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神秘老者
    天蓝海阁的开业,虽然唐白手,陈胖子等,并没有刻意大张旗鼓的宣传,不过,在附近一定范围内,仍是拥有了不小的名气。

    首先,就是因为今天是无边城这样重大的日子,无边城万人空巷,虽然大多聚集在擂台附近,但是,一个擂台周围即使范围再大,也容不下所有人。

    所以,很多从十里八乡,或者江左其他城市赶过来看热闹的人,都拥挤在了无边城的其他地方,如此一来,新开业的天蓝海阁,自然吸引了一部份的人注意。

    其次,就是,自从厉寒与衣胜雪的这场君子之约一出,整个无边城中,十成中,至少就有六七成人在打听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厉凡的身份来历。

    如此一来,之前尚未开业的天蓝海阁,其实就已经进入众人的视线,被他们所注意。

    到今天,正式开业,无边城中各大势力,商会首脑,一些宗门驻派弟子,甚至城主府的人,自然都收到了这条信息,知道了有一个天蓝海阁的存在。

    再加上,即使统统把这些因素统统去除,其实,光凭天蓝海阁所在的位置,地段,再加上陈胖子的经营手段,和里面几样独一无二的货物,如紫晶矿脉,高品质名器,甚至还有一些只有宗门弟子,才有可能获得的上等资源……

    天蓝海阁,想不火都难。

    所以,虽然厉寒,其实并没有怎么把心思放在这蓝天海阁之上,只是将它作为对自己身份的一个隐藏,以及接近衣家的一个跳板,但是,仍是有了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这一切,此时此刻,要面临和江左第一人的一战,唐白手,陈胖子等,自然都刻意的留给了他清静,在最终决战时刻到来之前,谁也没有打扰他。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三天以来,一直在静密中闭关的厉寒,其实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经不在了阁中。

    他闭关的那处石室,蒲团宛然,清风吹过,然而里面空无一物。

    当唐白手,陈胖子等,等到下午时分,觉得时间差不多,准备去叫醒厉寒,出发前往无边城大擂,参加这最后一战的时候,却愕然看到,三天以来,在里面足不出户,只是在里面修炼,根本哪也没去的厉寒,却仿佛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无踪。

    ……

    时空倒转,沙漏回流。

    昨夜。

    子时,正在静室中,闭关打坐,争取在明日决战开始之前,把状态推升到最巅峰,以最完美的状态,来迎战这江左第一人的厉寒,忽然睁开了眼睛,望向窗外一处月光照射不到之地,沉声喝道:“何人窥视厉某,何不出来一见?”

    黑暗中,似乎有一道佝偻的身影站在那里,但是此刻,这佝偻之人,背脊却是挺得笔直,他嘶哑著嗓子,沉声说道:“想要知道老夫是谁,就先避过我七七四十九道月牙刃,再追得上老夫再说吧!”

    说完,他掌指间,猛然多了一把小小的月牙形飞刀,手一甩,飞刀就化为一道刺目白光,竟然直贯正盘膝而坐在蒲团之上的厉寒双眉之间,似乎是想要痛下杀手。

    厉寒神情不变,一声冷哼,双手一抄,就要朝其接去。

    却陡然发现,白光到了面前,速度陡然变快,然后猛然朝上一升,竟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真刀隐藏在这八道真假不定的虚影中,方向一改,削向厉寒的左耳。

    “嗯?好精妙的手法!”

    看出来人并不是真想杀自己,只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厉寒也被激起了好奇之心,当即纵身而起,双手仿佛闪电般,在空中一捞,下一刻,双指之间,已经夹了一枚其薄如纸,其凉如冰的月白色小刀。

    他夹住小刀,还未来得及细看,就见神秘人影再次一声轻喝:“看我双分明月!”

    话声方落,手指一扬,一左一右,两道月牙形小刀,同时从左右两侧,破空而来,直袭厉寒左右双肩。

    而那神秘老者,却身形一晃,快速的跃下了天蓝海阁的楼面,直接朝对面一座玉器坊的屋顶之上飞跃而去。

    “哪里走?”

    厉寒没有惊动唐白手,陈胖子等人,直接身形一晃,掌指间瞬间化成了一片片的重影,收起两枚月牙小刀,破窗而出,朝老者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道人影,一老一少,在夜月下,仿佛星丸电掣,疾火流星,转眼,掠过一重一重房屋。

    前面的人影,每当厉寒快要追上之机,就发出几道月牙飞刀,阻拦他的追逐,而厉寒,也没有要伤对方的意思,所以并不反击,只是使用各种手法,尽量接招,然后继续追去,仅仅片刻间,一前一后,居然就掠出了无边城的城墙,直朝著城西一座无名小山奔去。

    “你到底是谁?”

    眼见离城越来越远,到最后都过去了一两个时辰,两人距离无边城只怕至少有数百里之地,厉寒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身形一展,速度加快,竟然从另一个侧面,抄向神秘老者的前路,同时厉声高喝道。

    神秘老者闻言,并不发怒,只是回头淡然一笑,道:“等你追得上老夫再说。”

    话声方落,手一扬,又是数道月牙飞刃破空而来。

    厉寒这一路上,吃够了这月牙飞刃的苦头,有心不理吧,这月牙飞刃又的确不凡,选取的角度最是刁钻,而且威力恰好不大不小,刚好是能够破厉寒的防,在他身下留下那么一两道血痕。

    可是一理,因为一直不攻击,就顿时屡屡陷入被动,每当他快要追上的时候,对方就来到这么一手,让他不得不分出心去对付。

    如此一来,对方距离再次拉开,而他速度受阻,原本早应追上的老者,再次成为了漏网之鱼,脱身而走,这让他心头不由得怒火中烧。

    不过此时此刻,他也看得出来,这名老者,明显是想刻意引诱自己离开天蓝海阁,甚至是引诱自己离开无边城,至于有什么目的,却是不得而知。

    不过,在目前看来,厉寒在无边城的真正身份并未显露,如果说,唯一引人注目的,便是与衣胜雪定下的那一场约战。

    他心中不由一动:莫非,这名老者,是为了那场决战而来?

    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帮助衣胜雪,提前狙杀了自己这名对手,可是又不像。

    以衣胜雪的身份,地位,还有实力,绝对不可能做这等事情,因为没有必要。

    在他的心中,甚至在整个无边城大部份人的心目中,厉寒虽然在无边擂台之上取得了四十四连胜的辉煌成绩,并战胜了诸如萧六指,冷孤心,柳娅,尤其是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这样的天才,拥有了不俗的声望,但仍然无法与江左第一人,衣胜雪相提并论。

    最多,拥有一战的资格而已。

    既然如此一来,衣胜雪就没有必要私下耍诡计,手段,先处决了自己,故意让自己缺席,那不是他的风格。

    可是,若非帮助衣胜雪,难道还是来帮助自己?那更是无稽之谈。

    首先,自己完全不认识对方,对方完全没有理由。

    其次,衣胜雪虽然只是一届后辈弟子,但是在江左的声望极高,再加上身后的江左第一世家,衣家,会得罪,敢得罪他的,绝对没有几人。

    而看这名老者的实力,至少不在自己之下,这样的一个人物,别说在江左,即使在八大宗门中,至少也是实权长老一个级别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不可能在江左籍籍无名,可是为什么,他要对付衣胜雪,不自己出手,却需要找自己这样一个身份来历背景都不明的,小人物呢?

    这不合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