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凤东凰,五
    衣家的制式配剑,大多简单,都只是普通制式武器,然而,也有少数人例外。

    比如衣家这一代的掌权者,‘踏花侯’衣轻欢,自然不可能使一柄普通铁剑去与人对敌。

    他的武器,是请炼器宗师专门量身制作,虽然也是衣家制式模样,但细微处又有所不同,花费无数珍稀材料,经数年时间方才成型,取名‘飞花逐叶’,是一柄准上品名器。

    而衣胜雪,这位衣家这一个年代最杰出的天之骄子,自然也不可能用普通铁剑。

    他的武器虽然比不上衣轻欢的那柄准上品名器‘飞花逐叶’,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同样是特制而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便是这柄中品极等名器,阴阳烈火。

    日月寒星,阴阳烈火,一者极阴,一者极烈,一个为下品名器上等,一个为中品名器极等,威能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在武器上,厉寒稍输一筹,不过如果使出他的无垢心剑,就能打平了。

    只是此等场合,厉寒自然不会用出无垢心剑,而且,虽然日月寒星稍输对方,但厉寒也并一定认为,如此自己就一定会败。

    不然,如果比试都是比谁武器好谁就获胜,那历来也没有那么多挑战与争锋了,直接比武器品阶便是。

    所以,他只是淡然一笑,同样称赞了一句“好剑”,而后却又开口道:“你我无冤无仇,比试全因兴趣,这一场战斗也是额外增加,似乎不必作生死相博,不如你我定下一场‘百招之约’,百招之后,无论胜负,你我皆停手如何?”

    “嗯?”

    衣胜雪睁眼看著他,随即一笑,点头道:“厉兄弟言之有理,既非生死大敌,自当点到即止。而且……”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瞬间一股洒脱自信的神色显露无疑:“纵是百招,也足以分出胜负了,相信厉兄,定然不会让我失望。”

    “既如此,请——”

    厉寒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再不多话,直接一揽袍袖,左足前弓,握紧了手中的日月寒星之剑,淡淡地开口说道。

    “请!”

    衣胜雪微笑著,一旦进入战斗,整个人瞬间变作了另一个人,不苟言笑,气质凌厉,手中的阴阳烈火剑之上,一层无俦罡涛,仿佛巨浪排云,席卷而去。

    “周天三寒气。”

    他也没有啰嗦,直接一振衣袖,手舞铁剑,疾冲向厉寒。

    冲刺的途中,他玄功运转,整个人周身,顿时多了一层淡淡的寒气,这寒气呈蓝色,即使相隔数十丈远,亦感觉冰冻彻骨,更不要说就在擂台之上,他对面的厉寒了。

    这一刻,他感受到一股独特的威压,其凛如雪,其寒如刀,被一层蓝色罡涛包裹在其中的衣胜雪,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足下踩踏著一种奇特的步伐,眨眼间,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好快!”

    厉寒暗暗心惊,知道不能怠慢,迅速运转万世潮音功,体内有大海泛潮之时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一层一层的巨浪之力,席卷周身,瞬间瓦解衣胜雪周遭寒气带来的影响,呼息一畅,继而同样罡气密布周身,防患未然,并抵御对方寒气入侵,手中长剑则瞬间一剑三花,疾刺而出。

    “才人无行!”

    “来得好。”

    衣胜雪见自己的半地品功法,周天三寒气,居然对对方毫无影响,除了初始之时,很快就被对方破解,当对方同样玄功运起,自己反而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压时,也不由眼睛微亮了一下。

    “好功法。”

    他明白,对方的功法品阶,应该尤在自己之上,原本以为,江左这一个池鱼之地,衣家的镇宗心法‘周天三寒气’,就是一等一的顶尖功法,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道理。

    看来对方要么出自某个隐世大世家,要么,就是获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上古传承,否则,凭他所知道的那些世家,如蓝,凤,灵等顶尖世家大宗族,都不可能拥有压制周天三寒气的心法,最多相提并论,或者稍逊一筹。

    这让他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以前一直是他压制著别人打,第一次功法被别人压制,感受到压力,反而让他更有了战斗的动力。

    “五挪转步。”

    衣胜雪阴阳烈火剑之上,烈焰燃起,瞬间形成一面巨形的火盾,挡在厉寒击过来的才人无行剑招前面,将其破去。

    而后,他足步一转,轻轻巧巧,灵动异常,如同踏著星辰在散步。

    一方擂台,普普通通,他却姿式优美,身法蔓妙异常,足尖几个轻点之后,就到了厉寒的后面,厉寒竟然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移动的,顿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好巧妙的步法,只怕这门步法,也不输在对方的道气心法之上。”

    知道遇上了平生难得一遇的顶尖对手,厉寒也起了好胜之心,清虚四重影的‘化境级’存在,五道虚影同时散开,瞬间避过衣胜雪的五挪转步,加上他的本体,擂台之上,竟然一瞬间有了六道厉寒的身影,五虚一实。

    衣胜雪脸色不为所变,看见厉寒瞬间分身化影,竟然在擂台上留下六道身影,却直接足下一旋,厉寒又是眼前一花,对方却再次到了自己的面前。

    “不好!”

    这下,厉寒才真是大吃一惊了,如果说先前,衣胜雪表现出的道气心法或身法道技,都是技惊一时,表现超群,但那也算不了什么,身为衣家这一届最为年轻杰出的弟子,如果说他没有点底牌,反而让人不相信。

    但是此时,对方竟然直接看穿了自己将清虚四重影与幻技结合,组成的五道虚影,直指本体,仿佛有‘识虚’之能,这就让厉寒,不得不心头一凛,寒气顿生了。

    如此一来,自己的幻术,道技,大多就对他不产生任何作用了,看来先前想用幻技加身法游斗的方式,拖过百招,争取赢一个不胜不败,这个想法,行不通了。

    因为守护龙族老者左腾鹤的说法,厉寒必要先要引起衣家足够的重视,最好是能跟衣胜雪打得难分难解,从而惺惺相吸,成为好朋友,这才有机会,借著他的身份,进入衣家要地,枕寒山庄,从而探测到他们想要知道的秘密。

    所以厉寒一来,才提出‘百招之约’,既是百招之约,其实更应该说成是百招之限。

    他没有把握胜衣胜雪,但也不能战败,所以最好的结局,就是与对方战到一定程度,互相认同对方的身手,却又不必一定非要分出胜负的程度,打生打死。

    所以百招,是他想的,一个最能体现双方实力,却又不必非分胜负不可的范围,但没想到,衣胜雪的实力,比他想的还强大。

    看来,想要度过百招,赢得对方的认可,只有使出全部实力,认真一战了。

    瞬间,厉寒眼神凛冽起来,终于认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