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神魔国度
    黑夜的天空,星辰俱无,寒风吹过大地,寒风中,却夹杂著月牙刃破空而过带出的呼啸声响。

    厉寒身形晃动,化作数道残影,手掌仿佛虚化一般从空中一捞,五指齐动,片刻后,“叮当”声连响,终于还是将所有月刃飞刃再次接下,握于掌中。

    前方,老者看到这一幕,呵呵一笑,身形再纵,继续朝前跃去。

    而厉寒,经此一事,心情反而渐渐平复下来,干脆也不著急,不疾不缓,慢慢朝其追去,只要不彻底追脱就足够。

    老者见状,反而有些奇怪起来,不过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厉寒面上那淡然的表情,眼睛一转,已明其理,不由微微一笑,心道:看来这娃儿,倒是不笨。

    想也明白,他故意引厉寒来此,自有其目的,就算厉寒追不上,他也会故意放慢速度,之前不过是想试试厉寒的身手而已。

    现在厉寒显然是明白了这点,所以也不急著求解,落入圈套,反而慢慢来,并不著急。

    如此一来,老者干脆也就不再作什么试探之举,没有再发射月刃飞刃了,只是一味朝前,飞快地向著远方一座盘如大蛇的巨大黑色山脉奔去。

    “唰、唰……”

    风声倏忽,两人一前一后,在夜色下,掠过重重残影,跨过一道道山野坡谷,终于,黑色山脉在望。

    前方老者毫不犹豫,身形一纵,已经向著那黑色山脉之中的某一段飞投而去。

    厉寒脚步微停一瞬,有些犹豫,不过想到什么,目中精光一闪,却是再次启动,速度加快,紧随而去。

    两人如同飞鸟投林,瞬间没入层层黑暗的山脉中心,不见了踪影。

    ……

    眨眼,又过去足足一刻钟之久。

    老者左拐右绕,似乎早知目的地,只管一路埋头飞奔。

    路两旁草木越来越茂盛,到最后却彻底无路,丛林掩映,四处越来越荒凉,是真正的崇山峻岭,他足踏树木,亦毫无影响,片枝不折,继续向前。

    厉寒的身法,自然也不输于他,紧随其后,片刻后,终于眼前一亮,两人面前,居然出现了一个隐僻的幽谷。

    幽谷一侧,有一道瀑布,从天而降,鸣珠溅玉,打落珍珠万点星。

    老者回头,朝厉寒一笑:“小伙子,跟老夫来吧!”

    说完身形不停,竟然直冲那道瀑布而去。

    厉寒神色略沉,不过想了一下,还是紧随冲入,不过却不敢大意,周身上下,包裹一层琉璃金块,以防万一。

    进入瀑布中之后,眼前一空,面前竟然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巨大石洞。

    洞两侧长明灯悬挂,有些阴暗潮湿,墙壁上还有著鲜绿的苔藓,不过没有如厉寒所料一般,老者躲在瀑布后伺机攻击他,而是停留在数十丈处,静静地等待著他的到来。

    见他进来,老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也不怕他不跟来,当先带头,朝下走去。

    都到了此地,眼见秘密即将揭晓,厉寒自然不会打退膛鼓,五行十方诀全力运转,心神不松,防御密布周身,小心翼翼的,一脚低一脚高,继续跟随老者朝前跟进。

    越往前,地面越低,潮湿之意也越浓,片刻后,两人来到一座巨大的黑色石门前。

    老者伸手在石门某处,轻轻一拍,“轧轧……”两声,石门自动开启。

    呈现在两人面前的,赫然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石牢。

    石牢之中,一名全身衣衫破烂,披头散发,浑身散发出一股难闻至极的恶臭味的老者,正蜷缩在靠里一角。

    老者肩部,有著两根巨大的锁链,直接从他的琵琶骨穿过,上面的血迹都已经变成了铁绣,显然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

    “这……”

    厉寒眼睛一缩,猛地看向对面的神秘老者:“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此刻,他的神色极冷,眼睛中,放射著阴冷的光芒。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好奇老者为什么要引他来此,此刻,他却是为老者的行为而愤恨。

    然而,没想到,神秘老者似是早有预料,见他动问,只是微微一笑,道:“如果是我,今天你就不会见到他了。”

    厉寒心中一动,不由得追问了一句:“那是?”

    神秘老者“呵呵”一笑,不动声色:“此人复姓牧颜,双名古雄,曾是数十年前,北地一位名动天下的强者,有‘夸父无形’之称。”

    “北地?牧颜古雄?夸父无形?”

    猛地,厉寒脑海中光芒一闪,想到此行目的,再看向那石牢中囚禁的老者,厉寒却没有立即追问,而是看向那引他来此的神秘老者:“你又是什么人,今日,为何带我来此?”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动问……”

    老者一笑,一低头,手一抓,掌心中,竟然多了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

    面具下的他,神情清瞿,双目如电,竟然是一副极具威严,风姿如神的面容。

    这样的面容,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一位普通的人身上。

    “我名左腾鹤,至于我的真正身份,说出来或许与你也有某些关系,不知你可听说过,守护龙族一词?”

    “守护龙族?”

    厉寒目光一闪,随即不假思索地道:“传闻真龙王朝,除了表面上的势力之外,还有一处隐藏在暗处的势力,平时潜隐,并不出现,但暗处,却会替真龙王朝处理一切对王朝不利,或者想谋害王朝,改变政局之人。”

    “千百年来,真龙王朝,几次遇到危机,甚至有一次,差点改朝换代,都是这股暗处的势力,突然出现,改写了结局,在真龙王朝人心目中,这就是真正的守护神,也是初代真龙圣皇,遣留下的最后一支保皇势力。”

    “没错,你倒是所知甚祥,像你这样,当今之世,还知道守护龙族存在的人,可是不多了。”

    说完,老者左腾鹤微微一笑,伸手从袖中一摸,已经摸出一面金烂烂,形如龙形的令牌,向厉寒扬了一扬。

    厉寒眼尖,清晰地看到,在令牌正面,有一个血红的守字,守字背面,则是一把赤红的宝剑,代表权力。

    “守龙金令!”

