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凤东凰,八
    “哈哈!四十七招,那个厉凡终于失败了。”

    擂台下,一人见状,忍不住跳了起来,大声说道,兴奋的连连挥拳。

    另一人也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如此,厉凡区区一个小城出来的修士,如何能是我们江左这第一天骄的对手。还大言不惭,妄图订下百招之约。”

    “以为抗过百招就能成名了。不,衣胜雪根本不给他机会,五十招都不到,他就败了,而且败得这样凄惨,败得这样毫无抵抗之力。”

    “哈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不由纷纷大笑,都是指责厉寒的,说他不自量力,如何如何,如果不是衣胜雪留手,第一时间就爆发心境之力的话,厉寒早已失败,可能连三招都抗不过。

    而听著他们的说话,唐白手,陈胖子等人脸色铁青,一脸担心,望望台上躺倒在地,受伤吐血的厉寒,却又不敢公然违抗擂台规则,上前救人,一时犹豫不决。

    而擂台上,见到厉寒被自己一指击飞,吐血倒地,衣胜雪当即收剑归鞘,伸手朝厉寒拉来:“厉兄,你没事吧,抱歉,我也是初悟心境,一时收手不住,伤到了你,可还能再战?”

    擂台下,众人轰堂大笑:“还战什么战,他都伤成这样了,在衣天骄的手下,根本撑不住多少招,我看百招之约,都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这场战斗,胜负已分,还是赶紧下台,免得丢人吧?”

    “是吗?”

    听著台下众人的各种辱骂,讥笑,厉寒神色平静,忽然一撑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却没有接手衣胜雪的帮扶。

    “我还没有认败,那这场战斗就没有结束,衣兄,请——”

    “你?”

    衣胜雪看了一眼厉寒,见他神色坚定,不似作伪,不由一声长叹,道:“这又是何必,心境不出,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胜你,心境一出,我也控制不住它的威力,可能再次伤到厉兄,令吾心不安。”

    “尽管全力出手便是,我,也要稍微认真一些了。”

    厉寒不以为意,淡淡出声说道。

    话声方落,他双眼中,猛然滚出两团赤红的雷光,雷光轰隆,瞬间把周围禁锢在他身上的冰冷之气炸得粉碎,然后向前一跃,手中的日月寒星剑,绽放出夺目寒光,刺向衣胜雪肩胛。

    “哎……”

    一声叹息,衣胜雪虽然对厉寒双眼突然爆发出的那阵雷光感到有些疑惑不解,不过看到厉寒心意已决,不但破解了自己的禁锢,而且还悍然发动了反击,当下也不由无奈,干脆没再抽剑,身形一转,又是一道雪剑轻霜指,破空锐啸而去,刺向厉寒左足。

    他不欲伤人,想著干脆直接冻结厉寒的双手双足,让他没办法反抗,这样,战斗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也算有了一个结果。

    未曾想……

    亦是让擂台下,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继而又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大喝一声:“这怎么可能”的事件发生了!

    厉寒周身,忽然绽放一圈极淡极淡的青光。

    这青光,流经厉寒的经脉,百骸,继而汇聚于他手中的日月寒星剑,日月寒星剑剑尖,瞬间骤然一亮,然后如同一轮星辰爆炸,化为了一团无比炽热的能量,疾扫而出!

    衣胜雪伏冬之寒心境结成的冰寒之界,顿时再次一阵晃荡,而厉寒的剑光,顿时再次加快,眨眼就到了衣胜雪的面前。

    “咦!”

    一声轻呼,衣胜雪身形一转,就闪避过了这一击,但厉寒身形同样再转,脚下那对天青色的软靴上,又一朵白云微微一亮,他速度再增,竟然比衣胜雪还快出一线,还是以同样的一剑,刺向他的左肩胛。

    “嗯?”

    如果说,刚才第一次,厉寒能破解他的心境结界,衣胜雪尚能理解,他使用了某种秘技,但第二次,对方身上那道青光一出,他的实力似乎也随之增长,衣胜雪就有些不能理解了。

    而现在,厉寒竟然又莫名的速度微增,虽然增幅不算特别变态,但已经超过了自己,衣胜雪对自己的速度一向极有自信,现在居然能比自己还快上一线。

    这一刻,衣胜雪不由真正的,重视起厉寒这个对手来,甚至心底生出了一丝微微的兴奋。

    “能在我的心境之力压迫下,尚能实力一涨再涨,看来,你也有不少的底牌,我倒是小瞧你了。不过既然如此,反而刺激,正是我想要的结果。”

    话声方落,衣胜雪左手一挥,掌作青雀,右手微探,如水龙出爪,打出一式奇怪的招式。

    “冰玄之盾!”

    “嗡!”

    无穷寒气,从他的双手流出,在他面前,形成一道奇异的冰晶之盾,厉寒的日月寒星剑,堪堪刺到,却只刺到冰盾之上,发出的声“叮”的轻响,无功而返。

    “轮到我了。”

    衣胜雪双手连挥,道道寒光凝如冰晶,在他的双手十指间出现,他双手连挥,眼花缭乱,一式式奇妙绝伦,而且蕴含心境之意的攻击,连绵而出,罩向厉寒全身上下,将他封锁的寸步不能移。

    然而,再一次面对心境之力的压迫,厉寒却没有向一开始那样束手无策,狼狈不堪。

    只见他不言不动,忽然在这样恐怖而密集的攻击力下,也闭上了眼睛,然后,不管是擂台上,还是擂台下,所有人,就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厉寒身上,瞬间升起一种莫名的悲哀感觉,仿佛落叶伤秋,夏中伤蝉,还有一种异样的寂静,悲伤,安宁,得道,涅磐!

    他的身形,变得宁静而飘渺,明明站在那里,却似一座孤峰,给人一种奇异的疲惫感,双肩扛日月,大道望东流。

    “咄!”

    猛然间,他嘴巴中,发出一声奇异的音节,然后他再次睁开了眼睛,只是这一次他的眼中,却明亮如雪。

    “涅磐寂静剑,第十一剑,未尝败果!”

    “轰!”

    日月寒星剑之上,仿佛带上了一丝奇怪的能量,一瞬间如苍蟒出洞,直接轰碎了衣胜雪在擂台上布置的心境禁锢,然而余势不减,直冲衣胜雪心口。

    刚刚反击,便是一剑绝杀!

    台下,众人齐齐发出惊呼之声。

    而衣胜雪,更是眼睛蓦然一动,喃喃道:“心境雏形,虽然还没有真正成形,但也不可小觑了。”

    “我果然还是小瞧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