出击,天罚一道接一道,否则,只怕一两道,还真的消灭不了这个黑衣金靴人,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因此,天罚固然强大,但却不可太依靠,大部份时候,还是要发展自己的实力,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再借助天罚之力,自己今后才能更有保障,无往而不利。

    当然,天罚之力也是很重要的,不然,今天,厉寒与周绮罗联手,绝对不是这名黑衣金靴人首领的对手。

    对方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不但境界位阶远超两人,达到半步法丹的地步,而且他的那些绝学,譬如六病魔身,幽罗化心掌,七步蛟龙踢,甚至还有他那门神秘而强大的身法……每一门,都是世所罕见的绝学。

    这些绝学,虽然阴毒,虽然残忍,但不得不承认,实在强大,甚至超过了厉寒所修炼的一些,如半地品清虚四重影,半地品赤洞蛇牙爪,半地品大日炎身等等……

    这让厉寒不禁思索,这些绝技,从未显现于世间,而且一门门居然都比伦音海阁这个堂堂八大隐世宗门的一些顶级绝学还要强大,那么,这些绝技,从何而来?谁人所授?那就至关重要了。

    散修世家,绝对不可能有这等绝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些绝技,全部是出自这个神魔国度。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神魔国度,就比厉寒想像的还要可怕,一个临时组织而成的邪恶组织不可怕,一旦失败,就会灰飞烟灭。

    但当这个组织,有了纪律,有了自己的传承,甚至还有自己的奖惩制度,上升渠道,那这个组织,就真的已经不输于八大宗门。

    如果他们再有自己的地品功法,甚至法丹高手,那他们,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八大宗门,将来,必是整个天下的劲敌。

    不过对于这一切,厉寒暂时拥有的信息不多,不能下定论。

    但只从左姓老者的口中,厉寒也知道这个神魔国度,到底有多强大,一位王爵,就是半步法丹,他们拥有十三位王爵,岂不是说这个组织中,至少有近十三名的半步法丹级强者。

    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宗门,他们中,虽然半步法丹强者也不少,但往往也就几位,绝不超过十个。

    更重要的是,在他们之上的,还有更高一级的——天魔级强者。

    八位天魔,就算其中只有一位或两位法丹级强者,那也足够恐怖了,这个组织的实力,比厉寒想像的,还要庞大,还要可怖得多。

    不过厉寒今天在此折了一位王爵,算是毁了对方的中上层强者之一,与对方之间的恩怨算是结下了,就算对方全部死光,一时查不出谁人所为,只怕肯定也会记在心中。

    一旦知道,日后只怕就难以善了了。

    不过厉寒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厉寒相信,既然守护龙族都能关注到这个神魔国度的存在,其他八大宗门,势力遍布天下,耳目众多,根深蒂固,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对方的对手,并不是只有一个自己,而是整个天下。

    所以,厉寒并不是孤军奋战,无需太忌惮。

    倒是想到对方全军覆没,是因为这陨石天坑之威,厉寒忽然一转头,趁著周绮罗消化大回生丹丹力,恢复伤势的时间内,望向那块立于天坑正中,半黑半红的奇异巨石。

    “也许,是时候一探这块奇石之时了?若我感应不错,神山盘碎片亦是藏身此处,我也要想个办法,先把它引诱出来。”

    想到此,目光闪动,趁著恢复了一分力气,厉寒慢慢挪步,朝著石坑中央的那块黑红异石走去,浑身上下,道气微微闪烁,凝成罡衣,以防万一。

    谁也不知道这黑红异石什么时候爆发,虽然异宝动人心,但危险也不得不防,厉寒这一点谨慎,还是有的。

    越往中,无形的威压,越强。

    但厉寒,只要略略释放一点九天刑印的气息,那股威压,就消散得无影无踪,厉寒一步一步,小心谨慎地,终于,在约摸过了两刻钟时分后,终于来到了这天坑中央,站在了这块黑红异石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