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凤东凰,十
    擂台上下,众人看著衣胜雪离开的背影,一个个面色各异。

    厉寒心中思忖的是,今日这一战,衣胜雪的实力和表现,对他颇多震动和启发。

    一是早知衣胜雪是江左年轻一辈第一人,尤胜蓝魔衣,司安南,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多矣,但没有亲眼见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真正战斗过,才知道他名不虚传,而且,似乎比自己想像的还更强大,厉害得多。

    至少,厉寒敢肯定,刚才对方与自己之一战,他一定还没有尽全力,肯定还保留了几样底牌。不然,不至于僵持如此之久,并顺利让他撑过百招。

    不提他先后使用的数样法门,周天三寒气,五挪转步,冰玄之盾,方外玄剑,雪剑轻霜指等等……每一门,至少都是半地品,甚至地品残招,或者准地品的阶位。

    尤以雪剑轻霜指,方外玄剑,最是厉害,可怖。

    其中,雪剑轻霜指,一击将厉寒重伤,虽然其间有心境之力的压制和禁锢之功,但雪剑轻霜指的威力,也让人震惊。

    而方外玄剑,肯定就是他最后使用的那几招剑招,譬如江湖夜雨十年灯,碧水东流至此回等等,但也只是初现端倪,并没有使用完全。

    二,就是衣胜雪彻底让厉寒明白了心境的重要和强大。

    如果不是今天这一战,厉寒虽然早知心境可能至关重要,但是却并不知道它有如此大的威力。

    毕竟因为地品功法距离大众太远,很多人也是和厉寒一样,甚至比厉寒还不如,虽然早知地品功法一定要配合相契的心境之力,但却并没有真当一回事,只以为是辅助之力之一。

    而现在,厉寒却明白了,心境之力,才是一切高阶功法的基础,和灵魂。

    没有心境,徒具其形,就如形尸走肉,再强大,亦不过是一具空壳,僵硬死板,毫无威慑力。

    所以,正是因为知道心境修炼的艰难,所以他才明白衣胜雪的强大和不凡,能领悟透完整的伏冬之寒心境,有多不容易。

    别看厉寒现在也悟通了一点心境雏形,涅磐寂静,但其实,心境雏形和心境小成,中间隔著天堑鸿沟,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可成。

    厉寒能悟到一点涅磐寂静心境皮毛,还是借助著寂静宗宝物,因果球之功,两者有对应之缘,是一体相承,而衣胜雪,可未必有此机缘。

    他能完全凭自己,感悟到一门完整的心境,并且与他衣家的周天三寒气,冰玄之盾,雪剑轻霜指等功法,都完美契合,这可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而且,相信,他所使用的心境之力,只怕不及他真正心境之力的十分之一,不然,凭厉寒一点涅磐寂静的心境雏形,想要如此轻易抵挡,那是痴人说梦。

    也就是说,经此一战,厉寒不但确定了衣胜雪的可怕实力,而且,相信,他表面上显露出来的这些实力,最多,只有他真正实力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十分之一。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真不知道他如果要实力全开,结果会怎么样。

    正因如此,对于自己成功撑过百招,获得了他的认可,并邀请他去参加衣家一个小范围内的鸿武道会,反而没有那么兴奋,热切了。

    神色凝恍,蓦然间,厉寒陡然想起了当初,他刚入宗时,喝洗尘茶之前,师傅冷幻对他所说,那番语重心长的话。

    “幻术之道,千变万化,道体天心,指掌万物。”

    “这世间一切,天道地道我道人道妖道魔道剑道鬼道,最终莫不过是心道。心境,才是一切修行的基础。”

    “青天尤可上,心境不可及!只有心性炼得坚韧了,才能最终窥悟大道。”

    “所以,心境漫漫,步步荆棘,处处陷阱,如果不小心,一辈子不会有成就,难以得到大的发展。”

    那个时候,厉寒还不明白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只当是师傅收自己入门时的随口训诫,现在才明白,她那番话,其中大有深意,早在那个时候,她就告诉了自己,心境之路,有多么困难,而心境修行,又有多么重要。

    “师傅……”

    思考及此,他顿时不由得有些思念起自己远在伦音海阁的师傅起来,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又如何了?

    这次千里下江左,其中之一,是为了替牧颜北宫,牧颜秋雪,查明他们牧颜家族当年灭亡的真相,但其实,厉寒潜意识中的真正目的,何尝不是因为她墙上那柄铁剑?

