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牧颜古雄
    “呵呵……”

    老者看著厉寒的神色,苦涩一笑,说道:“神魔国度初现之时,和你一样,我们其实也并不是很在意,认为一个小宗小派,随手可剿。甚至这样的小事,根本不值得我们守护龙族关注,更不要说出手,可是一次意外……”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不由一声苦笑,笑声中,甚至带有一丝后悔,一丝悲痛。

    过了良久,他才似回复心情,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是在十二年前,在隐丹门所在的地焰神山地界,出现了一个神魔国度的分会,圣龙教。”

    “那时,我们还不知道,这圣龙教,是神魔国度的分会之一,而且只是神魔国度十三王爵之一,九王爵辖下的几个小分会之一,他们的教主,便是九王爵手下的疾风使。”

    “使,是神魔国度三部众之一,人数最少,但地位极其重要。一位王爵,最多有十位使者的名额,共分上五使,下五使。”

    “这疾风使,便是九王爵麾下的上五使之一。天地风雨雷,赤橙黄绿青,疾风使,便排列上使第三。”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将当时因为有要事,前往隐丹门附近执行一个任务,意外撞见圣龙教用婴儿鲜血修炼邪功的一位守护龙使,残杀至死。”

    “虽然那位疾风使随后也身负伤重,不治而亡,但是,每一位守护龙使,招收之时,不仅要求忠心耿耿,更重要的是,修为也一定不低,至少都是气穴中后期以上,而且修炼有隐龙绝学。”

    “可是这样的一位大高手,居然与神魔国度一位小小的使者拼了个同归于尽,更不要说,此神魔国度之中,真正的高层,十三王爵,和八部天魔,有多可怕了。”

    “嗯?”

    厉寒闻言,也不由深深地震惊了。

    一位使者,不过是神魔国度最底层的人员之一,就能将一位守护龙族残杀至死。

    即使那位守护龙族,有大意的成份,实力可能在真龙王朝的守护龙族之中,也不算顶尖,但这番结局,也足以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了。

    而最重要的是,守护龙族,既名守护,人数自然不可能太多,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真龙王朝一支隐藏的力量。

    这股力量,贵精而不贵多,每一名守护龙族的选拔,都要经过无数筛选,层层考验,一旦成功,对真龙王朝,那绝对是忠心耿耿,誓死效忠,绝对不可能背叛。

    可是这样的人,被神魔国度一个小小的使者拼死了,那岂不是说,在这些使者之上的王爵,甚至超过了大部份守护龙族的实力。

    而他们的天魔,就更加难以想像了,若说他们中,有媲美八宗宗主一个级别的人物,厉寒都不奇怪。

    这样的一股势力,在此之前,居然无人知晓,直到被守护龙族发觉,察探之后,才发现他们的势力,已经深不可测,探查下来,更是深为震惊。

    按老者所说,此神魔国度,每一个人的身份,都异常神秘,甚至真龙王朝和八宗之中,都 有不少他们的眼线潜伏。

    不少人,还做到了王朝新贵,甚至宗门高层。

    不过,他们极度小心,而且联系方式,十分隐秘,到目前为止,纵使动用了整个守护龙族的关系和情报网,亦不过搜罗出数十人的身份,疑似神魔国度的成员。

    真正确定身份的,不过三四人,而且都是小鱼小虾,被守护龙族抓捕之后,他们也才知道,神魔国度之内的组织之严密,势力之庞大,以及具体的职门分类。

    像天魔,王爵,刺,使,影三部,就是这些人供出来的。

    只可惜,这些人虽然供出了一些情报,但毕竟身份低微,大多只属于刺,使,和影部的成员,别说最上层的八部天魔,就连王爵也没有几人见过,更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身份。

    所以,别说天魔,就是中层的十三王爵,以他们守护龙族庞大的势力和情报网,至今居然都没有查探出一个人的准确身份,更不要说这把个神秘势力,连根拔起,以消后患了。

    所以,守护龙族更加关切,加大了力度,继续秘查,终于,有了一次大的收获。

    那是收获,还是源于一场意外。

    五年前,守护龙族一位龙使,因为探查江左附近的一场惨祸,意外抓捕到了当时神魔国度中十三王爵的一位使者。

    按那位使者供述,他的身份还非同小可,是神魔国度十三王爵之中,十三王的上五使之一,而且排列第二,身份紧要,名为地魂使。

    从他那里,守护龙族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位排名最末的十三王爵,极有可能,就是江左衣家之中,一位权势滔天,名动天下的大人物。

    不过,不等查清楚这位大人物的真实姓名,这位地魂使,在泄密之后,突然莫名其妙地,过了几天,就无声无息,死在了狱中,而且死状还极其凄惨。

    此事,自然引起了守护龙族之中的极大警觉,知道神魔国度,可能知道了他们的存在,探查之时,更加小心。

    同样,虽然因为那位地魂使身死,没有探查出十三王爵的真正身份,但毕竟有了方向与目标。

    一直一无所获,一愁莫展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抓出了这条“大鱼”,有可能顺著这条大鱼,就顺藤摸爪,将整个神魔国度,查个底朝天,一把掀翻,守护龙族岂能甘心。

    所以,他们将此消息上报,通知了龙族之中的现任最高领导者,隐龙之主。

    隐龙之主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亦也知道非同小可,如果一个排位最后的王爵,都是江左第一世家的人,而且地位明显非同一般,那其他的几位王爵,只怕也都不在他之下。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整个真龙王朝,甚至八大宗门,只怕早已腐烂,被渗透到了核心深处,危在旦夕。

    所以,如果这神魔国度的底细不认真仔细查探清楚,只怕这真龙王朝,还真有覆灭之危。

    所以,这隐龙之主,自然不敢怠慢,于是派遣了左腾鹤,改姓换名,以一个虚假的身份,隐藏在江左,探查衣家的一切。

    在没有实际证据之前,为妨衣家反扑,守护龙族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更怕此举打草惊蛇,所以左腾鹤的任务,至关重要。

    而他,这么多年,潜伏在江左无边城,用尽心思,自然也不会一无所获。

    如果是之前不知道目标,大海捞针,他还难以下手,但知道对象就在衣家之中,而且对方是十三王爵之一,他自然有无数的手段,查出一些线索。

    还别说,在江左五年,左腾鹤虽然没有彻底查明那个十三王爵的真实身份,但也猜了个不离十。

    而根据这番调查,他得出了一个更惊人的结论,江左衣家之中,只怕可能不止隐藏著一位王爵,在他头上,还有一位更加神秘莫测,位高权重的,天魔。

    一位王爵就已经让守护龙族如临大敌,疲于奔命,更不要说,更高一个层次的天魔。

    左腾鹤知道,那绝不是自己可以招惹得起的,于是行事更加小心翼翼起来,终于,被他探知到,关于衣家的,两件大的秘密。

    其一,就是与神魔国度有关,衣家之中,时常有许多神秘之人,身穿黑袍,来去无影,执行许多神秘的任务,就是衣家子弟,也知之甚少。

    不过,只要有行为,就有线索,抓著一些蛛丝马迹,查知这一点不难,只是在还没有完全撕破脸之前,左腾鹤并没有现身,说破这个秘密,江左很多大世家,至今,也隐藏在骨中。

    而另一个秘密,就是与那位“天魔”有关。

    那就是,此刻,厉寒被引来,在这幽深石洞之中,看到的,那位囚牢之中的枯死老人,北地曾经某个小家族之主,也是北地曾经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夸父无形,牧颜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