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金蛇爵主
    这名黑衣人,脚下穿著一双金靴,金靴上用红笔描画著两条怪异的红蛇,显得十分诡异。

    如果有衣家高层人在侧,就能认得出来,这名金靴怪人,就是那天在蓬山之巅,知道神山盘碎片出了意外,从而呵斥衣轻欢,并责令他开启风雨天罗剑阵,强行取宝,一旦不成,就要承受刑责的人。

    如果衣轻欢,在神魔国度的地位不低,那么,这名金靴人,只怕地位就要更高了。

    厉寒,周绮罗神色都是一惊,心中微微沉了下去。

    如果衣轻欢来此,凭两人的实力,或许联手之下,还有一战之力,可以将其重创而逃。但这名金靴人……凭两人的能力看过去,竟然是深不可测,如同一片无底黑幕,窥探不到底。

    “交出神山盘碎片,饶你们不死。”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金靴怪异人走到厉寒与周绮罗面前,面上带著一个淡金的面具,只露出两个眼睛,紧紧地盯著天坑中的厉寒,周绮罗两人,淡淡地说道。

    听他的语气,显然并没有把这两个三代天骄放在眼内,笃定他们难逃杀网,所以表情镇定,眼神冷漠,语气中,也不带一丝波动,尽是一股掌生控死,掌握一切的感觉。

    “哦,神山盘碎片,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厉寒眼睛转了转,欲要拖延时间,想想对策,嘴上笑呵呵地说著。

    “哼,找死……”

    金靴怪异人大怒,一指厉寒,道:“上,给我杀,不论死活,今日一定要给我寻到神山盘碎片,三主上重重有赏。”

    “是,九王爵。”

    四周的数十名黑衣蓝睛人,齐齐答应一声,语调冰冷,亦不带一丝波动,仿佛没有感情的死物。

    话声方落,坐落于天坑东部位的八位黑衣人齐齐地一摸背后,拔刀出鞘,然后身形一动,联袂向厉寒等两人攻来,刀光刺目!

    唰、唰、唰……

    凄厉的刀啸声音响起,道气撕裂空气,刀风斩断天地,无穷寒光,连接在一起,瞬间把厉寒,周绮罗两人,围困在其中。

    “无奈啊!”

    对视了一眼,厉寒与周绮罗知道,大难临头,生死倾刻,不全力一博,只怕今日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战。”

    没有多话,两人极有默契,一左一右,厉寒朝左纵出,周绮罗朝右攻去,两个一使赤洞蛇牙爪,一个使绮罗魂花掌。

    厉寒挥爪,暗红的利爪迎风而涨,迎向四名朝他包围来的黑衣蓝睛人;而周绮罗的绮罗魂花掌,幻化出一朵朵鲜艳的花朵,花朵的中心却是黑色,亦是将四名黑衣人围在了中间。

    叮,叮,叮!

    啪,啪,啪!

    刀爪,刀掌不断交击,出金铁交鸣,或是击打败革一样的声音,厉寒的赤洞蛇牙爪,胜在攻击强大,但四名黑衣蓝睛人,却配合默契,联手形成一个小型的阵势,双方一时竟成胶著。

    而周绮罗的绮罗魂花掌,亦是同样如此,绮罗魂花掌虽然强大,是绮罗花相能力衍生出来的一门顶级掌法,但相应的,需要不断抽取绮罗花相的能量,才能维持,而且她的实力又没有彻底恢复到巅峰,一时险象环生。

    这些黑衣人,看似单个不起眼,但围攻起来,却极是可怕,而且一个个,至少都有气穴中期的实力,也真不知道,这神魔国度,是哪里培养出来的这么多气穴境杀手高手,打得厉寒与周绮罗狼狈不堪。

    而且,更危险的是,四周,除了这八名黑衣蓝睛人,还有另外二十多名黑衣蓝睛人,随时虎视耽耽,准备下场擒人。

    “不能再等了。”

    交战数十招,厉寒知道,光凭赤洞蛇牙爪,绝对奈何不了他们,反而只会凭白损耗自己的道气,纵使有中品气穴源源不断生成新的道气支撑,但人总是会累,一旦力竭被抓,后果就是难以预料。

    所以,他招式一变,大开大阖中,却又暗藏阴柔,赤洞蛇牙爪融合三大高阶幻技,威力暴涨,瞬间将四名黑衣蓝睛人逼退。

    但就在他欲转身支援周绮罗的时候,“唰唰唰……”圈子外,又是四名黑衣人杀到,一时间,变成了八名黑衣人,围攻厉寒一人,厉寒再次陷入左支右绌的阶段。

    “花相燃魂。”