    厉寒眉头微跳,“果然是守护龙族的人,只是,这似乎与我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你为何会引我来此,又带我来看这名囚牢老人,有何用意?”

    左腾鹤手一招,已经把令牌再次收起,然后重新贴上面具,这才抬起头,朝厉寒微微一笑:“你忘了,我之前说过,你与我守护龙族,还略有一点关系。”

    “什么意思?”

    厉寒心中略有警惕,神情微冷,说道。

    老者神秘一笑:“你是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的人,这一点,我说的对与不对?”

    “嗯,你?”

    厉寒心中,如同掀起了滔天大浪,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终有揭破的一天,不过他现在还不过刚刚在无边城有一点名头,这名老者竟然就查清了他的身份,这可让他心中大骇。

    不过他毕竟胆计过人,心中虽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淡淡道:“我名厉凡,只不过是玉皇城天物阁一名普通武堂弟子,怎么会与八大宗门扯上关系,老丈说笑了吧?”

    “呵呵,玉皇城天物阁,一名普通弟子,怎么可能在无边城巨擂上,赢得四十四连胜,并能得衣胜雪一约,终极一战呢?”

    老者呵呵一笑,也不以为意,也不马上揭破,只是道:“想你心中,比任何人都明白,我是不是说笑。不过放心,这一点,我也不会说出去,甚至相反,我还会帮你保住秘密,甚至,解决一切有可能泄露你真实身份的隐患。”

    厉寒神色不变,心中却闪过千百个念头,表面上却仍是淡淡地道:“哦,如此说来,老丈那是好意了,却不知有什么目的?”

    知道对方已经查清楚,此时辩驳似乎毫无意义,厉寒干脆不再纠缠这个话题,所幸,对方看起来,不似自己的敌人,不然,早已将自己的真正身份,宣扬得一清二楚,又何必非得等到深夜子时,无人发觉之时,才莫名出现,将自己引诱到这里。

    只要对方有所求,便有缓冲的机会,而厉寒相信,对方这么深夜,把自己引诱来此,并告知自己守护龙族之事,绝不是因为一时闲的无事,肯定是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要告诉自己。

    那么,两人之间,便有合作的空间,所以他直接询问对方的目的。

    “不急。”

    不意老者听完他的话后,却摆了摆手:“小哥不如继续听我说完。我不但知晓你是八大宗门,伦音海阁的一名顶峰弟子,大名鼎鼎的‘妖尊’厉寒,更知道,你曾经是长仙宗弃徒,后来转换门庭,才加入伦音海阁。”

    “嗯。”

    厉寒闻言,神色再次略略一变,不过这次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盯著那自称‘左腾鹤’的神秘老者,听他继续说下去。

    老者见到他的神色,微微一笑,说道:“最重要的是,你的父亲,曾经是我真龙王朝的六位异姓王之一,‘厉王’厉南君,所以,我才说你,你与我守护龙族,还略有一点关系。”

    “毕竟,你的父亲,曾经也是我真龙王朝的异姓王,而我,亦是服务于真龙王朝,有这一层关系在,相信,对接下来我们的谈话,将有非常重大的作用。”

    “哦,是么?”

    厉寒这时,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既然什么都被对方看穿,也就没有必要再藏著掖著。

    他直接问道:“守护龙族,一向居于玄京,只暗中保持帝国安危,除非有重大变故,否则基本不会外出,老丈隐藏在无边城,莫非,是查到了什么危害整个帝国的巨大危机?所以这才出面,欲与我合作?”

    “小哥聪明,陪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

    老者哈哈一笑,对厉寒竖了竖大拇指,接著道:“不知小哥知否,数十年来,真龙大陆四处,都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的身影。这个神秘组织,自称神魔国度,神魔国度中,有八部天魔,十三王爵等高层强者,王爵之下,则分‘刺’、‘使’、‘影’三部众。”

    “刺部负责暗刺,战斗;使部负责潜伏,收买;影部负责打探消息,收集情报。”

    “神魔国度?”

    厉寒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不由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也不明白,老者突然说起这个什么‘神魔国度’,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者的神色,一瞬间变得郑重了起来,甚至有几分心悸。

    他看向厉寒:“小哥肯定不以为然,不明白这神魔国度的可怕,可是,自从十数年前,我们守护龙族一脉,查知到这个神魔国度的存在,略一探查之后,却不由大吃一惊,深为震撼,认为其,有巅覆我真龙王朝,甚至整个修道一脉的实力。”

    “什么?”

    厉寒闻言,霍然而惊,面色大变,深深朝老者施了一礼,道:“还请老丈详解。”

    他之前之所以不以为然,自然是以为,自古以来,各种魔教,邪派,风起云涌,不知出现过多少过,区区一个什么神魔国度,并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按他的想法,这样的组织,只是初起之时,有点影响,只要八大宗门发觉,或者真龙王朝感知到,派兵一围剿,肯定飞灰烟灭,根本对修道界,造不成什么大的影响。

    多少邪派,都是初期兴盛,一旦影响到八大宗门,和真龙王朝的兴盛,必定会导致覆灭,历来无数这样的组织,昙花一现,成为过眼云烟。

    这个神魔国度,亦必将如此。

    可现在听到老者的话,在他语中,这神魔国度,居然有巅覆真龙王朝,甚至整个修道界的实力,这就让他,不由霍然而惊,渐渐感觉到,事态的言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