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暗夜幽影,下
    夜,悄悄来临。

    子夜时分,一条黑影,悄悄窜出了天蓝海阁,化为一道幻影幽光,朝著日间回来的蓬山之巅飞速前进。

    他的速度何其之快,三十里范围不过眨眼即过,半个时辰不到,就回到了蓬山脚下。

    一路上他都在飞驰电掣,但到了此山脚之下,速度反而慢了下来,变得谨慎与小心了许多。

    站在山底,暗影仰望头顶峰巅,无声地笑了一声,一缕月光打下,照射在他的面孔上,却不是厉寒又是谁。

    “呵呵,欲知神仙石壁之秘,也许,就在今夜了。”

    “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这一句,他再没有停留,身形一晃,人已经如同山精草魅,化为一团漆黑灰影,朝著山巅飞速摸进。

    来到接天松附近时,他的速度为之一缓,因为隐约,听到了山巅传出的大战之声。

    当他悄悄摸到解剑亭附近时,大战已声已经非常强烈了,隐约还能听到几声女子的痛呼,不过那名女子似乎也非常之顽强,即使如此,也只是忍著,痛呼变成闷哼。

    敛元息脉术运起,厉寒如一截无根草木,悄悄朝山巅武侯亭靠近,靠著亭子在月光下倒下的阴影,厉寒终于悄悄摸近了神仙石壁之旁,看清了交手的两者是谁。

    一者,锦衣宽袍,两鬃微霜,龙睛凤眉,不怒自威,不是别人,竟赫然是江左之地最大的世家之主,五君七侯之一,‘踏花侯’衣轻欢。

    而另一人,厉寒也不陌生。

    一身黑衣,冷傲中带著妩媚,清冷中透出顽强,抬手之间,花开花灭,无数碗口般大的红色花朵,在她周围形成了莲海,将她包裹在中心,只是此时却受了些暗伤,嘴角边,缓缓溢出一丝一丝的鲜血。

    她面带愤恨,还有一丝惊怒,望著对面的锦衣宽袍人,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

    而此人不是别人,赫然竟是,江左五大顶尖青年高手之中,唯一的那名女子,亦是昨日在蓬山武会之上,取得传世之招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引动神仙壁异变的那名传奇年轻强者。

    谁也没有想到,蓬山武会已毕,堂堂五君七侯之一,江左衣家这一代的掌舵人,‘踏花侯’衣轻欢,竟然依旧留在此地,没有离去。

    而另一人,亦是出人意料的出现,‘妖相绮罗’周绮罗,她明明已经离开,为何却又在这子夜之时,出现在这蓬山之巅,还与踏花侯兵戎相见。

    他们,在争夺什么?

    就在此时,明月升空,天地之间,清影幽浮,蓦然,一缕月白色的光华,自头顶明月之上射下,打在神仙石壁之上,神仙石壁,有一小块地方,顿时变成了圆月之色,亮如白玉,中间出现一座巨山的虚影。

    “嗯?”

    踏花侯与周绮罗同时察觉此变,顿时大喜,踏花侯身前一动,已是放弃围困周绮罗,朝那块神仙石壁冲去,似是想提前将那块地方占据。

    但与此同时,周绮罗亦是不甘落后,她闷哼一声,逼出喉咙里的一些污血,强自运用一门潜血之法,瞬间,在她身躯周围,无尽的血气与黑光围绕,织成片片乌羽。

    乌羽之中,一朵绚丽红花,冉冉出现,如红日东升,照射得她明媚清透的脸上,一片通红。

    “燃魂花相,杀!”

    “砰!”

    她脚步一旋,整个人如同一道艳丽红光,射向踏花侯,这一刻,她身上的气势,居然不输于踏侯花这个老一辈的顶尖强者多少,差不多达到了气穴巅峰的极限,无尽逼近于半步法丹。

    “找死!”

    见状,踏花侯一声冷哼,面露不屑,身上顿时散发出来强大的气势。

    他头也不回,只是信手一掌飘出,这一掌,却煌煌如日,气势惊天,越涨越大,最后在空中,暴涨成一只擎天帝掌。

    “砰!”

    一声闷哼,催动燃魂花相的周绮罗,如被重山所击,整个人以比飞出去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人在半空,又仰天长喷出一口鲜血。

    然而,相较于身体之上的伤势,对方所出的招式,反而更让她震惊和难以接受。

    “天元帝掌?”

    她不敢置信地道。

    “嗯,你居然知道天元帝掌?”

    就在此刻,陡然间,踏花侯回过头来,不知何时,面孔之上,已经布满了杀机。

    “原本,还想饶你一命,毕竟是你给我引出了神仙盘的碎片,功莫大焉。不过,既然让你看到了这天元帝掌,还被认出,那就饶你不得了。”

    “年轻人,怪只怪,你不知好歹,虽然掌握了上古花神之道,机遇惊人。不过,不懂做人之理,只会给你带来杀机。”

    “死!”

    他这时,反而不急著先去控制那块圆月投影所在的石壁了,而是反身一掌飘来,掌声如雷,晴空霹雳,头顶上空,一轮金色巨掌,越涨越大,越涨越大,最后,甚至都要将整座山压塌。

    巨大而惊人的威势,横盖而来,这一刻,整座蓬山,似乎都在他的掌下颤抖,毁灭。

    不止是正对其威的周绮罗,就是隐于一旁,仅仅承受其一丝余波的厉寒,都感觉到了可怕。

    这一掌的威能,虽不及法丹,却可以媲美普通法丹。

    “想杀我,保护你的秘密么,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周绮罗似乎也知道今夜必将难以幸免,虽然她没有想到,‘踏花侯’衣轻欢还停留在这蓬山之顶,而且就留在这里故意蹲守她。

    不过,如果她一开始就直接逃,还是有希望,毕竟神山盘碎片那时还将露未露,她还有利用价值,对方就不敢下杀手。

    但是,她还是太过于自信于自己的实力,所以明知有人在旁窥视,居然也敢当众再一次施展完全的神花异相,导致神山盘碎片引起感应,照射天上月华,从而浮现出具体位置。

    本来,昨天,她已经引起过神仙石壁的异变,那时神山盘碎片,就将要浮现,不过没有月光,当时很难定住此物,而且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她也不愿别人知道其,知晓这个秘密。

    所以,神花异相施展到一半,就自动停住了,但还是被‘踏花侯’衣轻欢瞄上,刻意守侯在此,就是等她夜深人静之时,一人再来,螳螂捕蝉。

    “神花七解!”

    脸露惨然之色,她身后,再次浮现出那朵巨大的绮罗花相,然后,猛然一声沉喝,那巨大绮罗花相,那些花瓣中间,居然出现了七道大不小一,深浅不同的漆黑裂痕。

    然后,裂痕慢慢扩大,最终,竟然同时一声碎裂,绮罗花相,顿时崩解,化成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大神力,融入于‘妖相绮罗’周绮罗的身躯。

    “怪我贪功,怪我未明时势,原来,你衣家数百年来,不惜代价,甩出各种彩头,邀请天下青年才俊来此,设下这蓬山之会,其实就是为了解开这石壁之谜。”

    “因为你们知道,这神仙崖中,隐藏著一个大宝藏,不过不敢强拆,怕毁掉,所以邀天下人来参悟,看有没有人能触动机缘,你们再渔翁得利,来争抢。”

    “不过,想要从我周绮罗手中抢走这本属于我的仙缘,也未必如此容易,必须要付出你所付不起的代价,那便是,一起死吧!”