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凤东凰,六
    “红颜薄命”。

    手中的日月寒星,绽放出夺目的光华,如同一道耀目的红痕,又似一捧凄艳的春雪,径直划向衣胜雪的脖颈,欲要阻止他的步伐。

    谁知衣胜雪根本无视了厉寒这一剑,脚步不过微微转了一个方向,整个人就倏然闪现出了厉寒的剑光之外,并且身子再次一转,不过眼睛一花的功夫,他就再次欺近了厉寒的身前。

    “好厉害。”

    这一刻,厉寒心中的惊讶再次加深了一层,甚至到了叹为观止的地步。

    这江左第一人衣胜雪,比他想像的,还要难缠,强大得多了。

    他不得不承认,之前虽然足够高估,但仍然不够,他还是太小瞧了衣胜雪的实力。

    虽然一直以来,他从来到江左,就到处听说这江左第一人的事实,但其实并未真正放在心上,因为衣胜雪就算在江左名头再大,也毕竟只是初出茅庐,在江左或许有不弱的名气,但出了江左,就什么也不是了。

    厉寒经历过仙妖战场这种八宗齐会,英才辈出的时期,连梵空冥,邪无殇,玲浮屠这些绝顶年轻强者都见过了。

    所以,在来此之前,他虽然已经足够准备,但那也只是针对衣南裘,衣轻欢这些老一辈的强者,对衣胜雪这个和他一个年纪,甚至成名还稍逊上几年的人,自然有些看不上。

    因此,虽然他并不是一个骄傲和自大的人,但终究,还是有些大意了,以天下观江左,以宗门论世家,不知不觉,就把这只是出自江左一隅,而且只是世家出身,没有经过宗门残酷环境培养的衣胜雪,没有放在眼中。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的确错得离谱。

    衣胜雪的实力,绝对不输于梵空冥,邪无殇,玲浮屠等人,或许可能在功法,道技方面有所不及,但至少在速度这一方面,他全面超越了几人。

    这种速度,便是厉寒,也拍马难及。

    要知道,厉寒一身修为,也有三成在速度之上,在这一项上,不输任何人。

    其一,他修炼的是伦音海阁最顶尖的半地品身法道技,清虚四重影,而且修炼到了化境初期,在原有的四重影之上,衍生出了第五重虚影,这便是放在整个修道界,也是绝对一流顶尖的身法道技了。

    另外,厉寒还有可以大幅度提升自己速度的中品名器,覆雨腾云靴,虽然目前他没有完全开启这覆雨腾云靴的功能,怕惊世骇俗,和引起别人怀疑,所以只是启用了大约一成的速度增幅,但即使是这个增幅程度,也绝对是惊人的。

    化境初期的清虚四重影,加上一成的速度增幅,整个修道界年轻一辈,能将速度修炼到和他持平地步的,绝对没有几人,就算有,也绝对是顶尖天才弟子,而且一个个,修炼了不输于他的身法道技。

    但衣胜雪,现在的速度,竟然犹胜他一筹,除非他完全开启覆雨腾云靴,否则还真没有胜过他的可能。

    这让知道他底细的厉寒,如何不大吃一惊,这真的是一个一隅之地的世家子弟吗,说他是那些顶尖宗门的顶尖弟子,都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虽然衣胜雪足够厉害,但厉寒也不会畏惧,心下一动,干脆一狠心,咬牙催动了覆雨腾云靴的两成速度,这样一来,他的速度再次大幅度增长,虽然依旧还不及衣胜雪,但也不逊色多少,免强可以看清他的行动了。

    日月寒星连连点出,厉寒擅长的,只有一门剑术,所幸,这门剑术也是他修炼的唯一一门剑术,而且品阶不低,超过了厉寒身怀的大部份攻击道技,因此早已修炼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此时对阵衣胜雪,前面数招顿时源源不绝使出,欲要逼迫衣胜雪后退一现一两步,然后掌握节奏,强行撑过这一百招便足够。