    那柄绣有“衣”字火焰图腾的古朴铁剑,厉寒一直想弄明白,“它”与师父之间的关系,还有,当年的一切隐秘。

    仅仅听了牧颜老夫人,以及守护老者左腾鹤的两面之辞,但都只是与牧颜家族有关,关于衣家与师傅,还有师傅与那柄铁剑,厉寒却所知甚少,这也是他积极接近衣胜雪,并想进入枕寒山庄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牧颜家族的事,渐渐水落石出,但自己师傅与衣家的事,至今,厉寒仍旧是一头雾水,雾里观花,什么也看不清。

    ……

    厉寒还在思考衣胜雪心境修炼的难度和自己师傅与衣家的事,而台下,听说衣胜雪邀请厉寒参加他们衣家在十日之后在家族所在地枕寒山庄举办的鸿武道会,台下所有人,却不由个个都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就连蓝魔衣,司安南等,也不由露出一丝意外。

    鸿武道会,厉寒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聚会,但蓝魔衣,司安南却知道,因为那是江左衣家,举办的一场小规模,但却一定是高规格的顶级道会。

    会上,只有来自江左三帮七会,以及五楼十二世家的顶级中青年弟子,才有资格与会,而且一般不超过二十人,是一个圈子性和私密性极强的聚会。

    但现在,厉寒这个外人,却被邀加入,显示衣胜雪真正认可了厉寒,并且愿意接纳他加入他们那个小圈子的一员,这让同为那个小圈子一员的蓝魔衣,司安南,不得不以凝重的眼光重新审视厉寒,对他的观感不约而同改观。

    能让衣胜雪做出这样的邀请,厉寒,是第一个,自他成名开始,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获得过这样的殊荣。

    这也是另外那些,没有资格参与鸿武论道的人,听闻衣胜雪居然邀请厉寒一个外人,参加这种聚会,为什么会露出羡慕嫉妒目光的原因,毕竟,别说一些普通人,小世家小帮会弟子,就是如缠丝殿少主龙冰月,紫微山庄青年修士第一人萧逸仙,碧落谷四名花之首玉秋桐等,都没有资整参加。

    乃至,就连江左五大青年高手之一的‘妖相绮罗’周绮罗,亦不曾得到过邀请参加,因为这个聚会,不止是实力,还注重身份,散修,小世家,小帮派,都难以进入。

    厉寒,算是一个特例。

    ……

    不提所有人的羡慕嫉妒,终于,为期近十天,江左青年修士擂,在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中,落下了帷幕。

    厉寒与衣胜雪这一战,给江左修士擂,划下了最后的句点,也成为了最灿烂的一战,至少今后近百年内,所有参加江左青年修士擂的人,都绕不过这一战,势必被人们久为传颂,津津乐道。

    而最终排名结果也出来了,奖励会自动由无边城主府的人,结束后送往各自得主手中。

    第一名,‘江左游龙’衣胜雪,所得连胜:五十六连胜。

    第二名,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凭借著联手之力,获得四十六连胜。

    第三名,厉寒,四十四连胜,江左第一黑马,实至名归。

    第四名,‘冰雪邪王’蓝魔衣,四十三连胜。

    第五名,‘文儒秀才’司安南,四十二连胜,仅与蓝魔衣相差一场,而蓝魔衣,与厉寒,也只相差一场,甚至到了这个阶段,几人相距已经不是很大,任何一点因素,都有可能改变结局。

    而从第六到第十,相差已经极大。

    第六名,十二世家之一,灵家‘无目公子’灵星河,二十五连胜。

    第七名,轻剑门‘五岳一剑’韩擎苍,二十二连胜。

    第八名,驭兽世家凤飞飞,二十一连胜。

    第九名,语琴楼弟子,‘神音仙子’玄楚月,十九连胜。

    第十名,‘梦幻初月’冷孤心,十九连胜。

    第十一名,‘九星楼’弟子贺玉山,十八连胜。

    第十二名,神秘女子柳娅,十七连胜。

    第十三名,紫羽阁少主‘紫羽三千杀’萧六指,十六连胜。

    至于其他的人,如紫薇山庄萧逸仙,碧落谷四名花之首玉秋桐,缠丝殿少殿主龙冰月,凶牙派弟子易九牙,阴州井玉秀,凤凰楼弟子卫凤凰等,都是十几连胜,从十一到十六不等。

    整个江左,晋级南境青年修士擂,不过二十余人,还不到二十五,这个数字,和前几天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擂台战不可同日而语,显得冷冷清清,亦让所有人清楚,想要参加真正的南境青年修士擂,选拔有多严苛,条件有多残酷。

    不是江左一线的青年高手,绝对都出不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