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剑王绝学
    “请!”

    “请——”

    两人互相抱了抱拳,算是见礼,然后,极致的攻击便绵延而出。

    ‘梦幻初月’冷孤心一脸冷傲,即使面对这击败了萧六指的绝顶高手,亦是面不改颜色,出手就是她们门派的顶级绝学,五霞灵气掌。

    一道道飘缈不定,虚幻迷离,如烟如霞,充满灵气的手掌,娇俏飞出,印向厉寒全身大穴。

    而厉寒,并不与她硬接,依仗幻影身法,屡屡从最不可思议的地方闪避而过,并借机发动攻击。

    一时虽然不明白,但渐渐的,厉寒的攻击,打得冷孤心越来越被动,越来越乱,五霞灵气掌的出手方法,也渐趋生硬和古板,总是要随著厉寒的身形而转。

    主动权,越来越掌握在厉寒的手上。

    如此又过了四五十招,这下,连台下的人都看得出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不禁一声微叹。

    果然,随著不断积累优势,最终,在第一百零五招上,冷孤心败给了厉寒。

    这个曾经掌力第一的武侯亭高手,终究不敌厉寒这个绝顶大黑马,被踩下台去,成为成就厉寒名声的垫脚石之一。

    如此,厉寒积三十连胜,成为连日来的第一人,惊艳众人耳目。

    台下,众人更加慑于厉寒的威势,不敢上场了。

    不过,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在这无边城总擂上,并不是失败一次就没有机会了,每个人,有三次上场的机会,除非三次连败,否则,最终取成绩,就是从三次的连胜成绩中,择最优选取。

    所以,众人并不担心,有些人,就想早些拖垮厉寒,将他逼下擂台,好让比赛正常进行。

    如此,厉寒的连胜数目,依旧在不断攀升,从三十一,到三十二,三十三……很快,就到了三十七胜!

    这时,台下又上台了一个高手。

    是一名绿衣女弟子,名唤‘翠袖青刀’柳娅。

    亦是之前在六城分擂时,和旷剑生,武世宗,同样被厉寒关注过,取得过不俗成绩的一名黑马弟子。

    成绩,太白擂,四十九连胜,仅次于蓝魔衣。

    当时,亦距离厉寒的五十连胜,只差一步。

    可以见,这绝对是一名绝世高手。

    “请!”

    “请!”

    说实话,任谁在这擂台上,连战了近四十场,也不可能说全无影响,厉寒亦如是。

    但是此时此刻,他提升到中品气穴的白龙气穴,好处显现了出来,不断新生的道气,填补了他的消耗,只要不是连续有顶级高手上场,他就能一直保持道气充沛。

    不过唯一的坏处是,战斗的疲惫,精力的消耗,还有体力的流失,都不能随著气穴道气的注入而重生,他还是慢慢渐生疲态。

    不过饶是如此,这名名叫柳娅的绿衣少女,亦依旧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在第一百七十五招上,厉寒最终将其击败,连胜积到了三十八连胜!

    台下哗然。

    柳娅黯然退场,终结了黑马之名。

    而厉寒的声望,更是如日中天。

    三十八连胜,三十九连胜……

    最关健的一步,四十连胜,无人阻挡。

    就在此时,厉寒感觉到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朝著他投来,他朝台下一望,却赫然看到了一对奇怪的‘青年’。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貌甚亲密,仔细看去,除了两边分开,其实中间的衣袖却是连在一起的,是一对联体兄弟。

    胡须浓密,刀眉怒眼,一看就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是剑王楼的独孤应龙,独孤应熊兄弟。”

    “他们这是?”

    其他人看到这种场景,顿时喜形于色,“哈哈,黑马兄这下要被狙了,独孤兄弟肯定是看他一路连胜,大出风头所不满,等下绝对要上场了。”

    “独孤兄弟单个的实力,或许未必一定有他强,但两人联手,纵观江左,亦只有一个衣胜雪敢说一定胜他,其余几人,也只是与他们齐名而已。”

    “不错,独孤兄弟,是与蓝魔衣,司安南,周绮罗等三人,并列的江左一代公认的最巅峰高手,仅在衣胜雪一人之下,比之萧六指,冷孤心这些武侯亭高手,都要强上倍许。”

    “而且,别人联手,还可以说是欺服人,但他们兄弟,却因特殊原因,任何事情,都只视作一人,如此一来,这一个特殊的组合,在擂台赛这种单对单的战斗中,自然是取得极大优势,这个厉凡,必败!”

    “不过也可惜,他已经达到四十连胜,此时纵败,名声亦不会下坠,反而只会认为独孤兄弟仗势欺人,在他最强大的时候不敢上场,在他最疲劳的时候却上场,还是二打一,不要脸。”

    “胜无可喜,败无可悲。只是,别人能想到这一点,独孤兄弟一向骄傲横行惯了,纵使知道,只怕也不在乎。”

    “对他们来说,战胜对手,碰到自己不喜欢的人,战上一场,打败对方,就是他们的行事方针了。”

    “不错,不过对我们来说,这却是一桩好事,最强黑马,面对联体兄弟,是开赛以来最强龙争虎斗,肯定精彩连连,值得大饱眼福。”

    “唯一遗憾,便是厉凡是以连胜四十场的疲惫之躯,对两个生龙活虎的人,战斗结果早已注定,精彩场面一定不如预期。如果都是最巅峰状态,那必定更是激情四射,火花飞扬,那就更美了。”

    “呵呵,想多了,有此一战,已是不枉此行。这是第一个下场的五大青年高手之一,我们好好看看,说不定还能学到点什么。”

    “嗯,不错,静观。”

    果然……

    随著众人的议论,当厉寒又连胜了三场,连胜达到四十三的时候,倏然,一声怒吼:“我们来!”

    全场顿静!

    随即,厉寒不由惊诧抬头看去,就见到仿佛一座小黑山,从天而降,猛压而下,擂台上方都是一暗。

    却是一对宽袍大袖的粗豪青年兄弟两人,并肩纵上擂台,那庞大的体型,恐怖的力量,刚一跳上擂台,震得擂台上都是猛地一震。

    “开始了开始了!”

    众人纷纷惊呼,心中又开始暗喜,为这一场意外中的龙争虎斗而欢快不已。

    对他们而言,厉寒连胜四十三场,已是一个难以乞及的神话,看对方一路连胜,自己与之相比,也似乎变得渺小了些,微不足道了些,心中自然有所不满。

    而独孤兄弟,在江左,也一直是以霸道形象著称,这两方人,狗咬狗,打得越激烈,越狼狈,他们越快乐,越开心。

    而且,今日,只怕也能看到独孤兄弟很少在人前显露的,剑王楼不传绝学,‘剑慧传心’绝学了。

    至于厉凡,肯定也还有隐藏起来未曾让人瞧见的东西,这一场意料之外的激烈之战,顿时激起了很多人的兴趣,还没开始,外围便欢呼阵阵,气氛一下热闹起来。

    就连远处高楼中,几个隐秘的身影,也一下精神起来,聚精会神,打量台上,等待著两方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