    “江浪不息、世态炎凉,月台易漏,兰叶多焦……”

    无穷的剑光,此起彼伏,不断幻灭又生起,刺目的寒光,带著惊艳的轨迹,让擂台下的人一时看得痴迷不已,惊呼连连。

    然而,面对此幕,衣胜雪不焦不燥,不惊不怒,面对厉寒层出不穷的连绵杀招,一直只是微微笑著,足尖轻点,身形连晃,整个人就如同星光幻影,如同星河迈步,总是先厉寒一步,闪过他的剑光,然后退到他招式的死角。

    仿佛,他对厉寒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十分熟悉,皆能预判一般,精准巧妙的闪过他的攻击,然后反击。

    他剑光古拙,一字一划,如走之字,充满了一种古拙玄奇的味道,渐渐的,整个擂台,都被一道道星光充满,并且还有雪花片片飞出。

    “这是什么剑法?”

    厉寒惊讶,惊骇的发现,自己发出的涅磐寂静剑,竟然慢慢变得紊乱起来,而衣胜雪的剑招,却一招胜似一招,一招连接一招,最后擂台之上,星光织成剑网,飞雪连成雪幕,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寒冷,仿佛被衣胜雪周围的周天三寒气道劲同化。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粗细一数,厉寒已经使用到了涅磐寂静剑的第九式,但依旧耐何不了衣胜雪分毫,反而渐落下风,偏偏他们两人的百招之约,才过去不了不足十分之一。

    “这怎么行,必须想个办法,扳回这个局面。”

    眼睛一转,瞬间,厉寒改变剑招,剑光霍霍,映面生寒,日月寒星幻出了一天的残影,最后几式剑招,不但剑气凌厉,而且还带上了一层薄薄的火焰,仿佛赤红的花朵,飞向衣胜雪的周身。

    ——中品灵珍,赤帝长生火。

    这一刻,厉寒却是想到了在天道宝图之中领悟的武道合之一将,他将自己的幻技,融入了剑招之中,渐渐将神火罗网这招自己常用的大杀技,和涅磐寂静剑后几式相融,虽然刚刚试验,还很拙劣,但效果显著。

    涅磐寂静剑,加上了赤帝长生火,顿时威力大增,纵是衣胜雪,也不敢硬接,因为在不明情况下,第一次硬接,他手中的阴阳烈火剑,居然被压在了下风,加持了赤帝长生火的日月寒星,竟然威能暴涨,超过了衣胜雪的中品极等名器阴阳烈火。

    这样一来,顿时让他有些束手束脚,剑招施展不开,也是第一次在战斗中,稍稍处在了下风,只能以身法来闪避。

    擂台下,众人一片惊呼,早已看呆了眼睛,原本以为一面倒的战斗,居然打成了平手,而且刚开始还没什么,衣胜雪犹占上风,到现在却形势突变,变成了厉寒压著衣胜雪打。

    擂台下一片倒吸冷气声响起,所有人都是一片不可思议,就是蓝魔衣,司安南等,也都是一个个不敢置信的睁大著眼睛,心中惊骇不已,没有想到,厉寒居然如此厉害。

    而唐白手,陈胖子等,自然皆是大喜。

    厉寒越厉害,越占上风,他们作为厉寒的朋友,自然会为他而高兴,而欢喜。

    而擂台上,厉寒见到自己终于摆脱劣势,也是心中暗暗高兴,不过表面上,却并没有显露出来,依然保持平静。

    只是举一反三,既然融入赤帝长生火可行,他便也开始尝试著融入昊天厚土,寒水真精等灵珍,剑招一会儿赤火连天,烈焰燃烧;一会儿黄土漫漫,凝重厚重,一会儿冰冷彻骨,寒气如雪,威力大涨。

    兼之剑招变化多端,复杂难判,因此衣胜雪一时不能招架,更是连连后退,眨眼就被厉寒攻出了三四十招,在擂台下众人的眼中,更是一片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