    周绮罗眼睛中,厉色一闪而过,头顶上空,再次出现了急剧旋转的绮罗花相,不断涨大,隐隐冒出红光,显然是不愿成为束手就缚的对象,打算再一次使用禁忌之招。

    “不可。”

    厉寒见状,心中一急,再也顾不得隐藏身份,袖底一滑,手指露出,然后轻轻一弹指,瞬间,猛然间,他掌心中就出现了一柄剑。

    这柄剑,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看起来就是一柄普通的树枝,只是削掉了枝丫,打磨成一柄剑的形状,简直简单纯朴到了极点。

    但这柄剑一出,厉寒身上的气势顿时暴升,涅磐,古寂的感觉,再次从他的身上诞生,而且远上一次对战衣胜雪时,使用日月寒星剑的感觉。

    “涅磐寂静剑第一式,才人无行。”

    依然是同样的剑招,然而,这一次,却似乎骤然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厉寒手中的无垢心剑,瞬间划出一道冰冷的黄光,只是一闪,就“噗”的一声洞穿了一名黑衣蓝睛人的咽喉。

    那名黑衣蓝睛人,明明感觉剑身离自己还很远,而且他有足够的时间闪避或抵挡,但就在他想要闪避或抵挡的时候,剑尖突然加快,然后似乎就跳入了空气中,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咽喉部位。

    “心境剑意……怎么……可能……”

    喉咙里,咕咚咕咚地冒著血泡,他人缓缓倒了下去,眼睛犹自睁得老大,不敢置信。

    厉寒脑海中,刚刚形成的精神剑意,在无垢心剑出现的一瞬,不经意触了一丝,如同针毫白芒,瞬间附身剑体之上,那一刹,厉寒都只觉得自己手中的剑一轻,下一刻,度暴涨,竟然瞬间刺破空气,进入了虚空中。

    下一刻,再出现时,已经一剑洞穿了那名黑衣蓝睛者的咽喉。

    “这……”

    厉寒也不由得愣了一愣,虽然他知道无垢心剑很强大,这也是他今日,宁愿取出无垢心剑,而不是用出日月寒星的原因,但也没想到,因为这柄剑,他竟然可以御动识海中的精神剑意。

    这还真是一个意外的现,也是莫大的惊喜。

    无垢心剑,只是一柄普通的木剑,甚至连一般铁剑都不如,说它不普通,是因为它上面承载了一名剑道强者一生的执念,拥有了自己的剑心,甚至隐隐流转著一丝剑道的轨迹,所以才如此珍贵。

    但说实话,它的威力,并不怎么样,远逊于一般中品名器,不过,如果持剑练心,却是至高无上的至宝,这也是厉寒当初,会选择它的原因。

    但现在,厉寒却现了它,居然可以引动脑海中刚刚形成的精神剑意,而且这精神剑意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这绝对乎了厉寒的预料,也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此时,脑海中警铃大作,身后,数名黑衣人,同时持刀向他攻来,无匹刀网,包围四面八方,将他圈在其中,不得逃脱。

    却是其他七名黑衣人,一惊之后,顿时怒极攻心,趁著他一个愣神的瞬间,终于彻底将其合围,用出了至高无上的一式,势要将其诛杀。

    火树银花。

    厉寒眼睛一缩的同时,却不再后退,而是起了试验之心,再一次举起手中的无垢心剑,然后尝试著引动更多的精神剑意,用出了一招他之前从来没有用过,却是在上次和衣胜雪一战,将涅磐寂静剑其中一招,和神火罗网结合,融汇成的一招群攻杀招,用了出来。

    脑海猛然一疼的同时,厉寒手中的无垢心剑,再次一亮,一道细细的白光,一闪而逝,如同毫芒,下一刻,厉寒手中的无垢心剑,度再次暴涨,“唰”的一声,遁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下一刻,剑光亮起,如同赤红的花火,又似银色的灵蛇,穿梭跳跃,从七道刀网的缝隙之中闪出,落在了数名黑衣蓝睛人的额头。

    惨叫响起,又是三名黑衣人,一招毙命,另外四名黑衣人,亦是受到重创,纷纷倒地,仅差一线!

    周围,其他黑衣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便是站在坑边观战的那名金靴怪异人,也不由得眼睛猛地一缩,眼睛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喃喃地道:“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