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凤东凰,九
    危急之间,他身形一动,整个人如同一道轻烟,瞬间闪避过了厉寒这必杀的一击,但是擂台上,原本属于他的绝对优势,已经丧失怠尽。

    其后,两人招来式往,转眼又过去十七八招,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厉寒的涅磐寂静剑心境,虽然只是雏形,但毕竟已经粗具规模,最大限度地瓦解了衣胜雪心境封禁的能力,最多勉强受到一些影响,如此一来,两人只能凭真正实力对战,一来二去,打了个平手,难分难解。

    擂台下的众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呼息顿止,只见擂台上的两人,一黑一白,一左一右,打得难分难解,兔起鹜落,速度之快,简直超过了人目力所能达到的极限,这根本不是两名三代弟子应该有的实力,只怕就是一些老牌强者,也做不到像他们这样强悍。

    可是在他们身上,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两人的实力,几乎都已达到了众人所能想像的极限,一个一个,强大绝伦,厉害非常。

    即使只是一招基础道技,在两人的手中,都能发挥出淋漓尽致的威力,更不要说这些威力不凡的绝学了,直让众人看得眼花缭乱,震憾非常,一个个在心底,只剩惊叹,只剩羡慕和赞扬。

    衣胜雪有此实力,尚算正常,但厉寒亦能如此,却是彻底让众人惊讶和目瞪口呆了,不由得心底,纷纷对他重新定位,给了他更高的评价。

    蓝魔衣,司安南等,更是看得眼睛凝重无比,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以为然,对厉寒与衣胜雪所言之最后一战,巅峰一战有所不满,此时,却已全部吞回心底。

    因为他们明白,凭两人此时打出的这一场战斗,的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而且,绝对是实至名归,谁也说不出半句闲话。

    ……

    而擂台上,眼看又陷胶著,衣胜雪虽然凭借小成阶段的完整心境,略压厉寒一筹,但毕竟不能彻底把他控制在胜负之下,因此,他的神色,更现郑重起来,到第七八十招时,招式忍不住再次一变,又用出一门盖世绝伦的功法。

    “江湖夜雨十年灯。”

    只听他轻声吟道,随即,整个人身法变了,如雨如丝,密集连绵,他再一次招出身后的宝剑,阴阳烈火,打出了漫天的剑影,将厉寒困在剑下。

    厉寒再一次感受到压力,知道衣胜雪的这门新剑法,威力只怕不亚于准地品,不过他也无惧,见招拆招,并且不但融入了三大高阶幻技,甚至尝试著,将地品功法,万世潮音功的十六字诀,融入其中,创出一门新的剑法。

    “天水合道剑,滚字诀,剑如雷音,其疾如风!”

    轰隆!

    只见融合了涅磐寂静剑心境,再加上水系高级灵珍,寒水真精,再加上万世潮音功的精义,十六字诀中的滚字诀,厉寒的这门剑法,被他改得面目全非,却威力激增,远远超过了半地品,甚至一般的地品。

    半空中,出现了雷的声音,他的日月寒星剑,一剑劈出去,仿佛影子都看不见,连风都追不他的速度,身上的那种奥义感觉,越发明显了,寂静,悲伤,安宁,乐道。

    两者相撞,雷雨互涅,厉寒退后五步,衣胜雪身形轻轻一晃,脸庞略为苍白。

    “碧水东流至此回。”

    衣胜雪再使一招奇特剑技,手中的阴阳烈火,猛然泛碧,仿佛一条长河,滚滚东去,伏冬之寒的心境,让这条长河,充满了可怕的感觉,天地皆寂。

    “天水合道剑,宁字诀,天地皆悲,无心寂寞。”

    厉寒手中的日月寒星,亦是剑芒大展,从剑尖之上,更透出一道纯白,透明的剑影,长达三尺,吞吐闪烁,却霍然是凝出了剑芒。

    两人再次交击,又是不分胜负,厉寒略输一筹,但衣胜雪亦难占到什么便宜。

    不过越是如此,他脸上的兴奋越浓,到最后,更是绝招滚滚,不断而出,一式一式,如倾盘大海,连绵不绝,打得厉寒处于被动,只能防守,不敢反击。

    眼看擂台上,光轮滚滚,撞击阵阵,也不知进行得多激烈,忽然,人影双分,一道人影,骤然自战场中间跳出圈外,收剑归鞘,大喊一声道:“不打了,百招以过,衣兄,此战就此作罢吧!”

    “嗯?”

    这时擂台之下众人,才不由得一阵恍惚,才发现,经过这么片刻间,擂台上两人,竟然真的已经互相交手了上百招,从交手的过程中来看,衣胜雪的实力略胜一筹,毕竟他练成了完整的心境,而厉寒,只是残缺,雏形,但是,却也难以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而现在,厉寒果然撑过了百招,完成了互相交手之前的百招之约,众人虽然看得不过瘾,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徒叹作罢,只是只有一个个以特殊,复杂的眼光看向厉寒,知道从今日起,‘冷面’厉凡之名,必将轰动江左,威震一时了。

    就算比不上衣胜雪,也能力压其他诸天骄,如蓝魔衣,司安南等,成为江左,第二名鼎鼎有名的人物。

    这让众人,一时羡慕嫉妒恨,不过这是人家的实力,真正打出来的,众人也不能多说什么。

    就是衣胜雪,正战到兴奋处,忽然看到厉寒抽身而出,挥手止战,不由一愣,听到他说百招之约已到,这才反应过来,细细一数,果不其然。

    从先前的战斗,到厉寒突然融合灵珍幻技,压制住他,打出四十五招,再到他突然爆发心境,压制厉寒,又过一二十招,再到后来,厉寒同样使出心境之力,两人再战,短短片刻间,两人竟然真的已经交手近百招,真是骇人听闻。

    衣胜雪虽然有些不甘,但百招之约既下,而且又是在众目睽睽,他也不是一个爽约之人,当即,朝厉寒点了点头,道:“厉兄身手,衣某心服。今日一战,未能尽兴,不如待三个月后,我们再在南境青年修士擂上,一决雌雄,一较高低,决出胜负。”

    “好,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厉寒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答道。

    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他查出衣家的大部份秘密了,只要能知道了衣南裘的去向,和牧颜家族的那段历史是不是真实,他的任务就算完成。

    至于最后,找出衣南裘,并将其击杀,只怕凭几人现在的实力,还力有未怠,只能再等机会了。

    所以,他的目的,就是在这三个月内,先查出衣家的一切秘密,至于三个月后的真正盛会,南境青年修士擂,他反而不太放在眼里,因为他明白,如果说在江左,他还能技压群雄,获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在南境青年修士擂,却是真正的高手如云,不但各大世家会去,八大宗门中的几宗,也都在南境,必定会去参与,到时候,才是真正的群雄逐鹿。

    如果说之前的玉皇城分擂,和现在的无边城总擂,都只是小打小闹,是乡野和地方之战,到了南境,才是真正暂露头角,扬名天下的时刻。

    历来南境青年修士擂的战斗,都最为人们所重视,能进前三十,前二十的人,都是绝对的强者,能名扬一方,更不要说前十,前五,前三,和第一之人了。

    历来,都是传奇人物,尤其是前三和第一,更是绝对的传奇,而南境青年修士擂第一人,更是必列当代青年高手榜之一,成为和五君七侯,十日九星,七榜三奇一个级别的人物,名扬天下,震惊百域,留名青史。

    那都是一个年代,最为巅峰的人物之一。

    所以,只有到了五境战擂,才是真正的修士擂的开始,像这之前的玉皇城分擂挑选赛,和稍微正规一些的江左青年修士擂,都不过是基础,是选拔,大浪淘沙的一个程序而已。

    在这两个擂台上扬名,都只是地方,成不了什么气侯。

    听到厉寒毫不犹豫的答应,衣胜雪脸上露出了笑容,身形一扬,就欲离去,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开口说道:“十日之后,我衣家在枕寒山庄,会有一场鸿武论道,如果厉兄有兴趣,欢迎到时前来一观,衣胜雪必定待门相侯,等待厉兄的到来。”

    “鸿武论道?嗯……”

    听到衣胜雪的邀请,厉寒心中顿时大喜,知道自己的实力,终于得到了他的承认,获得了他邀请进入衣家的机会,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似是犹豫,过了半晌,却终于点头答应,开口道:“好,既是衣兄相邀,十日之后,厉某一定到场。”

    “好,那衣某期待了。”

    衣胜雪闻言,顿时再不犹豫,一个闪身,就纵出擂台,然后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星光,朝南城衣家所在地,枕寒山庄,疾驰而去,瞬间消失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